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 第一章 替妹从姬(一)

作者:时钟 更新时间:2019/4/1 10:42:36 字数:3076

序:一切的开端

阴暗的地下室里,少年少女正在做着肮脏的勾当。他们瞒着所有人准备了好久,最终选择在这天进行他们两个的造人计划。

是物理上的造人。

昏暗的灯光,潮湿的环境,悬挂着的蛛网,还有扬起的灰尘,让这个空间显得既隐蔽又诡异。

房间里一对血族的兄妹,哥哥跪在地上,面对着巨大且复杂的魔法阵,不断念着咒语。左手手腕处有一道很深的伤口,鲜血正在汩汩的流出,顺着魔法阵的纹路流淌。汗珠浮现在他苍白的额头上,瘦弱的身体似乎承受着巨大的痛苦。

魔法阵的中央,躺着一位十分美丽的血族少女,她清醒的瞪大双眼,侧着头盯着不远处魔力已经快要枯竭的哥哥。

“我们放弃吧!”少女说道。

“扎扎斯 扎扎斯 纳斯塔娜达扎扎斯扎扎斯 扎扎斯 纳斯塔娜达扎扎斯......”少年没有回应妹妹的请求,继续念着咒语。他眼中闪灼着令人恐惧的执着与疯狂。

“放弃吧!哥哥!”少女再次请求。“我们不要做这么危险的事情了!我不需要什么魔法替身,我只要哥哥安全就好!”

“我亲爱的妹妹啊!这种关键的时刻能不要吵吗?!”少年吃力开口。“我绝对不会允许我的妹妹被教会的人抓走!我必须完成这个魔法,召唤出你的魔法替身。”

“可是你坚持不下去了啊!哥哥,你流了多少血啊?你全身的血液可能都不够完成这个魔法......”

“那就用全身的血液去试试吧!”

少年的身体已经开始颤抖,甚至意识已经开始渐渐模糊,但成功的执念几乎让他癫狂。

终于,就巨大的魔法阵有了反应。那复杂的纹路开始像禁书中记载的一样,先后亮了起来。

兄妹俩都屏住了呼吸,盯着那变化的纹路。直到它完全闭合,形成了一个完整的魔法阵。

紧接着,在地面那个巨大的魔法阵上空,一个略小一点的,完全相同的魔法阵浮现出来。

二重魔法!?

等级越高,越复杂的魔法,魔法阵的纹路就会越复杂。但大家所认知的魔法,只有一重,也就是一层魔法阵。

二重魔法阵的魔法,就已经几乎无人能掌握。

但还不止于此,吸收了几乎少年全身血液的魔法阵,继续着变化。纯种血族那蕴含着惊人魔力的血液给魔法阵提供了庞大的能量。

在第二层魔法阵的上方,一个更小的,纹路一模一样的魔发展出现了。

三重魔法,仅存在于传说中的超禁忌魔法。

血族三大法术之一,三重魔法——灵体复制。

那纹路浮现的顺序和禁书中记载的一样,召唤即将大成功。但还没来得及享受这份喜悦,甚至还没能亲眼目睹魔法生效,魔力耗尽,失血过多的少年便昏了过去。

与此同时,魔法阵中的少女似乎已经没有了生机,那双清澈美丽的眼睛也失去了焦距。

这个已经成功的禁术,不知为什么有了截然不同的结果。

————————————我是分割线————————————

第一卷

第一章 替妹从姬(一)

我是被凉醒的。

冰冷的青石地面让我的身体很不舒服,胸前也像坠着什么东西一样,很不自然。

我是谁?我在哪?发生了什么?

我双手支撑着从地面上直起上半身,环顾着周围的环境。

阴森的地下室,散落的魔法禁书,神迹般的三重魔法阵......我想起来了!

妹妹羽宫紫不小心害死了一名人类,教会要将她抓走处死。我帮妹妹施展血族的传说级魔法,想制造出一个她的魔法替身,想用这个替身去以假乱真,代替妹妹受罪。

成功了吗?我继续环顾周围,我发现这地下室只有我一个人。

妹妹不见了,魔法替身也不知道是否成功的召唤了。明明耗尽了魔力,血液也几乎流光,但是身体却远没有想象中虚弱,就是感觉不像自己的身体......

虽然不知道我为什么被一个人丢在这,不过我现在非常想确定一下妹妹的状态。而且地上非常凉,我的双臂和大腿都要被冻僵了。

等下。

我为什么四肢觉得凉?我穿的明明是长衫......恩?我为什么穿着小裙子?为什么穿着白丝?谁给我穿上的......这裙子这么眼熟呢?

等下。等下。

这大腿不是我的啊?这光洁美丽的大腿就算在女孩子里面都是万里挑一,而且我好像在哪见过诶......

