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页 佛罗斯达

作者:狂热不毛先生 更新时间:2019/10/22 23:53:20 字数:2200

两个月后。

清晨,朝阳刚刚把第一缕阳光投射到还挂着露珠的石板路上。

我拉开面包店的大门,走了进去。

“叮当叮当”

门后,一串小小的风铃发出悦耳的声响。

面包店里,一个小女孩正在忙碌地将早晨刚刚烤好的面包摆在木架上出售。

此时,听到门口风铃传来的响声,她转过头来,大声喊道:

“欢迎光临......呀,是周先生!您今天又来买面包了!”

小女孩看见是我,笑着喊道。

大概是刚刚从烤炉前过来,她的脸上红通通的,几缕发丝被汗水打湿粘在额头上。

“是啊,又来照顾你们生意了。”

我笑着说道。

因为火炉的缘故,面包店里十分温暖,与门外寒冷的天气简直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我不得不脱下头上的帽子,好让热气从头顶散去。

“真早呀!今天你是第一个来的,就算您八折好了!”

小女孩笑嘻嘻地说道。

小女孩的名字叫麦子,和爷爷一起经营这家名叫“好运来!”的面包店。每天早晨都会准时烤出一炉面包。因为他们家的面包味道非常好,很多人都会选择早起到店里来买上一天所需的面包。

在冬天的佛罗斯达,如果有什么是让人想起来就心里暖烘烘的,那一定是管道里的蒸汽和早晨刚刚出炉的面包了。

“哈哈,今天有什么新品吗?”

“我想想,唔,绿宝石松子面包,甜脆麦田圈,木果长棒......”

麦子放下手中的面包,掰着指头认真数着。

我转向一边,看向店里。

架子上摆满了刚出炉的松松软软的面包,空气中充满了香甜的麦香味。

有的面包被抹上果酱,有的面包被烤成圆形,有的面包被单独放置,同时标上“xxx先生所定”的字样......

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仿佛要将店里所有的面包香味都吸进肺里一样。

从寒风中带来的冰冷感觉渐渐从神经末梢褪去。

“呼~”

将身体中剩下的冰冷从身体中呼出,浑身舒泰,顿时感觉整个人都暖洋洋的。

嗯,早晨的面包店果然是一天最美好的起点了。

要是再来一杯香醇的黑咖啡的话......不好,味蕾在滋滋作响了。

“那就,来两个松软面包棒吧。”

我转过头对麦子说道。

面包店里的式样太多,琳琅满目的商品几乎要把我的眼睛晃花。我踌躇一阵后,还是点了之前一直买的面包。

松软面包棒其实就是之前世界的法棍,长长的,松松软软,透着诱人的金黄色,搭配热牛奶简直让人想要当场升入天堂。

当然,冷了的时候也和法棒一样硬的可以打人就是了。

大多时候都会有这种感受吧,在面对很多没有做过的选择时——比如说饭店里的各种佳肴,如果有已经尝试过的选择——比如说鸡蛋炒饭,就会出于保险起见选择自己已经尝试过的选择。

与其面对未知的结果忐忑不安,不如墨守成规,选一个自己已经尝试过的选择。这样一来,至少有后路可退。就结果而言,也许没有吃到店里最好吃的招牌菜,但是最起码有一碗味道不错的蛋炒饭可以填饱肚子。

我就是那种会选择蛋炒饭的人。

“哈!又是老式样,那您还让我数一遍!”

麦子瞪大眼睛,夸张地叫道。

“怎么,难道你们家今天没有准备松软面包棒吗。”

我笑嘻嘻地说道。

“怎么可能!”

麦子大声叫道。

她快步走到柜台后,从架子上取出一个精心包好的纸袋。

纸袋里赫然躺着两只刚刚出炉、还冒着热气的长面包棒。

“呐,已经为你准备好啦,早就知道你要买松软面包棒了!”

麦子狡黠地笑道。

“厉害厉害,麦子真是越来越机智了,过几年就要继承面包店了吧。”

我故意做出吃惊的样子,从麦子手中接过纸袋。

“嘻嘻,早着呐早着呐!”

女孩如同苹果一般的小脸透出红意。这次可不是因为烤炉的热量所导致的。

“多少钱?”

“打八折,一共是......唔,十二佛朗!”

麦子眼睛转了转,对我说道。

“给你十三佛朗。还有一佛朗就当作你猜中我想买什么的奖励吧。”

“呀!那就谢谢了!”

麦子笑眯眯地回道,一双眼睛都弯成了月牙。

“那我走了哦。”

“明天再见!”

“明天再见。”

“叮当叮当”

门上的风铃再次响起清脆的声音。

我将身后的门缓缓合上,迎着寒风走上街道。

一阵风从街边卷过来,拐过街角,避过路灯,带着一缕寒意钻进我的衣领。

“唔————”

我不禁打了一个寒颤。

冬天的佛罗斯达总是雾蒙蒙的,潮湿,且带着外地人难以习惯的寒冷。

人行道上的行人们大都披着厚厚的斗篷,带着小羊皮做的帽子,迈着步子快速行走,哪怕是遇见熟人也只是互相点点头,然后如陌生人一般擦肩而过。谁也不想在这种天气里多停留片刻。

街道上,马车、有轨列车、“蓬蓬汽车”(佛罗斯达的汽车因为车顶都高高圆圆的,所以被称作蓬蓬汽车)彼此穿插着,在并不宽的道路上你来我往。

一切都好像回到上个世界二十世纪的英国一般。

我抱着装着松软面包棒的纸袋,拐过二十四号街,转进小珊瑚广场。

刚出炉的面包的香气窜进我的鼻子,让我在寒风中感到一丝温暖。

“咔”

脚尖踢到了什么。

“对不起!”

我连忙将纸袋从面前提到身体侧边,对某个被我踢到的人道歉。

“嘎吱嘎吱”

传来了这样的回应。

“咦?”

我低下头,定睛一看。

一个小小的、像盒子一样的机器人正躺在地上。它的履带断成两截,金属身体僵硬地抽搐。

“原来是机器人啊......”

我挠挠头。

实际上这样的情况在佛罗斯达并不少见。一些家庭或单位为了节省人力,就会将货物交给自走型机器人运送。不过因为潮湿天气的机器人总会在轴承或者履带上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所以冬天的佛罗斯达街头常常躺着一批又一批的机器人。

佛罗斯达城市管理会也经常为了这件事烦恼不已,组织了一只“汇报队”在街头巷尾寻找那些倒在地上的机器人,将它们送到专门的暂存站,等着那些倒霉的主人来认领。

在某批有问题的机器人发售后,去暂存站领回自己的机器人甚至成了人们下班后的日常活动。

因此将这个机器人放着不管也是可以的,待会就会有“汇报队”的成员将它们领走。

我嘟囔着收回脚,向着广场对面一处有着红色房顶的二层小楼走去。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