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莫凡大战鳞皮妖母

作者:梓幽鸠 更新时间:2019/7/10 15:21:08 字数:7292

“喵呜嗷~”小家伙从我的怀里蹦了出去,迅速跑到了焦黑的青黄女妖身边。

只见它抬起来小爪子,一爪子抓在了妖皮上。

我原本还想笑它,就算是死了的奴仆级妖魔,其身体硬度可不是开玩笑。就凭着小家伙那软绵绵的小爪子也想撕开妖皮,几乎不可能的。

小家伙严肃地挥舞起利爪,诡异的事情发生了……

明明是普通的猫爪,并没有什么特别,更感觉不到任何魔法波动,可妖皮却……

青黄女妖的妖皮上出现了明显的猫爪痕迹,而且这猫爪痕迹居然是金色的!

金色是什么来着?在这个世界红色是火,紫色是电,黑色是暗……而这莫名奇妙的金色不会是!

我还没回过神来,青黄女妖的妖皮居然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慢慢消散,就像光芒照在黑暗上一般,黑暗无所遁形。

“这是!”我惊讶地看着小家伙,青黄女妖的妖皮下居然是活生生的人类!

小家伙不可能看过剧本啊?为什么它知道妖皮下就是人类?

不对,这个不是重点。

小家伙不过是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小猫啊,为什么可以使用光系的魔法?

我凝视着小家伙的眼睛,它明晰的眼睛像蓝宝石一样深邃,我盯着它小小的眼睛,仿佛灵魂也被它牢牢勾住。

意识突然开始模糊,镜头回到第一次尝试使用召唤系魔法的那天……

和那天一样,一片冰天雪地,一眼望去无边无垠……

不远处梅花开遍,浓郁的梅香让人迷了魂,雪白中透着一缕花红点缀着这皑皑雪景,此时隐隐有女子歌声从不远处的梅林伴随着暗香袭来。

不知何时风慢慢刮了起来,大雪缓缓地落下,冰冷刺骨的寒风里又隐隐听到有女子在抽泣,寒风呼呼地吹着,抽泣声断断续续……让人心痛不已。

寒风如同利刃划破了我的肌肤,没有任何痛楚,只有那直钻心窝子的寒意,又透着种淡淡的凄凉。

我艰难地行进着,雪愈下愈烈,脚被冻的毫无知觉,而我却着了魔似的一直走着,那片梅林里仿佛有什么在呼唤着我。

梅花随风飘落,轻轻落在我的手上,带着花香的花瓣铺满土地……了

梅花开的正盛,梅林深处不断有歌声传来。

我顺着歌声无神地走着。

……

我的意识很模糊,我不记得发生了什么,睁眼时遍是一片仙境。

一位穿着白色长裙,嘴里哼着小曲的姑娘坐在树梢上,我看不清她的眼睛,她雪白的头发贴着梅树,洁白如玉的小腿不停地摆动着。

“你……”

“嘘。”

她没有给我说话的机会,梅花洒落下来,她轻轻跳了下来。

我有些不知所措,慌忙接住了她。

雪白的长发轻飘飘地打在我的肩上,散发着迷人的清香。

扑通,扑通,我的心跳加快了速度……

“诶?”

姑娘把我扑倒在地上,美丽的秀发将我包围了起来,她的脸就在离我不到10厘米的位置。

好美……

那是如同蓝宝石般深邃的双眼,那迷人的红唇,那可爱的笑颜……

问题来了,她究竟是谁?

“我可以知道你的名字吗?”我挠了挠脸颊,害羞地将目光从她身上移开。

她只是笑笑,然后慢慢站了起来……

一阵微风吹过,无数的花瓣随一阵飓风袭来,朦胧一中,她离我越来越远……

花瓣里她的身影若隐若现,直到最后一秒我好像听到她说了什么……

“九歌。”

……

“同学,谢谢你救了我们,请我可以知道你的名字吗?”少女的声音将我重新唤醒,我一脸茫然地看着几个年轻的女孩。

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

我努力地去回想刚才那一幕,一阵剧烈的头痛突然传来。

我捂着头,痛苦地抓着地面,“九歌,九歌,九歌……”

我的脑海里满是这个名字……

“同学你怎么了,不要紧吧?同学,同学?”

