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替妹受刑(二)

作者:时钟 更新时间:2019/4/1 20:24:36 字数:2272

“啊?什么债?”

龙渊用力抓起手铐上的锁链,将我拖动了好几步。“当年你母亲对抗教会的时候,我可没少吃亏,还差点被她打成了终身残疾。如果不是那时受了重伤,我也不会十几年都停留在67级毫无提高!”

完蛋。我能感受到他身上的怨气和怒气喷涌而出,这一路上怕不是要被扒层皮。

希望不是扒衣服。

老实说,这个时候我很害怕,我下意识的向周围的人投去求助的目光。不管他们喜不喜欢我,都是我为数不多的同族了。

我看到了父亲无奈的眼神,还有周围那些说不出是期待还是惋惜的表情。

好吧,我早就知道是这个结果。但凡有一点点反抗教会的能力,我们都不会坐以待毙的。

“我的结局是什么?”我小声问龙渊,我甚至感受到了自己声音中的颤抖。

“你杀了人对吧?”他问。

“是的。”

“那就以命抵命,很公平。如果不是故意杀人的话,就在监狱里呆一辈子吧。”

我居然不知道该如何反驳。

我肯定是不想死的,也是怕死的。但是去教会的路上,我根本没有机会从他手中逃脱。就算逃掉了,我们的城堡也会永无宁日。唯一的办法就是少说话,多点头。去教会见到教皇,说不定还有活路。总之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父亲走了过来,他抱住我,轻轻抚摸着我的头发。“紫......”

“快走吧!”身后传来的声音毫不留情的打断了我们父女之间不舍的心情。

声音的来源是影流,他走到我们身边,对我说道:“羽宫紫,你一路上一定要乖乖配合骑士大人,到了教会,接受一切应得的处罚。不要试图反抗或者逃跑,就算你为我们大家,为我们城堡做出的一点牺牲......”

他的话让我十分生气。我转过身,盯着他的双眼。“所以,你选择苟活吗?”

“不然还能怎么办?我们没有反抗的实力......”

“那就去提升自己的实力,提升血族的实力啊!”

“你不知道反抗的下场吗?!”影流避开了我的话,选择了另一个角度。“你母亲当年多么威风?嗯?教会所有的红色骑士一起上都制服不了她,但是结果呢?还不是死路一条!”

“她......死了?”

“如果她还活着,怎么可能十几年不回家,不看看她的孩子们?!”

“她......不会死的。”我抬起头,慢慢后退。我看着每一个人,盯着每一双眼睛,认真的开口。“我的母亲不会死的,我羽宫紫也不会去送命。我会想办法复兴我们的族群......”

“紫,你吓傻了吗?说出这种话。”一个悦耳的女生传来,那声音十分的镇定。

救我狗命的人来了!

虽然我帅气的发言被无情的打断,不过我也不打算继续了。

门外,一位身着白裙的少女走了进来。精致的五官,白嫩的皮肤,黑色的长发没有很多装饰,整洁的披散着。身上散发着高贵优雅的气息,却也有着温柔的笑容,如同皎月般耀眼的美丽少女。

她微笑着,径直向我走来。“紫,我还是第一次听你说出这么帅气的话,有点不像你了呢!”

我心里一惊,完蛋!

她叫月初空,是我妹妹最好的朋友,也是我的朋友。她的出现,虽然让我不至于马上被教会的人带走,但我有身份暴露的风险。

“啊?初空,你怎么来了?”我小心翼翼的问道。这个全人类最大的炼金工会的老板,红叶帝国第一富婆,对我们城堡来说并不算什么稀客,我只是心虚,才问了一句。

虽然她是继承的家业,但是年仅十九岁却能将工会继续运营的井井有条,除此之外她还有另一个隐藏的身份,第一次从紫那里听到的时候,真的吃惊不小。

不过她和紫是如何成为挚友的,我真的一点都不知道,紫也没和我说。现在最主要的问题是,我怎么才能不被她发现是假的羽宫紫。

富婆美少女出行,保镖自然是少不了的。我看到她身后跟着一男一女,帮她拨开了人群,让她顺利的来到了我的身边,而龙渊也没有阻拦。

我想她给教会的捐赠应该不少,龙渊还是比较尊重她的。

“紫,不要怕了!”她温柔的抱着我,将我的头埋在胸口。

不怕,有**什么都不怕。

“这么严重的事情你为什么不和我说?”她放开抱着我的双手,略带责备的问我。”我能帮你的!”

我回忆着紫说话的方式,还参考了她和紫平时的关系,模仿紫的口气说道:“我怕连累你,对方可是教会啊......”

月初空转身,面对龙渊说道:“教会怎么了?我就想问问教皇青耀,我给教会捐献的那些钱,够不够换回一个羽宫紫的命?!”

龙渊的脸色变得难看起来,他来这里只是奉命行事,要将我带走。现在眼看任务可能完不成,也不敢惹怒金主大大,进退两难。

月初空抓起我的双手,然后轻轻扯动我手上的手铐。“这金属都是我们炼金工会提供给教会的吧?”

我看到龙渊极不情愿的点了点头。

前一秒还颐指气使的,下一秒就畏手畏脚了,哈士奇吗你是?

“请你打开,可以吗?”月初空保持着温柔的笑容,虽然语气有些强硬,但优雅程度丝毫不减。

龙渊站在原地没动,显然他正在思考。“我是奉教皇大人青耀之命......”

月初空重新面对龙渊,说道:“青耀给你多少钱,我月初空出两倍。”

......

“三倍!”

......

“四倍!”

......

“五倍!”

“好了你家里有矿!”龙渊无奈的摆了摆手。“你赢了。我这次先不带走羽宫紫了......”说完,打开了我的手铐。

一旁幸灾乐祸的影流见到这一幕,马上站了出来,对龙渊说道:“骑士大人,您不能罢手啊!您是奉了教皇的命令,她一个月初空,怎么能......”

月初空迈出一小步,看着影流,平静的说道:“前辈,你们城堡的日常开销,用的都是紫的钱,紫的钱是从我那里赚来的,所以,你都是我养活的。”

“好了你家里有矿!”影流无奈的摆了摆手。“你赢了。我这次先不为难羽宫紫了......”

其他围观的族人也有不满的,想让我接受教会的处罚。这我理解,他们一是想要削弱父亲的实力,夺取城主的位子。二是担心我拒绝教会的抓捕,会给城堡带来麻烦。不过每个想要开口反对的人,都被月初空礼貌的笑容压了下去。

“好了你家里有矿!”他们无奈的摆了摆手。“你赢了。我们这次先不围攻羽宫紫了......”

“真不愧是人类啊!”我小声嘀咕。

“怎么说?”

“人类的本质是复读机啊!”

“难道不是鸽子吗?”

“差不多啦!还有一些真香的。”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