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逃

作者:滚刀猫 更新时间:2019/4/29 11:30:27 字数:3018

小女孩儿自落到奴隶商人手里以来,唯一庆幸的是自己年纪还小,浑身上下平平坦坦。对大部分男人而言,自己这副身材毫无吸引力。

正常人都热衷更成熟的女奴。

但凡事都有例外,这个世界上也存在着嗜好**的人。

眼前这个人正是这种类型。

站在笼子面前的,是一个身材消瘦的邋遢男人,长着一头黄毛,最显眼地便是有两颗兔子般的大门牙。

不同于那些把小女孩儿当宠物,只是逗弄她的人类。

眼前这个人类,正用一双**裸的带着色欲的眼睛看着她。

女孩儿控制不住地打了个寒颤。

这只狼女的奴隶主适时出现在龅牙子身边,热情介绍道:“这位客人,您看中了这位狼女吗?这只狼女是我们从圣城普拉德收购到的,绝对纯种。价格只要二十枚金币。”

“狼女?我还以为这是一只猫女呢。”龅牙嘟囔道。

奴隶主闻言露出一丝神秘的微笑,:“没错,她是一只货真价实的狼女,只是这只狼女耳朵长得小,看起来像猫。”

“只要您好好调教让她学会喵喵叫,还可以把她当作猫女来使用。从这种意义上来说,您是花一份钱,买了两个品种的奴隶。”

龅牙的色心本就按捺不住,他从第一眼就看中了这只狼女。此刻听了奴隶主的描述,脑中更是如放电影一般YY出画面。

他搓了搓手,下定了决心。然后掏取出一大把零钱。数了数,正好二十枚金币。

“成交!”

奴隶主爽快地打开铁笼,解开小女孩儿脖子上的锁链,像拎鸡崽儿似的把她从笼子里拽了出来。

奴隶主拿出奴隶契约书,上面有各项条款和一个奴隶法阵。

这个魔法阵是控制奴隶的关键,只要这个法阵在,奴隶就永远不能违背主人的意愿。

奴隶主从腰间拔出一把刻有魔法印记小刀,这把刀上的纹路和魔法阵相互对应,就像钥匙和钥匙孔。

奴隶主把刀刺进魔法阵里,魔法阵发出一阵光芒,然后暗淡下去。同一时间,狼女的胸口,一个暗藏的魔法阵也逐渐消失。代表原本的主奴关系已经消失。

接下来只要从双方身上取一滴血液,按照次序滴在魔法阵中,重新激活契约,新的主奴关系就算成立。

奴隶主拔出小刀,准备从龅牙身上取一滴血液,龅牙却突然面露难色,迟迟不肯伸出自己的手。

“客人还有什么顾虑么?”奴隶主疑惑道。

原来龅牙是一名佣兵,刚刚他**上脑,不顾一切地掏出所有钱。现在他突然回想起,自己的佣兵团第二天还有任务。

而这二十个金币里,只有十八个是他自己的。剩下两个金币是团长交给他,交代他为全团买应急药和一次性道具。

如果今天晚上花光了这笔钱,第二天在团里要遭殃的可就是他自己了。

“这女奴卖二十个金币太贵了,可不可以便宜点?”龅牙问道。

奴隶主翻了个白眼:“客人,我们刚刚敲定价格,您也同意了。我当着你的面把铁链取下来,又解约了契约书,距离完成契约只有一步。在这个时候您却要反悔,没有这样做生意的。”

龅牙满脸通红,他自知理亏,但这两金币是团长亲手交给他的,他万万不敢乱用。

“魔法阵没了还可有再刻嘛,这个也不花钱,现在再谈价格也没什么区别。”

“客人,奴隶交易的规矩向来是一手交钱,一手解约……”