意识再一次模糊了起来,感觉眼前一黑,难受极了。

“同学你醒了啊……”我慢慢睁开了双眼,眼前模糊的人像非常温柔地说道。

意识开始清醒,我捂着头慢慢坐了起来。

“刚才……发生了什么。”

“同学,你是我是救命恩人,如果不是你,我……”

“哎,妹子,你别哭呀,怎么了嘛……”

“非常感谢你,你不仅救了我们,还为我们治疗,我不知道要如何报答你。”女孩红着脸,小手相互牵扯着,腼腆地说到。

刚才?

时间回到十分钟前……

“遭了,还有人吊着呐,得赶快为她们治疗才行!”

花了几分钟,所有被妖魔寄生的人类女孩被我轻轻地放在了地上,精灵女王和她的族人们都很认真地为女孩们治疗,不过一会,几个女孩的脸上又恢复了往日的生机。

“小家伙你真的是普通的小猫吗?”我盯着小家伙蓝宝石般的双瞳,然后意识开始慢慢流失……

……

“我昏倒了多久,其他人呢?”我看了看四周,周围的环境已经改变,并不是在女厕,而是在一间化妆间里。

“你昏倒不过才几分钟……她们都很害怕,全部都藏起来了,目前应该会很安全。”一直没注意,这个女孩好像也是一个表演者。

“那就好……”我低头看了看,小家伙至始至终都躺在我的怀里,这小家伙绝对不简单呀。

“现在外面什么情况。”我严肃地说道。

“表演还在继续……”穿着表演服的女孩有些害怕地说道。

“我必须得出去了,保护好自己。”

“别……好,好的……”女孩拉住了我的衣角,显然是怕极了。

“别担心,我一定会救你们所有人出去的!”

……

走廊的灯光很明亮,但我的身后却传来了一阵阴凉!

我猛地回头,一个张牙舞爪的青黄女妖从天花板上一梭子扑了过来。

不能小看任何妖魔,这是这个世界的生存法则,尽管它只是区区一只奴仆级妖魔,撕碎一个人类简直轻而易举!

我不敢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拥有妖魔属性的我可以说不用担心任何奴仆级妖魔能伤到我,但不排除一些有特殊技能的妖魔。

眼看青黄女妖的利刃已经贴近我的脸颊,现在已经不是想这些的时候了,要硬接,还是要躲闪,必须马上做出行动,否则后果不堪甚想!

好汉不吃眼前亏,鬼知道我能不能抗下那一爪,我躲就完事了。

“遭了!它的利爪居然可以伸长!”

这到底还是妖魔啊!

“啊!~”

没有红色液体流出,也没有任何痛楚……

黑色的布料被切成了碎片,散落在地上。

好险!辛亏只是划到了我的口罩,妖魔的战斗力真不是开玩笑!

是时候展现真正的技术了!

“火滋:灼烧!”天种本就强大无比,对付奴仆级妖魔可以说是瞬秒,再加上融合了吞噬狐火的凤凰真炎,强大蓝色火焰更是无法估测它的伤害。

本次的妖魔是属于寄生妖魔鳞皮妖兵,不过似乎其寄生性比普通的鳞皮妖兵强上n倍,属于鳞皮妖兵的变异品种。

这种寄生妖魔并不能迅速将寄生的人类抹杀,而是需要吸收人类的生命力来养育自己。也就是说,不能使用威力过大的魔法攻击它们,否则可能会将妖皮下的人类一起杀死!

