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14 星斗华屋,幽魇寒毒

作者:无语微雨 更新时间:2019/6/7 5:56:06 字数:2749

那一缕幽寒之气,悄无声息地钻入了房内。

苏姝轻哼了一声,抬手挥出一道剑气,便见一枚银针应声坠落在地。

“什么人?”

她望向了阳台处,沉声说道。

细微的风声隐然作响,感应中又是一股幽寒的气息出现在了门外,苏姝抓起潇湘剑转了个方向,却见一位青衣人猛地推开了房门。

“无需持剑便能够使出剑气,不愧是‘三仙’其一的御剑门弟子……”

说话之人,赫然是清晨时在大堂用古怪的视线打量过苏姝的青衣男子:“在下并无恶意,只是想请姑娘随我走一趟而已。”

“并无恶意?”苏姝冷笑着反问道。

此时的她,已经觉察到了自身所处的房间,被周围的七股气息包围得水泄不通。这些家伙显然就是清晨时来投宿的不知门派的青衣人,气息上比苏姝原先认为的都要强盛许多,看来他们当时均是隐藏了自身的实力。

从周边散发出来的不绝如缕的寒意,让此间变得极为幽冷。

并没有回答苏姝的反问,青衣男子将刚才的话又重复了一遍:“对于在下而言,有一件需要确认的事情,还请姑娘和我走一趟。”

“这就是你邀请的态度?”

苏姝现在很生气。

并不仅仅是因为正在兴头上的时候,莫名其妙地遭到了袭击,更重要的原因是,她发现面前的男子,审视过来的眼神,犹如是在看着猎物一般。

悄然释放出神识,锁定了周边所有敌人的位置,苏姝出言嘲讽道:“对年仅十二岁的**下手,你们未免也太厚颜无耻了一些吧?”

“你真的只有十二岁吗?”

苏姝本能地愣了一愣,便听对方接着问道:“……以及,你和雪莲城的殷盛华一家到底有什么关系?

青衣男子的话,让苏姝一时惊骇不已。

难道说这个人……知道自己和殷盈儿的关系?

不,不可能的!“一魂双身”的事情,应该还没有任何人知道!

无论是我这边还是殷盈儿那边,都从未提及过彼此的名字,唯一的破绽只有昨天傍晚殷盈儿画的那幅画……但是现在才仅仅过了不到一天而已,按这个方向去思考的话,未免也太匪夷所思了些。

还是说,是更早些日子的‘玄心道士’将情报散布了出去?

算卦的时候,那家伙好像确实觉察到了我这边的存在。

但是,自己和这群青衣人,目前看来完全只是偶遇而已……如果真的一开始就是冲着自己来的,清晨时青衣男子不可能会有那番暴露自己的举动。

还有,他为什么一上来就要问自己和殷家的关系?

“……在没有获得满意的答复之前,我是不会放你离开的。”

眼下苏姝唯一可以判断的,就只有面前这位青衣男子其实也知之甚少,否者也不会用着这种着急的质询语气。

“哦,是么?”

稍稍冷静了下来,苏姝决定先擒下面前的青衣男子,问个清楚。

“……那正好,我也有不少的疑问要向阁下讨教呢!”

说罢,苏姝手中的潇湘剑蓦然脱手飞出,兀自在空中飞旋了一周,洒下了大片绚烂的光影。正是“花影婆娑剑”当中极为华丽的“满天星斗辉华屋”一式。

霎时间剑气纵横光华流溢,花影摇曳幽香暗放,剑意有形伤人却无形。

在接连的闷哼声中,苏姝猝然发难的这一招,瞬息就创伤了房间四周的数人。

在面前青衣男子惊愕的神情中,苏姝抓住了飞回手中的剑。她前进一步,正打算出手擒下对方,却忽觉一道诡谲的寒毒顺着气血涌入了心肺之处,身子霎时间冰凉了三分,就连真气也开始被这股寒意所封冻。

这股寒流以心肺之处为枢纽,循着气血迅速扩散到向了周身十二经脉。

电光石火间,苏姝不得不闭绝呼吸,同时亦是中止了周身真气的运作,方才让寒毒的扩散停滞了下来。

然而,当苏姝默念心决,尝试去驱逐侵占心肺之处的寒毒时,却发现这股寒流诡谲异常,寻常的躯毒心法对它毫无作用……而体内的真气,只有一沾染上这股寒流,就会被侵蚀同化,成为寒毒的助力。

……是什么时候下的毒?

