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帝子大人

作者:linerx 更新时间:2019/5/4 22:11:44 字数:2949

茶楼里人影错落,熙熙攘攘的很是热闹。

“啪!”随着醒木一声脆响,说书人向台下客人们拱了拱手,“各位看官,今天的《神女录》就讲到这里,大家……”

黄鸣怯生生地坐在司尘身边对周围直呼叫好的人群有些畏惧,而司尘则是兴致盎然的磕着瓜子一副依然自得的样子。

大约两刻钟之前,司尘领着黄鸣回到了唱班的驻地,遗憾的是唱班驻地空无一人,听邻居说班主一大早就带着全班人马去相邻不远的镇子出场去了,据说要晚上才能回来。见天色还早,司尘便领黄鸣到自己常去听书的茶馆消磨时间,这才有了之前说的那一幕。

到了中场休息的时候,司尘这才分出心看了黄鸣一眼,却发现小丫头似乎对他很喜爱的民间艺术不太感冒的样子。

“不喜欢?”

“哦!”黄鸣听到司尘问话一激灵,急忙摆手说道:“不是不是……鸣儿就是不太习惯……这样的氛围。”

“这么回事啊。”司尘点头,他倒是也能理解,唱班和说书是两种不同的表演形式,唱班表演时观众通常比较安静,结束时也只是会以掌声收尾,不会像听书的观众这般热情。见黄鸣不喜欢司尘便说道:“既然你不习惯我们就去别处看看吧。”

“不用不用,仙师你喜欢就好。”

司尘无奈摇头,“那怎么能行?本来就是陪你下山的,怎么能让你这么尬坐着。”说着他起身招呼小二结了茶费,“我们去别处逛逛。”

而小二显然是认识司尘这位常客,便好意挽留道:“客官,晚场是你最爱的《铜瓶梅》,现在就走吗?”

“《铜瓶梅》!”在听到这消息的时候,肉眼可见司尘瞳孔皱缩了一下,“呃……”

小二见司尘有所动摇又瞥了一眼身材娇小孩子模样的黄鸣,小声对司尘说道:“今天的晚场可是见荤的,还特意请令和城来的晓暖来将,老兄你常听书肯定也知道晓媛,不光生的俊俏声音更是甜的腻人,这晚场老兄你可要好好把握啊。”

被小二一说司尘登时心猿意马起来,如果是晓暖讲的《铜瓶梅》荤场他太还真有点把持不住……要不今晚……

就在他犹豫之时,忽然瞥到身旁等待自己的黄鸣,犹豫再三他终于长叹一口气难掩失落的向茶馆小二摆了摆手,“不了,今天还有事要做。”

黄鸣将一切看在眼里说道:“仙师你不用在乎鸣儿的,既然仙师喜欢……”

“唉,别说了,都是小事无所谓的。”

就在他领着黄鸣刚要走出茶馆时,他回身塞给小二少许银两,“晚场给我留个座位,这是茶钱。”

小二接过银两无奈地摇摇头,“好吧!”

接下来的行程对两人来说就都很揪心了,司尘领着黄鸣走在街上脑子里想的始终是夜场的事情,而黄鸣也一直因为自己拖了司尘后腿而有些自责。

好在没过多久唱班一行人就回来啦,这才结束了两人心不在焉漫无目的的闲逛。

“鸣儿!”

“班主!”

班主双手搭在黄鸣肩头仔细打量着黄鸣,确认她没有什么变化后几乎当场要哭出来一样。

起初碍于王家势大,准备跑路的黄班主不得不把黄鸣暂时托付给毓秀山,但后来观月出面教训了王家人之后,王家在营城老实了很多,前段日子更是派下人回礼道歉,着实让黄班主松了口气。

可这少了外患,他便愈发担心起黄鸣的安危来,尤其是之前司尘来报信说黄鸣受了点意外暂时不能下山后,他更是心急如焚,此番见到黄鸣安然无恙终于把他那颗战战兢兢的心安抚了下来。

在得知二人还没有正经吃晚饭,当即让班主夫人去醉仙楼备了桌酒席带回来。

席上班主表现很正式地举杯对司尘敬酒道:“仙师啊!之前的事情真是麻烦您了!若不是有毓秀山的帮助后果真是不可想象啊。”

“都是力所能及的事情,班主释怀便好。”

虽然司尘表示了不必介意的态度,但班主和班主夫人还是吹捧了司尘好长一段时间,这才试探性的问道:“那个仙师啊,鸣儿这次回来是不是就不用走了?我们家这口子”

司尘放下手中的筷子解释道:“她的伤势还没完全康复,还不能长时间待在山下,所以一会儿吃完饭我就会带她回山上。”

老两口对视一眼神色多少显得为难起来起来,只见班主偷偷给了夫人一个眼神,夫人会意出言问道:“仙师啊,我看鸣儿她也没伤到什么地方啊?怎么就要一直呆在山上了?”

