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据载入中...

秀逗魔导士

收藏至火袋下载电子书给本书评价
【外传篇:白魔术都市的王子】在刃之前看到的東西
這篇外傳是寫高里還沒遇見莉娜之前,和某個不知名男子一同經歷的事件。

是大陸網友-風鈴草翻譯的喔!
因為是從英文版的小說翻過來的,所以在徵求譯者同意之後,有稍微做了些修改。

最好是有原文版可以做對照啦.......
可是我沒有Q^Q|||
所以,手頭上有原文的同好們呀><
麻煩提出問題點吧Q___Q|||


下次慶祝人次為18000,呵,希望能快點達成呢^^



在刃之前看到的東西

原作:神阪一
英文翻譯:QP/Diana
中文翻譯:風鈴草
編輯:皓日



他拔出了劍。

鋒利的劍身反射著明亮的陽光、藍色的天空和海洋。
並不算壞,但不足以使這把劍成為最完美的一把劍。
這劍身就是這樣的存在。

年輕人只是盯著裝飾奇特的劍柄,回憶從他的腦中一一閃過。

……要不是這把劍的話……

突然,年輕人猛地把劍拽了回來,好像要把它丟進海裡一樣……

「你要把它扔掉嗎?太浪費了啦!」一個聲音在他旁邊響起。

「……?!」

年輕人轉頭,他的金色長髮在風中輕輕飄揚著。

這裡是庫希達村的海灘。
村子唯一的特色就是靠海的地理位置。 在這個小小的海灣裡,有幾艘沒有人的小船和一個釣魚的人。

「你討厭你的劍嗎?」垂釣者說,看著他的魚線和漂浮在海上的浮標。

他是個奇怪的人。 穿著襯衫、夾克、長褲和一雙靴子……非常普通的衣服。有著一頭長長的黑髮,臉長得像女人一樣漂亮。

他看起來即年輕又老。

如果有人說這人和那個拿著劍的年輕人一樣年輕,是不會有人反對的。同時要是另一個說這個釣魚的人比這個年輕人年長得多,也不會有人說「不對」。

他嘴裡含著一支香煙,看起來很有型的樣子,可惜他的廉價釣桿不符合他的格調。

那個年輕人猶豫了一下,說:「你的煙還沒點上……」

「我現在不抽煙了。我的妻子和孩子們不喜歡我抽煙。」他的聲調和他的樣子相比太粗獷了。
「你有妻子和孩子?……你已經到有家庭的年紀了嗎?」

「我的歲數和你無關。那麼,你要扔掉它嗎,你的劍?」

「這也和你無關。」年輕人說,「呃……讓我告訴你吧,要是你指望我把這把劍送給你,那是不可能的。」

「不,我沒這麼想過。……我知道這不關我的事。我並不介意你或是你的劍會怎麼樣。我不介意,別人拿走了它,會用它殺死很多人的事。我也不介意,你用這把劍可以救很多人的事。這些都和我無關。」

「那麼……你想要說什麼?」

「嗯……我年輕的時候,也是一個傭兵。在那段時間裡,我有一個原則。把不在意自己劍的人稱作『二等兵』,把討厭自己劍的人列為『三等以下』。因此我對你有點興趣,想管管閒事。」

年輕人什麼話都沒說。

「別管我了。你要是不喜歡你的劍的話,就把它扔掉吧。接著把你腦子裡的東西一塊全都扔掉。」

年輕人還是一言不發地站著,最後他把劍插回劍鞘裡,說:「老兄,能告訴我你的名字嗎?」

「別叫我『老兄』!你沒有學過禮儀嗎?你問一個人的名字的時候,要先報出自己的名字。」

「我的名字是……高里。高里.加布里耶夫。」

「真是誠實的好孩子。讓我給你一點忠告吧,當你先說出你的名字後,不是所有的人都會把名字告訴你的。這是世界的規律。」

「……什麼?」知道這個人愚弄了他,高里聳聳肩,轉身就走。

海上傳來海浪的聲音……除此之外什麼都沒有。


******************

……噢,太讓人吃驚了。 村莊裡一次來了兩個旅行者。
這是一個離大路很遠的小漁村。
有一些旅行者來到這個村子,不過絕大多數的人來了就走,一句話都不說。
今天,來了兩個旅行者,他們還都留了下來。
一個是單獨旅行的身份不明人士,我並不注意他。
不過,我感興趣的是另外那個。 他看起來是一個傭兵。
他們會怎麼對他呢? 要是他們失敗了,有些人會被殺掉的。
就算是這樣,我還是能感受到樂趣。
嗯嗯嗯……我希望這些旅行者們盡力而為。
想想這些對我而言是極大的快樂……

