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12 佳期将至,画中剑仙

作者:无语微雨 更新时间:2019/6/6 2:02:01 字数:2653

仲秋初七,距离殷盈儿的婚期只剩两日。

此时的苏姝,已经抵达宁国的边境,不出意外的话,她刚好可以在殷盈儿出嫁的仲秋初十这天抵达。

考虑到可能发生的战斗,苏姝干脆放慢了脚步,养精蓄锐,将自己的状态调整到最佳,做好了大闹一场的准备。

宁国南部,渲州府。

作为大运河北端的终点都市,渲州府是宁国最重要的商业枢纽。虽已进入仲秋时节,港口区域还是忙碌得热火朝天,宽敞的驿道上车水马龙,集市之处行商贩夫来来往往,这股属于俗世的富庶喧嚣的气息,不禁使人感到了恍然。

改日有闲暇的话,苏姝肯定会在城里好好逛一逛。

暂且在此地落脚,投宿了城中最好的客栈,倚着栏杆欣赏了一会儿运河风景,便不由产生了几分困意。

“我先好好睡上一觉,穿上嫁衣等我哦。”

嘴角带着轻巧的笑意,对大小姐那边调侃了一句,苏姝回屋扑到了软绵绵的床榻上,刚合上眼睛没多久便进入了睡眠。

而在雪莲城殷府这边,殷盈儿的心情就没有苏姝这么轻松了。

就算殷盈儿很清楚,以苏姝隐藏的实力,哪怕殷盛华又或者燕王那边请来了武林中的顶尖高手,她都可以轻松应对,但奈何事情的成败关乎自己的命运,殷盈儿实在是没法不在意。

躲到了闺房当中,闭门不出,幸好苦闷无聊的时候,她还可以和陪伴在身边侍女小钰说话——

“……话说那紫霞与青霞,本是如来佛祖座前日月神灯的灯芯,两人用着同一肉身,白天是紫霞,晚上是青霞。紫霞曾经许下誓言,谁能拔出她手中的紫青宝剑,谁就是她的意中人……”

此时的殷盈儿,正和小钰讲着关于至尊宝与紫霞的故事,后者只觉自家小姐所讲的内容比江湖话本里面的都要精彩多了,两眼睁得大大的,整个人都被吸引了进去,生怕遗漏任何一个细节。

“……但是,如果紫霞找到了意中人,青霞那边怎么办?”

“这种事情,当然得等找到了意中人再考虑呀。”

有些不满地敲了敲自家丫鬟的脑袋,殷盈儿接着将故事讲下去。

“……直到这个时候,至尊宝才发现原来自己深爱的人就是紫霞,他的心中充满了后悔,他说‘曾经有一份真挚的爱情摆在我面前,但是我没有珍惜,直到失去的时候才追悔莫及,尘世间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此。如果可以给我……’”

正托着腮帮听得专心致志的小钰,发现殷盈儿忽然顿住了话语,不禁抬了抬闪亮的眼睛,好奇地问道:“小姐,怎么了?”

“没什么……”

只是忽然觉得,这几句台词念出来好羞耻。

殷盈儿微红着脸,将“爱她一万年”这番完整的台词说完,轻咳了一声,不多时便讲到了故事感人肺腑的最后一段。

“紫霞临死之时,惆怅地说了一番话,‘我的意中人是个盖世英雄,总有一天,他会脚踏七色彩云,身披金甲圣衣来娶我’……”

“……‘但是,我猜中了开头,却没有猜中结尾’。”

“……这五百年的种种经历,犹如走马观灯一般在至尊宝眼前闪过,他仿佛看到了自己和紫霞走到一起的结局,然而所有这一切爱恨纠葛,渐渐都遗忘得一干二净……最终,他义无反顾地踏上了西天取经的征程。”

听完这个凄美的故事,小钰只觉自己的心灵受到了极大的震撼,喃喃地说道:“原来,小姐所说的名为‘爱情’的东西,竟可以如此感人……”

说着,便有晶莹的泪珠滑落了下来。

殷盈儿见状,不由产生了几分怜意,伸手去擦拭小钰脸上的泪水,后者一时闭上眼睛端坐在那儿,动也不敢动。等到殷盈儿擦拭完毕,小钰才怯生生地睁开了眼睛,说道:“小姐这么好的人儿,要是能嫁给盖世英雄就好了呢……”

“欸?”

