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丽丝的成年礼

作者:猹chara 更新时间:2019/11/17 20:44:58 字数:1398

这是一个巨大而又平整的遗迹,任何一个历史学家都无法证明这是人类文明的产物,在空旷的遗迹里悬挂着类似维多利亚时期风格的复古挂毯。隐约间时不时的还有淡淡的某种物质燃烧时散发的气味。而几个穿着暗色侍从装束的人在往角落里的烛台里添加香料。在遗迹的正中央,一只模样奇怪的钟摆在一张很深的壁龛里滴答作响。座钟的钟面上画着一些令人困惑的象形文字,而它上面那四只指针的运动方式与这世界上已知的任何计时体系都不尽相同。几十个身穿长袍的人正虔诚而又整齐的念诵着什么祷告词。

爱丽丝把玩着手中那把刻有奇异藤蔓花纹的银色的铁钥匙,接下来她需要成功使用这把钥匙回归本源完成自己的成年仪式。那是原本只能在简短而又难以捉摸的朦胧梦境里才能造访的奇异空间与美妙国度。

这是一个神秘而且没有指引的过程,当钟摆到达正确的位置,某些在这座承载了千万年秘密的阴郁遗迹之中的某些黑暗、古老而又可怖秘密就会展现出它的面貌。

而那些向往着这神奇的真理请求同行的异教徒们,还不知道自己即将成为这场仪式的祭品。

聆听着那只并非用来记录世间时刻的座钟敲打出异样的滴答声。爱丽丝知道,这关键的时刻就快要到来了。她给了不远处的侍从们一个眼神,他们便更加快速的往里面添加着香料。

这时,座钟里发出的癫狂的滴答声似乎浮现出了某种仿佛来自未知的世界,令人感到困惑,怪异而又无法解读的低语。见状爱丽丝怀着紧张而又大胆的自信,做出了某些动作并用人类无法发出声音念诵着某些咒语。

之后的情况无法用文字来描绘,它充满了那些绝不会发生在清醒世界里的悖谬、矛盾与反常——但是这些悖谬、矛盾与反常却经常充斥在我们那些更加奇异的梦境里。而且在我们从梦境回到身边这个由有限的因果联系与三维逻辑组成的狭隘、僵硬与客观的世界之前,它们一直都被认为是理所当然的,没有丝毫荒谬之处。

最后看了一眼身后的满地干尸,爱丽开始了她最重要的征途。

这里的时间与空间仿佛被某种未知的力量所扰乱。一切所处的位置和时间的流逝都失去了应有的意义,世间一切都同时存在,又似乎从未出现过。在爱丽丝的脑海中,她很清楚的感知到却完全无法明确意识到她是通过何种渠道获得这些感觉的。

根据那深深地刻在自己基因深处的记忆,爱丽丝明白,此时她已经离开了地球,但是离她的目的地还有很长的一段距离。

没过多久一个身披薄纱的身影向她飘来。

“什么啊?我还以为终于又有凡人物种渴望获得真理而踏上这寻找門的道路,原来又是你们这群低劣家伙。”

尽管来者显得十分无礼,但是爱丽丝可不敢反抗。因为它即是那困扰了这世间一切约束,那徜徉黑夜的事物,那玷污旧印的邪恶,那些在住民之外繁茂孽生之物都视为无物的伟大存在——太古永生者。

看到爱丽丝的沉默,长生者有些不解。

“你们不是向来把这种评价作为夸奖么?一点反应没有的你还是第一个。”

随后周围的乱象突然变得稳定了,并组成了一条奇异的道路。在路途的尽头,某种用巨大的石块雕刻出来的不符合人类认知中的任何一种几何规律的大门正伫立在那。怪异而又无法描述的光线正从不同的角度照射在门上。

“终极之门已为你准备好了。如果你害怕,你也不必前进。你也许能豪发无损地回去,沿着你过来的路。但你如果选择继续前进——”他突然停顿了下来,不安的气氛突然围绕在爱丽丝的周围让她感到一阵不适,身体也忍不住的颤抖着。而长生者接着说到:“我会送你回去,等你准备好了再来。嗯?你看上去好像有点紧张,会被这种玩笑吓到的你也是第一个。你的监护人是邓泽吧,他什么都没教你么?”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