******************


「…奇怪?」他嘀咕著停了下來。

男人的黑髮在風中飛揚。

這個村莊坐落於山脈和海灘之間,太陽已經躲到山後了。海灘上只有他一個人獨自沐浴在微光之中。

他放棄了沒有指望的釣魚,正走在回旅館的路上。

男人感覺到有人在看著他。

他看向感覺到的那個方向,可是那兒只有一座夕陽中的陰暗小木屋。

男人走向小木屋,用釣桿把稻草做的門簾推上去。

在小木屋裡,只有一些陰濕的垃圾。

黑髮男子失去了好奇,掉頭走向村子。


魚的味道充滿了旅館一樓的餐廳。
現在是吃飯的時候了,可是餐廳裡只有一位客人。

沒有人想在這家旅館裡吃飯是很自然的。

這裡,可以看到幾碟鮮魚和一碗可以吃好幾天的燉肉。整個菜單上的菜色就是村民們在家裡吃的那些。

也許,這家旅館是由某個有大房子的人建造的,旅館的主人以他自己的嗜好和收入運營這家旅館和餐廳。

夕陽耀眼的光芒穿過敞開著的門和窗戶,衝散了餐廳裡不愉快的氣氛。

高里是這裡唯一的客人。 他在等他剛剛點的飯菜。

他不能去催服務員快點上菜,因為她同時還是老板娘兼廚師。在這家餐廳裡只有這麼一個服務人員。

「你沒事做嗎?」

高里旁邊響起一個聲音,他知道是他在海邊遇到的那個人。是的,高里覺得沒什麼事可做。

「……喔,是你……」高里沒有轉頭,依舊用手托著下巴說。

黑髮男子坐到桌子的另一邊,嘴裡還叼著一支沒有點燃的香煙。

他盯著高里看……盯著他靠在桌子上的劍。

「……你沒有把它扔掉,這把劍。」

「別管它了。你為什麼不坐那裡?那兒有很多空位子。」

「別這麼說嘛。人們總是說,一起吃飯會更加快樂,不是嗎?」

「嗯,我看得出來你很支持這種說法,可是實際上,你只有一個人。」

「是的,我可以是一個人。」黑髮男子沒有理會高里的諷刺,微微一笑,說:「我曾經很習慣一個人。可是現在,我有了自己的家庭。以前我嫌家裡吵,在工作了許 多年頭後以牽強的理由獨自出門旅行,把我的家庭拋在腦後。可是這種生活我很快就厭倦了。我到處漫步最終卻不由自主地走在回家的路上。然後現在,我發現了 你,一個看起來很迷茫的傢伙。」

