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海洋之殇(一)

作者:时钟 更新时间:2019/6/7 22:17:40 字数:3026

“我怕有我在你身边,你放不开手脚。我不在的话,你尽情的报复这两个人吧。”说着,母亲已经张开了自己的翅膀。

那对翅膀张开之后十分的巨大,尤其是在母亲曼妙的身体曲线衬托下,格外的扎眼,甚至带来了一股强大的压迫感。

“我们分头行动吧。等我和青耀叙旧结束,就去找你。”

“你知道我要去哪吗?”

母亲回头向我笑了笑,“只要你在圣城,我第一时间就能感应到你的位置。”说着,她抖了抖翅膀。

就在她即将飞起来的刹那,她的视线猛的盯向了一个方向,然后随手一挥,一道血光飞出,击中了什么东西。

很快,那个地方就出现了一个人影,是花颜。

她的胸前被割开了一个很长的伤口,不过看出血量,伤口并不深。

还没等我向花颜打招呼,母亲又开口了。“另一位,出来吧!”

几秒钟后,一个人从角落走了出来。他虽然向我们走过来,但是神色慌张,看上去十分滑稽。

“白哲,你也有今天啊!我忍不住嘲笑。不过.....”我看了看四周,确定没有其他人之后,问道:“怎么又是你们两个?”

白哲苦笑:“现在在圣城里面,手头没有其他任务的,只有刚回来的我们两个啊!作为十二骑士,我们有维护圣城安全的义务。”

“你维护的了吗?”我问。

白哲岔开双脚,身边出现了魔法波动。“不管怎样,我要试试......”

不用试了!母亲轻描淡写的说出了一句话。

话音未落,我就看到在母亲的正前方竖立了一个一人高的魔法阵,而另一边,同样的魔法阵出现在白哲的面前。母亲一甩右手,长刀形态的血刃出现在她的手上,随后,她大幅度的对着身前的魔法阵砍了一刀。

就在同时,白哲的身体上出现了与母亲挥刀轨迹相同的伤口。

艹!我差点将粗**出来。

太恐怖了!瞬间制造两个相连的魔法阵,只需要挥砍一侧的魔法阵,另一侧魔法阵对应的敌人就会受到伤害。这就是在94级实力加持下的“异位绞杀”吗?相比之下,我之前用出来的那个,真的太小儿科了。

母亲没有就此罢手,而是转动手腕和身体,将长刀刺进了面前的魔法阵中,另一侧的白哲,身体上也出现了贯穿伤口。

母亲轻轻甩了一下右手,血刃消失了,魔法阵消失了。她看着已经失去了战斗力,浑身鲜血的白哲,说道:“去养伤吧!别来烦我们了。”

我看到不远处的武天走了过来,将白哲扶起,咒骂道:“你是不是傻?我都没敢上,你动什么手?”然后又指责花颜:“还有你小丫头,80级以下的对手,你隐匿还有效果,这90多级的在你面前,你干什么都现场直播了!”最后,他还向母亲道歉。

“对不起,宫弦乐大人,这两个人不懂事,我回去教育教育他们,您别生气......”

母亲轻轻摇头。说道:“没生气,如果生气的话,就不是让他们养伤,而是让你哭丧了。”

“我带两位谢过您了。”

之后。武天让手下的人将两位带走,自己也嬉皮笑脸的迅速撤离了。

见到周围再也没人任何人阻拦,母亲抖了抖翅膀,说道:“那我就去找青耀了,之后再去找你。紫,放心的去吧,只要你老娘在圣城里,你就不会有任何的危险。”说完,她腾空而起,留下一个飞行着的美丽背影。

看到这一幕,我不由自主的开了口。“妈妈,我爱你。”

————————————————

我将青雅和凯带回了青雅的庭院,之前我是被两人押着出去的,现在是我押着两人回来的。

我依然受制于青耀的命令,无法对两人使用魔法,但是他们身上的血液细线是母亲留下来的,所以我就算什么都不做,也牢牢的控制着这两人。

而青耀给我的命令,第一条是不准对教会的人使用魔法,凯是教会的人没错,但是青雅本人,还有她的私人保镖,仆人,都不是教会的人。第二条,是不准我从青雅的手中逃脱。棋子的恩赐控制的只是我的思想,而我的逃脱,是外力的作用,所以这第二条,也早已没有意义。

现在,我完全掌握了主动权。

老实说,我没想报复他们。或许,我希望看到青雅被鞭打,**,但我不希望那个动手的人是我。更不希望逼迫其他人去这么做。

所以......我将两人带回之前的地下室,然后将依然吓得半死的青雅,还有死过一次再也不敢寻死的凯面对面“摆”在了一起,然后坐在旁边,也不说话,只是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们。

在沉默了一段时间后,两个人似乎是受不了精神上的折磨,开始互相吵架。

“都是你的错!”

