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据载入中...

问题儿童都来自异世界?

收藏至火袋下载电子书给本书评价
【BD小說 追逐黃金盤之謎】3

───外門‧噴水廣場前。

由於白夜叉的遊戲噴水廣場呈現出近年稀有的熱烈氣氛。

長年寂寥的商店街店員,也伴隨人流的增加而忙個不停。以最下層的東側來說是相當稀奇的光景。

而這裏也有擺攤賣輕食的店鋪。

十六夜也在〝六傷〞的攤位買三文治時,向店員的貓女───嘉洛洛撘話。

「喲。看來很熱鬧嘛。」

「都要忙不過來了!這麽大規模的小型式的遊戲可是不太常有呢!現在正是大賺一筆的時候哦!」

彎鉤尾巴愉快地搖晃和很開心地笑著的嘉洛洛。

十六夜收下三文治套餐並來回看向四周,毫不在意地問。

「參加者比想像中還要多。有名的共同體也有參加嗎?」

「是呢。我們〝六傷〞雖然也是想當大的共同體,不過也有來好幾個比我們更大型的共同體哦。雖然主要是商業系的共同體就是啦!」

「………呵?那些大型的有哪些?」

「六位數有〝六傷〞、〝一角〞、〝Will o’wisp〞(鬼火)。五位數有北方的〝鬼姬〞聯盟旗下共同體和〝Caduceus〞(神使之杖)。雖然在這一帶是特別有名………不過今次取受注目的還是箱庭三位數的〝Queen‧Halloween〞(萬聖節女王)吧!」

彎鉤尾巴呯地伸直地告知。

這時十六夜面色也變了。

「………三位數的?」

「不過也不可能是女王親自參賽就是啦。而且她和白夜叉大人又是水火不容的關係。參加的是被稱為女王騎士的大人物。其中一人受到女王的敕命而來參加。拜其所賜,興趣為主的參加者增加而變成大盛況。」

嘉洛洛很偷快地把三文治裝袋。十六夜付錢後收下三文治,轉身離開攤位。

在廣場的噴水處坐下來的十六夜一面苦澀地繞起雙手。

(………。難不成真的是很厲害的遊戲嗎?)

視線移往由羊皮紙所製成的〝契約文件〞上。

嘉洛洛雖然很輕鬆地說明,但剛剛所提出的參加共同體全都是些大型組織。本來是不會參加下層的遊戲。特別是〝Caduceus〞和〝Queen‧Halloween〞這二個超大型共同體。

前者是希臘神群的金庫門衛,後者是有著太陽主權的大魔王。

哪一個都是剛被召喚至箱庭不久的十六夜都有耳聞的組織。一般不可能會是最下層所舉辦的遊戲的參加者。

把視線放到〝契約文件〞的書面,十六夜再次略讀內容,擺出凝重的表情。

「黃金盤………呢。嘛,就算不是大衍術,也可以確定是某些重要的恩賜吧。」

把三文治放進嘴裏,將參賽者的類型加入後開始再思考。

───共同體〝Caduceus〞。

從希臘神群中樞的〝奧林匹克十二柱〞之一,商業神所擁有的神杖里所得到的名子。作為旗幟所描繪的〝二條互相交織的蛇〞是連外界也相當地有名的圖案。

除了歐洲的商業組織或醫療機構外,也作為國高中的校徽的主題被描繪,是不分東洋西洋皆廣泛被認知的旗幟。

如果信仰是跟靈格有連繫的話,〝Caduceus〞是1900年代到2000年代的希臘神群的信仰主支撐者也不誇張。那個商業共同體居然特意參加〝Thousand Eyes〞所主辦的遊戲。可以想像內裏定必有些內幕。


