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峙与制

作者:linerx 更新时间:2019/6/22 20:31:34 字数:2099

李久是从万恶林立的诛邪时代走过来的人,不夸张的说他见过的诡异之事没有上千也有数百,若是司尘以弟子身份压制了长老还则罢了,但目前为止他已使用了多家仙门的秘法,这可就不是什么能说得过去的事情了。

自古以来各修仙势力间的功法传承是彼此间决不允许被触碰的底线,混乱年代因为这类问题爆发的灭门惨案可真是数不胜数。时间久了,人们也就对这事默认了。但司尘,这个外界听都没听说过的毓秀山男弟子,居然众目睽睽之下施展了《生灵敕令》、《五雷天心正法》、《大封魔决》等至少三家以上的秘传术法,这要是追究起来,纵是毓秀山如今势大恐怕也应付不了数家仙门的怒火。

而对李久来说,在此之前更是上演了一出李尊言与之相认的戏码,愈发让他觉得这位名不见经传的弟子深不可测,好在这叫司尘的目前为止只展露了超凡巅峰的实力,应不会对自己的计划造成太大影响,更何况这等级修士相斗对他阵法充能有莫大好处。

但司尘左右是棋盘上一颗看不透的棋子,多少让李久有些不悦,尽管他有所收敛,其威压仍若有若无的弥漫出来。可毓秀山的三位太上长老不是承天道门的萧玉衡,她们面对李久没有丝毫畏惧,并不受威压的影响。

“此乃我毓秀山弟子,名叫司尘。”之前曾被司尘打伤的长歌冷言回道,“不知至尊有何见教。”

“我有何见教?”

“《生灵敕令》、《五雷天心正法》还有那将南疆咒文转化为道家真言的莫测方法。”李久直言,“你们毓秀山将这样一位通晓诸多秘法的弟子收入山门,又不与其他仙门沟通此事……所图不小吧。”

盈愁本就心怀不满,听次说法更是收起手中小扇,直言不讳道:“那李家至尊急匆忙复苏,还要在我毓秀山办这场大会不也是心有所图吗?”

李久闻言一滞随即释然,所谓人老成精,修仙界更是如此,就算是再傻白甜的人活了几百上千年怎能没个心眼?何况是管理毓秀山已有千年的太上长老们。但李久本身实力摆在这儿,就算被人当面质问,他又有何惧?

“是又如何?”李久起身,大氅无风自动,“咳咳,我李久纵然实力不复往昔,难道你以为凭你们三个太虚修士加上一件无主的仙器就能阻拦我?”李久并非自大无谋,动身前他已算好了毓秀山所有顶尖战力!

闻言,一向和蔼的知铭脸上也少了笑容,“李家至尊如此坦言,难不成是想覆灭我毓秀山?”

李久再次扫视众人,回身留下一伟岸却孤独的身影,“天时未到,待万事具备,你们自然知晓。”

“哼!”沐月寒在三位长老的庇佑下冷哼道:“既然天时未到,那我现在就去停止这大会!”说着转身便要向楼下奔去。

李久背身握拳,沐月寒登时全身一紧,倒在了地上,“有气魄的女人。”

李久看向沐月寒,朗声道:“若是这会武不能继续下去,我便杀了你毓秀山所有人,抹掉你钟灵道统。”其语气中满是威胁之意,语气之狠戾,让众人为之胆寒。

“可若因我等软弱,任你在毓秀山为所欲为,我三人有何面目去见泉下历代先人?”盈愁语气决然且周身光芒大盛,万道流光四溢如朝阳一般,自远方看来,飞仙台上如升旭日,普照万里。

知铭虽想用谈判化止干戈,但见好友动作,亦是叹息着催动全力,一轮明月高悬其身后,仔细看去那明月中竟有一红衣女子负身而立,她手捉一长刀,磅礴杀气竟将明月都染做猩红。女子暮然回首,唇如嗜血,黑发乱舞,她虽只露半面,但如蛇般冷厉的眼眸凶狠至极直瞪着李久怒喝道,“杀!”

而长歌,她立身于两人中间,即便她重伤未愈,仍选择了出剑。没有异象,没有虚影,她站在两人中间,如周转阴阳的枢纽,更或是说她立足于一片混沌,超然阴阳之上。

“你们这是想挑战我?”李久握住手腕,活动着拳头,笑容颇为不屑,“我本不想伤及你们毓秀山之人,既然你们自寻死路就休怪我心狠手辣了。”

李久闭目凝吸,攥紧了拳头,他不再压抑自己的威势,赤红色的血气直冲霄汉,磅礴灵力如大浪般从登仙台涌出。似是天地有感,一声道音如鸣钟般沉闷响彻四宇,“仙无言……”

======

众人方才还在七嘴八舌的议论场中如天魔下凡一般的司尘,但这一声仙无言直接盖住了一切声响。

李心鸣正要惊呼,老祖出手了?

李久覆及广阔的威压直接让在场所有人跪拜了下去,上至入圣,下至灵海,这是天地意志对只差一步就要踏入真仙的李久的认可。方才还在尝试脱困的流明与白给更惨,威压袭来,两人竟像落石一般砸在了地上,无法抗拒。

好在司尘的注意并不在他们身上,否则他们比砧板鱼肉都不如,在感受到威压的一刹那,司尘身上竟有若有若无的黄烟冒出裹携周身,他转头看向飞仙台,眼中金光如即将崩塌的星辰般耀眼,一股不亚于李久的威压悄然而生,但在即将溢出体外的时候,待来生所散发的荧光凝练为人形女子虚影立在司尘身后,只是场中所有人都跪拜下去未有人看到此间异变。

虚影黑发垂腰,不着寸缕,只有关键之处模糊不清难以窥视,若是正常人看到类似一幕恐怕早已心火焚身,但这女子却高洁的让人完全生不起邪念,仿若脱俗仙人。她看着与万种奇观竞现的飞仙台对视的司尘叹息一声,伸手搭在他肩头之上似是呢喃似是低语,“时机还未到……”

虚影微微用力,两人交叠之处泛起柔和白光,很是和煦,仿若微风,仿若细水,正要覆盖司尘全身的黄烟触及白光霎时缩了回去,白光还不着痕迹的将司尘眸中的灿烂金光浇灭使之恢复了清明。虚影一双玉手顺着肩头抚上司尘脖颈,看着他背影的眸光如荡漾水波,“再等等,我们马上就会见面了……”一滴泪珠划过,虚影化作星光点点飞散漫天。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