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黑风高,正是好时候

作者:悠月逆雪 更新时间:2019/11/3 21:47:10 字数:2770

月色正好,一群装作是旅行商人的家伙慢慢移动。其中领头的两个人都用土色斗篷隐藏了自己的身型。

“卡罗尔,你说为了一个已经半废的商品真的值得让我们两个人出手吗?”

“休斯,如果我是你的话就不会问这种问题。占星人下达的命令,我们没有选择的余地。”

“啧,那家伙居然说我们这一路不太平,还要主子派出七将来帮助我们,真的是太不把我们放在眼里了。”

“你少说两句吧,要是让占星人知道了,我想你可能连轮回的机会都没有。”

休斯乖乖闭嘴了,因为占星人的本事他很清楚,虽说表面上是个文职人员,不过实际上真实战力恐怕不可测量。

“呵,看来占星人确实有两下子。”

休斯看到有两个人站在了他们的前方,挡住了道路。

“敌人只有两个?”

“应该是,一个看起来像人族,还有一个.....居然是巫,哈哈,这还真是意外的惊喜。”

“人族的家伙杀了,巫留下。”

“跟我想的一样啊,卡罗尔。”

休斯撕开自己的斗篷露出斗篷下的真实面容,他是一个紫色的蜥蜴人,左边的腰部挂着一把半圆腰刀,刀刃上闪烁着红色的光芒。

“圆圆,这个蜥蜴交给我,你去对付后面那个家伙。”

“嗯。”

伴随着白梦雨丢出的那张扑克牌,圆圆已经出现在了卡罗尔的面前。

“选我当对手?也好,反正很多年没有和武交过手了,让我见识一下你们巫族的巫术吧。”

卡罗尔的斗篷被斩开,他的手握住了那个想要取他性命的利刃。

“我一直很好奇邪神长什么样子,没想到居然是兽人。”那个蜥蜴被自己扑克牌砍掉的左手居然又涨了出来。

“呵,那是你目光太狭隘了,人类,信仰邪神的种族何其多,岂是你一个人类可以度量的。不过你刚刚那一击有些东西,直接就切开了我的左手。”

“你是因为可以再生才选择硬结的么。”

“一半对一半吧,你也尝尝我的攻击。”他抛出了腰刀。

扑克牌撞上腰刀后摩擦出了大量火花,然后扑克牌被腰刀弹飞。

“你在邪神中什么水平。”瞬身躲过腰刀,白梦雨问道。

“打杂的水平,比我强的多了去了。”

“呼,那我就放心了,要是所谓的邪神只有这么点本事,我可是很失望。”

蜥蜴人召回腰刀,白梦雨则拿出十几张扑克牌丢了出去,那些扑克牌飞出去的轨迹各不相同,但最终的目标却是同样的。

蜥蜴人很努力的用腰刀挡扑克牌,可是他最后被砍掉了一个胳膊一条腿。

“你只会这招吗?人类。如果是这样那你去死吧。”

腰刀变成血红色,如同血芒一样。白梦雨的扑克牌变成了纯金色,抛出去的瞬间他说了一句“对付你足够了。”

金色的扑克牌和血色光芒撞在一起,这回高下立判,金色的扑克牌切开了血芒,以及蜥蜴人的脑袋。

这回蜥蜴人没有再长出新的脑袋,是因为脑袋是他的弱点吗?不是,他真正的弱点是那把腰刀。

第一次碰撞的时候白梦雨就感觉到了,那把刀中藏着的强大生命力。

“那是神器吗?”卡罗尔面色凝重,修斯的那把刀是融合其先祖精血的武器,只要那把武器在他就可以不断再生。

这把武器的的坚固程度由于它里面蕴含着的大量生命精血而膨胀到了一个很可怕的程度,一个照面可以摧毁这把武器的恐怕只有神的武器了。

“怎么可能,神的武器只有神可以使用这是常识。”圆圆否定了卡罗尔的话,她也很诧异刚刚白梦雨丢出的金色扑克牌,但只有一点可以肯定,那绝对不是神器。

“也是,不过休斯死了,我就得解决掉你才行,不然可不好回去交代。”

卡罗尔慢慢解开自己右手的绷带,上面刻着两个很复杂的字。

“神代文字?怎么会。”

