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据载入中...

不付房租的魔王

收藏至火袋下载电子书给本书评价
【第三卷】第九话---第十四话
第九话
参谋长「……稍微恶作剧下,居然就变成非常糟糕的画面了」
博士「呜哇……。再怎么说这也太过了呢。在屁股上涂鸦什么的……」
将军「喂,到底是怎么回事?另一边发生什么事了?」
参谋长「……差不多该去学校了」
博士「我也要去打工了」

说实话,想让魔王走开点并非是因为「怕丢脸」。
那种事,最多也只能算一半的理由。另一半是因为别的事。
其实就是「不想被揍」而已。
「慢着,听我解释!」
「预备——」
这个『预备』是供崎准备揍我时候的喊声。
果然变成这样了。完全就不听人解释。
还不止如此,感觉这次出手会比平时要重。先是拉回手臂并同时开始吐气,之后大幅度挥动右手。

供崎——“女战士”供崎宫子,是货真价实的暴力女。
这女人和我,是所谓的青梅竹马关系,从小就被揍过很多次。
回想起那时的情景,最早在幼儿园的时候,供崎就开始揍我了。当被同样是向日葵班的那个女人问到『义经有喜欢的女生吗?』,我回答『隔壁班的——』的瞬间,一拳揍我的肚子上。还有,当时苹果班的恒彦(全名是园田山恒彦)把供崎的裙子掀起来的时候,碰巧从旁边路过的我,不知为何也一并被揍了顿。在不讲道理这方面还真是一点没变。
而且,当时的供崎是支配三个幼儿园的老大,传闻中『这是相隔多少年才达成的鸭谷市统一霸业?』被附近的小孩所畏惧。
居然会想要去掀这种女人裙子的园田山也是,真不知道在想什么。从幼儿园时代开始就个不会看气氛的家伙。
在那之后,供崎,
『我在小学四年级时的生日派对上放她鸽子的时候』
『我在去年的情人节时受到她的义理巧克力的时候』
『我中了魔族的色诱作战的时候』
等等,都是些我不断挨揍的画面。
(……不知怎么的,就开始想起以前的事了。这就是走马灯嘛)
是因为觉得揍得会比平时更重的关系,才会出现这种东西的吧。想起的都是些倒霉的情景。
总之,在这暴力女面前,手臂还被魔王抱着。会受到这样的铁拳制裁——当然是很没道理——但也在预料之内。
只不过。在供崎的拳头即将落下时的瞬间。
出乎我的预料,有人伸出了援手。
「“女战士”快住手。让人看不下去咯」
魔王?
「!?什么,阿萨,你要我住手?」
「正是」
魔王居然来会来帮我!?
(……嘛,反正,是在背地里另有打算吧)
说是来帮我——估计又会说些不着边际的事吧?是打算装傻制造吐点。你的想法我已经看穿了。不会被骗的。
「不要随便揍义经。那样他太可怜了」
诶……?
喂,装傻哪去啦?难道只是想来帮我?
因为穿上了布拉,就变得比平时更体贴了?
「“女战士”,就因为你那么粗暴,才会和义经一点进展也没有。过度的傲也会让蹭得累萌不起来的哦」
「什……!?你,说什么!谁是蹭得累啊!你到底在说些什么啊!」
「呼,那还用问哦。你自己也应该清楚得很」
「……!」
怎么说呢,总之变成很奇妙的情况了。
魔王,虽然你来帮我是挺感激的,但你还去惹供崎生气就不秒了吧?从刚才就长一直在说些会激怒她的话。
供崎一被人说是蹭得累就会生气。每当要揍我的时候,总是说着『别,别搞错了呐!这可是不因为蹭得累,只是想试试新入手的球棒的手感而已!』。魔王应该也知道这事。
「说到底,你那蹭得累也是错误的。每次都轻易就使出暴力。这样子,只能算是个暴力女哦。……话说回来,以最近看过的漫画、动画、轻小说来比较,同你一样搞错蹭得累属性的角色有不少呢。不过,大多是没人气的角色,最后都无法和男主角走到一起」
「…………哼唔」
「哎呀呀,这就是所谓的TSUNDERE·IS·DEAD。像你这样的废物蹭得累居然有这么多,真是为业界的未来感到担忧哦」
「阿萨……你,说得有点过分吧?」
看吧,果然是生气了。
原本朝向我的拳头,现在改向魔王了。
快停手吧,对方可是名为魔王的女孩子哦。这样揍下去就麻烦啦。
不过,另一边,魔王却是——
「库呵呵呵。生气咯,生气咯。是因为痛处被刺到了吧?我是无所谓,直接开打也没关系」
挥动随身携带的法杖,将其对准供崎的位置。
就是那把邪神之杖Cxaxukluth。
拥有匹敌核武器威力的,最强的魔法杖。
不付房租的魔王-第九话---第十四话
「噢,喂,魔王!?供崎你也是!不会是真的想动手吧?现在又不是战争期间!」
「…………」
「……………………」
「喂!?」
这是——两边都是认真的。当真是想开战。
曾经占领地上世界七成土地的魔王,与,为了拯救人类而战斗的“女战士”。
这两人之间即将再次爆发冲突。
就在这所学校。
只因为一些不着边际的理由。
魔王与供崎已经一触即发。两人无言的对立着。
不秒,我必须要出面阻止才行!再这样下去,两边都不会只受点轻伤就了事。还不止如此,连学校和整个城镇都可以要遭殃。
不过,在战争期间仅仅是“搬运工”的我,能有什么办法来制止这一切?
(不管了,豁出去了——!!)
我紧握上衣口袋里的圆珠笔,朝那两人飞奔过去。
就在这时——!!
「哟,是魔王殿下。今天怎么好像有点不同寻常?」
从后方,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失礼了——我是魔王酱粉丝俱乐部会员编号002的副会长园田山恒彦。看,这是我的会员证」
是你小子啊!看啥会员证啊!
「殿下,总觉得有点不一样呢……啊,我明白了!胸口处微妙地有些隆起。看来今天有穿布拉呢」
你,真不得了?
不愧是粉丝俱乐部的副会长。看一眼就能发现布拉的存在。
能完全无视这剑拔弩张的情势这点也很了不起。非常厉害。居然能面不改色的与女生聊布拉的话题。这小子,同幼儿园那时也没变呢。
「什……!你在说什么哦!布拉什么的我才不会穿呢!」
不对吧,魔王,你那辩驳有问题哦。
「没弄错,肯定有穿。就算隔着衣服我也能知道。根据我的私人记录,魔王殿下至今穿着布拉来学校的情况一次也没有,这可是首次穿布拉上学呢。说实话,我是贫乳派的,知道了这种事也不会觉得兴奋……」
「……!我,回去了!」
有穿布拉的事被发现后觉得害羞的关系,魔王她红着脸逃走了。
放弃了与供崎的战斗。
也就说,园田山拯救了学校和城镇吧? 只看结果的话。

