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在末日的冬萤怎么可能变成丧尸!

作者:佳柒 更新时间:2019/4/27 23:56:28 字数:2509

这一觉似乎睡得很沉,再次醒来的时候,身体充满了放松的感觉。

“呃,没死吗?”清脆柔和的呢喃声回荡在我的耳边。

声音怎么回事?

一只手揉着后脑,一只手支撑起了身子,感受到的是柔软的头发和冰冷的地面。

在各种违和感中,我缓缓的睁开了眼睛,映入眼帘的却是纤细娇小的赤.裸身体。

怎么回事?什么情景!难道是打开的方式不对?

赶紧用手捂住了自己的眼睛,然后慢慢张开五指,透过指缝映入眼帘的,是过度白暂细腻的皮肤,微微凸起的胸脯,上面的两抹粉色真实而美丽,纤细羸弱的双腿间空空荡荡,向我诉说着一个不可思议的事情。

“awsl!”

对于做了22年处男的我来说,最多也就是夏天跑去海边看泳装小姐姐,奈何却总是群魔乱舞,最后得到了漂亮小姐姐才不会去晒太阳这个结论。此时见到如此场面,竟然直接鼻血喷出,整个人后倒在了地上,充满了兴奋。

竟然是充满神圣的赤.裸萝莉躯体!一副S了的表情。

而仅仅兴奋了数秒,就整个人都萎了,如同一个处男做了两个小时前戏,然后三秒结束战斗了一样,直接进入了贤者模式,内心充满了纠结。

但是回头一想,三秒也是结束了处男的生涯呀,那是可以去和别人吹嘘老子再也不是处男了的事情。

“然后问起第一次多久呀?”

可以一脸自信的吹牛说:“没多久没多久,也就两个小时零三秒吧!”

或许别人还会不信得说:“真的假的,吹牛吧你。”

然后自己拍着胸脯表示“老子从不吹牛!”

反观自己现在,设备没了,简直是去玩吃鸡,发现毒圈永远在自己身上,还捡不了枪,系统告知你拳头攻击刚刚关闭了,赶紧收拾收拾洗洗准备成盒吧!

我明白这个时候就算安慰自己说我下局一定吃鸡也是痴心妄想。

没想到我22年的男性人生竟然是以处男结束的!

那可是十几年的幻想,就这样破灭了啊魂淡!

于是双手触摸着自己的身体,想告诉自己可能自己还没有睡醒,而那柔软嫩滑非常敏感的触觉却实实在在的诉说着这个事实,触及到胸前的粉红时,情不自禁的呢喃了一声,声音轻柔娇嫩,电流般的刺激着自己的心里和生理,让我刺溜一下蹦了起来,身体异常轻盈,双手不敢再乱摸。

起身后,站在一个空的营养槽前,通过玻璃,终于看到了自己的全貌。

一个还说不上是少女的小女孩画面映在视线里面。

一米四左右的身高,四肢纤细,害羞的红着脸蛋,胸部微微凸起,淡栗色的长发垂在身后,黑色的眼睛充满了惊讶,然后,琼鼻处又留下了鲜红的液体。

我赶紧用手去擦鼻血。

依然你这也太不争气了吧,不就是萝莉的裸.体吗!至于这样吗!

不过回头一想,这可是萝莉的裸.体呀,当然至于了!于是乎就心平气和的让他继续流淌了。

情绪稍微稳定后,开始分析自己的现状。

顺手拿起了身边座椅上的一件白色衬衫,套在了自己身上,这个衬衫对于现在状态的自己来说实在是很大,下身快垂到了膝盖。

自己等人应该是中了晶彦博士的陷阱,导致全部昏迷,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做,但是从实验室看来,应该是在做活体的生物实验。

可恶!竟然拿人来做实验。

自己的确是被丧尸挠破了小腿,但是现在没有丧尸化,反而变成了一只萝莉,肯定是晶彦教授做了什么手脚,真不知道他是救了我还是害了我。

看着破碎的营养槽,下面挂着一个牌子,第22号依然。

看来应该不是类似于移植之类的,应该是病毒或者生化试验导致自己身体的变化。

我捂着自己的额头很是无奈,但是为什么我会变成萝莉呢,喜欢萝莉不代表喜欢变成萝莉呀!

