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下山探亲

作者:linerx 更新时间:2019/5/3 23:03:34 字数:2867

虽说不知道兰锦儿今天为何没下山找他喂招,但少了她的叨扰,白天还真是久违的无聊起来。

司尘躺在躺椅上百无聊赖的摇着,这才是自己该有的生活嘛!早知道她今天不来就订点零食报刊好了。

做点什么呢?司尘打开抽屉取出《毓秀山花名册》翻了起来,这些天因为三仙会武的事情除了兰锦儿根本没有弟子下山来找他切磋,终于他的手停在了记有兰锦儿姓名资料的那一页上。

“兰锦儿!”司尘取出墨笔在她名字后面记录着,磨人的污女。

“心机叵测,满脑子的不正之风,恶魔一样的……”司尘越写越起劲,写到最后连他自己都没注意到自己兴奋之余到底写了什么东西,“身材纤细苗条就是胸前少了点分量不尽人意,不过两条紧绷的长腿确实是极品中的极品……”他只觉脑中思如泉涌,笔动如飞,不消片刻一篇洋洋洒洒怎么看怎么像yellow文的人物描述诞生了。

一番酣畅淋漓的写作后,司尘抻了个懒腰,爽!他刚拿起自己的杰作打算仔细观赏一遍的时候,屋外传来了对话的声音。

有了之前的几次教训司尘可知道谨慎了,他急忙将写有自己大作的册子一合塞进了抽屉里,几乎是同时敲门声传来。

“什么人?”

“是我,观月。”

司尘起身去开门,发现门外等候的不只是观月,“黄鸣?”

身高不及观月胸口的黄鸣安静地站在一边,看到司尘她不慌不忙的欠身施礼道:“仙师好。”

看到黄鸣,司尘心中一惊随即释然了。

当初自己带黄鸣返回毓秀山的途中遭遇了殷粉蝶,虽然两人都受到殷粉蝶幻术的影响,但自己好歹有些修为在身并没有造成什么影响。黄鸣就没他那么好运气了,从未修炼且心智尚未成熟的她受到殷粉蝶直接攻击神魂的幻术伤害,虽然有山上精通医术的长老助她康复却不知现在恢复的如何了。

“她的情况怎么样?幻术的伤害都康复了?”司尘关切的问道,他犹记得醉仙楼戏台上黄鸣如谪仙般的绝世歌喉,若真因为自己的原因导致她受了什么影响她一生的伤害,司尘恐怕会自责很久。

“师弟不用担心,还是让这孩子自己告诉你吧。”

“仙师您不用担心鸣儿,山上的各位仙师很关照鸣儿,用很多鸣儿听都没听过的神奇方法帮鸣儿疗伤,现在鸣儿的身体已经好了很多了。。”

司尘释然一笑,这样便好,回想两人在山路上交谈时黄鸣毫不掩饰对自己的崇拜之意,没想到山上一次居然变得这么端庄了,想必是受山上气氛感染。

“司尘师弟,这段时间山上的琐事特别多,我也是好不容易才抽出时间带黄鸣下山看看。”她宠溺的看了黄鸣一眼,继续对司尘说道:“这孩子懂事理,所以刚才故意没说清楚,她的伤势虽然已无大碍但确实还需要调养很久,等过一会儿我还要带她回去。”

司尘抬手示意二女坐下再说,“我还能不知道你们忙?那怎么今天就有时间下山来了?”

观月面泛苦笑,“之前师父他们把精力都放在我身上,所以我也无暇脱身。今天又来了为弟子,长老们都去教导他了,我这才得以忙里偷闲下山转转。”

“又来位弟子?是何方神圣能取代观月你的位置?”

观月闭眸深吸一口气,“冷细雨。”

“冷细雨!不是说她想偷窃万霞羽衣被关起来了吗?”

“之前确实被关起来了,不过听说这次三仙会武出了些紧急状况,所以把她放出来顶着。”

“长老们都去关注她了,你不会不开心吧?”

观月摇头,“怎么会?”她神情轻松的看着房屋角落出神,“说心里话我高兴都来不及,师弟你是不知道,处高山之巅方觉严寒刺骨啊。每次有什么需要弟子出头的事,长老们总是会把我拉出去,也不管我愿不愿意。”

“这你就涉及到我的知识盲区了,别说高山之巅,这山门就已经是我待过海拔最高的地方了。”

黄鸣听着司尘打趣的话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但随即扫了二人一眼并没有说什么。

司尘继续说道:“其实这也是等价交换,长老们倾尽所能给你最好的修炼条件,你为毓秀山争光添彩,这不是很公平吗?多少人想和你一样都没机会呢?”