等下。等下。等下。

我穿着小裙子,我穿着白丝,我长着女孩子的双腿。

妹妹的裙子,妹妹的白丝,妹妹的高跟鞋......我茫然的站了起来,低头。

妹妹的双臂,妹妹的小脚,妹妹的**!

等下等下等下!

......

“啊啊啊啊!”我下意识的尖叫起来,迅速的向外面跑去。

我变成了妹妹?不对,是我的思想进入到了妹妹的身体了。那我的身体呢?妹妹思想呢?刚刚拿到少女性感柔弱的躯体,让我跑起来有些摇摇晃晃,力不从心。幸好胸前的东西并不是很大,没有惯性,不然我可能会跌倒。

“羽宫紫!羽宫紫!’我呼喊着妹妹的名字。但是我马上就觉得,用羽宫紫的形象喊羽宫紫,有些奇怪。

“哥哥!哥哥?”喊起来好别扭。

“老爸!老爸!”出大事了!

我的身体呢?我刚才放在这的,那么大一个身体呢?

我的宝贝呢?我刚才两腿中间的,那么大的一个宝贝呢?

我崩溃的呼喊着,遇到每个城堡里的人,都会踮起脚抓住他们的肩膀,询问我身体的下落,但是他们都一脸的茫然。

我慌张的表情引起了人的注意,一位大姐姐拦住了我。

“大小姐,你怎么了?”

“我哥哥不见了!”我说道。

“大少爷?他怎么了?”

“不知道啊,昨晚我晕过去之前,我们还躺在一起的,醒来之后他就不在我身边了......”

我看到大姐姐的表情发生了细微的变化。“你们.....昨晚躺在一起?”

“是啊。”

“你还晕过去了?”

“是啊。”

“现在的年轻人玩的这么刺激吗?”

“哈?”

“大小姐,我知道你们兄妹关系很好,但是也不能越过那条禁忌的红线啊!”

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就算变态如我,也不可能对亲妹妹下手啊?

“不是那样啦!我们昨晚只是在地下室里偷偷的......’

我忽然意识到这个说法不太好,马上捂住了嘴。我是不敢说我们使用了禁术的,但是刚刚的那句话戛然而止的话......

那不是更会被对方误会了吗?!

“没什么没什么!”我饶过她的身体,向远处跑去。然后慌不择路像一只无头苍蝇一样在城堡里乱窜。

终于,我妹妹的身体跑不动了,我扶着墙壁停了下来,有些无助的抬头看天。这时我才注意到,已经是早上了。

清晨的阳光倾泻到城堡的每一个角落,在阳光的照射下,我又一次目睹了自己不想看见的景象。雄伟壮观的城堡暴露出了她的伤疤:布满裂痕的黑金色大门;以及粗糙不堪,早已失去了光泽的墙壁。

每次看到这景象,我都会伤感和心痛。不过这次,这景象让我冷静了下来。

我背靠着墙壁,慢慢的坐下来。一边休息,一边试图理清头绪。

昨晚的事情,是我和妹妹羽宫紫背着父亲羽宫劫还有城堡里所有人搞的。如果他知道,都不等我变成女孩,就会先愤怒的切了我。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今年是教会颁布《关于限制血族活动以保护人类安全试行条例》的第648年。我也不知道一个试行条例为什么试行了648年,也不知道为什么今年恰好是一单的数目,我只知道,血族恐怕撑不过这一年了。在教会的领导下,人类对我们血族进行了几百年的打压。从官方到地方,从教会到桥洞,几乎所有人类都对血族抱有敌意,出门买菜都不给找零那种。渐渐的,连生命安全都已经无法获得保障。

我们这个本来人口就不多的族群,数量锐减。这座以前血族第二真祖的城堡,也就是我的家所在的城堡,只剩下五个血族的家族,三十多只纯种血族了。

我们羽宫家暂时是这座城堡的主人,家里只剩下了三只纯种血族。父亲,我,还有妹妹羽宫紫。

不久前,紫失手杀掉了一个人类。虽然在我看来疑点重重,不过在这种背景下,我的看法并没有什么用。教会等的就是这个机会,马上下令派人将紫抓到教会去接受处罚。

如果是真的走程序,紫最多可能是被判罚在教会的监狱 “渊狱之殿” 关一辈子,这对寿命几百年的血族来说,是比死亡还要痛苦的事情。不仅如此,据一些营销号的八卦得知,教皇的妹妹似乎有什么特殊的嗜好,比如对少女进行人体改造......与人类极度相似,却又生命力顽强的血族,我的妹妹紫,估计会过着求死不能的生活。

当然这一切谁也没亲看见过,估计亲眼见过的也都**掉了。毕竟营销号都是没妈的人,自己死了不怕连累亲属,就瞎鸡拜写喽。

我当然不会眼睁睁看着我可爱的妹妹被带走,但是城堡不会保护被教会通缉的我们,父亲也没能力保护我们,我只能自己想办法。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