「我是你用來消磨時間的玩具嗎?」

「是的,你就是。很少有男人把自己的困惑表現得那麼明顯。我很好奇,所以才跟你說話。」

「一個男人有困惑的事情一點都不奇怪。」

「沒錯,你說得一點也沒錯。」黑髮男子說著,越過桌子向前傾斜到高里面前。

「可是,作為一個男人,我給你一個忠告。當你愛上某個女孩的時候,千萬別在她面前把你的煩惱表現出來。」

「什麼?」高里的臉色變得慘白,搖著手說,「我……我可沒愛上你!」

「你在說什麼?白癡!我可沒這麼說!」男人非常生氣地說。

「可是,當我想像這個故事的情節發展時……」

「你想像這個故事的情節發展?你是怎麼得出你會愛上我的結論的?我只是想說你當然可以有任何的疑惑,但是把這種煩惱表現出來可不好。」

「……哦,我明白了……你剛才幹嘛不這麼說?」

「我說過了!你是個白癡嗎?」

「真正的白癡……最後你……」高里說到一半停了下來。 他看向旅館的門口。

那兒有三個人看著高里和黑髮男子。

「你……是旅行中的戰士嗎?」與高里的眼神接觸後,灰髮灰鬚的老人對劍士問道。

「是的。」

「好……我們想和你談談。能和你一起吃個飯,聊聊嗎?」

高里看起來為要不要接受猶豫了一會兒,然後說:「嗯……我可以聽聽你的話……可是不保證會接受委託。」

「十分感謝。」老人朝高里彎了彎腰,接著走向廚房。他和老板娘說了幾句說後,就走了回來。

「抱歉讓你久等了。我們會自己付帳的。」老人跟高里和黑髮男子坐在同一張桌旁。另外兩個人站在他旁邊。

「那麼,是什麼樣的事情?」

「嗯……我是這個村的村長凱爾•布尼茲。」老人開口說道,「直到現在,我仍然不知道要從哪兒說起……」

他正說著的時候,老板娘端著高里和黑髮男子的晚餐過來了。是一碟沙拉、一碗熱湯、一塊麵包和一碟魚。異常普通的菜色。

「請就餐吧。你們可以一邊吃一邊聽我講。請吧。」

「可以嗎?」高里和黑髮男子拿起了叉子,村長繼續講他的故事。

「那麼……我能說些什麼呢……?說老實話,這個村子這些天有點麻煩……」

「嗯?」高里應著聲,就著沙拉吃海菜。

黑髮男子吃著麵包,一言不發地看著村長。

「這個村子坐落於山與海之間。村民們有些出海打漁,另一些上山打獵。我們就是以這種方式自給自足的。」

「嗯。」高里正在用叉子叉魚。

「等一下,抱歉打斷一下。」黑髮男子說著,同時打斷了高里的動作和村長的話。

男人的聲音並不強烈,但是語調卻相當嚴肅。他轉向高里說:「我給你另一個忠告。別吃那條魚,它被下毒了。」

「……什麼?」

村長和他的人頓時臉色蒼白。

「你……你在開玩笑嗎?」村長說。可是黑髮男子對他露出了然的微笑。

「這可不是一個吃飯的好時間。我注意到了這條魚所散發出的氣味。是伯格海蛇所分泌出的毒,沒錯吧?我發出警告的時候,你的臉色變了。這就是證據!如果你堅持咬定這條魚沒有毒的話,就請你先吃吃看吧。」

「該死!」

其中一個村長的人叫著,衝向桌旁──目標是高里的劍。

不過高里搶先一步拿起了劍,站起來用劍鞘擊中了攻擊者的頭部。

「嗚?!」村長的人摔倒在地上。

「這是什麼意思?」高里質問村長,可是老人卻露出痛苦的表情說:「原諒我們吧……這都是為了我們的村子……」

「愚蠢的人!我不會原諒你們的!」黑髮男子大聲說道。

鏘!

「哇啊!」

黑髮男子將桌子朝村長擊飛過去,直接命中村長的臉。

「旅館的人和村長是一伙的!快出去!」黑髮男子對高里說。

「好……好的!」

高里和黑髮男子衝出了旅館……又猛地停了下來。

所有人村民都站在那裡。每個人都拿著刀、木棒或是戰鬥用鎬。

「噢,我的天!所有的人都是一伙的!」黑髮男子發出驚訝的叫聲。「我們要怎麼辦?你要用劍殺死這些人嗎?」

「我不想這麼做。」高里握著出鞘的劍,「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你們能解釋一下嗎?」

可是村民只是上前一步,縮小了包圍圈。

「你們知道你們在做什麼嗎?」黑髮男子這次大聲說道,「一旦你們表現出殺人的意途,也就是宣稱你不介意被對方殺死。你們知道當你們被劍砍到的時候,所受到的傷害是怎樣的嗎?」

他環視著週圍的村民。

「起初,會覺得只是像被棍子打到一樣。可一旦你看到你的血四處飛散,你的胳膊或是腿掉在地上的時候,就會感覺到非比尋常的劇烈疼痛。不,不止是疼痛。就好 像是兩根著火的木條在你傷口上跳踢踏舞,那種衝擊一直傳到你的頭頂。當你感覺到這種衝擊的時候,你就要死了。或者,要是你不死,就會受到疼痛和高燒的雙重 折磨。……現在,誰想第一個來品嘗一下這種痛苦?」

