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这只女仆,我要定了

作者:滚刀猫 更新时间:2019/4/30 19:19:55 字数:3098

“蹭树?”龅牙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

“对,蹭树。”陈艾点点头,“把你被刺伤的地方搁在树上,使劲儿蹭,一刻不停地蹭。蹭蹭更健康。”

龅牙一脸呆滞。

陈艾摇头晃脑接着道:“早上蹭两个小时,下午蹭两个小时,晚上蹭两个小时。蹭个三天应该就好了。这种治疗方法还不用花一分钱,不错吧?”

“可……”龅牙的脸色为难了起来。他指着自己身上的伤,他刚才在花丛里滚了好几圈,此时从手到脚密密麻麻全是伤痕。要他去蹭树,那就和裸奔的变态狂没什么区别了。

陈艾无所谓的耸了耸肩:“可什么可?你不想蹭也行,那就赶紧吃顿好的,等着明早浑身溃烂而死吧。记得多加点安眠药,这样你会走的比较安详。”

龅牙看着身上的伤口的紫色越来越深,身上奇痒难耐,不敢再犹豫,抓起自己的刀就向城东跑去。

打发走龅牙,陈艾抱着狼女,瞟了奴隶主一眼,步入酒店大厅。

奴隶主迟疑了片刻,还是跟着陈艾进到酒店里。这个年轻人虽然强的可怕,但并不是心狠手辣的人。自己的女奴还在他手里,要是这么空手而归,自己可就亏大了。

进到店里,陈艾抱着狼族**走到墙边,将她轻轻放在沙发上。

可怜的**依旧小脸煞白,没有一丝血色。她浑身破破烂烂,瘦弱的身躯蜷缩在一起。

陈艾遮住奴隶主的视线,用手轻轻抚在**受到撞击的肚子上,一阵柔和的金光泛起,竟然是牧师的治愈术。

如果说刚才的武技已经让奴隶主大吃一惊,那么如果他看到陈艾的这手治愈术,只怕下巴都会惊到脱臼。

在辰星大陆,战斗职业大致分为三种,武者,法师,以及牧师。其中以武者的数量最多,武者的门槛极低,甚至连普通的家庭主妇都会学两手斗气来劈柴打水。

而魔法师就很稀有了,只有少部分拥有天赋的人才能成为魔法师。而有天赋也不代表已经成为魔法师,魔法师的修炼需要大量的金钱去够购买各种魔法道具和药剂。

除此之外,一位好的老师也很重要。魔法师的修炼万分险峻,突破关卡的时候稍有不慎就会魔素乱涌爆体而亡。

在此之上,牧师就更稀有了。要想成为牧师,不仅需要魔法天赋与数不尽的金钱,而且更要极高的感知力和操纵能力。最重要的是,大部分牧师都是跟随教廷的主教或祭祀修炼的,产出极少。

比如赫兰城,除了滥竽充数的神棍,真正的牧师只有两位。

而陈艾这一手治愈术比起城中牧师的恢复术又强了不止一个档次。

陈艾的背影遮挡住奴隶主的目光,他不希望过分在外人面前暴露自己的能力。

触到小狼女的腹部,让陈艾暗暗皱眉。

**的身体已经内出血了,如果不及时救治,这只**甚至有丧命的可能。奴隶主这两脚造成的伤害远比他想象中要重。

“先生,请问我什么时候才能带走自己的女奴呢?”奴隶主的语气变得恭敬了很多,无论在哪个世界,强者总是会受到尊敬的。

听到奴隶主的问话,陈艾默然不语。

奴隶主为难道:“刚才的事是我不对,但这只狼族**售价二十个金币,这是一大笔钱,我不可能抛下它。但我集市上还有生意得做,再迟些回去不知道还会亏多少钱。先生,你就把它还给我吧”

陈艾不客气道:“不好意思,我不清楚什么奴隶不奴隶,只要她在这店里一刻,就是我的客人。请你不要打扰我的客人休息。”

奴隶主眉毛一挑,几乎就要爆发。

他每在这里耽搁一刻,就有可能损失一笔生意,商团只会在赫兰停留两天,两天后无论他卖了多少奴隶,都要跟着商团一起前往下一个地方。

在这两天里,他要尽可能地达成更多交易——已经没有时间在这里耗下去了。

奴隶主鼓起勇气道:“店主先生,我只是一个小小的奴隶商人!风里来雨里去,挣点小钱。希望您高抬贵手,放我一马。如若不然,我只能请主教先生和赫兰城城主大人来评评理了!看看帝国法还管不管用!”

他这番话软中带硬,提醒陈艾自己是合法经营,守帝国法律保护,希望对方不要触动自己的底线。

这件事无论如何是奴隶主占理。这里可不是荒郊野外,而是西北重城赫兰城!他在赌对方不敢就这么明目张胆的抢劫自己。我打不赢,难不成讲理还不行吗?