产生的能量……二七一四拉姆伏特
充填率二二·六%(二七一四/一二000拉姆伏特)


第十话
园田山「话说,义经,你手臂上的那个咬痕是魔王殿下留下的吧?看牙齿的形状就能知道」
义经「?园田山,你想干嘛?……喂,快停下!别舔啦!也别咬!」
园田山「舔一舔,咬一咬……这咬痕肯定是巨乳化之后才留下的。尝下味道就能知道。真是可惜」


要是园田山恒彦能闭上嘴的话,也还算是个帅哥。个子也挺高的。
只不过他骨子里和言行举止实在是太极端了,会把这家伙当作是『帅哥』或是『高富帅』的人一个也没有。
不如说是以『悲剧的家伙』和『令人惋惜』而出名。班里的女生曾说在『要是不这么白痴就完美的男生』中算是TOP 2。还不清楚另一人是谁。
总之今天,这家伙的残念能力还没有被完全的发挥出来。
「呀?魔王殿下,已经回去了呢」
「是园田山(你)害的。明白的吧」
就因为有事没事就把粉丝俱乐部的事挂在嘴边,魔王才会觉得不好意思的,还是那瞪大眼睛的样子。我反而应该多学习你的迟钝。多亏了这点,学校算是得救了。

在那之后。
这样一闹,供崎也算是消气了,终于可以静下心听我解释。
「原来如此……。也就是说阿萨她,因为是第一次穿布拉,才会变成那种样子的——你就是想说这些呐?」
「对的。解释过了就能弄明白吧」
因为觉得穿布拉很丢脸,就抱住我的手。到最后差点被要揍了。
虽然我这么说明了——
「哼唔。不过,总觉得,你们两的关系好过头了呢?」
供崎又是微妙地有些难以接受我的解释。
一脸很不爽的样子。为什么你要这么生气啊。
「话说,义经,我是粉丝俱乐部会员编号002副会长的园田山恒彦——」
「我知道。没必要特地自报家门。刚才就已经听过一遍了」
这是从幼儿园开始的孽缘。不仅是名字,连家庭地址、电话号码、还有小学三年级时闹出大骚乱被登上报纸的事也都知道。
「园田山,为什么你每次出来都要报一次名字?」
「粉丝俱乐部的活动就是我的一切。请看,这是我的会员证」
就说了不要给我看啦。
「比起这事,义经,有个问题要想你讨教一下」
「啥事啦?」
「殿下她,还要多久才能恢复原状?」
「恢复?原状?」
「刚才我说了布拉的话题后,殿下因为难为情而逃走了嘛?那样的才不是魔王殿下。我作为粉丝俱乐部的副会长必须得说一句,殿下她根本就不需要羞耻心」
「园田山,你的兴趣还真是难以理解」
怎么想都是现在的样子更好吧?
那害羞的神情,不是很可爱嘛。
平时是个可以完美诠释『随便』这个词意思的废人,居然也有脸红的时候……。
然后供崎她突然就揍了我一拳。
「好痛!为什么要在这时候揍我?我什么都没说啊」
「就算你不说出来,也能猜到你在想什么。大概」
别因为『大概』就揍人啦。至少也要先掌握确凿的证据啊。
另一边,园田山则完全无视眼前正在发生的暴力流血事件,依旧是自说自话地说着。
「其实我很不喜欢看到她穿布拉。因为这就意味着她的大小已经成长到必须要穿布拉的程度了吧?贫乳可是殿下最大的魅力点。明明那光溜溜平板身段才是殿下之所以能成为殿下的关键。……嘁」
「搞啥啊,最后那个嘁。你就这么喜欢贫乳吗」
真难得。
说起上中学的男生,应该都是巨乳星人才对吧。