司尘岂能不看不出着老两口的双簧戏,他伸手一指脑袋,“黄鸣她伤的是这儿,你们自然看不出来什么。”

“啊?!”班主当即把黄鸣拉到身边仔细端详,那细致的模样恨不得一根根发丝的去检查。

司尘一边为自己倒酒,一边解释着,“黄鸣受了无差别幻术的波及,对识海也就是你们说的脑子造成了很大的伤害,她没有修为不能自己治疗,只能在山上长老的辅助下慢慢康复。”他灌了一杯水酒下肚,也是懒得在和班主闹那些花花肠子直接说道:“如果你们想让黄鸣日后成个疯癫之人,我便把她留在这里也可以。”

黄鸣听司尘的语气便知他被班主各种试探性的话语搞得有些不悦,便安慰二老道:“班主,这些天毓秀山上的长老对鸣儿百般呵护,你们别肆意揣测仙师们的意图了。”

见黄鸣胳膊肘向外拐,老黄当时就不乐意了,“你个傻丫头,我是怕你稀里糊涂被哪个混小子给忽悠了!”

黄夫人也是添油加醋的说道:“鸣儿啊!这你别怪班主说你,你生的这么俊俏,谁晓得山上会不会有人对你有什么不轨的意图。”

司尘听得皱起眉头,作为毓秀山唯一可能成为混小子的男性,老黄两口子这枪口都快捅到自己脸上来了。

黄鸣被老两口一说,脸霎时红了起来,她偷偷瞥了司尘一眼,责难似的看着老黄两口子说道:“班主!你们别瞎说,山上的仙师姐姐都是天姿国色,鸣儿在那儿就像蒿草一样,更何况山上毓秀山只有司尘仙师一个男性,你们这么说让司尘仙师多难堪啊,有那么多仙女似的仙师供他挑选,他又怎能对鸣儿这般卑微的人有所企图呢?”

“而且司尘仙师平日住在山下,不会到山上去的,这次还是观月仙师临时有事才委托他送我回来的。”

话一挑明,老黄的脸当时就挂不住了,黄鸣确实是人间绝色的胚子,但你一个人间绝色架不住山上住的都是仙女啊!再一听山上只有司尘一个男的,合着人家守着后宫三千仙女,还能在乎你个小野丫头?

黄鸣说通了老两口,三人一齐转头看向桌对面的司尘,却发觉此刻他的脸黑得像锅碳一样,损我的鞭尸就算了,怎么袒护我的也顺便鞭我个尸?还山上那么多仙女任我挑选?我天天被人家唬得团团转,最近来了个兰锦儿更是直接找个把柄威胁起自己来了?我挑?我挑个P。

这边吵得热热闹闹,营城另一头的北门却是一种截然不同的状况。

北门是营城手工作坊的聚集地,和其他区域不同,这里一到晚上便是黑灯瞎火的一片,毕竟手工作坊大都是小本经营,开夜工成本升高,得不偿失。

可就是在这黑乎乎一片的道路上,两个人影一前一后的走着。

走在后面的人忽然快走两步来到前人身边,“帝子大人,要不要给本家回个传音,家里还是很看重您安全的。”

被叫做帝子正好奇地四处观看着,仿佛身处一片灯火辉煌的夜市般,“嗯,可以啊!你觉得该怎么做,咱们就怎么做。”

“是。”

待两人走到作坊区明亮处,一抹微弱的灯光照在帝子身上,天真清秀的面容,身高一米七的样子略显娇小,白云吞龙锦的外套穿在身上,显其圣洁的同时更显其高贵的身份。

他伸手指了指远处的山峰,回身向后人问道:“小七,那个冒着神光的就是毓秀山吗?”

“神光?”被叫做小七的人刚将手中的传音符箓绘制完毕,抬头顺着帝子手指的方向看去,那个方向的确是毓秀山可哪儿有什么神光啊?

“帝子大人,那确实是毓秀山,可我没看到有什么神光啊?”

帝子听得确认便仔细端望起远处的山峰来,“你仔细看看就能看到。”

“仔细看看?”小七瞪圆了眼睛使劲看着夜幕下的毓秀山……还是什么也没看到,再看帝子大人一脸迷醉的望着毓秀山轻声说道:“小七你看!那里多美啊!”他的眸中有晶亮的光芒闪烁,“美丽的就像父亲开天路时的景象一样。”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