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树立正确三观

作者:linerx 更新时间:2019/7/20 16:33:37 字数:2181

司尘识海世界的广袤是沐月寒从没有见过甚至没有听过的,毕竟识海世界不是哪国城门,想进去参观就能进去参观的,所以历史上对修士大能识海的细致描述也是少之又少。如今有了这难得的机会她岂能错过?

这不?她趁着和司尘说明外界情况之际,亦仔细感悟着这方世界的神奇之处。

“原来这次会武背后隐藏了这么多事情…”司尘顶着两个略显红肿的眼圈低吟道。

“哼,无事不登三宝殿没听说过?罗隐门和无言谷不请自来肯定有猫腻,也就你这种呆瓜看不出来。”

“然后呢?”司尘也不恼被说成呆瓜,反问,“你和我说这些的原因呢?”

“啊…”沐月寒眼睛一翻,不好意思的转过身,“呃,就是和你说说现状嘛…”

“少来,你刚才还说无事不登三宝殿来着。”

沐月寒一怔,随即叹气道,“我想请你帮忙。”

“哼,果然如此。”司尘叉腰追问,“什么忙?本大爷出场费可是……”

“我想让你去和李久打。”沐月寒快嘴说道。

“什么?!让我去和李久打?!”司尘一副哭笑不得的表情,哪儿还有之前的得意,“你和我开玩笑呢吧!你刚吹了他半天无所不能,然后让我去和他打?你是嫌我活得长了?”

被司尘吐槽,沐月寒也觉得有些尴尬,小声解释,“现在只是说有这个可能嘛,如果可以我也想避免与他发生冲突!可我们不是不知道这位至尊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到底想找什么麻烦嘛?”

“三位太上长老呢?之前给你们的仙衣呢?把家底拿出来和人干啊!”

沐月寒斜了司尘一眼,“要是干的过你觉得我会这么低三下四的来求你?”她不住叹息,“太上长老们已经和李久对峙过了,虽然没真打起来但目测九成九是没戏,要不然我也不能寄希望于你。”

“你这么说我压力好大。”

“从我的角度去看毓秀山一家老小的性命如今可都在你身上了。”沐月寒苦笑,“是不是觉特别刺激。”

“刺激是没有,倒是觉得有点儿发虚。”

沐月寒回身拍了拍司尘的肩膀,怂恿道:“别啊,虚什么,你现在不也是未逢一败吗?只要你帮我们毓秀山渡过这难关,你就是毓秀山的大恩人,我们会好好回报你的。”

“不不不,”司尘摆手,“你别忽悠我,之前你们就忽悠我让我当免费陪练,这回我可不上当。”

“话别说这么早,不如这样,只要你肯帮我们这一次。”沐月寒蹙眉试探,“我就把观月许配给你如何?”

“不不不……嗯?!”司尘起先没反应过来沐月寒说的是什么,回味过来的他,登时就来了兴趣,“你说什么?!”

沐月寒咬唇,“我说如果你帮我们这一次,我就把观月许配给你!”

“呃,你就这么把徒弟卖了……不好吧。”

“呸,少来这套!得了便宜卖乖的家伙。”沐月寒轻啐,“要不然呢?我以身相许?!”

司尘闻言上下打量了沐月寒一番,虽然她比观月年长十几岁倒也是该长的长,该细的细,该白的白,而且气质比观月更显大气,“你也不是不行……”

把沐月寒气的登时一个爆栗敲在司尘头上,“做你的春秋大梦吧!居然胆儿肥的都惦记到老娘头上来了!要不是观月那丫头本来就对你有意思,你以为我愿意这么做?”

司尘耸肩,“不愿意就不做呗,强扭的瓜又不甜,我是觉得你这种做法不太恰当。”

沐月寒冷笑,“不这么做你能帮我?”

司尘挠了挠头,“呃,我还真有这个打算……”

沐月寒怔住,她秀眉蹙起,只是静静观察着眼前这个相貌平平的男孩儿脸上每个细微表情,过了许久才狐疑问道,“真的?”

司尘被看的有些不好意思,他侧头向远方望去,“你不信算了,反正你一直看我不顺眼,我也没什么和你说假话的必要。”

沐月寒被点名批评也是有些挂不住,嘟囔道,“我哪有看你不顺眼…”

“那你天天找我麻烦。”

“我那只是!”沐月寒深呼吸,“我只是有些害怕……”

“害怕?怕什么?我?”

“嗯。”

“呵,我又不是洪水猛兽,有什么好怕的?”

“那我问你,你觉得我为什么会忌惮李久?”沐月寒引导道。

“他修为高?”

“太上长老修为也高,我怎么不怕她们。”

“呃,因为你和她们熟识,所以你不怕。而李久和你不熟,你也不知道他忽然造访是为了什么所以心里恐惧?”司尘仔细分析。

沐月寒挑眉,“虽然粗略倒也算是八九不离十了。”

“你觉得你和李久的区别在哪里?对我们来说。”

“这算什么问题?我们的区别那可多了去了,我……”不想还好,稍一琢磨司尘惊讶的发现自己和李久竟有很多相同之处。

同样是战力高绝,同样是来意不明,虽然自己偶尔给门中女弟子做做陪练,但在沐月寒这种领导者眼里自己的本质并没有发生什么改变。

沐月寒见司尘陷入沉默,心知他揣摩到了自己话中深意,“懂了?”

“懂了…”

“唉,我这也是无奈之举。”沐月寒拍了拍司尘肩膀,笃定说道,“不过只要你这次肯帮我们毓秀山,你今后就是我们毓秀山的恩人,朋友……”

“你这承诺也太虚了吧,就不能说些实在的吗?”

这可把沐月寒难住了,要知道平时修士间的利息往来也就是修炼资源的交易。可司尘特殊体质摆在这里,修炼资源对他来说好像没什么意义……还能有什么实在的感激的方式吗?

美色?虽说凡人之间这种交易方式很常见,但她沐月寒毕竟是仙门之长,又是个自尊要强的女人,以门中弟子色相作为交易筹码的事情在她这儿就说不过去。可还能怎么办呢?

“呃,大不了以后你撩妹的时候我睁一眼闭一眼好了…”

“嗯?怎么听你这话,你以前背着我做了不少事情呢?”

沐月寒极不好意思的躲开司尘质询的目光,“那个……那个……我以前总给弟子做心理辅导……”

“什么?”司尘没听清。

“我说我以前会给找你当陪练的弟子做心理辅导!”沐月寒自暴自弃的喊道。

搞得司尘是一脸的懵逼,“什么心理辅导?”

“树立正确的爱情观价值观,不要被献殷勤的宵小之辈迷惑……”

“献殷勤的宵小之辈……”司尘嘴角抽搐,“沐掌门你是真行啊。”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