小女孩儿冷静地盯着两个人争辩,手背在身后奋力切割绳索。

“啪!”终于,绳索被切断,小女孩儿只觉得手上一轻,重获自由的她转身拔腿就跑。

刚刚还沉浸在争吵的两人都是一愣,他们万万没想到这只瘦弱的狼族**竟能从绳索里挣脱。

一愣神的功夫,小女孩儿已经逃出几十米远,两人同时暴怒,顾不得再争吵,一齐叫骂着朝小女孩儿的方向追去。

 “站住!你他妈的给我站住!”龅牙愤怒地喝到。

“小狼崽子,让我逮着你,要你好看!”奴隶主高声叫骂。

虽然奴隶主是生意人,但是直到几年前他都还是佣兵。尽管长了几斤肥肉,但一身功夫也没丢,此刻追逐起来,速度倒比龅牙还快。

小女孩儿像无头苍蝇一般在人群中穿梭,隶主和龅牙就紧紧地坠在她身后。

一路上, 她跌跌撞撞地不知道撞倒了多少摊贩和货物。集市瞬间鸡飞狗跳。

小女孩儿因为各种障碍物不断受阻,而身后的两人却凭借着武者的身手在人群里游刃有余的穿梭,两者距离越拉越近。

奴隶主的手有好几次就要够到小女孩儿的长发,都被小女孩儿险之又险地避开。

小女孩儿转过一个巷角,面前忽然出现了一座高耸的墙壁。原来女孩儿一路乱转,竟然走进了一条死胡同。

她慌忙转身,却发现奴隶主和龅牙已经一左一右拦在路口,狞笑着向她走来。

小女孩儿深知奴隶叛主是重罪,她曾亲眼见过反抗主人的奴隶遭受了何等酷刑。自己好不容易逃了出来。要是在这里就被抓住,下场一定比被卖出去凄惨百倍。

不!绝不能在这里被抓住!

小女孩儿狠狠地瞪了他们一眼,转身奋力冲到高墙之下。

她借着冲刺的速度猛地一踏墙面,瘦弱的身体高高跃起,同时伸出自己的双手,努力向墙的上方伸去。

幸运的是,小女孩儿竟然真的摸到一个凹槽,她用尽所有所有的力气奋力一拉。下坠的身体再次上升,堪堪翻越了墙头。

墙的另一面似乎是一条冷巷,月光冷冷清清地打在地上,没有一个行人。

奴隶主和龅牙的武者等级太低无法腾空,成年人身体又太重。他们试了好几下,都没有办法跳上墙壁。

两人咒骂了几句后,只能绕过这条巷子继续追踪。

脚步声逐渐远去,但小女孩儿知道自己并没有脱离危机,两个人类很快就会绕过这面墙壁,自己还得走得更远才行。

刚迈开脚步,小女孩就感觉到一阵刺痛从大腿上传来。

她低头一看,原来,自己虽然幸运地翻过了墙头,但是尖锐的石壁还是划伤了大腿,此时她的大腿内侧已经变得发紫肿胀。

小女孩儿的心瞬间沉入谷底,大腿受伤,自己如何能从两个成年人类手里跑掉?

脚步声再次传到她敏锐的耳朵里,周围没有隐藏的地方,留给她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小女孩儿不敢再多想,现在每一分每一秒都很宝贵,她只能忍着疼痛一瘸一拐地向前跑去。

夜色下,一个瘸腿的亚人小女孩儿挣扎着逃跑,身后坠着两个满脸狰狞男人。就像拼命想从猎人手里活命的猎物一般。

几分钟后,小女孩儿已经不知穿越了多少街道,跨过多少障碍。

她感觉自己的呼吸越来越沉重。自从成为女奴以来,就没有吃上一顿好饭,这让她的身体虚弱不堪。此刻负伤奔跑了一大段距离,让她越发觉得体力不支。

她的两条腿仿佛重逾千斤,每抬一下腿都要耗尽她全身力气。

小女孩儿的眼前已经开始冒起金星,分明是在剧烈地奔跑,小女孩儿却觉得自己仿若踏在梦中。

她仿佛回到了兽人国,回到了自己的家乡,回到了自己父母的身边。父亲坐在桌边看报,锅里煮着香喷喷的午饭,母亲在庭院里摆弄栀子花。

母亲最喜欢栀子花,她以前经常轻轻抚摸自己的头,告诉自己:“佩可,栀子花代表我对你永恒的爱,有栀子花的地方,妈妈就会永远守候着你——”

“妈妈……”女孩儿像落单的幼兽一般轻轻呼唤着。

小女孩儿跑得越来越慢,小小的身体歪歪扭扭,几乎就快要倒在地上。

竖起的耳朵一刻不停地向她发出警报,告诉她身后的人离她只有一步之遥,但她真的再也跑不动了。

“妈妈,救救我……”

慌乱中,小女孩儿突然闻到了栀子花的香味。

“有栀子花的地方,妈妈就会永远守候着你——”女孩儿的大脑因为缺氧已经停止了思考,她本能地顺着熟悉的味道踉跄前行。

栀子花的香味越来越浓,她跌跌撞撞地跑进了一座庭院里,庭院的两旁栽种着栀子花丛,在月光下洁白无比。

小女孩儿向四周张望着,想要寻找母亲的身影。

突然,身后传来脚步声,随后一只鹰爪般的手死死钳住她的脖子,将她整个拎起,接着毫不怜悯地一膝盖顶在她柔弱的腹部。

“哇——”小女孩儿痛呼一声,滚倒在地上缩成一团,男人这一下顶得极重,强烈的冲击让小女孩儿在一瞬间停止了呼吸,连胃液都吐了出来。

昏昏沉沉中,她抬起头,最后看了一眼眼前的木屋,二楼有一块毫无品味的匾额,上面用烫金的字写着“布莱兹大酒店”,酒店大门死锁着,大厅里空无一人,从栅栏间隙能看到里面只点着一盏昏黄的小夜灯。

然后她就彻底晕了过去。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