我选择使用初级一级的火系魔法,别人的火系魔法可没有我的这样强大,换做是别人可能要使用火系中阶的烈拳才能杀死一只奴仆级的青黄女妖。

妖魔没你想的那么脆弱,而人类也不是无敌的。

天种的属性很bug,普通加成是增强10倍的技能威力,还有增加天种持有者的修炼速度。特殊属性有技能附效之类的……

我不一样,我可不只有一个天种。

吞噬狐火本就是帝王级别妖魔的火焰,属于天种火焰;而凤凰真炎,是我天生具备的天种。

而巧的是,吞噬狐火拥有吞噬火焰的能力,也就是说……

我的凤凰真炎和吞噬狐火完美融合,得到了威力翻了20倍的幽冥凤炎,不仅如此火焰所持有的附加属性依然保留着。

如此推算过来,我的初阶一级的魔法相当于别人一个中阶魔法。

我还没用过中阶的魔法,因为威力太强大了,除非是遇到比较强劲的妖魔,否则我不会轻易地使用。

而寄生妖魔就不一样了,这种鳞皮妖兵会寄生在人的拇指处,慢慢地抽食人类的生命力,因此我必须把力量控制在可以杀死妖魔却不伤及妖魔皮下人类的范围。

莫凡现在应该已经进入体育馆了,我只需要到主馆区继续看演出就行。

不得不说,鳞皮妖母的智商是真的高。

要是我过分地暴露自己的实力,让鳞皮妖母有所察觉……

一旦鳞皮妖母受到威胁,只要它一声令下,就可以控制所有青黄女妖自杀,拼个你死我活,到时候真的就得不尝失了。

至于我为什么要说她聪明,当然不止这一点。

鳞皮妖母的力量来源应该是人类的鲜血,想要恢复伤势同时提升实力就需要大量的鲜血。(莫凡在明珠学府附近的别墅区与鳞皮妖母有过一战,当时鳞皮妖魔受了很重的伤。)

……

吃了我一个火滋,青黄女妖已经变成一具焦黑的尸体了,外在的青黄女妖已经死透了。

接下来,我只用轻轻割开被寄生者的手指就行。

我挥起右手,利用冰系初阶魔法 冰蔓:凝结 ,将其控制在一个指定范围里,凭空造出了一把冰刃。

不知道这个世界没有物理丶化学是怎么知道受力面积越小的刀刃越压强越大这个道理的,不知道他们是怎样理解这些用科学来解释的东西。

撕开焦黑的妖皮,妖皮下又是一个面色惨白的少女,根据青黄女妖的寄生特点来看,这鳞皮妖母还挺挑食的。

一刀下去,女孩拇指处流出了少许红色液体,一个古怪的小东西顺着血液一下子蹦了出来。

“真恶心……”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从女孩拇指处蹦出来的居然是一个类似蛆虫的生物 ……

我现在比较担心的是之前那些女孩,不知道她们的大拇指处有没有被割破。

“治愈之光。”一念星轨,智慧女神雅典娜的白色图案悬在我的手掌前,一瞬间白色的光芒将女孩包裹了起来。

光芒只停留了几秒又悄无声息地离去,只剩下一个醒来的裸女……

尴尬!我慌忙脱下自己身上的大衣盖在了女孩的身上,然后转身到不远处的自动售货机买了一瓶水给女孩。

差点忘了,被这种寄生妖魔寄生的话,如果时间长了衣服也会被腐蚀掉的……

待我将女孩安置好后,只身一人前往了主馆区。

舞台上已经没人了,似乎到了一个休息环节,看着台下这些观众一个个迫不及待的表情,接下来出场的想必就是本次宣传海报上的大明星“醋醋”吧。

果不其然,主持人一上台,大多数观众都举起了自己的粉丝牌和荧光棒。

“接下来,有请我们的大明星‘醋醋’登场!”

欢呼声与掌声和成一片,所有聚光灯都射向了一个位置,只见舞台上空有个人影乘着升降机慢慢下降。

欢呼声过于嘈杂,几千人像疯子一样的呐喊着,演唱会还真是疯狂。

“咦,升降机上怎么有两个人影?”

