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佩可的哭诉

作者:滚刀猫 更新时间:2019/5/19 19:36:39 字数:2933

陈艾遭遇从未有过的反抗,他仔细斟酌句子,对佩可说道:“我明白你的委屈,错确实在对方,我说的只是你的应对方法有些不妥……”

“我不明白!我没有错!”佩可的音调突然拔高,眼神中充满不屈。

“佩可,不要无理取闹……”陈艾皱了皱眉头,他没想到佩可的反应会如此强烈。

“我就是想不明白,我到底有什么错!”佩可歇息底里地咆哮起来,“我到底做错了什么?我到底做了什么样的坏事!蒂亚尔女神大人才会这样惩罚我!”

佩可的手已经紧紧地捏成了拳头,她瞪着陈艾,浑身因为激动而颤抖着。

陈艾一时间被佩可震慑住了。

“我不明白的事情实在太多了!凭什么我要忍受那群人类?凭什么我要被带到这种地方来!凭什么你们人类就可以肆无忌惮地闯进我们的国家,破坏我们的家园!”

“凭什么我们亚人就应该被你们人类奴役!你们凭什么肆无忌惮地夺去我们的自由!难道你们人类天生高人一等吗!你们人类究竟凭什么这么蛮横!”

泪水模糊了佩可的眼眶,大颗的泪珠顺着脸颊滴落:“人类夺走了我的一切!我的自由,我的故乡!你们明明就是我最大的仇人!我又凭什么要在这里心甘情愿地为人类服务!凭什么要忍受那群混蛋欺负!凭什么!”

“我不能接受……”佩可的身子软了下来,她慢慢瘫倒在床上,肩膀不断抽搐着,两只手捂住自己的脸。情绪彻底崩溃。

佩可沙哑着喉咙,哽咽着挤出最后一句话:“我最讨厌你们人类了……”

陈艾神色复杂地望着佩可。

安静地房间中只剩下**的啜泣声。

厚厚云层逐渐遮蔽了月色,黑暗笼罩着佩可瘦弱的身姿,仿佛随时都会消失一般。

陈艾有些手足无措,面对佩可的诘问,他说不出一句话。如果对方是成年人,陈艾还可以拍拍她的肩膀告诉她“世界就是如此残酷,你要学会接受。”

但这只是一个十岁的孩子啊。

站在佩可的角度,她只是一个生活在亚人国的普通女孩,她也许曾经有一个美好的家庭,有自己热爱的生活。可是某一天,这一切都被蛮横的人类毁了。她被迫与家人分开,被刻上奴隶印记,颠沛流离到一个陌生的城市成为阶下囚。

这一切都太不讲理了。

面对这样一个小女孩的质问,难道陈艾能告诉她“这就是你的命”吗?

“佩可……”

陈艾伸出手,想要把眼前的女孩子揽进怀里,给她一些安慰。

望着靠近的手,佩可却突然激动起来。

“别碰我!”

她手一扬,奋力拍开陈艾的手,冲陈艾大叫道:“你不是也一样吗!假惺惺地说什么要做我的同伴!可实际呢!”

说着,佩可发了疯似的奋力脱下身上的女仆装,露出雪白的身体。

她**裸裸地站在陈艾面前,印在胸口的紫色法阵在夜色下像血一样狰狞。

佩可指着胸口上那个深紫色的痕迹大声道:“你说你是我的同伴?那这个是什么!打上奴隶法阵!强行决定我的生活!这就是你说的‘同伴’吗?”

 “你问过我喜欢当女仆吗?你问过我喜欢在这里工作吗?我的意见重要吗?我的想法有意义吗?我还不是一样要继续在这里工作,一样要被迫面对那些我最恨的人类!”佩可如自嘲一般惨笑道,“你了解我怎么样,不了解我又怎么样?我们的关系从头到位都不会改变!”

“我和你,和诺儿拉姐姐的地位,从一开始就不同!我只是你的奴隶!是你的阶下囚!你要命令我去做,只需要下命令就可以了!何必要装出一副温柔的样子来说漂亮话!”

