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命令

作者:时钟 更新时间:2019/6/15 1:00:01 字数:3565

“星君?”我听到青耀在重复这个名字,“哦......我想起来了,是有这么个人来着......但是你放心,和他无关。”

“那是为什么?”母亲崩溃的小声喊着。“告诉我啊!这是为什么?”

我听见青耀的脚步声在靠近,很快,他就出现在了我的视野里。我和母亲都抬头望着他。

“你想干什么?”母亲抱紧了我,我能感觉到她的身体在颤抖。

她在怕什么?她不至于此啊?!

青耀对母亲说道:“你放心,只要你们不来找我的麻烦,我不会再伤害你的孩子,但是你必须要帮助羽宫紫,一起给我卖命。”

“你做梦!”

“呵呵!”青耀冷笑,视线转向我。“羽宫紫,自杀。”

体内的棋子在波动,我再一次失去了对自己身体的控制。我缓缓伸出右手,对准了自己胸口处的伤口。

我已经知道自己要做什么了。从伤口伸进去,抓住我的心脏,然后亲手捏碎。

母亲看到了我的动作,马上抓住了我的手,于是我停止了对自己身体血液的控制,刚刚的伤口迅速涌出大量的鲜血。

“住手!住手!”她手忙脚乱的捂着我的胸口。“紫,你怎么了?紫?!”

青耀的声音传来。“怎么样?宫弦乐?你还不答应我吗?”

“答应!答应!我答应!你放了紫!放了她!”

母亲强忍着没有哭出声音,但是颤抖的喉咙和滴落的泪水让我本就手上的心脏多了一层痛楚。

“羽宫紫,活下去。”青耀再次下了命令。

我停止了自杀的行为,并控制身体的血液,让它们不再从伤口大量流出。

“现在你们母子肯听话了?”青耀的语气很稳,这仅仅是单纯的反问,没有嘲讽或者得意。这样控制情绪的人,是可怕的。

“我给你们布置任务。”他说道。“听说你们想跟这个血族小姑娘去寻找什么东西?羽宫紫,我不许你去。你现在首要任务,去兽人族的领地,找到血璎,杀了她。一切以击杀她为首要目标,不许先救你城堡里被掳走的人。”

“是!”我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但是,我的思维是我自己的,我提出了一个请求。

“我们能先回家看看吗?我想家了。我的妈妈更是已经十四年没有......”

青耀摇摇头。“不行。”

“好吧......好吧......”我无奈的低下了头。

母亲没再说什么,只是更加用力的抱着我。

“这就对了。”青耀满意的点点头。“行了,即刻出发吧!”

我再一次点头。

青耀最满意的笑了笑,然后离开了。而母亲一直抱着我,不肯放手。最后,还是慢慢恢复了的我,用力挣脱了她的怀抱。

我帮她擦掉眼角的泪水,努力笑给她看。“没关系的,我们走吧。”

母亲盯着我的脸看了好一会,忽然转过身,几秒种后,她转了回来,那张脸恢复了平常的微笑和从容,只是双眼的泪痕还在。

“紫,你到底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果然,这个问题还是来了。

为了不让她担心,我只能露出尴尬的笑容说道:“这是个我无法回答的问题,您就不要追问了。就当我给狗干活了。”

她盯着我的眼睛看了一会,就在我想躲避她视线的时候,她开口了。

“不想说就算了,我不强求。毕竟......”她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叹息。“我也有不想说出口的秘密,甚至包括你,还有你父亲。”

“比如偷偷逛人外馆?”

“小混蛋我锤死你!”

“咯咯......”我笑着挡住母亲挥过来的手。“好了好了。气氛调节完毕,我们走吧!先去吧水音怜打发走,然后我们出发去兽人族的领地。”

我们两个难得从悲伤中挣脱出来,所以母亲也没有继续刚刚的话题。“兽人那边......我在那里还有不少舔狗.....啊,朋友。”

“你刚刚说了什么?”

“没什么!”

“妈妈,以后可能要辛苦你了,你不会嫌我麻烦吧?”

母亲露出了欣慰的笑容。“紫,十四年过去了,现在是你的时代。我给你打下手。但是有一点,我不会让步。”

“恩?”

“早晚有一天,我会杀了青耀。”

我十分认真的看着母亲的脸,说道:“我也会的,这也是我的目的。”

命令能力和精神控制不同。

精神控制,是让傀儡对主人中心耿耿,对主人负责。而命令的能力,是仅仅对主人的命令负责,本人并不受主人控制。所以,我还有机会。就算没有机会,也要创造机会。

母亲欣慰的笑了,她向我伸出了手。

我毫不犹豫的握了上去。“妈妈,我会努力的。为了我,为了你,为了爸爸,为了我们的城堡,为了整个血族。”

“你忘了个人。”母亲说道。

“恩?谁?”

“你哥哥。”

我日!我把自己给忘了。

母亲看不出我的异常,因为这十四年,她根本就没在我身边,所以没觉得自己女儿有什么不对。

“正好,妈妈,我问你个问题哦。就是,在使用“灵体复制”的时候......一个人对另一个施法的时候,会不会会造成施法者失踪的现象?”

“不会啊。怎么了?”

“没什么。”我摇摇头。

我身体的下落,依然没有任何线索。

“走吧,我们先把水音怜打发走......如果她肯走的话。然后我们去.....”.