「隔着衣服观察,殿下她看起来是胸围达到70cm的强力B罩杯(有乳沟)。而实际尺寸应该是更小一些,却硬是穿上大一号的吧。从身体活动时衣物发生错位上就能看出来。这是内侧留有空隙时才会有的情况」
为什么,连这么细小的部分都能知道?
果然你小子很厉害。能比得上福尔莫斯了。是布拉领域的福尔莫斯。你,其实是喜欢布拉的吧。
「先不提乳沟,居然是B罩杯——。在一般的标准里,这应该算是废乳,或是普通乳的,但在贫乳界里却等同于巨乳。果然,我作为粉丝俱乐部编号002的副会长,非常不喜欢她现在的样子」
「好了,差不多可以结束这无聊的话题了呐?义经,还有园田山,就在这边站成一排。我两个一起揍」
「等等,供崎。要揍也应该揍园田山他一个人吧。我只是在一旁听他说啊」
「这是连带责任。快准备,咬紧牙根」
「义经,你不用挣扎了。供崎她真正想揍的人其实是你。……好了,已经站好了」
为什么要站好?园田山,你也放弃得太早了吧?
「很好,觉悟很高呐。看在你那觉悟的份上,揍园田山的时候减轻20%力道」
「好哑,LUCKY」
高兴个啥。
这根本就不值得你高兴吧。
「那么就揍咯。好,一~拳,两拳」
供崎对着并排站好的我和园田山,依次各揍了一拳。果然是不讲道理。
「还有件事,先和你们说清楚,因为第一次穿布拉而感到难为情,也只会发生在头两天呐。等到习惯以后,就会恢复原状的」
你说什么?
那么,那可爱版的魔王,最后也会永远消失吗。
是嘛……太遗憾了……。
「那好,义经, 再补你一拳。」
就说啦,供崎,为什么总在这种时机揍我啊?

话说回来,有件事情一直都很在意——。
你的发饰。用来绑马尾辫的那个。
偶尔会闪闪发光,是怎么回事?

产生的能量……九四七拉姆伏特
充填率三零·六%(三六六一/一二零零零拉姆伏特)



第十一话
博士「拉姆伏特能量吸收装置,正常运转中。托殿下获得『害羞』与『巨乳』两个新技能的福,义经已经完全被迷住,最终都转变成“女战士”的心理压力——计划完美无缺」
参谋长「……那么就开始进行第二阶段。也要当心不能被殿下和“女战士”察觉到」
篮球教练「在副标题里剧透可不好哦……」


「刚刚想到个点子,将对贫乳的喜好称之为『小乳道』怎么样?人们不是常把贫乳比喻为平地、盆地等地貌特征嘛。所以它的意思就是,从被称作巨乳的这座令人忌讳的狂躁山脉中穿行而过的小路。请看,这是会员证」
「园田山,你很烦啦」
就在这样的闲聊中,迎来了放学。
「义经,回去之前,先去哪逛一圈吗?」
「不了——今天打算早点回去」
我回绝了供崎的邀请。
因为很在意魔王的状况。而且早上又发生过那样的事。先去公寓,看看她的情况再说。
「哼唔……」
在供崎说着『哼唔』的时候,她的腹拳已经打入了我的身体。 又被揍了。
依旧是搞不清到底哪一点惹她生气了。
「另外,本人——粉丝俱乐部会员编号002的副会长园田山恒彦,今天要早点回去。关于对已经巨乳化的殿下的爱,需要一个人静下心来思考」
「这种事你想做就去做!又没问过你!」

(……魔王她,现在在做什么?)
仍然在为早上的事而觉得难为情?还是,已经忘记这事,正悠闲地看着电视节目?
我一个人,朝着家的方向赶路。
从学校步行花了15分钟。来到与自家相邻的公寓『New Gorgeous TAKARADA』。
冲向其中的203室。

