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我一进门就看见常威在打来福!

作者:滚刀猫 更新时间:2019/4/29 16:05:20 字数:2989

“跑啊,你继续跑啊!”奴隶主满头大汗,他没想到这狼族亚人明明是个小孩子,怎么这么能跑,追到最后他已经运起周身斗气加速,才追上这小亚人。

跑了一路,他干净整洁的衣衫也湿了大半,晚上回去免不了搓搓洗洗。而集市那边,自己这一走,不知道又会错过多少上门生意!

想到这他就怒火中烧,忍不住伸出脚,夹着斗气,又是狠狠一脚踹在已经昏迷的小女孩儿身上。

身后传来气喘吁吁的声音,龅牙才刚刚跑到这里。奴隶主冷冷地瞥了一眼龅牙,心想跑的还没我这个退休几年的佣兵快,果真是个草包。

奴隶主对龅牙没什么好感。要不是这个男人临时起意要修改成交价格让自己一时疏忽,也不会落到这副狼狈的样子。

龅牙走近一看,小女孩儿躺在地上,口里流淌着酸水,已经失去意识。显然是被奴隶主泄愤了。

龅牙心里狂喜,然后努力装出愤怒的样子大声叫道:“商人先生!您怎么能随意殴打她呢?您把她打成这样,我没办法付您二十枚金币!”

该死,被摆了一道!

商人暗骂自己愚蠢。

虽然因为这只狼女,给自己造成了不少损失。但作为一个合格的商人,此时思考的应该是如何止损,而不是拿自己的商品撒气。

“这种情况,连是死是活都不知道,我最多只能出十五枚金币了。”龅牙摸着下巴,狡猾地说道。

奴隶主不爽地翻了个白眼,一口气砍五个金币,这家伙简直是狮子大开口。

“先生,狼族人生命力十分强悍,不会轻易死去。我也只是轻轻踢了两脚,这种情况静养几天就可以恢复。”奴隶商人顿了顿,接着道:“这样吧先生,这件事是我失态了。为表歉意,这只狼族便宜一金币卖给您如何?”

说完奴隶商人晃了晃契约书,企图诱惑龅牙。

实际上,奴隶主说谎了。

他是实打实的三级武者,他也不清楚这亚人吃了自己两脚后伤势如何,为了避免事情变得麻烦,他要尽快把这只麻烦的狼女卖出去。

龅牙一顿跑之后,虽然身体疲乏,但头脑却是冷静了下来。现在他想抓住对方的失误获取更大的利益。

只见他摇摇头道:“先生,不是我不愿意出这个价格,只是您瞧,这狼女已经两眼翻白了,哪怕活下来,也不知道要花多少药钱,没准还得去城中找祭祀大人使用恢复术呢!”

两人站在布莱兹酒店的庭院里,你一言我一语再次争执起来。

奴隶商心里越来越急,自己在这里与这龅牙辩论,又不知要花去多少工夫。对商人来说,时间就是金钱!

争论到某个时候,奴隶商人已经极不耐烦。

“行,我不和你争了!”他大叫了一声,然后蹲下来一把撕开狼族**身上的衣服,露出大片雪白的背脊展示给龅牙看。

**瘦弱的身躯在月光下显得异常雪白娇柔。

“十八枚金币一口价,这就是我的底线。你爱要就要,不要拉倒。”奴隶商人冷声道。

到了这个份上,龅牙也不好再逼迫奴隶商人,况且女孩那瘦弱的背脊十分和自己胃口,龅牙感觉自己的下半身已经蠢蠢欲动了。他咽了口唾沫,准备答应这笔交易。

突然,一阵风从奴隶主背后刮过。一个年轻人不知何时已经悄无声息地站在了两人身后。

奴隶主心中一凛,他是多年的老佣兵,常年刀尖舔血,对风吹草动非常敏感,即使在睡眠中他也不会放过任何脚步声。而自己却没有注意到这个年轻人的靠近,难不成是自己老了么?

“你是什么人?”奴隶主向对方问道。

年轻人凝重地皱着眉头,并不理会奴隶商人。

他快步几走到小女孩儿身边查看情况。

小女孩儿蜷曲着身体,手伸向布莱兹酒店大门口的方向。泫然欲泣的小脸似乎在寻求庇护。

他俯下身子,把已经撕破的衣服重新盖包裹在狼族**瘦弱的身躯上。

“两位,在我的店前发生这种事,这让我很难办啊。”

年轻人站起身,一张其貌不扬的脸,一副职业性的营业微笑,手里还抓着一大兜蔬菜。

结合他的话语,再配上他头顶那副“布莱兹大酒店”的招牌,明显是酒店的人员。但那份从容的气质却不像是泛泛之辈

奴隶主看不清眼前人是什么路数,但直觉告诉他眼前的人并不简单。

于是他略微歉意地敬了一个礼,对年轻人说道:“如您所见,这只卑贱的亚人是我的奴隶,是我看管不当导致她逃跑。给贵店麻烦了,我这就带她走。”