“好像还真有两个人影?是有什么大惊喜吗?”

“不对,你们快看!”

当灯光汇聚到升降机上时,所有人都流露出了惊恐的神情……

只见我们的大明星“醋醋”的脸上是一副惊慌失措的表情,而她身旁的那个人居然蜕皮了!

活生生的人皮从那个人身上扒了下来,青黑色的鳞皮流露了出来……

长长的舌头挑逗着醋醋,锋利的牙齿让人胆颤心惊!

“有妖魔啊!快跑啊!”

众人乱成了一锅粥,纷纷都想逃离主馆区。

“我的孩儿们今天终于可以饱餐一顿了,这要感谢你的这次演唱会”鳞片妖怪能口吐人言,可惜声音听上去就像喉咙里塞着什么异样,沙哑沙哑!

“呷~~~~”鳞皮妖母发出难听的吼叫,这吼叫声就像是在呼唤什么一样!

诡异的事情发生了,我依旧安然地坐在椅子上,可我身边的男人突然发了狂一样疯狂地抓着自己的脸……

“沙沙沙~~”

不止这一个男人,近乎百人停下了逃跑的步伐,发了狂似的自残。

只见我身旁那个男人脸上的皮一大块地落在了地上……

他发出难听的吼叫声,一把撕开了自己的皮囊,我闭上眼不敢去看。

本以为会是鲜血淋漓的场景,可下一秒我感受到了妖魔的气息!

我猛地睁开眼,只见男人的皮囊落在地上,青黄色鳞皮的妖魔挥舞着利爪向我扑了过来!

“大意了!”

没想到鳞皮女妖的智慧居然如此的高,她把人类都聚集在一起,这是一场杀戮盛宴。

她懂得利用人心,知道猎法师们关心人质的安全不会随意出手,于是她设下了这个圈套!

“可恶!完全来不及躲闪。”

青黄女妖的利爪重重打在我的身上,虽然效果微妙,还是擦伤了我的皮肤。

现在情况十分危机,有近乎百个青黄妖魔在疯狂对人类进行杀戮,而我必须保证在能够杀死妖魔而又不伤及人类情况下出手。

来不及多想了!“雷印:蟒痕!”

如同利刃出鞘,连锁雷电精准地锁定追击人类的妖魔们,金黄色的光芒在人群中穿梭,精妙地避开人类直冲妖魔。

一只丶两只丶三只……妖魔们一个个倒下……

小家伙从我的肩膀上跳了下来,精确地撕开了妖魔们的皮囊,妖魔的皮囊们被小爪子抓过后如同被火焰焚烧一般,在白色的光芒中消散。

那个名字又一次出现在我的脑海里。

莫非?

我第一次次元召唤没有失败?

次元召唤是请求次元生物帮助的魔法,而次元生物想要在这个异世界上立足需要大量的能量,能量的提供者自然是由使用魔法者承担。

可是,小家伙不像是普通的生物,而且我的召唤系魔能从来没有过任何消耗,真是太奇怪了。

不过小家伙一直在帮忙,我也得快速清理这些虾兵蟹将。

至于鳞皮妖母嘛,就交给莫凡吧!

升降台慢慢地接近地面,地面上的青黄妖魔已经被消灭得差不多了。

鳞皮妖母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居然有人能在几分钟的时间内秒杀她的妖兵。

“看来不能慢慢享用你的鲜血了,现在你就去死吧!”

鳞皮妖母没了人质这个底牌,显然是坐不住了,不过要知道莫凡还是一个暗影系法师啊。

鳞皮妖母向前越了一步,挥舞起她长长的舌头就要向醋醋袭去。

突然黑暗之中出现一个光着膀子的男子,鳞皮妖母停止了攻击醋醋的想法,脸上的妖皮越是狰狞了起来。

“又是你!”

