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诛邪时代

作者:linerx 更新时间:2019/6/15 22:19:09 字数:2125

飞仙台,毓秀山最为高耸的楼宇。当年钟灵仙子破开世界屏障飞升仙界后,门人弟子为铭记这一壮举高筑飞仙台,以图后人将努力追随之意。登临此处,毓秀山小世界尽收眼底,是整个门派中最好的观赏地点,在实际作用与代表意义都很充分的情况,知铭三人将李久请到了此处。

只是飞仙台最顶层意义重大,有与真仙祖师平齐之意,四人便落座在次一层,好在李久对此倒也没什么不悦。

端坐于高台上,李久远远神色淡然地望着坐落于数里外的演武台,方才冷细雨与王宁比武的每一个小细节都尽收眼底,见冷细雨得胜李久拢了拢大氅缓缓说道,“《冥罗无相》。”

“至尊您方才说什么??”身旁陪坐的知铭手指一勾,已熬煮好的香茗从炉中腾起,慢慢落入李久身畔的凰血砂杯中,“《冥罗无相》?那是什么?”

李久的脸色看不出喜悲,他伸手将注满香茗的茶杯端起,“难道你们这些太上长老没听说过这名字吗?”

知铭回身向同样坐在高台上,却位置稍远的盈愁、长歌投以疑问的眼色,得到的回应不出所料,皆是不知。

“还请至尊明示吧。”知铭欠身说道:“晚辈三人久居山上,对这名字的确是很十分陌生。”

“我说的是那黑衣弟子方才使用的功法。”

“黑衣弟子?”知铭挑眉,“您说的是冷细雨吗?”

李久没有回答,而是自顾地吟诵道:“世存百般劫,人有众生样。轮转皆虚无,孰能就神相。呵,上次见到《冥罗无相》时,还是我和兄长平定五域动乱的时候,转眼数万年光阴,物是人非啊。”说着他将茶浆一饮而尽,仿若以茶浇愁。

知铭不再烹茶,转而坐直了身体,“原来至尊说的是往事,我等愿竖耳倾听。”

李久单手把玩茶杯,看着上面的花纹沉默良久,终是撂下道:“算啦,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

知铭亦随李久看向演武台,轻声道:“那至尊故意提到《冥罗无相》又是何意呢?”知铭陪笑,“我等没有至尊威压天下的底气,有此履冰之举也是难免,可这《冥罗无相》……我等确实不知。”

“故意提到?”李久不屑冷哼,“我李久光明磊落,哪里需要如你们这样畏首畏尾的试探这那?”

他暂不言语,伸手从储物袋中取出一精致玉樽,随着灵力注入顿时有透明液体充盈杯樽,醇美扑鼻的酒香瞬间萦绕在高台每个角落,“在我征战的时代,天下可不像你们看到的这般平静。”

长歌掩嘴咳了两声,仿若重病在身,待她平复后说道:“诛邪时代。”

李久闭目,仿佛当年厮杀动荡就在眼前,“是啊,诛邪时代……”

诛邪时代,一个对现世之人来说十分陌生的词汇,只因它实在太过久远了。如今关于诛邪时代的记载大都埋没在了历史长河中,只有传承最为悠久的几个仙门如三千道门、万世天宫才会有关于那个时代的详细记载。而由十五飞仙中第十三位飞仙者钟灵仙子所创建的毓秀山显然不在方才提到的悠久仙门之列。

但她们毕竟是太虚修士,虽然毓秀山没有详细记载,曾游历世间的他们对此也是或多或少,有所了解。

三位太上长老中书卷气最浓的盈愁,柔声说道:“诛邪时代本名诸邪时代,取的是万邪并生之意。相传那时五域中共有二十六邪修教派横行于世,更有数位即将证得天魔之位的大能坐镇,威势之大让当时各仙门都不敢轻举妄动。直到……”

盈愁止声,侧头看向李久,眼中隐有敬畏之意,“直到李家双天至尊出世,方才落幕。”

“李家双天至尊……”知铭闻言默然,这世上除了证得真仙果位的默帝李恒与眼前的李久还有谁能当此称号?

诸邪时代妖魔横行,凡人甚至修士被血祭采补之景象比比皆是。不但正道门派几乎绝迹,就连仙门都因损失惨重选择闭世不出,可所谓物极必反,就在世界即将被无边黑暗吞噬之际,一位注定让人们铭记的天纵之才横空出世,默帝李恒!

那时的李恒于北域率先扬起了荡魔大旗,噬灵道教,三魔殿,极岞窟……李恒与李久由小到大,由北到南,从两个灵海修士硬是靠着每日与邪修生死相搏晋入太虚之位。期间所经历的围堵、追杀、背叛不计其数。最后两人更是于域外约战七位半步天魔境大能,大地崩塌,魔血滔天,喊杀声响彻五域数日不止,婴孩啼哭,人不敢眠,域外五千里山河被夷为炼狱,至今不生寸草。

惨烈的战斗直到浑身浴血的李恒搀着仅靠一口气吊命的李久从域外归来时方告结束,诸邪时代也正式变名为诛邪,这才有了之后绵延万载的太平盛世。

听到此处,李久没有丝毫激动,只是面露缅怀之色,举起酒樽一饮而尽,心中颇为感怀。

知铭听闻盈愁介绍也是久久无言,早先她只知李久曾跟随默帝征战一生,却未曾想过这“征战一生”简简单单四字背后是如此惨烈的过往。纵然不知李久突然造访毓秀山目的究竟为何?她还是不由得感叹道:“李家至尊为正道严明出生入死,晚辈由衷钦佩。”

“唉……过去的便让它过去吧,”李久仰头望向天空,视线仿佛穿透无垠虚空,“阴阳更迭,善恶循环乃是天地不变之真理,在那种存亡关头就算没有我们出现,也会有其他人救世。”

知铭点头,忽露疑色,“那至尊您之前提到的《冥罗无相》是?”

李久远远俯瞰着冷细雨下台的背影说道:“那是一位曾参与域外血战的邪修大能的成名技艺。”

“至尊您是说冷细雨使用的是邪修大能的功法?”

李久叹息,如同老人感慨年轻人不懂事理,“好歹你们也是仙门太上长老,居然连门下弟子是何来历都不知道吗?”

三人交换了一下眼神,冷细雨曾修炼邪修功法的事情她们也有所耳闻,可那时沐月寒只说一切都已处理妥当让她们不要担心。若不是当年镇压动乱的李久在此,谁能认出这数千年前的魔功,是冷细雨的问题,还是……见两位同袍颇为疑虑,盈愁微微摇头,这事只怕是没这么简单。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