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冷细雨

作者:linerx 更新时间:2019/6/1 0:23:49 字数:2240

毓秀山寻回了祖师仙兵?这是许多仙门中人都听过的事情,但深究一些细节却是含糊不清,仿佛毓秀山在故意隐瞒什么。但这毕竟是毓秀山的私事,他们也不好无故过问。

可今日李久的一番话似是意有所指,他直言不讳地提起这敏感的话题瞬间勾起了众人的兴致。反观璎珞神色淡然,她好歹是毓秀山专攻外交的长老,和直面李久威压比起来处理这种棘手提问反而轻松许多。

“至尊手眼通天,璎珞不敢隐瞒,我毓秀山的确在五年前寻回了祖师遗留在人世的万霞仙衣,现已交由本门太上长老看护。”

“万霞仙衣……听闻万霞仙衣可演化世间万物,也不知是真是假?”李久俯视而下,威严无比。

“至尊原谅,因璎珞在门中司职特殊之故,至今无缘亲眼见证祖师遗物之神奇,但门中传言确实如至尊所说。”

“如此便好!”李久眼中精光一闪,背过身去,那汇集天下奇金打造的默字高悬于他身前,大哥!就算拼了这条性命,落得万劫不复,我也要助你成事!

视线回到毓秀山,自司尘答应沐月寒参加会武的第二天,山门小屋便热闹了起来。

因为观月一大早便带着几位被选中要参加会武的女弟子早早来到了司尘住处,虽然沐月寒美其名曰叫集中训练,但仔细想想这群高岭之花般的女弟子也没有能帮司尘训练的人选啊,现在司尘十分确信沐月寒那家伙绝b是把自己当做免费苦力了。揭竿而起,不可避免!

现在,司尘本着无所畏惧的态度躺在摇椅上,诶,除非你们今天把我打死在这儿,否则我根本不可能帮你们忙!怎么?当我老好人好欺负不成?什么事都让我做?还威胁我?哼╭(╯^╰)╮!,

“观月师妹,师弟他是怎么了?好像很不高兴的样子……是我们的缘故吗?”

几位女弟子辈分微高于观月,但天赋却不及观月、冷细雨这等妖孽,能入选会武完全是因为她们平日在山上勤学苦练,属于笨鸟先飞的一类人(当然毓秀山的笨鸟放到山下也是极为出色的天才了)。她们也深知这次会武的重头不是她们,但毕竟是难得的锻炼机会,她们也是热情满满。

观月急忙替司尘解释道:“几位师姐不是这样的。”她偷偷瞥了一眼毫无干劲的司尘,心中也是疑惑,怎么平日里热心肠的司尘今天变得这么冷淡?

“师弟你今天这是怎么了?闷闷不乐的?”

“没有啊,我挺高兴的。”

“还瞎说,喏,这儿有镜子,好好看看你那一脸“我不高兴快来哄我”的表情。”

有这么明显嘛?要不是观月在场他还真想照镜子看看自己现在到底是个什么表情,不过……我正发飙呢好嘛!

“师姐你们有什么事自己做就好了,别管我这个死变态了。”

“什么死变态???”内心高洁的观月哪里能想出司尘话里的意思,她被这一句死变态怼得有些发懵,竟不知该如何顺着死变态这个话题将对话继续下去,更别说怎么去开导她这个麻烦师弟了。

这可如何是好?告诉师傅?不行不行!先不说师傅忙不忙,就师傅那不正经的脾气,来了没准会把事情变得更糟……说不定还会责罚师弟。

要不今天就由自己和师姐们对练?

司尘是每次切磋都能以恰到好处的微弱差距战胜对手,从而使被试炼者发挥出全部实力进而达到发现缺陷提升实力的目的。若是让自己来……恐怕怎么让师姐们输的不是太难看才是她有能力去考虑的问题。

其他几位女弟子见观月神色古怪的走过来,好奇问道:“观月,他怎么说?”

“师弟他身体好像不太舒服……”观月尴尬地陪笑着,她是毓秀山的天之骄子,几时需要靠编瞎话去解决问题,今天也算是开了先河了。

“身体不舒服?”师姐们远远看着脸上写满生人勿近的司尘,心中不禁琢磨,难道是师弟那几天来了?诶,他不是男人嘛?

眼看观月就要把这件事圆过去,一位不速之客到了。

“我说观月师妹,俗话说的好,男人的嘴骗人的鬼,他说什么你信什么,当心被人卖了还帮人家数钱呢!”

声音清脆利落,语气很是桀骜,不用看观月也知道说话的是什么人,这些天来观月可是被这家伙给折磨的够呛。

“冷师姐!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观月很是不悦的反问道。

说话的人正是几天前刚被掌门从禁地中释放出来的冷细雨,此刻她卧在离众人不过三五步的树枝上,身穿一身邋遢的黑色长衫,手提不知从哪里弄来的酒葫芦怡然自得的饮着。

系的松散的腰带完全束不住衣衫,外衣滑落,大片肌肤暴露在空气中,何止是香肩半露能够形容?几乎胸部都露了出来,她竟是连贴身小衣都没穿!只在外面披了件纱衣?!

一条雪白的长腿从树枝上垂落荡漾着无边风情,祸国红颜也不过如此。

见冷细雨这幅打扮,几个女弟子是又羞又恼,“冷细雨你这是什么打扮?”

“什么打扮?”冷细雨醉意微醺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妆容,“这怎么了?大家都是女人,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她从树枝上向下一滚,很是轻盈的在空中调整姿势落在地上。自由落体,裙摆飞扬,众女见状纷纷松了口气,还好这家伙把下面穿上了。

冷细雨提着酒葫芦动作懒散的走了过来,隔着几步远便能闻到她身上淡淡的酒气。

“你下山了?”观月眉头蹙起,这些天山上事物繁忙,掌门便把看守冷细雨的任务交在她手上,这才半个时辰没看住她就趁机溜到山下去了。

“下山逛逛而已,你慌什么?”说着冷细雨运转功力,一道由咒文组成的项圈浮现在她修长脖颈上,“喏,你师父下的禁咒还好好的,有什么可担心的?”

“你!”见冷细雨这般作为,观月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沐月寒在释放冷细雨之时便在她身上施展了法咒,只要她脱离毓秀山范围或试图破解禁咒,那禁咒便会发动取走她的性命。但冷细雨却仿佛把这禁咒当做玩笑一样,为了向观月展示她居然主动向禁咒中灌输灵力使之浮现出来,就好像一个铁匠把尖刀抵在自己咽喉上一抹,嘿,你看我这刀快不快!

见观月几人被自己气的面色铁青,冷细雨啧声道:“哼,一群人真没劲。”

她转了转酒葫芦,眼光瞥到了不远处的司尘,“这不是把仙兵送来的家伙嘛!”她不再理会观月几人,径直向司尘走去。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