鳞皮妖母看起来愤怒极了,看来莫凡之前对她造成的伤害绝对不小。

跟上次相比,鳞皮妖母的实力已经提升了不少,在吸食了大量法师的鲜血后,恐怕她现在已经是一只完全的战将级妖魔了。

鳞皮妖母哪会给自己仇人机会呢?一言不合直接开打。

原本不过是柔软的舌头,直接被鳞皮妖母玩出了LOL中塔姆的感觉,一击快如闪电,直接打断了莫凡描绘雷系星图。

来不及躲闪,莫凡唤出镰骨盾挡下了这一击,原本柔软的舌头居然在碰到镰骨盾的瞬间将镰骨盾打的粉碎!

又是一击舌击,舞台被打了个大窟窿,莫凡示意醋醋将灯光聚集在一个点多一些阴影。

莫凡尝试使用中阶魔法,可是面对鳞皮女妖接连不断的舌击,莫凡只能够躲避。

面对鳞皮妖母的连续不断的攻击,莫凡完全没有机会描绘星图。

鳞皮妖母看来也是身经百战,她知道莫凡躲在阴影里,虽然不知道莫凡具体躲在哪里,不过她索性将舌头伸长直接往有阴影的地方打去。

鳞皮妖母给莫凡了一个下马威,莫凡不得不从阴影里出来,暗影系的遁影并不是无敌的技能,倘若被鳞皮女妖的利爪攻击胸膛最多被撕开胸膛,而遁影状态下贼会被直接撕成两半!

看来中阶魔法暂时是用不了了。

“火滋:焚骨!”莫凡释放初级魔法的速度几乎是秒放的,即使鳞皮妖母速度再快,一样可以攻击到她。

我躲在暗处静静观察着局势,介于莫凡的主角光环我并不会直接插手莫凡的战斗,而是间接地保护莫凡和那个大明星。

又是一击,莫凡没能躲掉,鳞皮女妖的长舌将莫凡狠狠地击飞到舞台下,莫凡的背后出现了一条深深的血痕……

灯光聚集在一个点,交错的灯光下,莫凡时隐时现,一下子没了踪影。

鳞皮妖母显然已经没了耐心,区区一个人类居然生命力如此顽强……

鳞皮女妖一直不停地攻击着,一跃一爪一撕,金属的架子鼓跟纸糊一样全部被整齐的削成两段,同时在后方那一个模糊的人影也出现了一道裂痕,正在缓缓的断成两截。

还好我躲得远,不然很可能会被伤到。

鳞皮女妖露出了诡异的笑容,她以为自己已经将莫凡撕成两半了。

“蠢货,不知道还有镜子这种东西吗?”

莫凡从鳞皮女妖身后的阴影里慢慢走了出来,挑衅地解说着。

同一时间,鳞皮母妖所撕开的地方掉落下了无数镜子的碎片,那个看上去是莫凡所化的人形影子也因镜子的碎裂而消失。

这就是暗影系,诡异丶狡黠丶暗藏玄机!

刚才莫凡完全没有机会释放中阶魔法,对于现在的他来说描绘一个中阶星图可不是件容易事,而且同时还要避开鳞皮妖母的攻击。

不过暗影系给莫凡提供了很好的描绘时间,莫凡双手握拳,抬起右手重重地向前挥击。

“玫炎:烈拳!”星轨在不停地交错,描绘出一副璀璨的星图,火焰魔能充沛着每一条星轨,磅礴的烈焰一瞬及发!

“轰天!”更加磅礴的玫炎从星图里涌现出来,玫炎的颜色接近血色,而莫凡的血液还粘在拳头上,血液与玫炎合二为一,嫣然的红色火环在这瞬间急缩!

莫凡将烈拳狠狠挥出,磅礴的烈焰直接锁定了试图扑过来的鳞皮妖母。

鳞皮妖母也是吓了一大跳,不得不与火焰做赛跑,之前莫凡的火滋已经将她的鳞皮烧得有些通红了,像极了快熟的龙虾。

磅礴的烈焰压缩着气压,将鳞皮妖魔击飞好远,烈焰之中已经红透的皮肤被烧得面目全非,可能内脏也有火焰在燃烧。

不过这个家伙居然还没死,爆发的速度一点也不比之前慢,难道这就是红血暴走?