——啪、卟~  啪、卟~  

「魔王—,在家吗—?在就回个话—」
可是,里面却没有回应。
不在家?还是,假装不在家?明明在,却故意不回我话?
(估计,是假装的……吧。从房间里能依稀感觉到些有人的气息)
魔王那家伙,到底是怎么了。
虽然想直接就这么打开门进去,但如果碰上昨天的状况就麻烦了。
要是又看到她的布拉的话,肯定会大闹一翻。
恶魔「嘻,嘻,嘻,不用再卖乖了」
!?又是恶魔!
『卖乖』是指什么事?
恶魔「其实你很想直接冲进去的吧?我明白的。非常想看,那只布拉酱的吧?」
不,你弄错了。我才不想看。
我对B罩杯的废乳布拉什么的,一点兴趣也没有。
天使「义经小朋友,要凭自己的良心说话」
啊,现在换天使了?
继恶魔之后,这次是迷你尺寸的天使来到耳边细语!
「——搞啥啊,你是天使艾尔大佐吧!是看起来像天使的魔族!是恶魔艾尔大佐的同伴」
天使「你错了,我是你“内心深处的天使”。代表你的良心。不用再欺骗自己了,堂堂正正地去欣赏布拉吧」
不不,这说法很怪啊。
就算你是真的,但会说出『去看布拉』这种话的天使肯定有问题。
天使「也就是说,义经小朋友,你是觉得『既然是废乳布拉,当然是没啥看头的』,没说错吧?可是,你这想法是错误的」
「怎么回事?」
天使使「布拉的价值并非取决于『它所包含之物的乳量』。而应该看『它所包含之物属于谁』,这才是最重要的。其实你心里也明白这个道理的吧?」
那么,也就是说——我其实是喜欢魔王的,因为那是自己喜欢的人的布拉,所以想要看……是想这么说吧?
确实,现在的魔王很可爱……。
不对,才不可能啦!
「总之,我是决不会擅自打开房门偷看她换衣服的!才不会为了看布拉而做这种事的!」
??「——你,真的觉得这样好吗?」
「这次又是谁!?」
继恶魔,天使之后,下一个是谁?
无论换谁来,我都不会再被骗到了。那个废乳布拉,那个废乳布拉……!!
然后,耳边细语的源头,在被我问道『是谁!?』后,回到道。
??「我是你“内心深处的篮球教练”。也就是漫画『灌篮○手』中出场的担任教练的老师」
难道是那知名的篮球漫画!?
怎么可能!没关系吗,突然拿出这种角色!?就算是心中的妄想也太过了吧?
篮球教练「试着说出你真正的想法。一旦死心的话,比赛就提前结束了」
我……教练,我……。
「教练……!!我好想看布拉……」
篮球教练「恩」
啊—,既然漫画『灌篮○手』里出场的教练都这么说,那就没办法了—,恩。因为是那有名的篮球漫画里的教练说过的话—。
遵从心中的篮球教练的教导,我,干净利落地,打开了魔王房间的门。
然后——。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笨,笨蛋!都已经装做不在家了,怎么还要打开!」
「那是,不知不觉就……。想要看布拉——才不是啦!正想着到底该等到什么时候打开比较好!」
「这世上哪有人会『不知不觉』就去打开房门!」
罕见地说出了有常识的发言。诚然如此。
好不容易遵从篮球教练的教导,可惜魔王她现在并非是更衣途中。是与平时一样的红色外套打扮。而且还把拉链一直拉到领口,布拉的尊容连一丁点儿的窥探不到。嘁。
(……唔,等等?那么,她刚才为什么要大叫?这女人除布拉以外,没有哪个部位被人看到会害羞的吧?)
开门的时候,魔王她,好像慌慌张张地将某件东西藏到身后——?
「喂,刚才你把什么东西藏起来啦?」
「才才,才没有藏东西哦!」
不,肯定藏了。
刚才那明显是说谎时的反映。
「够了,快拿出来吧」
「不要!不是的——这个是总有一天会不得不给你看的……」
「?不得不给我看的东西?」
那是,什么东西?完全想像不到。
「唔,也就是或呐,虽然很难解释清楚……也有些难为情」
很难为情的东西?比布拉还要难为情?
那东西,请务必让我一探究竟。想看,非常想看。
「不过,突然看到那样的东西很有可能会爆冷场……。义经,向我保证,看过后也要淡定哦?」
「噢,恩。我保证。虽然不清楚是怎么回事,但我肯定会淡定的」
「唔……。那好。就让你看吧。
今天早上,我不是从学校提前回来咯?在那之后,回到房间任凭NHK教育频道播放着节目,看到面向小学五年级的女子体操服姿态而感到兴奋不已,又或是看到『和妈妈一起唱歌』的宝宝换睡衣栏目,想着『今天来的模特有点微妙呐』感到十分失望等等——因为那个,昨天看深夜动画看到很晚,觉得很困。就想至少要先把『「HBC」亚鲁夫想成为异色宫大工演歌手「名匠做甚五郎」』的帖子更新一下。于是,就趴在被炉上睡着了」
「?怎么突然就开始情况说明了?够了,快给我看啦。东西就藏在你身后吧?」
「别急。等我把话说完。
我睡着的时候,大约是上午九点半的时候。等到我醒来,『那个』就出现了。在被炉里面——具体点说,就是夹在我两腿之间。我完全就不知情。真的是吓了我一跳」
「所以说,到底是什么东西?出现了什么?别磨磨蹭蹭地,快拿给我看」
「知道咯……。不过,绝对不许冷场哦?记住,要淡定」
在多次嘱咐之后,魔王她把那东西拿到我面前。
会使魔王变得如此害羞。不仅如此,还被吓一跳。
被藏起来的『那个』,居然是,
「是一枚蛋……」
居然是只蛋!?
出现在面前的是直径20~30cm的,巨大的蛋。
形状就像是放大版的鸡蛋,整只蛋上都布满了水色的条纹状图案。是和魔王胖次一样的蓝色条纹。
难道说,这个是……。
「恩……。看来这似乎是我的蛋」
怎么可能?
居然是魔王产的蛋?而且——,
「它的父亲,是你哦」
你说啥————!?