接著是───共同體〝Queen‧Halloween〞。

2000年代時萬聖節已變成一項節日活動,不過把回溯時間就發現是古代凱爾特民族繁盛時間開開所舉辦的傳統祭祀。

凱爾特民族有著對隨四季轉移而改變光輝的太陽,作為生與死的象徵而崇拜並舉行收穫祭等祭祀。這就是凱爾特民族的太陽信仰,萬聖節的原型。

在凱爾特中提起太陽神,比較有名的是有著〝光之腕〞之名的必中必勝的神槍擁有者‧太陽神魯格,可是那不過是凱爾特民族把祖先作為神靈來崇拜的祖靈崇拜這個概念為基礎所創造的偶像。本來是會被歸類為英靈,可是經過後天的信仰而在死後升華為神靈。

就算升格為最高神,原本是人類的話也遠遠稱不上是最強種。

純血的龍種、星球的代表、天生的神靈。

為了守護神群,擁有隔絕了的靈格、三種最強種的庇護是必不可缺。

在後天的神靈居多的凱爾特神群中擔任中心的,是信仰太陽運行的最強種───太陽與境界的星靈〝Queen‧Halloween〞。

(不過,太陽的主權記得被白夜叉所抑制住。那邊的不是個人的私怨嗎?)

單手撐頭在深思。雖然十六夜有萬聖節的知識,但對在箱庭被稱為女王的是由人變成還是其它存在這點完全不清楚。他所知的只是她和白夜叉之間水火不容和箱庭三大問題兒童之一。

還有就是實力和名字相符的強者這些。

(記得蕾蒂西亞有說過………『不要對黃金之女王出手』吧?雖然忠告這麼誇張,真的強到那種地步嗎?)

只要自己還沒有親眼確認過,對此有所懷疑也是無可奈可。更何況現在心情很壞。就算說只是陪人但居然變成參加這種不明就理的遊戲,除了不滿還是不滿。不過就算這樣說也不能就此抽身離去。對於讓黑兔成為女仆的權利相當不舍。讓給另外兩人也太浪費了。

(嘛,有想要的東西就只能努力去爭取了)

