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人外馆(二)

作者:时钟 更新时间:2019/6/11 22:19:28 字数:3025

提示牌上,开头就是几个大字:今日特价......

菜市场吗?!

兽人沙蛇族(雌雄均有货):8折 双飞6折优惠!

怕不是会被那两只蛇绞死!

精灵族岩石兽(雄性):6折 (需签生死状)

什么玩意这么危险!

海翼族(雌性):1折 (缺货)

缺货的东西你打1折?!

兽人水乌龟:(雄性):5折。

龟龟!

龙族龙形态(雌性):9折。

龙形态......牙签搅大缸?

血族(雌性):7折

我要这个!我......

我刚刚选好,却发现母亲已经站在柜台前下单了。

“把现在没有任务的所有帅哥走叫过来。”

“不不不,妈妈,你吃不消的。”

“不要担心,我从青耀那里拿了很多钱。”

“不是说你钱包吃不消!”

母亲将我拉倒一边,小声对我说道:“你去找那个血族,我这边自有打算。”

“不用你说我也会去的。”

母亲笑着点点头。“那好,注意安全,放心,你那边有点什么风吹草动,我都知道的。”

有母亲在我自然很放心,于是我们各自翻了牌子,去了指定的房间。

那血族的房间在三楼,我走上楼梯的时候,发现一只两脚直立行走的狮子,他看我到走过来,双眼直勾勾的看着我。

“小姐,你是客人还是工人?”

“我是工人你请得起吗?”

他猛摇头。“小姐您这么美,估计没人请得起。”

“那就好,对了我问一下,33133房间在哪个方向?”

狮子楞了一下,指了指身后。“真巧,我刚从隔壁33134出来。我跟你讲,里面的仙人掌,真的爽。”

“啊?什么?”

“仙人掌。”

“连植物都有吗!”

“当然了!”

“真有日仙人掌的啊!”

“奇怪了啊。33134刚刚有客人进去了啊?你怎么也是这个房间?是不是记错了?还是说什么新玩法?”

“啊?不会啊。前台告诉我,她现在没有接客.....”

不好!我心里一惊,慌忙说了声谢谢,然后迅速绕过他,前往他说的那个位置。

终于,我来到了33133房间,房门紧闭。这附近杂音非常多,我只能将耳朵靠近那扇们,才能听清里面的声音。不然的话四面八方都是呻吟和撞击声,根本分辨不出哪个是33133房间。

里面果然有人,而且还不止两个。如果是平时,我肯定觉得他们是来玩刺激的,但是现在不同。

在这个时间点,在我就要来咨询关键信息的节点,忽然有人抢在我前面来找这个血族女孩,还未经前台登记,就显得十分可疑了。

“你们两个人,是要一起吗?”这是一个年轻的女孩子的声音。

一个男人的声音传来:“哼,你还真以为我们是客人?接活接傻了吧?你......”

“等等,大哥。”另一个男人的声音传来,“我们为什么不先玩,然后在......”

女孩忽然发出了尖叫。或许是里面的男人们做了什么手势。“不要!你们想干什么?谁让你们来的?”

“不行啊老弟。客户要求我们尽快灭口,那客户我们可惹不起,万一没完成任务,搞不好会找我们算账。你放心,等干好了这一票,哥请你在这里玩一天!动手吧!”

“不要!救命!啊.....啊!”

听到里面传来求救的声音,我毫不犹豫,一脚将紧闭的房门踢开。

映入眼帘的,是两个手持兵器的男人,和缩在缩在床上瑟瑟发抖的血族女孩。

她看到了我,从她疑惑又充满希望的眼神中,我知道她已经确定了我血族的身份。

“救命!救我!他们要杀我......”

两个男人默契十足,就算有人闯入,也没有乱了阵脚。一个人转身想要阻拦我,另一个人继续行刺。他们是真的要杀掉这血族女孩灭口。

我伸出锋利的指甲,招架住了其中一人挥砍过来的短剑,然后双手交错,将他的兵器折断,驱动魔力将断掉的刀刃深深刺入他的肩膀,之后,我从这个人的肩膀下绕过,抢在女孩的身体被刺穿之前,切断了行刺的人握着兵器的那只手。

身后肩膀受伤的那人没有愣着,而是忍着伤痛,用另一只手抓着只剩一半的短剑,向我刺过来,我猛地回头,用充满杀意的眼神盯着他,他的剑刃在距离我身体只有几公分的时候,停下来了。

“咣当!”他的兵刃掉在了地上,整个人迅速后退,

“嗯?我还没出手呢,你就倒下了!”

那个人在后退的途中,甚至直接跌倒在了地上。他指着我,口齿不清的喊道:“羽......羽羽......羽宫紫?!”