第十二话
魔王「魔族个体间的差异是非常大的。既有像我一样的美少女型,也有像军医长那样的触手型。同样的地上世界的迈克·捷克逊、蕾蒂·伽伽,他们看起来也完全就像是不同的生物咯?」
义经「这到也是」
魔王「只要这么想,就觉得会下蛋也不是什么与众不同的特征」

大约30分钟后,在魔王的房间内。
「因为军医长不在,就由我——希尔德加德博士来代为执行军医的职务」
「唔,那就是开始吧」
「明白」
便利店打工一结束就立刻赶来的博士,晃动着她的狸猫尾巴,并用听诊器检查着魔王的蛋。
「话说,军医长到哪里去咯?」
「去夏威夷旅游了,要下周才能回来」
夏威夷旅游?有钱人啊。
「说起来,她的确是有这么说过呐。那女人,不愧是当医生的哦。居然这么有钱。前不久才刚去过欧洲的。不过是个庸医,还敢这么嚣张」
能当上军医长的人却是个庸医啊。
「你们,知道『杂草医生(庸医)』这词的来源吗?其实它来源于『因风(感冒)而动,故谓杂草』一说。也就是仅仅在生些小毛病的时候才会去找的医生」
这种无关紧要的豆知识就算啦。亏你在当下还能说出这样的话呢?
「那么,情况怎么样哦?」
「是的,诊断的结果——」
代替军医长的希尔德加德博士,这次则正把听诊器贴在魔王的肚子上,之后又说着『张嘴,啊—』并查看舌苔,最后再一次将听诊器贴在那只蛋上,同时以神秘的表情宣布。
「是殿下的蛋。十有八九」
什么!
「噢噢,果然没错」
「这不可能。博士,请再仔细诊断一次。此事事关重大,请不要惘下结论」
「就算你这么问我也……。在魔族中,王族的生态仍有许多未解之密,和不确定的部分——」
你看吧。
就说了,肯定是哪里弄错了。
「可是也想不到其他的可能性了。能产下如此巨大蛋的,除了克苏鲁魔族以外,就只有鸵鸟了。还是说你觉得可能是附近有鸵鸟栖息,并且还偷偷潜到魔王房间里下蛋?」
不,怎么说这也太夸张了。
「只是,为什么是蛋啊?魔族是靠下蛋来繁殖的?这种事,我可是第一次听说。前不久遇到近卫队长的太太时,听说她怀孕时可是顶着个大肚子的。明明就是条母龙」
「这就是个体差异。仅仅是个体差异。既然有胎生的,当然也有卵生和细胞分裂的。就只是这样。我们魔族可是将『各有特点,都是优点』作为种族口号的。在生物学上」
这是什么生物啊。
你们啊,不如说是乱成一团。在生物学上。
不过,这些事以前也有听说过。只看异世界的生物,克苏鲁魔族是远超过我们想像的种族。‘
举例来说,既有像魔王、博士、参谋长、将军这些姿态比较接近人类的,除此之外也有像是龙、巨大昆虫、骷髅人等的类型。他们的形象是千奇百怪。尽管如此,这些外观缺乏统一性的家伙,最种却全部合在一起成为了克苏鲁魔族这一个种族。
关于这点,魔王说过「拿地上世界的人类来举例,比如迈克·捷克逊、三轮达宏、蕾蒂·伽伽,他们完全就像是不同的生物咯?那么金发美少女型和母龙型魔族的区别,在生物学上也就是这种程度咯」之类的话。好像明白了又好像没明白。而且也感觉那三人似乎是同一种生物。
只是,在白天睡午觉的时候,突然下蛋这种事也太奇怪了。
「不过,我也是第一次知道殿下会下蛋」
喂,博士。
那刚才怎么说得那么肯定啊?
「唔?义经哦,对于确信这枚蛋属于我的这件事,有什么不满吗?」
「啊,不是,我并非因为这点才想问的」
「那么,到底是因为什么事?」
「所以说,就是……话说,为什么你要生气啊?」
「才没有生气呢!」
不不,肯定有。很不高兴。
再说了,为什么从刚才开始就用那姿势抱着那只蛋啊?
说到底,还有一个最根本地方很纠结。
「殿下,义经,恭喜你们二位」
「唔。友阿为儿康哦」
「不对,给我等一下。别擅自把我也卷进来啦」
对,就是这点。这点始终是难以接受。
就算这是魔王的蛋,它的父亲也不会是我。
因为,我——完全就不记得有做过那种事。
「我觉得,我与这只蛋应该没有关系」
「…………呜啊」
「博士,你搞啥啊,那个『呜啊』算什么意思啊?」
「不,只是吓了一跳。应该说是看错人了,或者说是惊呆了。义经,你居然是这样的人呢」
不付房租的魔王-第九话---第十四话
「喂!」
不带你这样诽谤的啊。我真的是什么都没做。
只,不过。
当然,我是记得很清楚绝对没有做过,那就是说——。
(它真正的父亲,另有其人……?)
这事先放一边,总觉得现在胸口烦躁不安。
这种感觉,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我会有这样的想法?
「哎呀?义经哦,你那表情是在想什么心事?好像很生气,又好像很失落的,非常微妙的表情哦?」
「不是啦,我才没有作出又生气又失落的表情啦」
因为我既不觉得气愤,也没有感到失落。大概吧。
「唔,那就好」
肯定是错觉。
「嘛,义经现在会感到不安,我也能够理解。第二意见的那位也差不多快要来了,也请听听她的意见」
第二意见?那是,谁啊?
正好就在这个时候。

