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人齐了

作者:linerx 更新时间:2019/5/3 0:44:44 字数:2989

兰锦儿今天又起了个大早,尽管这些时日与司尘进行的高强度对练让她痛苦不堪,但好在对练的成效斐然,否则她还真没有信心能够坚持如此之久。

梳洗打扮妥当,兰锦儿用力拍了拍自己紧实弹滑的脸蛋,对着铜镜中轻盈曼妙的人影很是满意的点头说道:“完美!出发!”

哪知刚推开门便撞见了迎面走来的荣华长老,“太师傅好!”

“锦儿这么早就下山找守门人吗?”

见太师父一语道破实情兰锦儿也不隐瞒,“是的太师父,太师父您今天不去忙三仙会武的事情吗?”

“三仙会武的事情自然不能放下,不过今天却有更重要且更有趣的事情要去做。”

“更重要更有趣?”被荣华长老一说,兰锦儿也来了兴致,“什么事情?”

荣华闻言转头看向远处的后山禁地,轻声呓语道:“今天有一位惹祸精要“出关”了,很多长老放心不下,便决定一起去看看她的情况到底如何?”

“惹祸精?是哪位长老?还是哪位长老门下的弟子?”

“她很特殊。”荣华长老也不吩咐兰锦儿跟上,自顾自地向后山走去,一边走一边说道:“那是在五年前了,那时山上最优秀的弟子还不是观月,而是一位叫……”

“冷细雨?”身后的兰锦儿低声道。

荣华一挑眉毛,“哦?你怎么知道冷细雨的事情?”

“是司尘师叔告诉我的。”

“我说呢,原来是他告诉你的。”荣华摇头苦笑道,“冷细雨在山上是个禁词,整个毓秀山恐怕也只有司尘能毫无顾虑地和你说起她的事。”

兰锦儿则很是恭敬的说明着,“司尘师叔了解的也不多,太师父谅解,关于冷细雨的许多事还是弟子自己了解的。”如今荣华主动提起冷细雨想必是毓秀山对冷细雨的态度有所缓和,兰锦儿便也没太大顾虑地直言道:“司尘师叔对冷细雨的了解大部分还是因为那时山上弟子们的流言,可那些流言夸张的很,锦儿觉得可信度并不是很高。”

“是吗?有哪些你觉得夸张的地方?”

“传言说她潜入易灵阁试图盗取万霞羽衣,但易灵阁是什么地方每个毓秀山的弟子都清楚,那是三位太上长老闭关之所,而她只是一个灵海修士,就算再惊艳再自大她也不可能觉得自己能瞒过三位太上长老完成盗窃吧。”说着,兰锦儿不禁回忆起司尘讲这故事时脸上带着对太上长老很是不屑的表情说道:“当初击败那个什么太上长老的时候我就提醒过他们,没事多修炼,不要天天窝在易灵阁里睡懒觉,他们非但不听还威胁我要扣我月钱,你看现在,连门中弟子都镇不住还当个G2太上长老。”

荣华似笑非笑的点了点头,“分析的确实有点那个意思,还有什么吗?”

“还有就是我自己了解的了,传言说冷细雨在拜入我派山门之前是一位修炼《诸魔引》的邪修。可众所周知,若是正道堕魔尚可勉强维持修为不滑落,可邪修弃暗投明就等于毁掉之前打下的修为根基,寄希望于破而后立。而冷细雨从入门到被封印前后只有一年间隔,也就是说从自毁根基的废人到灵海她只用了大概一年的时间。”说到这儿兰锦儿忍不住咋舌道,“这未免太夸张了。”

荣华听完了兰锦儿说的话后停了下来,她在笑,但能看出她的笑容很勉强,“锦儿啊,虽然你说的都很有道理,但太师父要告诉你的是你听说的这些传言都是真的。”

“是真的?!”兰锦儿瞠目结舌之余,急忙伸手捂住自己的小嘴,两人继续向禁地方向走去。

“你的调查没错,冷细雨在拜入毓秀山之前的确是一名修炼《诸魔引》的邪修,而她之所以能够在一年内重回灵海的主要原因是她将《诸魔引》与我毓秀山的一本《荡魔心经》混在了一起修炼。在她开始修炼《荡魔心经》的时候她修为下滑的真的非常眼中,一度让门中长老产生了她即将泯然于凡人的错觉。”

“她脾气本就好强,在修炼《荡魔心经》遇到一系列瓶颈后,她不听长老们的劝阻,执意重修《诸魔引》并兼修《荡魔心经》,那时我们都知道她体内有两种针锋相对的力量在相互碰撞但我们却没有任何办法去干预,因为这是一条几乎没有人走通过的路,一切都只能靠她自己。”

“让人佩服的是,她用两个月时间找到了一个平衡点去控制体内的两股力量,并藉此在入门整半年的时候重回灵海境。”

听了荣华的讲述,心中惊叹的兰锦儿只吐槽了一句,“妖孽……”

“的确是很妖孽,不过她为了将那两种力量糅合在一起也付出了很大的代价,自那之后冷细雨性情大变,虽说不上疯疯癫癫但行事张狂从不计后果,在晋入灵海之后的另外半年时间里她化名令田逃下山去……”

“令田?!”兰锦儿惊呼出声,“五年前祸乱北域的魔种令田就是冷细雨?”