说罢奴隶主俯下身伸手抓向狼族**的尾巴,想要拖着她离开酒店。尾巴是亚人族最脆弱的部分,要是这么被他一扯,不知会落下什么后遗症。

忽然,一只手从侧面横插过来,架住奴隶主的手,不让他触碰晕倒的**。

“这是什么意思?”奴隶主抬起头,讶异地看着年轻人。

陈艾叹了口气,他也很无奈。他买菜刚回来,就看到常威在打来福。

在勇者的花园里恃强凌弱,这就好比在派出所偷东西。

眼前这只可怜的亚人,如果放任奴隶主带走她,不知道还会遭受怎样的折磨。

虽说陈艾已经是退休的勇者,但这种事情就发生在自己眼前,还是久违地让他打从心底里产生了不快。

非常不快。

陈艾抬起头,直视奴隶主道:“这是我的台词,我正想问问您是什么意思。您没有看到店外的告示吗?”

“告示?”奴隶主愣了楞。

 “没错,上面写着‘入店皆是客’。只要踏进我酒店一步,不管你是王公贵族,还是下里巴人,不分贵贱都是布莱兹酒店的客人。”

陈艾淡淡说道。

“这位被你殴打的小姐,也是本店的客人。您在本店里殴打我的客人,您跟我解释解释这是什么意思?”

奴隶主吃惊地望着陈艾,他完全没想到这个年轻人会刁难自己。

“可她不是客人!她只是一个卑贱的奴隶!”奴隶主恶狠狠地争辩道。

陈艾耸耸肩:“那是你以为,可实际上,可这位小客人已经点过餐了。”

“哪有点过?她身上甚至没有一个铜子儿!”奴隶主有些愤怒,他已经感觉到眼前的年轻人仿佛是有意找茬。

“喏,您看,”陈艾指着**的手,**的手里紧紧攥着一枚铜片,上面雕刻着纹路。虽然极不起眼,残破不堪,但那却是一枚货真价实的罗兰帝国铸造的铜币!

这正是狼族**刚刚用来割开绳子的那一枚!割开绳子后,她逃跑的路上都紧紧攥着这枚铜币,一直将这枚铜币带到了陈艾的院子里。此时铜币已经刺破了她柔嫩的手掌,将半边铜币染成红色。

“卧槽!”奴隶主忍不住爆了粗口,“这只是一铜币啊!一铜币能买到什么!”

的确,在罗兰帝国乃至大陆,以现在的物价,一铜币什么都买不到。

“十铜”就是大陆通常使用的最低面额货币,“一铜币”面额的钱,在百年以前就已经停止发行,到如今已经很少有人使用。

“嗯~”陈艾皱起眉头,装模作样地摸了摸下巴,“这一枚铜币,在我的店里正好可以点一份经济实惠儿童套餐。”

说完他在奴隶主惊怒的眼神中,从容地拿走狼女手里那一枚带血的铜币,放进包里:“钱已经确实入账了,这一刻开始,她就是我的客人了。”。

接着陈艾看也不看奴隶主,一把横抱起**,直接朝店里走去。

奴隶主捏紧拳头,头上青筋条条绽出。看来这个年轻人是有意要找自己麻烦,一场斗殴已不可避免。

他把一只手藏在背后,斗气开始隐蔽地缠绕其上。

奴隶主深谙战斗之道,不出手则已,一旦出手,就必须一击致命。

出奇才能制胜。

奴隶主面色阴沉地盯着陈艾的背影。此时陈艾双手抱着狼族**,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只要自己能突然一拳打在他后脑勺上,他一定会瞬间失去反抗能力。

正当奴隶主在估算距离和力道,暗暗蓄力时,身边突然响起一个暴躁而愚蠢的声音,吓得奴隶主差点斗气侧漏。

“那是本大爷要买的女奴,你想抱走就抱走?你个破开店的算什么东西!不把她还给我,大爷叫你满脸开花!”旁边的龅牙一看煮熟的鸭子要飞了,瞬间激动起来。

陈艾侧过头瞄了龅牙一眼,叹气道:“这位兄台,大吼大叫除了显得你又傻又蠢之外,没有任何意义。”

顿了顿陈艾又说道:“如果真想动手,不如多学学你旁边这位先生如何?要懂得趁人不备,暗地偷袭。您看这位先生,做的多棒啊!手上的斗气凝聚得多隐秘啊?”

说罢陈艾似笑非笑地望向奴隶主:“您说是吧,先生?”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