观月眉毛一挑,“呵,师弟,你是真不知道怎么开导人,这里你明明应该安慰我才对。”

“啊?”

“我说这里你应该安慰我才对,而不是和我讲那些大道理。”

“不是,难道我说的有错吗?”司尘摊手。

观月双手托腮拄在桌子上,毫不避讳地看着司尘,“说的确实没错,但师弟啊,你要知道和女人讲道理可是没用的。”

虽然司尘很想反驳观月的说法,但回想兰锦儿、观月等人近日的所作所为,他却不得不承认”和女人讲道理没用”本身就是很有道理的一句话。

正当他想回话调侃时却发现观月神态温柔的看着自己,眼眸似一汪清澈的池水般泛着微光,不觉得思绪飞回到几年前的那个夜晚,对坐的两人就此安静下来,相视无言。

而在一旁的黄鸣见两人不再说话,以为气氛终于冷落下来,这才敢插话道:“仙师姐姐,鸣儿一会儿想去看看班主可以吗?已经半个月没下山了,鸣儿有些担心班主他们。”

暧昧的气氛被打断,观月急忙错过脸庞轻咳两声来掩饰刚才的失态,怎么一不注意这毛病又犯了呢?!

“咳咳,鸣儿你说什么?”

“仙师姐姐,鸣儿一会儿想下山去看看班主,班主平日里最关心鸣儿了,这么久没见班主该心急了。”

“嗯,这倒是可以,天色还早,姐姐一会儿陪你下山。”黄鸣悄悄瞥了一眼看着观月出神的司尘问道:“那司尘仙师一会儿也会下山吗?”

“师弟他……”观月看向司尘却发现他还在望着自己,饶是见惯了大场面的观月也是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去轻声问道:“师弟你看什么呢?”

“呃(⊙o⊙),”司尘也是慌乱地挠了挠头,“想到点以前的事情分神了。”

以前的事情……吗……,观月嘴角泛起一抹甜甜的笑意问道:“刚才鸣儿说要下山看看她的班主,师弟有兴趣和我们一起去吗?”

“好啊!我也正好没事儿,一会儿就出发吧。”

三人又聊了好一会儿,看外面天色渐至黄昏便决定出发了。

可刚走出去没多远,有说有笑的观月忽然停下脚步,她眉头蹙起回身望了山上一眼。

“仙师姐姐怎么了?”

只是一瞬观月便恢复了之前的优雅笑容,“姐姐忘记山上还有些事情没做完,今天恐怕不能下山了。”

听得小黄鸣瞬间嘟起嘴,“那我们现在就回去吗?”

看黄鸣那楚楚可怜的小模样,观月也是心中不忍便对司尘说道:“师弟今天能请你陪黄鸣下山去探望班主吗?我方才想起来有急事需要去处理。”

“呃,这倒是可以。”

观月一边后退一边叮嘱司尘,“别忘了把鸣儿带回来,她还没康复不能在山下待太久,之后让她呆在你那里就好,我忙完就去接她。”

“好啦好啦!怎么几天没见忽然像人家老妈一样磨叽了。”

“呸,”观月轻啐一声,不但没有显得不雅反而让她看起来更是娇羞,“一点儿不会说话,下次看我怎么收拾你!”说着冲黄鸣和司尘摆了摆手,转身离开了。

见观月离去,司尘低头看着比自己矮了很多的黄鸣说道:“好啦!这又剩我们俩了!”

“仙师你这么一说还真是呢!和鸣儿山上的时候一模一样,只是那时天色更黑一些。”

司尘则是不解风情的向前走去,“亮一点儿还不好吗?乌起码黑的走起来多难受。”

跟在司尘身后的黄鸣则是一边双手合在胸前轻轻搓了搓手,一边看着司尘在身体两侧摆动的手臂露出挣扎之色,仙师说的没错,天亮着走起来确实轻松了很多,但这样自己不就没理由让仙师大人牵着自己的手了嘛。

再说正在往山上赶的观月也是脸色一变,不好!忘记告诉司尘,鸣儿每晚都会发病的事情了。不行要赶快回去通知他!可是师父刚刚传音说有急事让我回去处理这可怎么办?

她终于下定决心,鸣儿只是个毫无修为的普通人,如果司尘发现她有不正常应该有办法处理,现在还是赶快回山吧。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