“是你的错!”

“你的错!”

“你的错!”

......

他们一边吵,一边看我。似乎都是想在我面前表现自己的忏悔,凯甚至想要动手。

都过去一个多小时了,这两个人的精神依然崩溃着。不过这样更好,看来不用我亲自动手了。

我将两人的束缚解开,凯迅速的冲了上去,将青雅扑倒,然后抡起了拳头。

我不想看到男人打女人,但是我更不想阻止。青雅是要付出代价的。

我转身,从地下室离开,并关上了们,阻隔了从里面传来的女人的惨叫。

这下,凯的人生也完蛋了。毒打了青耀的妹妹,以后绝对没好日子过,这也算是对他的惩罚吧。

就这样吧。我的报复完成了。

我从这间地下室出来,第一次审视起周围的环境。我忽然发现,刚刚的地下室,只是其中一间。

在青雅的庭院里,这样的地下室,有五间之多。

她到底残害了多少少女啊?!我回头看了看刚刚的那间,里面青雅的惨叫依然传来,这下,我的愧疚感更少了。

这里面可能还有人吧?借此机会,将他们都放出来吧。

本来我是不打算管这种闲事的,但是自己在这房间中的经历,让我觉得有些闲事,得管一管。

我先是走到最里面,打开了第一个地下室的门。

房间的布置和我待过的那间差不多,但是里面没有人。虽然没有人,但是身为血族的我,敏锐的察觉到了血腥的气息。就在最近几天,这里发生过流血事件,还很严重。

我不自觉的摇摇头,关上门,去打开第二个。

这个门上锁了,我稍稍凝聚了一下魔力,打碎了门锁。

在我闯进去之后,我听到了女孩子的的沙哑的尖叫声。

房间里,一个人类少女被锁在了床上,她努力抬头,想要看到来人是谁。

我走过去,发现她一丝不挂,身上布满了大大小小的伤口。

“你是谁?你是谁?”她惊恐的叫喊。

我没有说话,估计我说什么她也不信,也没什么意义,我只是走过去,将她的锁链扯断。“你现在这里待一会,等下我带你出去。”

她受了伤,还没有衣服穿,我不放心让她直接走。

说完,我转身离开,在关门之前,我听到了她怯怯的说了声“谢谢”。

我没有回应她,只是点了点头就离开了。

第三间是我们的房间,里面的叫骂和惨叫依然。于是我来到了第四间。

上着锁,我打开之后,发现里面没人。而且这一间比较干净,血腥味也很淡,应该是很久没用了。

我关好门,来到了第五间。

一股诡异的味道传入了我的鼻子。

海腥味。但是这个腥味很怪,不刺鼻,反而有种香甜的气息。

就在我想要破门而入的时候,我犹豫了。我隐隐感觉到了危险,但是却判断不出危险的来源。

忽然,里面传来了微弱的声音,仔细辨认之下,发现是微弱的呼吸声,还有呻吟。

有人!

我刚想冲进去救人,但突然觉得那呼吸声有些诡异。

人类不是这样呼吸的,血族也不是,这呼吸量太弱了,而且频率和方式都很奇怪。

我又一次犹豫了。

但是很快,我就说服了自己。

羽宫紫啊羽宫紫,你怕什么?这里没人是你的对手,母亲也在,里面是什么都好,先救人啊!

我破坏了门锁,闯了进去。

一样的地下室,从圆形小窗子透进来的光线在中间的床上形成了一个明亮的区域,一个美丽的少女裸身躺在那里,床的下半段被挖空,少女的下半身浸在床下的一只水桶中。

长长的水蓝色双马尾和瞪大的水蓝色的眼睛在这个阴暗的环境中十分显眼,她看到我闯进来,身体轻轻的颤抖了一下,做出想要逃的动作,但是她的双手被锁在了床上,只能呻吟着摇头。

“不要怕!没事了!没事了!”我做出手势让她冷静下来,然后慢慢走过去。她依然不相信我,在可动的范围内扭动着身体,胸前的东西也在我的面前不断的晃。

“好了!不要动!”我无奈的吼道,这样晃下去,我就要吐了。

少女马上停止了晃动,怯生生的看着,这时我才注意到,她不是人类。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