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女孩也不好对付

作者:linerx 更新时间:2019/5/5 23:58:49 字数:2938

帝子与小七漫步在营城的街头,未曾出门的帝子此刻到处乱跑,一副对哪里都很好奇的模样,这可着实累坏了负责看护他的小七。

这不?

帝子仿佛又被什么吸引了注意力,颠颠儿的向一个方向跑去,小七付了刚刚买小吃的钱给摊主,转身向帝子跑去的方向看去,当时大吃一惊,她急忙冲上去拉住弟子,“帝子大人,那儿你可不能去!”

“不能去?”帝子看了看灯火辉煌的画楼,又看了看表情严肃的小七,面露疑惑之色指着画楼上说道:“可那上面的姐姐一直招呼我过去呢?”

小七瞥了一眼花楼上四处揽客的风尘女子,叮嘱帝子道:“她们招呼您,您也不能去!”

帝子则是摇头,“小七这你就说的不对了,我父亲曾说过,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这里的姐姐们如此热情的招呼我,那就是尊重我,如果我不去理睬岂不是冷落了她们。”

小七扶额,“帝子大人,首先你说你冷落她们的说法就是不对的,因为你从来就没和她们熟络过。其次帝尊先祖的话是没错的,但却不适用于那种女人!”

“那种女人?”思想单纯的帝子回身看着画楼上来来往往的女子,从他的角度来看那些女人和街上的行人似乎没什么分别。

帝子仿佛想到了什么,声音倏的冰冷起来,“难道他们是恶人吗?父亲说对待恶人什么道理都是无用的,直接镇杀就是。”一边说着帝子抬起手掌,看着雕龙画凤的三层画楼似乎在谋划着什么?

小七听了不禁打了个寒颤,帝子敢说敢为,若不赶快拦住他,没准他真能一掌落下将这画楼夷为平地。

“不不不!她们不是恶人。”

“不是恶人?那小七你说她们是什么人?”

看帝子那副认真的模样把小七气的直跺脚,这你让我怎么解释嘛!

终于她想了个得体的解释方法说道:“她们是城里的生意人,招呼你过去只是为了让你惠顾她们的买卖罢了。”

帝子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哦~原来是这么回事!多亏有小七你陪我出来,否则我自己还真应付不来这些。”

小七暗暗松了口气,嘴上安慰道:“帝子你毕竟和世界脱节太久,等过一段时间您熟悉现世便好了。”

“嗯。”帝子有些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

“对了小七,她们是卖什么东西的?”帝子回身指着身后的画楼再次问道。

“啊啊啊啊啊!”帝子你好奇心旺盛的过分了吧!

这头儿小七被帝子唬的团团转,那头儿的司尘则是被黄家三口搞得无心烦躁。

班主两口子担心司尘玩弄黄鸣的感情,黄鸣则一直自卑的说自己根本比不了山上的女修士们,俨然一副山上的女修都是司尘仙师的老婆,他们不但长得好看气质还好,仙师怎么会看上我这么个小丫头的样子。搞得老两口看司尘的眼光更加“恶毒”起来,一度把他和之前的王聪画上了等号。

我这是招谁惹谁了?司尘心中大叫。

好在老两口真的很担心之前提到的黄鸣身上的暗伤,在细致入微的叮嘱了黄鸣一番什么是正确的情感价值观后终于是放司尘和黄鸣离开了。

有时候命运来临,一切就会变得这么巧。刚从唱班大院里走出来的司尘正好遇到了从商业区漫步到生活区的小七与帝子。

但终归是陌路的路人,司尘只是瞥了一眼捧着很多夜市小吃的小七和吃得津津有味的帝子便不再理会,领着黄鸣离开了,并没有注意到帝子看到他时眼中闪烁出的惊异之色。

正在心里筹算帝子今天到底吃了多少垃圾食品的小七,行出好远才意识到帝子停下了脚步,回身问道:“帝子大人怎么了?”

身后的帝子左手握着一串炸豆腐,右手拿着一大条桂花糕,眼神却死死看着前方,连咀嚼都停止了。小七顺着他的视线向前望去,可除了熙攘的人群外也没看到有什么可能吸引帝子注意力的东西啊?

小七问道:“帝子大人看到什么了?”

“那个人……好眼熟……好像是个熟人……”

“眼熟?熟人?”要知道现在能被帝子称作熟人的大多是和帝子生活在一个时代的人,至今为止只有无言谷和帝子一起出世的那位大人才会被帝子称作熟人,要是帝子没有看错的话,那这就是一件天大的事情了!毓秀山附近居然也有一位横渡万年历史长河来到现世之人。

小七急忙问道:“帝子大人看清那人是谁了吗?”