——嘎啦

「……第二意见前来报道」
那位不敲门就走进来的人,就是我们熟悉的拉普拉斯参谋长。
登场时,仍是穿着惯例的那件学校泳装。
她就是第二意见?


第十三话
参谋长「……也可能是无精卵,需要再详细检查一下」
魔王「WUJING卵?就是在睡着的时候弄出来的那东西吗?」
参谋长「……并不是在讲下流玩笑。不过,意思到是对的」
【无精卵的“無精”和梦遗的“夢精”,日语读音相同】

第二意见——也就是,保险起见请来的第二位医生——为此而来的,我们熟悉的拉普拉斯参谋长。
让凌波系的,同时有着IQ1300的,十岁小孩来担当第二意见?
「参谋长?难道,你还懂得医学?」
「……当然。衣服也同样是白色的」
不不,你那是泳装啦。白色死库水。才没医生会穿成这样。
「……而且,前不久的体育保健课考试也得了满分。萌大奶」
是按这标准啊!
又是打算来耍我们的吧。
「……小学的性教育水平可是相当高的。在专门针对女生的秘密讲座上会教许多事情。义经你是男生,所以才不知道的」
「有这事吗?」
四年级的时候,只有男生被带到体育馆观看『赤足小子』,就在这段时间里,女生居然在接受如此高水平的性教育啊。
【《はだしのゲン》(赤足小子),是漫画家中泽启治,以亲身经历原子弹爆炸的情形改编成的漫画。该漫画也曾被制作成电影和动画。描写的在二战中和战后的动荡年代拼死求生的主人公中冈元的故事】
「……已经学过,到底如何才能制造小宝宝了。为了更容易理解,还用白鹳和卷心菜来比喻的」
什么啊,果然是骗小孩的东西。
总之,小学里能学到这点东西,也已经足够了。
「……太郎用手指轻轻地抚过花子那尚未成熟的青色卷心菜,从中流淌出的蜜汁已经将卷心菜弄湿。『不行,现在还不可以』。但太郎还是将他那只昂首挺胸的白鹳伸进花子的卷心菜中——」
【卷心菜(学名:Brassica oleracea var. capitata),植物学上称结球甘蓝,又称洋白菜、圆白菜、包菜、包心才、莲花菜、疙瘩白。山西、陕西等北方地区多称莲花白、花白或茴子白,在广东等部分地区也称“椰菜”。是一种常见蔬菜。】
【东方白鹳(学名:Ciconia boyciana)是一种大型涉禽,属于鹳科鹳属。与白鹳是近亲,但比白鹳更大,体长1.29米,体重4.4千克,翼宽2.22米。与白鹳不同的是,除了翅膀为黑色外,东方白鹳的眼睛周围还有一块红色的皮肤。虹膜为白色,喙部黑色。】
「喂!这还有必要用卷心菜和白鹳来比喻啊!」
还有,为啥要用『蜜汁』和『弄湿』啊。居然还连续用这种工口小说的专用词汇。本来,那可是普通人绝对不会用的啊。
「……总之,就是知道的很清楚。放心吧」
反而更不放心了。
「那么,参谋长,情况到底怎么样?」
「……肯定没错。十有八九,这是殿下的蛋」
「噢哦,果然」
不是吧,那会是果然啊。
「参谋长,请在详细检查一次。再说,你那『十有八九』是啥意思啊。剩下的一二还不能确定吧。那边是有什么可能性吗?」
「……十有八九之外的一二那边——就比如说,从其他的亲属那将蛋偷走的奥比拉普特,在机缘巧合之下将蛋遗落到了这间房间内,之类的」
「奥比拉普特?」
「……是被称为『偷蛋龙』的一种恐龙,学名叫Oviraptor。蜥臀目、兽脚亚目、坚尾龙科目、偷蛋龙科。曾经生存在大约9900万年前~6500万年前(白垩纪后期)的蒙古地区。体长可达两~三米。拥有十分发达的后退,可以依靠双脚快速奔跑。……就是它遗落的」
「不,这是不可能的。剩下的10%~20%里怎么会是这种可能性啊」
话说,刚才你自己都说『曾经生存』了吧?用的是过去式。