其实略一思索就可以发现,令田不过是把冷细雨的名字简化了一下而已,当年令田为祸北域时兰锦儿还小,但令田的恶名响彻北域,她作为岫玉山庄的少庄主岂会不知道?放出真仙遗迹的假消息吸引各方修士自相残杀来修炼《诸魔引》,夜闯威灵圣教切了他们圣子的命根子,把金樽殿堂的神女捉来喂了好几瓶神秘药物后丢进了觉光寺……

后来北域所有势力决定摒弃前嫌,联手围捕令田,据说诸如王家老祖那样的老妖怪们都出马了。可结果却是北域捉捕令田联盟风声鹤唳了好几个月,浩浩荡荡的人马东奔西跑跑遍了整个北域却连令田的人影都没见到,最后因令田人间蒸发般不再出现,这场闹剧才终于作罢。

兰锦儿想通了前因后果,理解的点了点头,“原来那时候她就已经被捉回山上了……怪不得那么多老家伙出马还一无所获。”

“哼,她若是真和那些不过神莹就自称霸主的老头子们冲突起来,结果还犹未可知呢。”

走着走着,两人远远望到了同样放心不下冷细雨而在禁地外等候的其他长老,二人便停止了对冷细雨的讨论,大步走了过去。

卷舒看着走近的两人,轻声问道:“你怎么把门下弟子都带过来了?”

“还不是你们一个个说要小心防范罗隐门,现在山上忙的要死,我哪有心思让她到处乱跑,还是带在身边安心点。”旁听的几位长老微微点头显然也赞同她的说法。

在之后的一段时间里,几位长老也不怕被兰锦儿听到,讨论了很多关于三仙会武的事情。

直到她们等待的两个人影出现在山洞入口处,沐月寒她们是熟到不能再熟的。这一刻,他们的目光齐刷刷聚焦在沐月寒身边另一道身影上。

她身着毓秀山纯白道服,因多年不见阳光的皮肤惨白如雪,长长的银发披散在身后直垂到膝盖,打眼望去伊人仿佛一尊玉雕般亭亭而立,谁能想到这便是当年闹得整个北域不宁的魔种呢?

在沐月寒的看守下,冷细雨向着众人等待的方向走了过来。

待到接近一些的时候,兰锦儿这才发现在她的领口与修长脖颈相接处居然有青黑色的纹路在微微移动着,仿佛是探出头观察众人的小蛇一般。

不知是不是被冰封太久的缘故,站在冷细雨身前竟能感觉到有寒气一阵阵的扑过来,几位长老还好,兰锦儿是被冻得身子一抖忍不住后退了两步。

这种尴尬相见的场面多亏有卷舒长老在场缓和气氛,“好久不见了,冷细雨。”

因为冷细雨在山上没有师父,自然不会受到辈分的束缚。“诸位长老早,”她极为温婉的鞠了一躬,笑容淡雅,“我们确实好久不见了。”

听到问候的几位长老登时皱起了眉头,这声音听起来温柔随和,但其中暗杂《诸魔引》的乱魂魔音听得几位长老微有不适,兰锦儿没有雄浑的灵力稳定心神,不过几声乱魂魔音后,便出现了面色潮红,呼吸紊乱的状况。还是荣华长老搭手在她肩上,一股温和的灵力灌入让她清醒舒适了很多。

“没想到几年未见,你《诸魔引》的水平不但没滑落反而精进了不少啊。”

“荣华长老说笑了,我这些年行动极为不便,只能靠平时锻炼锻炼心神来解闷,时间久了不好改过来。”

“招呼也打过了,冷细雨还记得你在山洞里答应我的条件吗?那是我与诸位长老一同商定的还你自由的底线,既然放你出来那有些条件也该实施了。”

冷细雨轻哼一声,声如冰霜,“那样的条件也算还我自由吗?”

“你若是反悔了,就回到那坚冰中去。”

冷细雨叹了口气,仰头望向天空仿佛一个等待融化的雪人,“你们动手吧。”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