一面無可奈可地搖頭。打算在附近的地方找人進行遊戲挑戰───突然,在休息的地方傳來巨大的歡呼聲。

「超厲害,眨眼間就四連勝利了!」

「搞不好是最快破解的人!?」

「混帳,對手是女人還被狂敗怎能就這樣算了!」

「對!把男人都叫來!反正都輸定了!所有人一起上吧!!!」

什麼?對此感到怪異而回頭。平常的話是常有的事情而聽漏,不過看來這次事情有點不一樣。

如果是遊戲的勝負有關也就算了,不過要是開始和遊戲無關的勝負的話會很讓人火大。或者說以女人為對手做違法的事情這點很不爽。

不過在此之上的,原因是自己的心情很差。這就是最大的理由。

十六夜認為是把憂鬱的心情一掃好時間而站起來。〝欺強也欺弱〞,正當遵從自己的原則而準備轉身時───

五個大男人一起被打飛了。

「哦?」

發出意外的聲音同時閃避。巨漢們以把噴水廣場的石板都要削去的勢頭旋轉,無法抵抗而暈倒。

十六夜眼神途中充滿好奇心看著對方。

把巨漢打飛的女性一身用麻布長袍從頭包覆到腳的奇怪打扮。

「………呵?看來一瞬間就五連勝並不是謊言呢。」

一邊說著輕佻話,繼續接近身被麻布長袍的女姓。

把面藏得很深因而看不見,不過還是依稀能窺視在長袍影子當中有著面具一樣的東西。看來是有著不得不把真面目隱藏起來的身分的人。

之後面具女姓無言地把羊皮紙───〝契約文件〞伸到面前。





恩賜遊戲名 〝Raimundus Lullus


參賽者方資格B:擁有力量者


敵對方:成善者。

偉大者。

繼承者。

擁有智慧者。           

擁有意志者。

擁有恩惠者。


參賽者方敗北條件:失去〝契約文件〞視同失去資格。

參賽者方勝利條件:結合所有的〝魯魯斯的圓盤〞,得到成就真理的榮耀吧。


補充說明:所有參加者準備完畢後開始遊戲。

遊戲結束時間為所有參加者皆失敗的時候。


宣誓: 尊重上述內容,於榮耀與旗幟之下  由〝Thousand Eyes〞舉辦恩賜遊戲。

〝Thousand Eyes〞印』



十六夜確認內容後,面具女做出傾頭動作問。

「………我的小遊戲是〝力〞。剩下只有〝善〞和〝德〞二種。」

「那正好。我的〝契約文件〞是〝善〞。是賭上這個進行小遊戲就好了嗎?」

「沒錯。雖然就變成是〝善〞和〝力〞的競爭………」

意下如何?傾頭詢問的假面女。從動作和平靜的聲音讓人感覺到受過良好的教育。大概不是這個下層出身的吧。

十六夜抑制進面對未知的強者而高昂的內心,回了兩個答案。

「我對〝善〞沒有興趣。而且也太過曖昧抽象。個人是希望選擇〝力〞。」

「我明白了。」

咔嚓的一聲把劍抜出刀鞘。那時在長袍下看見白色的手甲和騎士的甲胃、還有禮裙。果然是騎士一類吧。

十六夜答案小遊戲,隨即踏出一步的瞬間───

嘯,劍尖掠過鼻頭。

「───嗯!?」

注意到的時候,上半身已經向後仰了。

身體比意識更早做出反應。

十六夜的視覺所捕捉到的,只有假面女手邊些微搖晃的瞬間。雖然大意了不過真是可怕的抜刀速度。

(哈………!這傢伙真是很棒………!!)

再次接連不斷的劍閃襲向十六夜。反擊軌跡的銳利度也非比尋常。在箱庭中十六夜所對峙過的對手當中也是最快的一擊。

切換放鬆的意識,十六夜瞬間把握住敵人的實力。

不過這點假面女也一樣。

(被閃開了………?)

雖然不是對自己的實力感到自負,不過沒想到在下層居然有可以閃過自己劍的人。

只是一擊還能算是偶然,連第二擊都能閃過那就是靠實力。

假面女當場認定十六夜是強敵,往向退了一大步。

扭動劍柄後刀身慢慢地、鬆弛地分解成鞭狀。

十六夜了解到那是鞭劍,立刻拉近距離。

(收納劍雖然很蕭洒,不過這可選錯了)

如鞭的劍擊雖然的確是種威脅,不過只要拉近距離就沒有什麼大不了。而捕捉加速的劍尖雖然困難,不過只要看見手邊的動作就能看穿劍的軌跡。十六夜看準鞭劍揮動的一刻,以讓大地爆炸般的踏步逼近。

讓瓦礫爆散的突擊。

如果只是一般的敵人的話光是風壓就可以決定勝負吧。

不過假面女像是事先預料到,手上裝備著二根長槍。

(什……。!?)

「結束了。是場好戰鬥。」

與勝利宣言一同,,在長袍下傳來高速的一閃。這邊也是一般的對手相必毫無疑問被擊倒吧。

不過十六夜的荒唐程度更在其之上。

十六夜明白到無法停止突進的同時,把緊握的拳頭打向石板讓地面整個被吹飛。

「………!?」

響起的轟嗚。彈起來的廣場石板。

假面女的立足地被吹飛、只能在飛舞在空中。十六夜認為是絕佳的機會、為進行追擊而抬頭。

不過可惜慢了一步。

在空中翻身的假面女在下一瞬間手持剛弓狙擊十六夜。

「呿、混帳!」

一邊口出惡言同時閃避極速連射的箭雨。到了現在十六夜終於把握到假面女的戰法。

雙剛、鞭劍,之後是剛弓。

借由接連不斷替換近中遠距離的武器藉此不出現破綻地戰鬥。不過說就簡單,這可不是尋常的武藝。唯獨擁有三種武器都習得同樣高等級的無窮的技藝才有辦法達成的戰法。

(………該有的都有了嗎)

箭矢之雨全部閃掉,藏身在噴水池的陰影中。

予料之外的敵人就在十六夜眼前,不過在他眼中所浮現的並非愉悅。

浮現出來的,是更為強烈的感嘆。

敵人毫無疑問是強敵,而且是和十六夜類型相反的強敵。

和擁有天賦才能的十六夜不同,從假面女的武藝當中可以感受到非一般的修練和鑽研。對不同尋常的劍技、槍術和弓術的信賴和自信,還要有強韌的意志力,否則就無法習得這一身技藝。證據就是明明攻防的速度是十六夜更為優勝,可以完全無法隨心進攻。