看到小姐露出了古怪的神情,小钰不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但还是用轻微的音量解释道:“因为,故事中的那句‘总有一天,我的意中人会脚踏七色云彩,身披金甲圣衣来娶我’,真的很让人憧憬呢……我觉得,小姐你一定也有同样的想法吧?”

咳……不可能的,绝对没有!

虽说在心底里进行了完全的否定,但想到自己大后天“出嫁”的那天,会有一只萝莉剑仙来接自己离开,她的心情还是变得羞耻了起来。

同时,殷盈儿意识到了另外一处重要的关节。

如果要把小钰也一起接走的话,该如何让她配合呢?

想到此节,心思有所意动,殷盈儿出声吩咐道:“小钰,帮我从书架那边把绢纸还有笔墨颜料取来吧。”

小钰不解地问道:“小姐……要画画吗?”

“你想知道那位‘盖世英雄’是怎么样的吧?干脆画给你看好了。”

先用这种方式提示小钰,到时候看到苏姝的到来,她就不会太慌乱了吧?

小钰依言从书架那边取来笔墨纸砚等物,摆到了书桌上。然后,她一边为殷盈儿调剂颜料,一边观摩着自家小姐持着笔、在纸上画下细腻线条的模样。

殷盈儿的作画水准,虽不及外面的名家大师,但也有着闺中大小姐所独有的精巧雅致的风格。

没过多久,她的笔下就勾勒出了一位年**孩的形象。

“这是……女孩子?”

小钰愣了一愣,满是不解地望着自家小姐。

殷盈儿轻笑着说道:“是呀,但是,人不可以貌相哦。”

这家伙的内在,实际上是个三十多岁的大叔。

唔,这么说的话,好像我自己也……咳咳,我可是风华正茂的女孩子,才不是什么大叔呢!

“这身衣服……看起来好奇怪啊,是江湖中哪个门派的服装吗?”

“这个叫‘水手服’,是在名为‘学校’的地方修行时穿的。”

随口回答着小钰的问题,殷盈儿又在女孩的脚下画了一柄飞剑,在背景处描上了飘渺的云雾和苍茫的河山。

“踩着剑在天上飞……难道说是传说中的剑仙?”

愣愣地看着这幅画作,半晌过后小钰又露出了疑惑的神情:“我还以为小姐的心上人,应该是江湖中的英雄豪杰又或者是翩翩公子之类的……唔,为什么要画一个女孩子呢?”

因为大后天来接我们走的,就是画中的这家伙……

这句话就算说出来,小钰也肯定不信,故而殷盈儿绕了个圈子:“昨晚做了一个神奇的梦,梦到画上的这个女孩会在我出嫁那一天出现,接我去很远很远的地方……唔,如果真的能发生这种事就好了呢……”

小钰怔了一怔,这才意识到自己提了不该提的话题,不禁咬了咬嘴唇,小声说道:“小姐,对不起……是奴家多言了。”

感到不安的时候,小钰就会将自称改为“奴家”。

“没关系的,别在意。”

殷盈儿轻声说了一句,持着笔仔细地涂上颜料,不一小会她就完成了这幅栩栩如生的,临摹着“剑仙苏姝”的形象的画作。

望着完成的画作欣赏了一会儿,殷盈儿的脸颊不觉间红了起来。

这……这个不算是自恋吧?

苏姝那边现在还在睡觉,等她起来的时候,肯定会借机调戏自己一番。

但是,都已经画出来了,就算是销毁也无济于事了。

微妙的心思泛起,殷盈儿已经不太敢去看由自己描绘出的、画上那位顾盼有神的女孩了。她扭开视线,故作镇定地对边上的小钰说道:“小钰,等这幅画的墨迹干了,你帮我收起来吧……我有些犯困,先行睡下了。”

“嗯,小姐休息吧。”小钰点头应道。

殷盈儿脱下外衣,躲到了床榻上,抱着枕头发呆。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少女的脑海里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当她身穿凤冠霞帔,苏姝踏剑而来接走自己的场景。

此时心情,实在是难以用言语来描述。

心儿砰砰跳动着,有如万千虫儿在啃噬般……悸动。

一夜无眠。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