“啊,是我。我现在这么可怕吗?光是看清我的脸就不敢反抗了?”

我又看向另外一个人,他也罢手了,点头哈腰的对我笑,即便那疼痛已经让他脸上的肌肉开始抽搐了。这两个杀手,不专业啊。

“现在羽宫紫谁不认识啊!倒地的人说道。一己之力力克两位十二骑士,要不是为了保护其他人,能把那两人打趴下。”

“哦,是指我在埃兰的皇宫对抗白哲和花颜吧?消息传的到是挺快。”

两人走到了一起,靠在墙壁瑟瑟发抖。“大姐,我们只是收钱办事......”

“你特喵叫我什么?”

“小姐,我们只是收钱办事。没必要和我们过不去吧?”

我走到两人面前,刚想开口,发现身高差是在是难受,明明是对方求饶,我却只能抬头看他们。

“蹲下!”

两人迅速的抱头蹲了下来,断手那位也不例外。

现在,我低头看着他们两人,装作很强硬的样子,问道:“谁雇的你们?”

A:“不知道。”

B:“不能说。”

“到底是不知道还是不能说?”

A:“不能说。”

B:“不知道。”

......

“哈?你们耍我是吗?”我靠过去,在两人面前张牙舞爪。“想死吗?”

A:“死也不知道。”

B:“死也不能说。”

“那你们就先死一个吧!”说着,我伸出手去。锋利的指甲指指其中一人的心脏。

我当然是吓唬他们的,他们和我我冤无仇,我怎么可能直接就害人。但是,当我的指甲真的穿透了那人的皮肤,鲜血也渗了出来,他却只是发抖,依然不肯说。

“那你呢?”我只能威胁另外一个人,但是也没用。

真有骨气啊!这两个杀手,太专业了吧!

我无奈的叹了口气,说道:“你们走吧。”

两人面面相觑,显然有些不敢相信。“您......愿意放我们走?”

“就算杀了你,你也不肯说,那我为什么还要杀你?和我有仇吗?”我摊开双手,“那女孩也没被你们害死,我哪有理由杀你们?”

“你不想知道谁雇的我们?”

我点头。“当然想啊......”我回头看了看那女孩,“你知道吗?”

她摇摇头,甚至看表情比我还疑惑。

“走吧走吧!”我无奈的挥挥手。“快走吧!只要你们以后不再对她下手的话。”

“不可能的,怎么可能。”两人一起摇头。“知道了羽宫紫大人您护着她,谁还敢下手啊?”

两个人又看了我半天,确定我不会下手之后,互相搀扶着迅速离开了。我本想偷偷跟着他们,但是考虑到女孩的安全,不得不作罢。

他们走后,我将差点被我踢烂的门勉强关好,然后直接走到床边,小声说道:“我来救你了。”

她的嘴角抖动了一下,眼睛瞪得大大的。但是似乎没有反应过来。

“我来救你。”这次,我换上了更温和的语气。

女孩迅速从床上爬起来,抱住了我。“谢谢......谢谢......呜呜呜.......”

我轻轻拍着她的背脊,不断安慰着她。几分钟后,她止住了泪水,慢慢放开了我。“叫我沐沐就好了。”女孩说道:“嗯,那我......我没有钱,我偿还不了你......你喜欢女人吗?”

“不用偿还”,我说。“等一会你跟我走就行了。”

“不用钱?赎我不用钱吗?”

“谁说我要赎你了,带你闯出去就行了”。

女孩第三次瞪大了双眼。“闯出去?紫,虽然听说你很厉害,但是从这里闯出去,未免也太......”

“这里怎么了?”我问。“有高手坐镇?”

沐沐小心翼翼的点头。“有的,我第一天的时候想要跑,但是被人抓回来打个半死,这里的保安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老板的贴身保镖,据说有五十多级的实力。”

“可能不止这些吧?”我说。

沐沐摇了摇头。“那我就不知道了。总之,紫,你这样很危险的......”

我爬上了床,坐在她的身边,笑着说道:“这你就不用担心了,不只是我一个人来这里。”

“还有谁?是我城堡里的人吗?”她充满期待的问。

“不,不是你城堡里的人,但是这个人给血族带来的安全感,可能要比你城堡里的人要多哦。”

“是谁?”沐沐问。

我心里暗暗自豪起来,清晰的说道:“我妈妈,宫弦乐。”

沐沐第四次瞪大了双眼。“你说的,是十几年前,传说中一己之力对抗教会的那个宫弦乐吗?”

吹自己的母亲果然好舒服。

“是的,我肯定的点头。就在今天,她出山了。”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