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司尘的秘藏朝不保夕

作者:linerx 更新时间:2019/6/4 23:40:59 字数:2320

“我能你个严肃的问题吗?”

“你是不是又想转移话题?”观月见司尘表情确实很凝重,这才微扬柳眉问道,“说吧,什么事?”

司尘深吸一口气,一字一顿地说了出来,“我看本子犯法吗?”

这算哪门子奇葩问题?听得观月一愣,随即扑哧笑出声来。

“哈哈,你这算是什么问题嘛?”

“不许笑!我可是很严肃的!”

观月急忙掩住笑颜,明亮的眸子弯弯如月牙,“不笑了不笑了,你刚才说什么?”

“你明明听到的好嘛?”

观月上气不接下气的连连摇头,“没有没有!我是真没听清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你和谁学的这么无耻?!你要真没听清的话你笑什么?”司尘又不傻,轻而易举的戳穿了观月想看自己再出糗一次的小把戏。

她伸手在傲人的胸口抚了几下,压的软肉几度变形,费了好大力气才把气息平复了下来。

她闭目深吸数次,郑重问道。

“你说什么?”

司尘双目圆瞪,给观月一个“你还来?信不信我不理你了!”的眼神。

“想起来了!想起来了!你试问看你那些私人珍藏犯不犯法?”观月笑着答道,“那是你的自由,有什么犯法的?”

“那你们这群女弟子为什么天天拿这事威胁我?说起来还一个个天怒人怨的样子,弄得我犯了什么三年起步的大罪似的!”

“哪有你说的那么严重?”观月端起一杯果酿冷静分析道:“山上很多弟子也有关于那方面的书籍,我之前和师父在山上巡视时又不是没发现过。”

“女人也看?”

“要不你以为呢?”观月继续说道:“凡世不有这么一句话吗?哪家少年不钟情?哪家少女不怀春?七情六欲哪是那么容易断绝的,只怕真仙都不敢说自己能完全将它们舍去。偶尔翻阅这书也算是人之常情。”

司尘仿佛久旱逢甘霖的麦苗,他一把握住观月的手掌,“可不是!这世上有几人能完全割舍掉欲望?她们这分明是针对我!”

观月无声轻笑,这笑容在他人眼中看来颇有些意味深长。

“或许吧,七情六欲哪是那么好说清的,”她低头看去,不知是看着杯中摇晃的红艳果酿,还是看着被司尘包覆的双手,“种种欲望彼此交织,相互混杂,待到发觉之时,竟是连欲望的主人都分不清那到底是什么?”

司尘顺着观月的视线望去,沉默了良久,“我怎么觉得话题又跑偏了,你怎么总能把普通的话题带那么远?”

“哪儿有?”观月轻轻挣脱了司尘双手的束缚,“我这不是在认真帮你分析师父他们为什么针对你看小本子的原因嘛?”

“所以结论呢?”

“我说的那么明白你还不懂?”

“你说的哪里明白了?我完全不懂好吗?”

“我的意思是这情感很复杂,连她们本人都不一定知道,你问我我怎么清楚?”

“……”

“合着你给我讲了半天大道理,又是天,又是地,又是真仙的,结果是你也不知道?”

“你若是真想知道,干脆直接去问她们多好?”

就在司尘被观月的神逻辑几乎逼疯的时候,他忽然找到了个新的突破口,“等等!你刚才是不是也管我要那些书?”

“是……啊,怎么了?”

“那观月你为什么要找那些本子呢?”

“我?”观月一滞,随即答道,“因为我很好奇啊!”

“好奇什么?纯洁的首席弟子没接受过生理教育?”司尘扶额,“好奇你自己去买不就好了。”

“我怎么说也是毓秀山的首席弟子!若是首席弟子去买成人书籍的事情不小心流传出去,那毓秀山要如何在世间立足!”

司尘听得一怔,怎么听她的语气,自己能随心所欲的买本子好像是比她当首席弟子还要厉害的事情,“所以想看本子就是你也来祸害我的原因吗?”

司尘恶狠狠盯着观月的眸子直等到观月吐出了句,“是啊。”

“啊!啊!啊!啊!啊!”

看着对面几乎当场去世的司尘,观月心中自语道:“我说的可都是实话,我真的很好奇,好奇那书中女人究竟有何手段能让你这般痴迷。”

沐月寒手持一份名单倚在席位上,身旁侍立之人却是刚刚从无言谷返回的璎珞,璎珞面色红润,秀发有些凌乱,看样子返回的很是匆忙。

“璎珞辛苦你了。”沐月寒嘴上安慰着,目光却是始终聚焦于名单上没有丝毫偏移,并非是她冷漠,而是她觉得用实际行动来回报同门的付出要比嘘寒问暖的关怀更好。名单上数十个风格各异的名字是无言谷提交的,参加本次会武的弟子名单。李白色、李相簿、李冬梅……不愧是无言谷李家,名单上清一色的李姓,可见其对血脉把控之严格。

终于沐月寒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找到了那个她最不想看见,却又最渴望看见的名字,李尊言,李家帝子。

她把名单甩在桌面上,一把撒娇似的抱住身旁的璎珞,“怎么办啊?他们真把李尊言放出来了!”

璎珞感受着在自己腰臀上四处**的魔手,心中是有苦说不出。从开始认识这家伙时就这样,每逢郁闷的时候就开始到处乱摸。忽然璎珞神色一紧,惊呼道,“掌门你别往里摸了!”两人嘻嘻哈哈闹了好一会儿才停止,沐月寒喘息着拾起名单,“哈啊,哈啊,李久他怎么说的?”

璎珞嘟嘴整理着衣衫,“李久……”想到李久在默帝殿随手将承天道门萧玉衡扇飞的场面,璎珞心有余悸,“李久说不劳我们准备太多,有场地供弟子较量便足够了。”

“他是不是还觉得自己挺大度?”沐月寒捶着额头,那毕竟是至尊,她坐直身体叫嚣着,“要不是他和李尊言复苏,我鸟都不鸟他们!”

璎珞无奈一笑,“月寒,撒撒气就得了,大局为重。”

沐月寒仰头看着天顶,“这事其实已经超过我们这代人掌控了,过一会儿我去找太上长老们商议一下吧。”

璎珞嗯了一声,“哦,对了!”

“怎么?”

“这次去我碰到承天道门的萧玉衡了。”

“那楞货?”沐月寒很是惊异,萧玉衡在承天道门中地位崇高,深得重用。但其性格耿直,并不是处理外事的能手,承天道门派他来拜见李久虽然够给面子,但并非最好的选择,“萧玉衡怎么了?你忽然提到他。”

璎珞回忆道:“在拜见过程中,萧玉衡问到李久复苏的契机是什么?”

闻言沐月寒眼中顿时来了光彩,她腾地一下从座位上窜了起来,“李久是怎么回答的?”

璎珞苦笑道:“李久把萧玉衡一巴掌扇了出去,看样子打得挺惨的,估计没个一两年修养不过来……”

沐月寒扶额,“你这么说我就更没底了。”

老大爷你好端端地诈尸出来到底是想干什么呢?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