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请帖....

作者:木之火 更新时间:2019/9/7 8:30:01 字数:2034

可这话说完之后,苏九璃并没有想太多反而还是像个木头人一样,直勾勾的看着山脚那通往山上的石梯

所有压抑着的思绪与情感一下子流露出来,在这个略显漆黑的夜晚里甚至连自己都没察觉眼角划过一痕清泪

…………

她用一只脚踩踏在石梯上踌躇良久,随后就仿佛传达到心意那般朝着李妙生走去

自己便也没发觉眼睛在外人看起来有些红肿,也正是因为在黑夜里她才能这样毫无忌惮的释放自己感情……

“好的,我,我马上来……”苏九璃缓了缓之后同样说出了这三天以来的第一句

也正是这一句颤颤巍巍的发音却使得李妙生有些愣神,那道稚嫩的声音里好像包含了许多的复杂情感,以至于开口都有些颤抖……

“哦…!哦,你,你没事吗?说话声音怎么……”李妙生有些呆愣的回答道

但面前的苏九璃却绕过他身旁挥了挥小手:

“没事,睡觉吧,我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目的?你不是还要……”

“不要了,就这样吧!所有的一切也该结束了!”

她略带伤感的说出这些话并划去眼角的一滴泪水;操着趔趄的步伐向木屋走去

然而李妙生在听见她说出的这些时,自己压根就不知道该接着说些什么;应是预料中的感到喜悦呢还是悲伤,他和苏九璃一样都不清楚!只能是沉默的干着自己该干的……

一直到深夜,因为情况有限李妙生和苏九璃只能是躺在同一张毯子上,而他脑子里却在反复质问着:

{该问的都还没问,这一趟岂不是白来了?还有这几天她都在想些什么!还剩一天那个未婚夫就结婚了半途而废这种事情居然……}

他的内心波涛汹涌,数不清的疑问在他的脑子中不断的翻过来滚过去,即便熬到了外头的温度都有些冻人时;他依旧是盖着被子没有入睡……

直至持续到后半夜时,身旁的被子传来一阵骚动紧接着便散发出的一阵栀子花香,闻见那熟悉的香味后他的内心也总算安稳了些……

不过还没安稳多久,身旁的香味就顿时消散开来并伴随着一阵冷风刮进了毛毯之中;刚要入睡的大脑顿时变得无比精神

他在内心不断的疯狂谩骂并微微侧过身子,想看看突然放弃的她到底是怎么了才会变成现在这样

可没料到的是,先前还在背后的她现在却早已不知身在何处;只留下一张空荡荡的毛毯在地面上随风摇曳着

李妙生在觉察到现状之后有些震惊;手脚慌乱的摸了摸她原先还盖着睡觉的毛毯,并得到一个显而易见的消息

那就是毛毯上的温度还是有些余热的,苏九璃也应该是刚离开不久;想到这里!李妙生二话不说就掀开了毯子朝着屋外头跑去……

他先是在四周的地面上巡视一圈但由于天色过于黑暗,雾气太浓并没发现任何的痕迹;正当他在相隔不远的河边上寻找时却正巧撞上一个身高没有多少,看上去纤瘦的人影

看到这里,他杵在原地愣了几秒;随后就慢慢的朝着这个人影靠近,可以肯定这个人就是刚跑出去没多久的苏九璃

至于为什么半夜跑出去的这个问题他根本没有过多思考;只是知道所作所为必有原因,其中大部分原因很可能是放弃那未婚夫的理由

李妙生如此考虑道便在距离苏九璃不超过的三米左右的位置停了下来……

“负心汉!负心汉!!负心汉!!!”她对着河流大喊,在深夜里这阵声音足以惊起一阵鸟儿腾飞

果不其然,四周栖息着的鸟儿扑腾声与这阵大喊互相响应着,场景里一下子变得嘈杂不堪,就连青蛙也发出了难听的‘呱呱’声

不远处偷听到这些的李妙生捂住了耳朵,一时间高分贝的声响往往有时候会让人产生一种眩晕感

但还没完,紧接着苏九璃就在河边开始破口大骂,骂的内容完全不是现代社会那样的开口就是您妈咋样,崽种语录……

反而是用着极度悲伤的话语说出那些:白痴啊,笨蛋之类的话语;可伴随着她越呼喊的大声,越撕心裂肺;李妙生的心里就像麻花一样揪起来

即便自己清楚的知道,眼前的这个她并不是三千后的苏九璃,不仅不叫自己一口一个小相公,整天嚷嚷着要生一堆小狐狸,更重要的是她的心里从来没有自己的一席地位……

“我真的是,为了什么啊?”想到这里,他在内心反问道,也恨不得和面前的她一起对着河边大喊

然而这想法根本没存在几秒就被一阵嚎啕大哭声所打断,那个骂着骂着就哭出来的,不用说肯定是再熟悉不过的她了……

“都约定好的!待你成年后就结婚……笨蛋,白痴!天下第一的白痴负心汉……”

她喊着喊着就渐渐的蹲下身子开始把手放在膝盖上;而此时此刻的哗哗流水也极为配合的安静下来,就仿佛在跟她一起哀悼这个悲伤的现实般……

在一旁亲眼目睹所有的李妙生还是没能上去安慰,因为这种时候对于她或者对于自己来说都是一段煎熬;甚至自己的心情也同样被这结婚一事搞得一塌糊涂……

时间也已经不重要!在一切的一切变得安静后,女孩抽泣的声音也如同周围的响声一同变得轻微,直到连吐出的话语都变得稀碎

只见她艰难的伸出手擦拭自己脸上那些即将要掉落的泪水;并手中原本还捏着的一小本子以及外加的在山脚下捡到的红色请帖丢在了河中

就仿佛连她的回忆一起,相继埋葬!远离了这个伤心的地方……

离她不远的主人公注意到了丢出的那两份东西;于是乎目视着苏九璃远去的同时,还一边注意着河水的流向

得亏是她的扔的近以及河流的流向没有发生多大变化;李妙生轻轻松松就捡到了这个导致她性情大变的元凶

可正当他拿起来一看时却发现那本小本子一样的东西,正是三个月前自己碰一下就会被揍个半死的黄皮纸书籍以及外加一张婚宴请帖

这请帖的上边却写着这么一段字正腔圆的话:

………………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