第九十七章:归云阁私谈

作者:笨蛋主人 更新时间:2019/6/16 23:09:18 字数:3293

“诗诗姑娘,在下林长风……想请你吃糖糖。”

陈俞毅:“嗯?”

刘灵儿:“哎?”

钱诗诗:“额?”

林长风此话一出,不只是陈俞毅发出了讶异地一声,就连两人身后跟着的女孩子都是睁着一双疑惑的大眼睛,两脸迷茫地看着嬉皮笑脸朝钱诗诗扬了扬糖葫芦的林长风。

“额……”

陈俞毅的右手在空中悬了半天,却是发现林长风手中的糖葫芦根本不是递给他的,而是递给他身后的钱诗诗的,他右手一抬摸了摸自己额头前端,嘴角带着略微尴尬地笑容这般说道:

“原来你……”

“怎么,难不成陈兄你以为我这糖葫芦是送给你的?”

“额……”

陈俞毅再次尴尬地抽了抽嘴角,他原本还真是这么觉得的。

“啧啧,陈兄想多了,糖葫芦这种女孩子喜欢的甜食,再怎么说我林某人也不可能会送给男人吧。”

“哈哈哈,也是呢。”

陈俞毅再次苦笑着回应了一声。

“这个……”

陈俞毅身旁的钱诗诗先是看了看林长风手中晃来晃去的糖葫芦,接着又是看了看自己身旁的陈俞毅,像是在询问陈俞毅自己应不应该去接这糖葫芦串。

陈俞毅见她胆怯,便是微微颔了颔首表示同意。

钱诗诗这才是伸出右手接住了那串糖葫芦。

“诗诗姑娘,尝尝吧,我这糖葫芦贼甜。”

“啊……恩。”

尽管林长风此时脸上那副恭维的笑脸实在是恶心到了钱诗诗,但钱诗诗她还是小心翼翼地舔了口糖葫芦的顶端。

“诗诗姑娘,甜吗?”

“恩……”

诗诗小心地应了一声,微红着脸的她身体微微地往陈俞毅的身后靠了靠,她实在是受不了林长风此时脸上那副如同拐卖女童的人贩子诱拐女童时露出的“微笑”表情。

“甜就好,甜就好……”

林长风脸上依旧挂着“猥琐”的笑容,一边相互搓弄着双手一边反复地重复着这一句话。

“哼!”

林长风身旁的刘灵儿一边鼓着腮帮子咀嚼着满嘴的糖葫芦,一边露出一副愤怒的小眼神瞪着林长风的侧脸。

那串糖葫芦本来可是她刘灵儿的,林长风此时在自己面前露出这样一副近乎于讨好的表情将原本属于她刘灵儿的糖葫芦串送给另一个女孩子,她当然会心里不平衡了。

林长风你这个小气鬼、臭流氓、混蛋、花心大萝卜……

刘灵儿此时用她的实际行为向林长风诠释了什么叫做“化悲愤为食量”。

“说来,林兄刚才是不是说要找我来着?”

“没错。林某人还真有点急事想要私下里和陈兄探讨一下。”

林长风收回了那副“猥琐”的笑容,点了点头之后说道。

“私下里?”

陈俞毅皱了皱眉头,随后看了一眼身旁的钱诗诗和林长风身后的刘灵儿。

“连诗诗和灵儿姑娘也不能在场吗?”

“……”

再次看了一眼林长风脸上的表情,从他双眸中看到了某种严肃的情愫之后。陈俞毅点了点头,随后转身和背后的钱诗诗说道:

“诗诗,你先陪苏姑娘去逛一下集市吧,我和林长风他私下聊一会儿。”

“恩?”

右手拿着一串糖葫芦的钱诗诗先是愣了一下,随后乖巧地点了点头。作为丹宗的小公主,她从小就接受各种礼仪教导,懂得察言观色。她一眼就能看出来,林长风和陈俞毅接下来将要讨论的内容不是她应该知道的。

不过林长风身后的刘灵儿就不一样了,从小就无拘无束、单纯直白的她非但没能理解林长风想要私下讨论的意思,反而非常直接地说道:

“哎?我们不能在场吗?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

林长风右手按在这个不听话的蠢萌仙子的脑袋上面,像是拍皮球一般轻轻拍了刘灵儿的脑门几下,随后将一只乾坤袋放在刘灵儿的脑门上。

“里面是一百个金币,你和诗诗姑娘去集市随便买几套合身的衣服先。我和陈俞毅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谈。”

“金币?太好了!”

双手小心托住从额头滑落的乾坤袋,刘灵儿一双碧绿色的眼睛中闪闪发光。

“记住,只能买衣服知道吗?要是你买了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被我知道了,小心回去我用扇子抽你屁股。”

“啊……哦。”

原本性情高涨的刘灵儿立马被林长风的一句话给泼了一盆“冷水”,她撇了撇嘟起的小嘴,心不甘情不愿的点了点头。

……

嘱咐完了刘灵儿,林长风和陈俞毅目视着两个空灵的少女消失在街市的转角处。

“好了,现在只有你我二人了,找个地方说话吧。”

“恩。”

……

归云阁,此阁原为九苍城第二酒楼,只不过前些日子九苍第一的红鸾楼被天贼帮一把火烧了个干净,归云阁便也就一跃成了九苍城的第一酒楼。

红鸾楼突然消失,归云阁这几天的酒楼生意可谓是如日中天,一整天酒楼里都是人山人海的酒客。

归云阁的店小二和酒楼掌柜都快哭出来了,他们本以为生意兴隆是好事,可真当生意兴盛起来之后他们才发现,他们更甘愿他们的酒楼回到红鸾楼没被烧毁的日子里去。

他们都已是两天两夜没有合眼了!