紧接着,苏姝的脑海里便闪过了刚才制作水手服时,进门为盆栽浇水的那人的身影……想通了缘由后,她不由生出了懊恼的心思。

至于面前的青衣男子,看到苏姝神情古怪,瞪着自己一动都不动的模样,便知道局势已经在掌控之中:“没想到你居然有如此实力,幸亏我习惯了谨慎行事,让师弟先行施下了‘九幽凝气散’……”

居然是“九幽凝气散”!

即使在九州各大门派数之不尽的毒药当中,九幽化气散都是极为出名的一种寒毒。它出自“三仙五派”中的邪派幽魇轩,原料提取于稀有的北海毒鳗,毒剂散发时无色无味,吸入体内时亦极难觉察,但只要身中此毒之人运行功法,寒毒便会迅速顺着经脉扩散至全身,冻结中毒者浑身真气与内力。

由于这种寒毒对实力越高之人效果越为显著,“三仙五派”中经常有高手遭此毒暗算,又被江湖称为“仙人酥”。

没想到自己才第一次正式下山,就败在这种毒药之下。

所以说,对付一个十二岁的小萝莉,你居然使出了下毒这种卑鄙无耻下流的手段,真是不要脸的家伙……

用愤懑且鄙夷的眼神瞪着面前的青衣男子,苏姝的心念飞转了起来,寻思着脱身的方法。

思考间,刚才埋伏在周围的其他青衣人,也依次从暗处走了出来,他们基本上都带着伤,还处于心有余悸的状况——

“慕容师兄,这个小妖怪难道是你的仇敌吗?刚才那一剑还真是吓人,要是再让她使出几招,估计我们几个都得没命了……”

“幸好师尊这次让我们办事,给了不少的仙人酥……这药剂还真是厉害,一下子就能让人动弹不得。”

“她应该是御剑门的人吧?这么小的年纪就有如此实力,怕不是哪个剑仙的后人?这次结下了这么大梁子……”

“好在我们动作够快,没有闹出什么动静。师兄接下来要如何处置她?反正也无人知晓,看这小丫头还长得挺生嫩的,不如我们……”

“等等,我先说好了,这是慕容师兄的私事,刚才我一点忙都没有帮上,你们要怎么对待她,也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到时候泄露了风声,有人来寻仇,别把我扯到里面就是了!”

“喂,真要出了事,你也别想逃脱干系……”

“哈哈哈,我们本来就是邪派,居然还怕这怕那的,简直要让人笑掉大牙了!反正有慕容师兄顶在前头,我们跟着吃香的喝辣的就是了……要不先搜一搜她身上有没有什么宝物吧?”

“慕容师兄,你忽然要我们帮忙协助擒住她,到底有何用意?直到现在还卖关子的话,也太说不过去了吧?”

众人七嘴八舌的议论,让“慕容师兄”的脸上一阵阴晴不定,叱责出声道:“够了,都别吵了!此事只需我一人负责便可,我也自会记下诸位师弟们的协助,接下来这趟任务的好处,可少不了你们的……先退下吧,我有事情要好好拷问她……”

他这一开口,其他的弟子一时都噤若寒蝉,有松了一口气的,有面露失望之色的,也有恋恋不舍地看着苏姝以及她手中的宝剑的……

众人虽有异见,但都顾忌“慕容师兄”在门派中的地位,不敢多言,各自散去。

而从刚才开始,装成完全中毒一动不动的苏姝,此时终于找到了空隙。

毫无征兆地,女孩娇小的身子突然向后倒去,翻滚了一圈,动作间她顺势抓住了放置在桌上的某物,便起身向阳台方向跑去。

“给我站住!”

当苏姝跑到阳台时,来自青衣男子的怒斥声才传了过来,同时袭来的还有数股瘆人的寒芒。

站住你妹啊!反派都是弱智么?

恶狠狠地腹诽了两句,苏姝一手抱着潇湘剑和水手服,一手支撑着身子越过了栏杆,从十几米的高楼上纵身跃下,落向了下方的大运河。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但是女子小学生报仇,三天都嫌晚……

姓慕容的家伙是吧……你死定了!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