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无间

作者:linerx 更新时间:2019/6/26 18:38:26 字数:2340

“恨吗?”司尘默念,渐渐睁开了眼睛,稀薄的阳光穿透乌云照射下来,让人的心情都不由得压抑了起来,“恨!”司尘肯定的回答。

司尘的回答干脆利落,听得观月沐月寒师徒皆是一愣,沐月寒更是叹息着将头从擂台方向转了过来,“呵,这恨字从你这个沙雕嘴里说出来还真是让人觉得别扭。”

“怎么?沙雕就不能生气了?”见司尘要揉眉心,观月乖巧的主动帮他揉了起来。司尘说了声谢谢,又对沐月寒说道:“老实人脾气更大,我和你说!”

“你是老实人?呵,我只是好奇你个沙雕的恨意到底会有多强烈?把我们都杀了?毁掉毓秀山?”

“……”司尘没有回答,沐月寒说的很轻松,但她的每个提议都蕴着强烈的血腥味,让司尘脑补出那场景便觉得不寒而栗。

“你是不是掌门当久了,有些心理变态了?”司尘与沐月寒对视,心中颇不是滋味。

“可能还真是压力太大了……所以呢?你对我到底有多恨?”

“……”

“想打你一顿。”司尘嘴角微微扬起,“想把所有骗过我的人都打一顿!”

“哪个打?”

“打就是打,还分哪个打?”

“呵,那花样可就多了,打屁股不是打?肉体相互撞击不是打?”

“……”

“我现在就想把你往死里打!哪个打都行。”司尘被雷的够呛,立刻回击。“话说我们现在的气氛不应该是剑拔弩张的吗?怎么你还有这么多闲心开玩笑。”

“难道我哭丧个脸问题就能解决了?”

“倒也是。”

“对呗,既然都一样还不如让自己开心点儿,摆一副臭脸干什么?给谁看?”

“……”

“这是我第一次觉得你有那么点儿一派之掌的意思。”

“嘁!老娘又不是靠人情坐到这位置上的。”沐月寒起身,抻了个懒腰,“要不要我现在把门中弟子都叫来让你打一顿出气?”

“算了……大庭广众的,你们不怕丢脸,我还怕呢!先欠着吧!”司尘转头,正好瞥到沐月寒高挑的身躯在阳光下勾勒出极是美好的曲线,“其实你不需要这样,之前我不知道自己会失控,也不知道自己失控时对毓秀山带来那么大损失。现在……我们算两不相欠了。”

“两不相欠……”沐月寒叹气,叉腰发脾气道:“我们亏大了好吗?”

“日月三才阵阵眼的长歌长老重伤不愈,护山大阵至今也没有修复好。”说着,她扭头看向飞仙台顶,似是自语,“否则我们现在也不会这么被动。”

“……”司尘不知沐月寒话里的意思,却也能听出其中无奈,“对不起。”

“唉,不说这个了!说说你,你呢?你五年前为什么一定要留在毓秀山呢?”

“我?”司尘苦笑,“我说我在找自己你信吗?”

“找自己?”

“我睡了一觉醒来后,发现自己什么都不记得了,就是脑子里总有人说毓秀山,毓秀山的。”

“你这理由好俗套,倒是也编个好理由啊。”

“爱信不信,这就是实话。”

“嗯?如果真像你说的那样,你能安心呆在山下五年,就不想着去上山来找找线索?”

“我没干出那事是因为自五年前那次意外后,我脑中的那人就不说话了。”司尘对沐月寒坦白道,“也是在那之后,我觉得呆在山下过过安稳日子也挺好的。再说还有那么多美人儿来来往往,怪惬意的。”

说着,司尘明显感觉到观月揉着自己眉心的力度大了几分,呃,不对,不是大了几分,是差点儿把自己脑门捅穿了。

沐月寒见自己徒儿吃醋嘟嘴的模样,心觉好笑地调侃道:“得了我徒儿芳心还惦记别的?呵,男人。”

“我那就是单纯的欣赏,你个老女人懂什么?”

“男人那点儿的想法谁看不出来?满脑子里除了屁股就是胸,现在还加个腿。”

“喂,司尘。我问你,那时在山下到底发生了什么?我是说你救了观月他们那次。”

“那次?没印象,也忘了。”

沐月寒看向观月,正好看到观月也向自己摇了摇头,无奈感慨道,“那么大的事情,偏偏一个有记忆的都没有,真不知道你们是怎么弄得,傻人有傻福?”

“你才傻人!”

司尘与沐月寒相互揶揄,并没有注意到观月在听到五年前那次意外时,眸子明显黯淡失落了很多,仿佛想到很多,陷入回忆之中。直到会武的第二轮比赛开始,代替流明长老的莹梅通告众人,“第二轮首战,毓秀山观月对阵噬星门章师德,双方速速就位!”

“徒儿到你了吧。”

“……”

“徒儿?”

沐月寒见观月出神,轻喝道,“徒儿!”

“啊!怎么了?”

“到你了上场了。”

“哦!”观月说着急忙起身,慌乱间竟连司尘正倚在自己腿上的事情都忘了。好在沐月寒眼疾手快,在司尘人头落地前伸手将它扶住了。

沐月寒皱眉,怪罪道:“怎么冒冒失失的?成大事者,泰山崩于前亦不改色,为师平日是怎么教导你的?”

“呃……弟子知错了。”说着,观月满怀歉意的瞥了司尘一眼,默念清心咒终是将自己的心情平复了下来。她长舒一口气,恢复了之前的淡然,“那师尊,弟子上去了。”

沐月寒不耐烦的摆摆手,“去吧去吧,下手轻点儿,别失手把人打坏了就行。”

“呃,”观月看着弯腰在司尘身上,一手哄自己离开,一手提着司尘后脑勺的沐月寒,惴惴不安的说道,“你们可千万别吵嘴……”

“行了行了,磨磨唧唧像个小女人似的。”

送走了观月,沐月寒坐回椅子,伸脚把司尘的头垫在自己鞋上解放出了双手,“我们继续谈谈吧,你有什么想说的?”

“你脚臭能说吗?”

“你再胡说八道老娘把脚塞你嘴里!老娘每次都用琼仙香露洗的!”她凶了一句,忽然想到什么,“等等!你不会是什么足控之类的吧?”

“我是你个鬼!”

“知人知面不知心,谁知道你在心里把我意淫多少遍了。算了,不说这个。”沐月寒随意的勾着脚趾,隔着鞋面把司尘脑袋顶的左右摇晃,“都有心思开玩笑了,心情好些了?”

“不好!烦着呢!”

沐月寒腿上用力,将司尘脑袋踮起,“别闹脾气了,我和你说正经的呢。再不乖乖听话,我们可就撕破脸了。”

“……”

“什么事儿?”

沐月寒把司尘脑袋轻轻放在地上后,突兀地跪坐在司尘旁边。

“有什么话直说行不?你离这么近我心里发虚。”但沐月寒没理睬她,乘人之危似的用双手捧住司尘的脸颊,“你这几个意思?”

“别说话……”沐月寒的声音近在咫尺,温软的吐息落在司尘脸上如吐香兰。

“我司尘坐的正影子直,你色诱我是没有作用的!”

“哼!那你就试试吧。”说着两人面部距离越来越近,越来越近,直到彼此紧紧贴合,肌肤相接。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