所有的人都搖晃起來。

黑髮男子只有一根釣竿和一個小背包,可是高里手裡握著一把劍。

四週的人都知道他們對付不了職業戰士。他們也許做好了要犧牲一些人的準備,可是沒人想成為犧牲者的其中之一。

「嗯?沒有人自願嗎?那麼就由我們來挑選這第一個人吧。上啊,高里。你要攻向……」黑髮男子向四週掃視了一下,指向路的一邊。「這邊!」

包圍圈那個方向的部分瞬間瓦解。

「上啊!」

隨著黑髮男子的一聲大喝,兩個人猛衝了過去。

人們動搖著,紛紛後退。

高里和黑髮男子從他們之間突破,衝向無人的道路。

就在這個時候,村長從旅館中踉踉蹌蹌地走了出來。
他馬上意識到發生了什麼事,大喊著:「你們在做什麼?別讓他們走!」

已經太晚了。那兩個人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深夜漆黑的山上,月亮和星星的微光受到樹葉的阻擋,無法直射到地上。
在黑暗的最深處,隱藏著兩個身影。

「哇啊,他們開始搜索這座山了。真是努力的村民……」

黑髮男子看著穿梭在林中的火把,半明半暗的火光越來越近。他輕鬆地說道:「好吧……他們會這麼狂亂也是很正常的。要是被人發現整個村子的人都企圖殺死兩個人,對他們來說可是個不小的麻煩。」

「喂……我能問你一個問題嗎?」

「什麼?」黑髮男子回頭。高里表情嚴肅地提出了一個問題。

「你為什麼從旅館裡逃出來之後,就一直扛著你的釣桿呢?」

「別管這種事了。你還能看到一個人家裡著火之後,帶著他的枕頭到處晃悠的呢。」

……唔,他是在慌亂嗎?……高里在心裡嘀咕著。

「我的釣桿沒什麼好討論的。現在,應該來說說我們接下去應該怎麼做。還有…呃,你要怎麼做?」

「喂,告訴我你在這種時候會怎麼做?」

聽到高里這麼說,黑髮男子似乎很高興。

「讓我想想……最簡單的方法就是從這兒離開,然後把這裡發生的事情通通忘掉。」

「這麼做太不負責了,為什麼不向其它城鎮的官方告發他們呢?」

「你在開玩笑嗎?沒有一個官員會相信我們的。即使他們相信,來這個村子裡做調查好了,所有村民會聯合起來編出一個故事,然後死咬不放。調查最後也只會陷入迷霧、不了了之。嗯…與之相對的,還有另一個比較複雜的方法。」

「複雜的方法?」

「沒錯。找出他們想要殺死我們的原因,從根本上解決這件事。」

「我明白了。試試這個方法吧。」

「哈……你說的倒簡單,可是現在還不知道我們找到原因之後有沒有能力處理這件事。你了解這一點嗎?」

「我們找到原因之後,才能知道我們能不能做些什麼,不是嗎?而且……」高里拍了拍他的劍柄。

「……在我家裡,由於這把劍,出了些麻煩事。我帶著這把劍從家裡跑了出來,認為只要沒有這把劍的話……可是你告訴我,我能夠用這把劍做一些事。現在,我想試試看,我握著這把劍的時候能夠做些什麼。」