我抄起手术台上的一把手术刀握在手里,变成这个样子心里是很没有安全感的,总有一种20级战士号变成了一个1级召唤师号的感觉,当然还是那种不会召唤的召唤师!

手术刀多少能给我带来点安慰,我顺着过道一个一个看着营养槽,有的空着,有的里面还存在生物。

第三号,刚果的黑猩猩。

靠,这这帮人竟然把猩猩都弄到了实验室,黑猩猩此刻也是完全变了样子,浑身变成了白色,两个手掌紧握,变得异常的大,但是脑袋竟然已经腐烂,明显是实验失败了。

第五号,南极的企鹅。

一个明显被泡的大大的企鹅,竟然长了两个头,当然身体已经腐烂了。

第六号,第八号,第十二号,就这样,我一个一个观察培养槽,生物基本上都是身体产生了生长变异,但是都带有一定程度的腐烂。

第二十号是最奇葩的,营养槽内里面竟然浮着一块木头,上面还神一般的长了几个鲜艳的蘑菇,下面明明白白的标注着正统英国枫树木。

靠,这也太爱国了吧,竟然全是进口试验品!

但是从某方面讲不得不佩服科学狂人的精神!

就这样,从第二十三号营养槽开始,终于开始出现了“人类”。

第二十三号营养槽里面的人,就是当时一起逃来实验室的同学之一,但是此刻漂浮在里面,身体腐烂,毫无生机。

说实话我本身与他并没有交情,而且他的种种行为,也没有让我产生同情,只不过一个活人生生变成了这个样子,还是心里冰凉冰凉的。

咬着牙,愤怒,充满了愤怒。

这间实验室肯定与丧尸的爆发是有关联的,但是自己为什么没有丧尸化这点实在是不明白,难道自己和别人有什么不同?

就这样,我加快了脚步,既想找到冬萤,又不想找到冬萤,怕冬萤也如同他一样变成恐怖的丧尸,又希望她能像自己一样安全无事,还是那个可爱活泼的小女孩。

第二十四号,一起来的同学,女生,全身皮肤变成了黑色,身上长满了倒刺,只有脸还保留着原来的样子,不知道对于她来说是好还是坏。

冬萤,千万不要变异啊!

第二十五号,一起来的同学,丧尸化。

我心里不断祈祷,甚至不敢抬头,来到了第二十六号营养槽内,下面的标签写着,诸葛冬萤,12岁。

我低着头,拍了拍自己的脸蛋,打气道不管如何,还有什么现实不能面对的呢!

一个年轻女子出现在了我的眼里,浑身**,身材匀称,黑色的长发垂到腰部,两个手交叉的护在胸前,但是仍然挡不住一对圆润挺拔的**,五官与子衿有80%相似,多了一份青春的轮廓,少了一份岁月的沉淀,双眼紧闭,微微皱着额头,似乎在与什么努力抗争。

我活了二十多年,第一次感觉好像之前十几年的坎坷,全是为了这一刻的好运而做的铺垫,如果是这样,那么我觉得我一点都不后悔!

“啪嗒,啪嗒。”

看着玻璃槽内的冬萤,自己的眼泪竟然忍不住的不断涌出来。

不知道是因为冬萤还活着,还是因为仿佛看见了子衿,或许两者都有,第一次违背了当时答应那个魂淡不哭的承诺。

我用力的使劲敲击着营养槽,本身瘦小的手敲的通红,对着里面大喊:“冬萤!我救你出来!”

在营养液里面的冬萤似乎感受到了什么,本身微皱的额头舒展开来,脸上变得安静柔美。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