“哈,你果然认识。没错这就是你当初的同伴给予我的力量,是不是很失望,你那个同伴为了保全性命可是很努力的。”

“住嘴。”圆圆的周围出现了很多黑色的气。

“只有你,绝对不能原谅。”白色短剑被她收了回去,然后一把黑色短剑出现。

“去死吧。”挥下短剑,黑色的气化成半圆斩向卡罗尔。

“别太嚣张了。”卡罗尔挥出拳头,血色火焰包裹主他的手与黑气撞在一起。

黑气撞到他的一瞬间,就腐蚀了他的拳头,半圆弧光像切豆腐一样切开了他的手,这还只是个开始。

那些黑气吞噬掉卡罗尔被切断的手臂后没有消失,它慢慢变大化成人性,扑向了卡罗尔。

白梦雨看到这一幕也感到头皮发麻,虽然他觉得圆圆对付这家伙应该没问题,但这也太可怕了。

卡罗尔被黑气吞噬殆尽,那些黑气还没有消散,它准备继续猎杀剩下的人。

“退下吧。”

黑气不甘的低吼一声,慢慢消散。

“抱歉,是不是吓到你了。”

圆圆看到小雨的眼神觉得自己选择使用黑色短剑是一个错误,不过她当时是真的愤怒了,自己的同伴被当做工具人,还受到那样的污蔑,没有人可以忍受。

“还好,只是有些意外,没想到你居然这么强。”

这不是恭维的话,白梦雨是真的这么觉得,刚刚的攻击很棘手,尤其是在团战上,那种大战中有这样的能力真的是可以一骑当千。

“其实也没你想的那么强,这个能力也是有限制的,至少现在我不能完全控制。”

如果不及时回收的话,恐怕会造成不可挽回的后果。

那些残党也被刚刚那一幕吓坏了,他们四处逃窜。圆圆和白梦雨都没有出手,毕竟他们今天的目的只是为了救回同伴。

在圆圆刚往前走一步的时候,白梦雨拉住了她。白梦雨用警惕的目光看着前方。

一个人影慢慢出现在了他们的视线中,那个人一副白梦雨那个世界流浪武士的打扮,嘴上衔着草,手中拿着一把用白布包裹着的剑。

这个人很强,至少是和之前的那个裁判一个等级。

“了不起的感知,我自认为自己的存在感已经很低了。”

“你和那只蜥蜴是一伙的?”

“算是吧,都是一个团体的,不过我和他们没什么交集就是了。”

“所以呢,要动手么?”

白梦雨的话让圆圆也紧张起来,她无法感觉到这个人的深浅,但她相信白梦雨的判断。

“啊?这就不必了,反正你们决定当我们团体的敌人的话以后总有机会交手。”

这个人摆了摆手,表示自己没有动手的打算。

“占星人那家伙会派我来估计也没打算回收这个商品,不过下次见面,可就是真的死斗了,白梦雨。”

眼前这个人知道自己的名字?可自己不认识他,那么这应该代表对方阵营里面确实存在通晓过去和未来的人。

“还有个老朋友要见,就先别过,我的名字叫做菊三影,八将之一。”

在确定对方真的离开后,白梦雨松开手,示意圆圆将黛丽丝放出来,他则是来到了菊三影离开的地方。

拿着一张空白的牌盖了上去,最后拿起来的时候什么都没有。

还真是无影无形啊,那个叫菊三影的男人。

山谷的另一边,菊三影看着飞在空中的鬼琪开口道:“这么多年不见了,你过得还好么,鬼族的幸存者。”

“你还真有脸说呢,叛徒。”

无形的压力朝菊三影覆盖过去,天空的颜色渐渐染成血色。

“人各有志,我很感激你们当初的收留之恩,不过你们也太过火了,收敛一点的话也不会落到这个田地。”

“少狡辩,要是你当时在我们这一方的话,我们怎么会输。”

“我一个人能改变什么?就算我当时在也最多只能多保下一个人,最后的结局不会改变的。”

鬼琪必须得承认,他说的是事实,可是,就这么放过他也是不可能的。

血色笼罩了那片区域将菊三影困在其中,菊三影的表情却很平淡,对自己现在的处境没有什么自觉。

“如果你现在不能放下,那就这样吧,总有一天,你会理解的。”

他的声音在山谷中回荡,人却早已消失。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