“哦?你拿帝国法威胁我?”陈艾有趣道。

老实说,奴隶商人的威胁很幼稚,陈艾根本不会害怕什么破主教,哪怕是帝国枢机主教和三位大祭司都在场,也会让自己三分。

但如果把这件事闹大到教廷,自己“拥抱勇者”的身份就会暴露,全赫兰城的人都会知道自己的身份,到那个地步,自己的隐居生活也就结束了。

帝国仅存的唯一勇者住在赫兰城,必定会有无数麻烦找上门。不论结果如何,至少自己这酒店肯定是开不下去的。

所以,陈艾不能与这奴隶商人撕破脸皮。

陈艾盯了奴隶主片刻,突然咧嘴笑了。

他缓缓道:“我当然是个守法遵纪的好公民,如果是你的奴隶我当然不会强夺,只是……”

陈艾顿了顿,眼神直视奴隶主。陈艾的视线充满自信,奴隶主在陈艾的视线下忍不住咽了口唾沫,仿佛自己有什么把柄被对方抓住了一般心里隐隐觉得有些不妥。

“只是,你凭什么说她是你的奴隶?”

奴隶主闻言愤怒地从包里掏出契约书,“她当然是我的奴隶,我有……”

话说了一半奴隶主却突然噎住了——因为契约书上刻着奴隶法阵的地方一片灰暗。他想起狼族**逃跑的时候,自己正好解开了原来的奴隶契约。

一般来说,在奴隶交易的时候,买卖双方完成交易就会立刻签订新契约来证明奴隶的归属。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奴隶没有归属是大忌。

通常来说自己根本不可能犯这样的错误。

但谁能想到那个该死的龅牙好死不死就在旧契约解开后,新契约签订前的空档与自己讨价还价。而狼族**又恰恰瞅准这个机会挣脱了绳子。

一切就是这么巧合。

现在自己拿着这张无效的契约,根本没办法证明这名狼族**是自己的所有物。即使赫兰城的主教大人站在这里,也没法裁定奴隶属于自己。

奴隶主张开嘴,可喉咙却像塞了个仙人掌一样,一个字都蹦不出来。

原来陈艾刚刚给治疗狼族**的同时,已经探查了她的全身,并没有发现奴隶法阵,只有残余的魔力痕迹。显然是刚刚解除魔法还没有刻上新魔法的状态。

陈艾看着瞠目结舌的奴隶主,慢慢说道:“既然您拿不出证据,这位亚人对我来说就只是穿得破旧了一些的客人而已。今天你要从我的店里带走客人——”说道最后,陈艾的脸垮了下来“休想!”

“你……”奴隶主气得脸色潮红,“你想黑吃黑?”

“什么黑吃黑,说的真难听。”陈艾摇了摇头“我是在同你讲道理。”

看奴隶主沉默不语,陈艾分析道:“如果你把这件事报告给教主,让他来裁决。我可以确定这位长得还不错的小狼女,最终的命运就是被教会‘收留’,变成那群变态老头的专属玩物。而你将拿不到一个铜子儿。”

“那帮老骨头,最喜欢的就是年轻的肉体。这样无归宿的小女孩儿,他们求之不得。”陈艾说这话时,脸上闪过一丝嘲笑。

奴隶主愣了片刻,陈艾说的可能性很大。教会的人向来是吃人不吐骨头。他们最多给自己做一次祷告,忽悠几句“女神保佑你”,然后就会堂而皇之地带走自己的商品。

陈艾走到呆住的奴隶主身边,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这只是于公。于私,我这里正好缺少一位服务员,我觉得这只狼女还不错,够机灵值得培养。我认为她值这个数。”

陈艾伸出手晃了晃,他手里捏了五枚金币。

“我虽然很少去罪民森林,但我年轻时走南闯北也算见得多了,我知道你们收购奴隶的价格。像这样一只没成年的亚人,收购价最多不过两枚金币,闹饥荒的年份,一枚金币都能买到手。转手就能卖二十个金币。哎呀,这可真是一门暴利行业呐。”

陈艾啧啧感叹道。

奴隶主一脸震惊地看着陈艾。

商品的成本对商人来说是最大的秘密,特别是奴隶买卖这门暴利行业,所有奴隶商人对成本问题都守口如瓶,外人根本无从知道,他怎么会……

奴隶主觉得眼前这个一脸微笑的年轻人越来越神秘,好像他对一切都了如指掌。

陈艾露出意味深长的微笑:“所以即使我只给你五个金币,你也有的赚。但如果你一定要把这事捅到教主那儿去,你一个子儿也拿不到。还会倒赔两金币。好好权衡一下吧。奴隶主大人?”

——————————

注意,修改了一下小说名字。

我的小说名字被各sf群大佬吐槽,说像霸道总栽文,又土又难看,真的这么惨吗 T_T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