「……那就100%是殿下的蛋」
我不是指这意思啦!
在说了,刚才那段介绍偷蛋龙的话,总觉得像是某个恐龙漫画的开头场景吧?霸王龙抚养着三角龙的孩子的那个。之前来魔王房间的时候就看见过,她绝对是读过这书了。
「既然是100%,那就没错咯。这果然是我的蛋」
怎么想都觉得这事有蹊跷。
「……不过,也可能是无精卵,需要详细检查一下」
「WUJING卵?是说睡着的时候出来的那东西吗?」
「……不是玩笑。无精卵是指没有经过受精或妊辰就产下的蛋。是不会孵化的。类似与鸡蛋的东西。……仔细一想,认为它『因为是睡着的时候产下的,所以叫梦遗卵』也没错。恩,这是这样」
到底是不是,这是个问题。
不过,原来如此啊。这倒是很有可能。除此以外,已经想不到其他的可能性了。
而且,我可不记得有作过什么会让她受精或妊辰的举动啊。
「……为了辅助检查,现在要询问殿下几个问题。请如实回答」
「唔」
「……最近,有没有过巨乳化,身体上的女性特征逐渐突显出来?」
这问的,是啥?
「有过哦。巨乳化。你也知道的哦」
「……果然,是这样。巨乳化后女性荷尔蒙增加的影响下,似的身体变得容易下蛋的。保健体育课的教材上也是这么写着的」
至少说得还像回事。
「……而且因为巨乳化的关系,男性被迷得神魂颠倒,立马就想拔枪出击。这也写在保健体育课的教材上」
骗谁啊,书上怎么会写这东西啊。这太具体啦。
之后是第二个问题——
「……殿下,涂满蜜汁的卷心菜有没有被昂首挺胸的白鹳插入过?」
你那比喻方式,能不能换一下?
「不,没有过哦」
「……那类似的行为也没有过?」
「没有过」
「一次都没有?」
「恩。一次都没有」
看吧。果然是没干过『造人工作』。
而且不只是我,是全都没有。
「唔?义经,你怎么一副送了口气的表情哦?」
「没什么」
我才没有松了口气啦。就算是有,那也是因为我的嫌疑被洗清了。
不过,能弄清楚真是太好了。真的是太好了。
「……那么,殿下,下一个问题」
恩?还有问题?
「……最近,和异性之间有没有过细胞级别的接触?……就比如说,将某人咬到出血的程度之类的行为?」
…………………………啥?
「有过哦。前不久就在义经的手臂上咬过。参谋长你就在旁边,应该看到咯」
「……原来如此」
「等等,参谋长,为什么要问这种事?这和下蛋没啥关系吧?」
蛋——也就是小宝宝,是将昂首挺胸的白鹳插入涂满蜜汁的卷心菜才会出生的吧?
「……普通人咬一口的确是不会下蛋的。不过,殿下可是王族。就算在克苏鲁魔族中,王族也是特别的,所以这也有可能是下蛋的原因」
就仅仅因为咬一口?而且只不过是咬在手上?
「……不过,只是咬应该还不至于会下蛋的」
对吧?我就说嘛。
再什么说,造人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呼,真是。吓死我了。
「……下一个问题。在咬住的情况下,有没有从对方那里收到爱的告白?」
什么,还有这条件?
「……在咬住的情况下被告白,无论是荷尔蒙还是魔力,都已经作好了下蛋的准备。如果在被咬住的时候说出爱的告白,那这人肯定就是孩子的父亲」
突然就说的很像回事?
不过,那种情况是不可能的吧。被咬住了还能说出爱的告白啥的。
而且被咬的可是我啦。怎么可能还去告白。
「参谋长,你也应该清楚咯……」
对对,魔王,快说出来,清清楚楚地说出来。我才没有告白过。
看来,我的嫌疑终于能够完全洗清啦。
「有被告白过!义经向我,告白了哦!在我咬住他的时候,他想我求婚了哦!」
什么!?我,啥时候告白啦?


