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单方面屠杀

作者:佳柒 更新时间:2019/6/18 14:30:01 字数:2042

狼是一种什么生物呢?

它们孤傲,凶残。

它们不会放弃自己的伙伴,同样面对弱小的猎物也不会有丝毫的仁慈。

杀鸡亦用搏虎之力!

不会给对手一丝机会。

虽然我在他们眼里可能和一只梅花鹿没有什么区别,但是显然认真程度却丝毫没有减少。

我站在原地,缓缓的从纱裙之下拿出了那锋利的手术刀。

而刚好就在拿出来的时候,冲在最前面的七八只饿狼便已经距离我不足半米之远。

看着扑面而来的饿狼,我直接一个下蹲,后脚用力向前跳跃,贴着地面直接跃出3米。

在这三米的距离之中,手术刀反握向上,直接贴着跳起在空中的一只饿狼的肚皮划过。

“嗷!”

“嗷!”

伴随着手术刀的划过,鲜红的血液直接喷涌而出。

但是在我的速度之下,这血液一滴都无法粘在我的纱裙之上。

说真的,这个橘色纱裙穿着很舒服,我暂时还不想换!

我一跃落地之后,身子压低保持重心,为了平衡,左手冲着地面张开,在滑行了半米之后终于止住了身子,没有丝毫停顿转身继续向着群狼屠杀而去。

在我异化一觉的极限状态之下,速度已经接近了身为男生时的十倍。

我能清晰的分析出每只饿狼扑向我的轨迹,很极限的近乎贴着它们的身子而过,锋利的刀刃划过它们身子。

能听到的也仅仅是它们不甘和愤怒的咆哮。

我穿梭在群狼之中,手术刀可能划过它们的肚子,也可能划过它们的脖颈。

但是无疑手术刀都能轻而易举将它们的鲜血释放出来。

仅仅不到半分钟的时间,除了头狼外的三十一只饿狼全部中刀。

月光之下,森林之中。

鲜血染满了草地,狼的悲鸣声不断响起。

饿狼的生命力极其顽强,在我的手术刀之下,它们大多没有丧命,而是在地上奄奄一息。

我不再看已经完全丧失战斗力的狼群,而是扭过了身子,看向了一直没出手的银角狼王,眼中有几分玩味。

反观银角狼王,此刻的它哪怕是手下全部败下阵来,黑色的瞳孔依然带着一丝镇定,沉稳的看着我。

难道这就是头狼吗?

兵临城下而不乱,山崩于眼前而色不改吗!

“嗷!”

白色狼王仰天长啸。

“嗷!”

而在地上未死的群狼也相继跟着吼叫了起来。

颇有一种视死如归之感。

“喵?”

喵呀!怎么感觉我现在的举动好像完全就是一个大反派在迫害一个正直团结的小团体!

算了,反派就反派吧。

毕竟。

我也是要恰饭的嘛!

银角狼王在悲鸣过后,呲着嘴巴,锋利的牙齿完全暴露在外,身体向下压去,显然做好了向我奋力一扑的准备!

我倒握手术刀,宛如散步一般地向它走去,眼中的玩味和冰冷全部消失,只剩下了一脸的平静。

何为仁慈?何为残忍?

我的实力完全碾压群狼,它们没有冒犯我,却均死于我的手术刀之下,这是残忍吗?

我认为不是。

如果我没有异化的加持,怕不是顷刻之间就会反被群狼撕成碎片?

末日的社会已经回到了最原始的规则。

弱肉强食,强者为王。

而动物的世界,从来就没有仁慈之说!

来吧!

银角狼王!

跟我正面厮杀,我让你充满尊严的死去!

银角狼王显然也是已经做好了战败的准备,那移动的身子颇有一种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悲凉。

然而不得不说变异生物和丧尸化的生物是有实质性区别的。

那就是丧尸化的生物一般是没有智商或者智商比较低的,眼中只有对鲜血的渴望。

而变异生物就不一样,比如银角狼王。

它就在这么凶狠的表情之下,直接转身特喵的就跑了!

说真的,我感觉此刻地上的这些狼已经够吃了,而且明显严重的浪费了食物。

但是如果留下后患,谁知道它会不会趁你不备的时候前来偷袭呢?

明显它跑的方向,还是之前我来的方向!

我的异化状态时间已过,但是没有犹豫,直接异化再次开启向着狼王追去。

显然银角狼王的速度也是极快,比开启异化的我也仅仅只慢了一倍的样子,但是在我的追逐之下,也是没有丝毫逃脱机会的。

1003米!

我跟着银角狼王身后在树干之上不断跳跃。

只需要21秒我便足以追上它!

在我的异化状态之下,所有的一切都尽在我的计算之中。

而这个计算从未失误!

所以我在13秒的时候就追到了银角狼王…………。

当然我不光追到了,还与冬萤三人相遇了。

“哥哥,你能不能不每次在我还没说完话前就直接跑掉!”

冬萤有些生气地撅着小嘴对着我说道,显然对我的行为有些不满。

“啊嘿嘿,这不是为了大家的肚子考虑嘛,我怕狼跑了。”

此刻的我完全没有了之前对战群狼的气势,左手摸着后脑心虚地看着月亮。

嘛,今天的月亮可真可爱呢!

“哥哥,难道你不认为这群狼的目的就是为了来找咱们嘛。”

冬萤则是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直接揭穿了我的狡辩。

当我听到冬萤的这句话,反而是眼神不在闪躲,直接看向冬萤的眸子,颇有几分理直气壮的神色。

“冬萤,这就是你考虑不周了,咱们可以自保,但是明显小凰书和曦曦无法在群狼的攻击之下活命的。”

对!我抓住了冬萤说话的漏洞!

要知道冬萤说话基本上是滴水不漏的,如果漏了,那么可能就是一个鱼饵在等着鱼来咬钩。

但是我依然是什么性子?

坚韧不拔呀!

换句话说就是倔儿!

在冬萤手下我已经被虐习惯了,但是依然脑海里还总是产生能反杀的念头。

这次显然不是反击,但是如果可以接下冬萤的责怪,也是一个很大的进步。

不过被冬萤捶习惯的我,也仅仅是颇有几分理直气壮,并不像冬萤可以把一切话都说的理直气壮。

“哥哥,茵蒂克丝和邪眼小妖精什么的如果死了,冬萤也不会怪哥哥,还会抱着哥哥安慰哥哥的。”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