而就是在这么一个异常繁忙,几乎所有酒席都已是被人预定了的酒楼之中。林长风没想到,陈俞毅还是为两人要到了一间贵族阁房。

顶楼贵族阁房中,林长风和陈俞毅相向而坐,两人手中皆是拿着一杯酒鼎,看着两人中央的青桃木方桌上摆着的一张棋盘上的棋子。

就在刚才,陈俞毅在这阁间的木桌上发现了这盘还未下完的围棋,机会难得,他便干脆邀请林长风和他就这样陪他下一盘。

只不过令他没想到的是,林长风还真同意了他的邀请,陪他下起了这盘还未下完的围棋。

“我也就是随口一说,没想到陈兄还真能弄到这酒楼的阁间。”

“小事。”

陈俞毅干笑一声,伸出手将手中的一枚黑色棋子点在棋盘上的某处。

“然后呢?”

“然后什么?”

“不是你说的吗,要找我私下聊一聊某些事情。我们就是为此才来这归云阁的不是吗?”

“哦……那个啊。”

林长风拾起身旁木罐子中的白色棋子,随后将那棋子点在棋盘的另一角。

“实话说,这次我倒不是有求于你,而是有求于诗诗姑娘。”

“哦?”

陈俞毅坐在木桌的另一端,他右手的食指和中指夹着一粒黑色棋子,脸上倒也没太多的惊讶。

他从刚刚林长风讨好诗诗的行为中就多多少少能看得出来,林长风这次的求助对象不是他陈俞毅,而是钱诗诗。

“既然你想找的是钱诗诗,为什么现在又会和我陈俞毅坐在这里下棋?”

陈俞毅一边点下一黑子,一边询问道。

“明知故问。”

陈俞毅的黑棋子才刚刚落下,林长风的白棋子就是紧随其后,毫不犹豫地点在了棋盘的另一端。

“钱诗诗同不同意帮我林长风,还不是你陈俞毅说了算。我林长风又不是傻子,难道还看不出来你和钱诗诗的关系。”

“看来林兄想多了,我和诗诗只是普通的青梅竹马的关系。”

陈俞毅听了林长风的话,先是干笑了一声,随后又是举棋将棋子点在了棋盘的一处。

“这话我信了可没用。”

紧接着陈俞毅的棋子,林长风又是将一棋子点在棋盘的中央。他那毫不犹豫地下棋速度让对座的陈俞毅皱了皱眉头,心里甚至怀疑这林长风真的有认真在下这盘棋吗?

“说来,林兄既然是要找诗诗帮忙……难不成是要让她帮你炼制丹药?”

陈俞毅左手抵着自己的下巴,右手先是将手中的黑子点在棋盘上的一处,随之又摇了摇头将它拾起,点在了棋盘的另一处。

这么想来,林长风上次入院考的奖励似乎是灵龙目,若是练成九重进气丹的话,林长风能依靠这丹药一跃成为元婴境强者,也无怪林长风会突然讨好诗诗。

“起死回生丹。”

“恩?”

陈俞毅没想到,比起境界增益,林长风的选择却是另一者。

“为什么?”

“没什么为什么,我只是想救一个人罢了。”

“一个人?”

“嗯,一个对我来说非常重要的人。”

“这样啊。”

陈俞毅一边说着,一边在棋盘上点下一粒粒黑色的棋子。

每当他点下那枚黑棋子,林长风就又是毫不犹豫地将一枚白棋子点在棋盘上。

就这样来回下了五个回合,陈俞毅突然松了口气说道:

“好吧,既然你是为了救人,那诗诗那边我帮你搞定。”

“嗯。”

林长风点下白色棋子的动作行云流水,没有一丝多余的动作。他脸上的表情也没有多余的波动,仿佛一开始就知道陈俞毅会帮他一般。

老实说,林长风这种胸有成竹、坐怀不乱、仿佛一切事情都在他掌控之中的态度让陈俞毅略微有点不爽,让他总有一种被算计的感觉。

不过奈何这林长风是他将来非常重要的一颗棋子,他可没有想过要轻易放弃林长风这块还未经过雕琢的宝玉。

“不过……我帮你也不可能是无偿的,你也要答应我一个条件才行。”

陈俞毅右手轻挥,一枚黑色棋子随声“哒”地一声敲在木质的棋盘上面。

棋盘之上的局势,随着他的这枚黑色棋子的落下变得骤然严峻起来,黑色棋子如同携带着千军万马的威势,朝着林长风的白色棋子团团围去。

仅看局势,要不了几步,白色棋子就会被黑色棋子彻底堵死,沦为败局。

而这一次,林长风不再像刚才一般快速地落子了,他的右手甚至没有去碰那装着白色棋子的木碗。

窗外病树枝头的一朵花轻轻凋零,被阁楼内少年的随口而来的一声震落……

“行。”

………………

………………

………………

书友群已创建:759523660 群名:想当个臭神仙

群里有点冷清啊,大家来加群吧!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