帝子摇了摇头,“只是匆匆一眼,侧脸看着很眼熟。”他忽然把手上的食物塞给小七,“不行!我要去看看他到底是谁!”

小七急忙拉住帝子,“帝子大人你先别急着去啊!对方是敌是友尚未可知,态度友善还好,对方要是和我们是敌对势力的话,这么贸然接近可是很危险的!我们还是暂且退走,一切等那位大人到了之后再说吧。”

帝子被拽了个趔趄,他远远望着司尘的背影若有所思,终是轻声说道:“那好吧。”

当然,司尘肯定是不知道刚刚自己仅用一个侧脸就惊走了毓秀山最大的假想敌,默帝之子。就算知道他恐怕也不会在意,因为他现在陷入了一个更为麻烦的处境中。

“仙师大人你是生气了吗?”乖巧的黄鸣看司尘出了大院之后心情就一直不是很好的样子,便小声在后面问道。

司尘心中苦涩,试问谁刚刚在屋里被这老两口那么明嘲暗讽一番心情都不会好,不但如此,刚刚两人回到茶楼时还被小二告知《铜瓶梅》的夜场已经散场了,这无异于雪上加霜。所以这一路上他的心情还真不是很好,不过他也理解老两口是担心黄鸣的安全,所以还不至于小肚鸡肠地迁怒于他们。

“没什么,就是吃的多了有点涨肚。”司尘打诨道。

可黄鸣虽不是什么饱经世故的人,但聪慧的她仍捕捉到了司尘神色中若隐若现的不悦,一时也不知该找些什么理由来和司尘搭话。

同样的山路,同样的月光,身边的一切几乎都和前一次上山时一模一样,唯一不同的是这次两人一前一后彼此之间没有什么言语上的交流。

一会儿还好,这时间久了,身后始终跟着个委屈巴巴的女孩难免让司尘也觉得尴尬,便试着主动搭起话来。

“那什么……黄鸣,我刚才真没生气,就是有点儿心烦。”

“那仙师不还是生气了嘛。”黄鸣说话的声音吭吭唧唧的都憋在嗓子里,显然处在极力压抑哭腔的状态,这更是让司尘为难起来。

他急忙辩解道:“哎呀!心烦和生气能一样吗?心烦是心烦,生气是生气,这不能混为一说的。”

黄鸣哽咽一声,将哭音压了下去,“那仙师你为什么心烦啊?”

“呃,我吃多了有点涨肚。”

黄鸣没有回话,微微颤动的小脸在月光的映照下像覆了一层清霜的红苹果,眼眶里泪水打着转,映着点点微光。

看着黄鸣脸上清清楚楚地写着,你别骗我的表情,司尘再次辩解道:“好吧!好吧!我不是因为涨肚心烦,我只是因为错过了那场说书觉得有些可惜。”

“真的?”

“这我骗你干嘛?”

“不是因为班主他们难为仙师吗?”

“呃……”虽然司尘很想说是,但脑中闪过自己回答说是后可能会出现的各种后果,他极昧良心的回答道:“肯定不是啊!”

本以为这一番话能将女孩安抚下来,哪知听了他的回答,黄鸣却是哇的一声哭了!

“我就知道!都是我的错!如果仙师不是为了照顾我怎么可能会错过那场书?呜呜呜……”

那哭声撕心裂肺,听得司尘脑袋当时就大了一圈!这还多亏是在毓秀山的山路上,这要是在营城街头闹起来……只是想想司尘就打了个寒颤。

看着黄鸣时而抽泣,时而大哭的样子,司尘在一旁急的抓耳挠腮,仿佛拿着一块烫手山芋,劝也不是走也不是。

怎么女人都这么难对付啊!

加油司尘!好好想想,你一定可以的!快想想怎么平复她的心情!

如果有人把脑袋比作农家做饭的铁锅,那此刻司尘的脑袋恐怕已经被烧的直冒白烟了。但好在这烟不是白冒的!他脑海中灵光一闪登时有了个主意,他蹲在哭泣的黄鸣身前语气十分强硬的说道:“既然你觉得是你害我错过那场书,那你是不是要好好补偿我一下呢?”

黄鸣因为用力抽泣,瘦小的身体不停抖动着,“我……我……我怎……补偿……”

司尘假装思考了一下,摆出一副穷凶极恶的表情恶狠狠地说道:“自然是要用你最宝贵的东西来偿还啦!”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