佩可咆哮着,把手中的女仆装奋力扔向陈艾,砸了陈艾一脸。

佩可的身体剧烈起伏着,直到这一刻,她才终于把心中的怒火完全发泄了出来。

“不要假惺惺地说什么……是我的同伴啊……呜……呜……”

佩可蹲下身子,双手抱紧自己裸露的身体。眼泪吧嗒吧嗒地落在洁白的床单上。

一种浓烈地悲伤浸满她的心灵,随之而来的还有深深的无助。

在街上目击那一幕之后,她惶惶不可终日,每天晚上都在做噩梦,半夜也常常惊醒。

这些日子以来,佩可都在努力忍耐。

她知道,自己身为奴隶,必须好好地完成自己的工作,必须证明自己的价值,不辜负主人的期待,才能安全地过下去。

就这样逐渐长大,跟随诺儿拉学习剑技,也许有一天,她会找到重获自由的办法。回到自己的家乡。

但到今天为止,那个叫扎克的男人所做的事,让她再也无法坚持下去了。她被愤怒冲昏了头脑,咬伤了顾客。

而就在刚刚,她又冲着自己的主人大喊大叫。

没有任何一个主人会允许奴隶公然反抗主人,佩可不知道自己将会迎来怎么样的结局。

完了,一切都完了,自己的坚持与忍耐,还有回家的希望,所有的一切都被自己轻率的行为付之一炬。

佩可浑身颤抖着,等待着最严厉的惩罚落在自己身上。

但过了许久,意料中的惩罚却没有到来。

佩可只听到一声幽幽地叹息。

“你说得对……”

佩可不可置信地抬起头,她看见自己的主人既没有意料中的暴怒,也没有露出可怕的狞笑。

他只是有些失落地坐在床沿边,手里握着自己扔出去的女仆装。

若是把此刻的陈艾换作任意一个辰星大陆人,无论他是如何开明,听了佩可的言论,都一定会勃然大怒。

笑话,这算什么狗屁道理?对辰星大陆的人而言,奴隶就是奴隶。奴隶是主人的所有物。作为主人私有物的存在,胆敢反抗自己的主人,那么无论如何都要对她进行最严厉的惩罚。

但陈艾却不同,他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他来自一个社会更高度发展的世界。

从这样一个世界来的陈艾——他能明白佩可的意思。

佩可所讲的,就是作为人的权力的问题。人权,这是一个后世广泛认可的权利。但对星辰大陆的人来说,这还是一个难以理解的概念。

佩可的思维,既早熟又超前。在这个世界上,恐怕也只有陈艾能理解她的话。

而令陈艾沮丧的是,他发现自己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竟然不知不觉被这个世界同化了。

陈艾还依稀记得,当他刚来到这个世界时,对所谓奴隶制度是充满不忿的。

他知道这是一种极度落后,极度残忍的制度。

但经历了八年的岁月,历经无数征战,见识了无数苦难后。他潜意识里竟然已经认可了这个世界的一切。

当他买下佩可,从佩可的身上提取血液签订奴隶契约时,他觉得无比自然。好似自己花了钱,佩可就是自己的所有物一般。

仔细想想,自己从买下佩可那时候起,就是怀着养宠物的心情来收养佩可的。就像收留了一条孤零零的小狗一样。只要给她吃,给她穿,她就会绕自己汪汪叫。

但佩可是人,并不是宠物。当她背负着奴隶魔法,感到自己的阶级比身边的人都低的时候,就会感到被孤立,就会感到不安,这不是理所当然的事吗?

真正的主奴关系,哪有动画里说得那么美好?在地球,这可是流传在数十个世纪之前,最最残酷的社会关系构成啊。

一方面是施加命令者,一方面是单纯的接受者。除了抖M遇见抖S,没有人会满足于被人支配的关系。       

任何同伴间的交往,不以平等为前提,都是无法成立的。自己用奴隶法阵拘束着佩可,却说要做她的“同伴”,这的确虚伪到了极致。

自己真是,干了何等愚蠢的事情啊。

陈艾露出苦笑,喃喃自语道:“没想到,竟然是你给我上了一课。”

“你说的很对,”陈艾望着佩可,目光变得坦然起来,“我现在确实没有办法做你的同伴。”

陈艾举起一根手指宣布道:“但是除此之外,我们依然是老板和员工的关系。鉴于你刚才的发言,我认为你的状态已经不适合在布莱兹酒店工作了。所以……”

陈艾取出一张纸,上面记录着各项条文,最下面的位置有一个圆形的法阵,正是佩可的奴隶契约书。

陈艾两只手抓住了奴隶契约。

佩可眼睛睁得大大的,她盯着陈艾,只觉得自己的心脏在“砰砰”狂跳。

“嘶——”

在佩可的注视下,那张花光了酒店所有流动资金,费尽周折才得到的契约书,被陈艾从中间撕成了两半。法阵逐渐暗淡了下去,同一时间,佩可胸口的奴隶法阵,也随之消失。

陈艾苦笑道:“佩可。从这一刻起,你自由了。”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