“等等。”母亲打断了我的话,“你在这边,是不是有什么发现?”

这时我才注意到,沐沐已经不见了。

“那女孩呢?”

“我让她先回去了。刚刚的事情,不想让她一直目睹着。”

我点点头,然后说道:“本来我想跟着沐沐一起去的,但是青耀那边不允许......沐沐说,有人正在用血族进行一个神秘的仪式。”

“能具体点吗?”母亲紧张的问。

我摇摇头。“沐沐不知道,所以没有更多的信息。等这次去兽人那边回来的话,我们找机会去一趟吧。”

母亲表示同意。“不管是谁,就算是血族,也不允许伤害血族。”

在回宾馆的路上,母亲和我说了件很重要的事情。

“我帮你问道了海翼种的事情”,她说。“在一个身材超棒,八块腹肌,温文尔雅的帅哥那里问道的。”

“不要和我强调你的性癖,你这个不检点的女人!”

母亲一脸不满的看着我,说道:“哼,你早晚也会有这一天的。血族性淫,这很正常啊。”

“不会,不可能的,想都不要想,就算有我也是去找女人!”

“你爸爸这些年有没有找女人啊?”

“我怎么知道?你在问自己的女儿什么问题啊?!”

“没关系的,说实话吧,我又不会怪你们,我在监狱里......”

“你绿了我爸爸?”

“在监狱里面偶尔还会对着柱子**呢。”

“离我远点啊你这个变态女人!”

“别装了,紫。你是不是个变态,我一眼就能看出来了。你可比我严重多了......”

“咳咳......嗯嗯。”我强行咳了起来。“我们还是说一说你的情报吧。哦对了,爸爸绝对没有找其他的女人,他甚至有点出家的意思”。

“恩?”母亲稍稍皱起了眉。“不可能啊......”

你对我爸爸到底是有什么偏见啊!

“他整个人奇奇怪怪的,可能是因为太想你了吧......”

“我也想他啊。”

“停!停止这个话题!这件事太悲伤了,至少不能在街上把这个话题继续下去了。”

“好的。”母亲点点头。“那我说我和那个小帅哥的事。就在我们准备......”

“我不要听你们!直接说内容好不好?”

“好吧好吧,母亲表示投降。海翼种最近发生了一件大事。”

“嗯?”

“海翼族最小的公主,原本是没有皇位继承权的公主,就是那个水音怜,忽然之间取得了唯一的继承权。而他的几个哥哥姐姐,全都被罢免了。”

“原因呢?”

“未知。”

我渐渐的有了眉目。

海翼种的皇和人类不同,人类有好多个国家,而海翼种只有一个。海翼种的皇位继承权,是至高无上的权利。

城堡的恩赐!

“得到皇位继承权后,她突然就像变了个人一样......”

“不!”我摇摇头,纠正母亲的错误。“衡量一个人的好坏,要看她有实力时的作为。不一定是变了个人一样,而可能是显露出了她的本性。”

“是的,很有可能。”母亲表示同意,接着说道:“她开始雷厉风行的对族群内部进行清洗和改革,手段极其残忍,甚至他的几个兄弟姐妹,都被她杀害了。”

“残忍?”如果不是这个消息,我根本无法将残忍和那可怜的小人鱼联系在一起。

“所以,紫,我不管你们两个之间有什么约定或者事情要做,都要小心一点。”

“放心吧母亲,我这就回去,将她赶走。”

我们回到了之前住的店里的时候,水音怜还泡在浴池里。她可以一整天都在里面,甚至吃饭睡觉。看到我们回来之后,她开心的从里面爬了上来,用鱼尾的姿态坐在了我的身边。

“紫,我们什么时候能回家啊?”

我忍不住伸手去摆弄她的鱼尾,说道:“小怜,我暂时没办法送你回家了。”说着,偷偷将魔力灌注到我的棋子中,感应周围的变化。

“啊?”水音怜失望的点点头。“好吧......”她的尾巴轻轻的动着,不知道是舒服还是难受。“那姐姐,我能跟着你嘛?”

没有变化。她不是黑色的城堡。那只有一种可能了:水音怜,白色城堡。他和那个血族一起,制定了一个接近我的计划。

“恐怕不能了。”我说,我要去兽人种的领地。“简单来说是去打架的,非常非常危险。”

“哦?这样啊!”她的表情更加失落了。

“没关系的!”我抓起她的手。“等下我会雇佣最好的保镖,送你回去。”

“那姐姐,我们还能再见面吗?”她忽闪着美丽的水蓝色眼睛,充满渴望的问我。

哼。目的没打成,想再次接近我,然后杀掉我吗?

我不会给你这个机会,但是,我会选择在未来与你相见,因为我想给我自己一个机会。

“当然!”我肯定的点头。“我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要拜托你,等我从兽人种那里回来,就去找你。”

水音怜终于开心起来。她抓紧我的手,问道:“真的吗?姐姐会去找我?”

“会的。一定会的。”

我说过,我有一个疯狂的计划,她是我计划中,最为重要的一环。

所以,我不能杀她。也不能将她的存在,告诉我的那位黑色国王。

她既然可以杀死自己的兄弟姐妹,那也可以为了目的,杀掉自己的战友。

黑色棋子可不可以胜出,就看你这只白色城堡的了。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