鳞皮妖母完全不顾身上火焰的威胁,而是以极快的速度奔向了莫凡。

火焰在大气压的作用下直接被熄灭,大事不妙了!

“遁影:穿梭!”莫凡一下子消失在空气中,鳞皮妖母直接扑了个空。

利爪所产生的爪风将挡在我前面的桌子一把撕碎,卧槽,这就是战将级妖魔吗?

突然灵灵的声音在空荡的主馆里回响起:“莫凡,他们要冲进来了,你快逃吧!”

莫凡从阴影慢慢走出来,他脸上的表情很凝重。

鳞皮妖母在看见他的瞬间着了魔似的冲了上去,莫凡站着原地,手里拿着星图之书,静静地描绘起了星图。

星图之书是新手法师入门时可使用的道具,不仅可以加快星图的描绘速度,还有稳定星图的作用,能够解决星图连线的情况,从而解决星图错乱释放不了魔法的情况。

莫凡站在原地,而鳞皮妖母已经在他正前方五米的地方了。

他从刚才开始一直闭着眼睛,手里不断有墨色的星子出现。

星图之书在灌入魔能的情况下类似引燃一般,化作了一条条影线,影线交织在一起连成一副壮丽的星图。 调动着莫凡暗影系星云之中那49颗星子按照印射图案排列!

莫凡链接星图就像在赌命一般,赌的就是自己链接星图与鳞皮女妖的速度!

要是稍微慢一点或是失误,一切前功尽弃,莫凡下一秒说不定就血肉模糊了。

万分危机时刻,鳞皮妖母的利爪已经快贴近莫凡的头颅了,迎面袭来的爪风轻轻地在莫凡的脸上留下了一道血痕。

终于,暗光在莫凡的面前出现,在莫凡面前赫然出现了一个硕大的影子轮廓,这些影子轮廓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巨大魔钉,它悬浮在立体空间上,与那些需要贴着物体的影子截然不同!!

“巨影钉!”

鳞皮妖母的脸上露出了狰狞的笑容,眼看她的爪子就要将莫凡撕成碎片……

突然仿佛有什么抓住了鳞皮妖母的灵魂,就像有有无形的枷锁禁锢住了她灵魂!

妖母悬在半空中,没错,悬在半空中!(牛顿因言语过激被踢出了直播间……)

莫凡盯着鳞皮女妖狰狞的面孔,单手举了起来。

不得不说这个姿势真的尬到爆,莫凡闭着眼睛勾画起了星图,那是紫色魅影一般美丽的星图,雷系魔能随星轨构成了一副完美的星图。

霎时一阵雷光闪动,紫色的雷电从天而降,换做之前的鳞皮妖母,这种攻击她可以很轻松地躲开……

雷光落下,狠狠地劈在鳞皮女妖的身上,那一抹惊艳的紫色,那毁灭一切的能量,当在舞台轰然炸开的时候,就感觉时间都因此定格了。……

“哗啦啦……”玻璃也被雷光震的粉碎。

雷光过后,只剩下一具焦黑的石头,蓝色的精魄从鳞皮女妖的嘴里飞了出来,被莫凡的小泥鳅一口吞下。

莫凡已经精疲力尽了,躺在地上动弹不得。

妖母一死,所有妖母的寄生妖兵都会死亡,这次事件也算圆满结束了。

“刺啦~”一个骑着巨兽的男人和一些人击碎玻璃。无数的碎片从空中洒落,青色铁蹄巨兽魁梧身躯一落而下,就像有一座肉型小山砸落下来一般,落地之后,竟然震得整个体育馆都有些摇晃了!!

“我们是猎者联盟派来的增援,鳞皮妖母呢?”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