第十四话
义经「我从来没有进行过爱的告白」
魔王「不,你做过哦。不相信的话,就请重新翻到第55页至第57页的部分,仔细地再读一遍哦」
义经「……?啊,这是!?」

魔王她,说出了不得了的话。
居然我向魔王进行过爱的告白。明明就不可能发生这种事。
「义经,你已经不记得了吗?没记性的家伙。笨蛋」
被你说成是笨蛋,总觉得很不爽。
「或者说,义经你还能想到其他的原因吗?比如——

【假设一】其实义经是冒牌货。

【假设二】其实义经有双重人格。

【假设三】从台阶上摔下来,和别人交换灵魂了。

等等,像是这种原因?」
总觉得这话在哪里听到过?
「也可能是——

【假设四】被“女战士”揍,结果造成失忆。

这样的?似乎是最有可能性的一种了」
「不,肯定不是。虽然假设四非常具有真实感,但很可惜,全都都猜错了。既没有丧失记忆,也不是冒牌货。我肯定没有告白过」
「什么!?」
在我提出否定观点后,魔王惊讶不已,一旁的参谋长和博士则,
「……呜啊」
「这,真的是『呜啊』呢。吓我一跳」
爆冷场了。
「就说啦,你们啥意思啊。那句『呜啊』」
「……没什么。什么都没有」
「恩。只是发现了义经那不为人知的另一面,而已」
那两人,看来真的是被吓到了。
你们两个,给我等一下。为啥只有这时候会去相信魔王的话啊?
那家伙,从来都只会说些不着边际的话吧。这次也肯定是这样。
「义经,你为什么到现在还想狡辩!昨天的那一番话,都是骗我的吗。你,在我咬住你的时候,不是很认真的说了吗」
奇怪了?昨天,我,说过什么了?
「明明就说过哦。就是——说『快付房租』」
……唔?是有说过,但这又怎么了?
「那就好好想一下,当时的情形哟」
当时的,情形?
「……其实,我把那时候的对话都录音了」
「噢噢,参谋长,干得好。那么,就快点放出来咯」
好,那就听吧。为了证明我确实没有告白。
于是按下播放键——。

参谋长「……顺便说一句,按照殿下的王族中的规矩,对于看见布拉的人,要么杀掉对方,要么就爱上对方——又或是死也不付房租」
义经「你倒是快付啊!」
魔王「呜~~!渥玖布复(我就不付)!」
义经「管你啊,快给我付!别想趁乱钻空档!」

看吧,果然根本就没有爱的告白……………………………………………………………………………………………………………………………………诶?
刚才好像听到『杀掉对方』或者『爱上对方』或者『死也不付房租』,的吧?
等,『快付啊』?
……诶?怎么?

义经「总之,你给我快点把房租交出来!当然也不可以来杀我!」
魔王「——!?唔,恩……,好的……」
义经「今天暂且先到此为止。给我趁早把房租准备!」

……………………………………………………诶? 唔?
『快付房租』?
『不许杀我』?
………………………………………………………………………………诶?哎?唔?
啊……!这是——!!
「糟啦!这么一听,我确实是告白了!」
「怎么样,义经,你现在明白了吗」
这圈子逗得太大啦,居然是拐了几个弯的告白!
『杀掉对方』或者『爱上对方』或者『死也不付房租』的选项,把『杀掉对方』和『死也不付房租』两项否决——这么说了。也就是,
选择了,
『爱上对方』。
「义经你真是的,参谋长就在旁边看着,还能选择『爱上对方』……。从没想过,会有如此大胆又热情的告白哦」
喂,你别激动啊。也别脸红啊。
都是误会。这球不算分。联系上下文就能明白啊。
魔王,其实你自己也很清楚的吧?喂!
「……那么,可以确定义经就是孩子的父亲」
「对。没有其他的可能了」
怎么可能?
这是我和魔王的蛋!?
「……那就立刻和义经的双亲打个招呼去」
「的确呢,这种时候打招呼也是很重要的」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快捷键[右箭头:下一页][左箭头:上一页][回车:返回目录]
作者其他作品 同类型小说排行
01. 精灵使的剑舞(7369666)
02. DATE·..(4114104)
03. 龙骑士的我目标就是推..(1428040)
04. 替身王子(97696)
05. 弑魔者的简单生活(904606)
06. No game No..(1137340)
07. 吾命骑士(5939201)
08. 无职转生~在异世界认..(65709)
09. 揉乳师的绝对揉乳法则(63877)
10. 魔神的悠闲生活(54829)
11. 加速世界(8228679)
12. 魔法纪元·..(469713)
13. 风之佣兵团(1007007)
最新轻小说排行

免责声明 | 版权隐私 | 联系方式 | 粤ICP备10062407号 | 粤网文[2012]0726-109号 [C] 2005-2012 SFAC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