敵人不單強大,更是靈巧。

(黑兔………雖然有點馬後砲,超Good Job)

這麼稀有的強者今後不知何時才能遇上。握緊拳頭、為打倒眼前的強敵而讓思考奔馳。


而遠方開始騷動,正好就是那個時候。



「麻煩了………!被十六夜擺了一道了………!」

「嗯………仔細想想,我們根本就沒有〝契約文件〞在手。」

後悔地咬著手指的飛鳥和肩膀垂下苦笑的耀。

這份〝契約文件〞除了是參加資格外,同時也是入場卷。只要十六夜拿著就連參加小遊戲也做不到。

感覺很有趣而跑到街上的兩人注意的時間點,就在剛剛決定要參戰的時候。

飛鳥打從心底後悔地咬著姆指,怨恨地看著眼前的小遊戲。

「在自家庭院明明這麽熱鬧卻無法參加………這是多麽的屈辱………!」

「就是。附近的鄰居們都看來很開心但是無法參加真是寂寞。」

耀苦笑地安撫憤怒的飛鳥。

之後她在商店買了蘋果糖,以另一種方法享受這個祭典。挺像是能洗澡有飯吃和睡床就夠的她的享樂方式。

在一陣憤怒過後飛鳥也漸漸空虛起來,和耀一起買來巧克力香蕉來咬著食。

之後兩人就改成在祭典中散步,到處逛商店。

一陣大聲音把客人吸引住,響起開朗的聲音。

「喲呵呵呵!好了各位都準備好了哦! 現在來進行由〝Will o'wisp〞所舉辦的特別遊戲的說明!」

「〝智慧〞、〝意志〞、〝仁德〞的三種〝契約文件〞以小遊戲形式進行讓渡哦!」

「至於未滿足參加條件的人,也只要付出相對的代價也能夠參加哦!」

───誒? 飛鳥和耀同時回頭。

兩人的視線集中的是火龍誕生祭時的南瓜頭鬼魂傑克。在頭上盤腿坐下的愛夏·伊格尼法特斯也看見兩人,揮手出聲叫著。

「哦,是之前的無名嘛。你們也參加嗎?」

「………沒有〝契約文件〞也可以參加嗎?」

「只要能付出相對的代價的話。───只不過,我們的遊戲是很激烈的哦?」

嘻嘻嘻地笑著挑釁。

到這個地步兩人也無法退讓。以同樣的語調回應。

飛鳥和耀一付接受挑戰的樣子向站在前面傑克問。

「沒問題。說出代價是什麼。」

「反正我們要贏。所以沒問題。」

「喲呵呵呵!有精神是最好的!」

「哼哼。聽了之後儘情去後悔吧。」

不可能,兩人同時把話說滿。

和強硬的兩人相對傑克和愛夏含笑回應。

愛夏確認過其它參加者集合得差不多,雙手攤閞宣告。

「我們的小遊戲───就是這個!」



恩賜遊戲名 〝Raimundus Lullus


小遊戲:〝意志〞、〝仁德〞、〝智慧〞

※規則概要

一小時之內把〝Will o'wisp〞的商品賣出最多的就是勝利者。

不過原則上,必須要穿上印有〝Will o'wisp〞旗號的女僕裝進行銷售。

而男性參加者也必須要穿著女僕裝。

敗方被強制要求成為穿著女僕裝一整天為〝Will o'wisp〞工作的免費店員。』



「「哦哦啊!」」

兩人,加上男性參加者一同感受到戰慄。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快捷键[右箭头:下一页][左箭头:上一页][回车:返回目录]
作者其他作品 同类型小说排行 最新轻小说排行

免责声明 | 版权隐私 | 联系方式 | 粤ICP备10062407号 | 粤网文[2012]0726-109号 [C] 2005-2012 SFAC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菠萝包轻小说

iphone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