「嗯嗯嗯……」黑髮男子微微一笑,「好吧。那麼我們要先逮住幾個村民。」他看著火把的亮光說。

「這邊!」他說著,從沒有路的樹叢中穿過。

高里在他後面一步半遠的地方跟著他。
兩個人在沒有路和亮光的情況下迅速地往山下跑。

一會兒之後……

他們兩個發現了四個村民。每個人都左手拿著火把,右手拿著武器。

黑髮男子在現身之前,先出聲示警。

「不要出聲,否則就殺了你們!」

哆嗦……
四個人嚇得渾身發抖。

黑發男子從樹後現身出來,讓高里依然留在樹叢後面。

「我的朋友就在附近。別指望從我們這兒逃走!」

一開始,四個人被黑髮男子嚇到了,可是……

「你只有一根釣桿,別裝出一副了不起的樣子!」其中一個人意識到黑髮男子拿著的是什麼之後說道。不過男人完全不在意這個村民的話。

「我覺得,這個可比你們手上的木棒有用得多。」

「你竟然敢這麼說…」也許是劍士──高里的不在場激發了他的勇氣,村民揮舞著木棒衝向黑髮男子。

就在這個瞬間……

黑髮男子手中的釣桿帶著旋轉的風聲在空中劃過。

「哎喲!」

村民扔掉了他的火把和棍子,用手摀著臉。
其它三個人沒有看到發生了什麼。

只有高里看到了,釣桿的末端直接擊中了村民的眼睛,不過力度很輕,不致於使他瞎掉。

黑髮男子拎起那個蜷縮在地的人的衣領,讓他站起來。

「聽我說,我以前是個傭兵。對付你這種普通人,我空手就能夠掐死你。要是你不想死的話,就乖乖回答我的問題。你們為什麼要殺我們?」

「我……我……我們不想殺人的!可是要是我們不這麼做,死的就會是我們!我們別無選擇,只能去殺你們!」

「你們會死?」黑髮男子皺起眉頭…… 突然他鬆開了抓著村民的手,往回跳開。

同時……

Booom!

村民的身體炸了開來!

血噴了一地,肉沫也四處飛散。

一陣死寂之後……

「哇啊啊啊啊!!」

剩下的三個人意識到同伴的死亡後,一邊跑一邊大聲呼救。

黑髮男子……沒有去追他們。

他依然站在那裡,看著與高里藏身的樹叢相對的樹叢。

「什麼?怎麼回事?」高里從樹後出來,問道。

黑髮男子搖著頭說:「有人從某個地方干涉我們。也許,就是所謂的幕後主謀……可是他消失了。」

高里向四週看了看。在村民被殺之前,他感覺有什麼東西出現,又在一分鐘前消失了。

「什麼,幕後主謀?」

高里問了問題,卻沒有得到回答。黑髮男子一言不發地沉思著。

高里嘆了口氣,看向三個村民跑掉的方向……朝著村子的方向。

「那些人誤以為那個人是你殺的。你要怎麼辦?」

「我要到村子裡去。」簡潔地回答之後,黑髮男子走了起來。

「呃……喂!等一下!」高里急急忙忙地跟上他。

「到村子裡去?去做什麼啊?」

「我要去做些事。」

「你要做……一些事?一些什麼事?」

「我想我知道是怎麼一回事了。」

「真的嗎?」

「嗯。不過我現在還不想解釋。我不知道我有沒有搞錯。這看起來可不是什麼好事。」

「你在說什麼啊?」

「別管了。不過,要是被我猜中了,這次的敵人可就不是普通的敵人了。我想你最好還是不要跟我去了。」

高里被激怒了。「讓我去!我知道你很強,可是我對自己的技術還有一點自信。」

「一點自信是不夠的。要是你能像我大女兒一樣用菜刀殺死一頭血龍,我就不阻止你。」

「你在說笑嗎?沒有人能用菜刀殺死一頭血龍。可是……你大女兒能用菜刀……那麼你比看起來還要老!”」

「別說什麼『真的老』啦!不管怎樣,你要是想跟的話,就跟著來好了。但是,如果我說快跑,你就要馬上逃跑,知道嗎?」

「呃……我不明白你在說什麼……」

「當你不明白我說什麼的時候,我這麼說你就要跑。」
說著,兩個人下山向村裡走去。


風吹動著火把,使亂舞的火苗在荒原上映射出多重影子。

這是在村子郊外的荒原上。

高里和黑髮男子與幾十個村民對峙著。

村民們散發出強烈的殺氣。

村長上前幾步,打破了緊張的氣氛。

「你們為什麼要回來?」

「嗯…我想見見那位幕後的人。」黑髮男子把釣桿放在肩頭說。

……嘁嘁喳喳……

村民們騷動起來。

「誰告訴你的?」村長問。

「沒有人告訴我。是我自己猜的。」黑髮男子回答。

火把的火光映照出這個老人深深苦惱的臉。

「既然你明白我們的處境,你能……滿足我們的願望嗎?請為我們去死吧!」

「沒問題。」黑髮男子輕鬆地說。

所有的人都陷入了沉默之中。在高里抗議之前,黑髮男子指向村長。

「不過,在那這前,你要先為我去死。一個人死太寂寞了。」

「什麼…」

無視村長的呻吟,黑髮男子一個接一個地指向其他村民。

「接著村長之後輪到你死,下一個是你,再接下去是……你……還有……」

「混蛋!我們為什麼要……」被指到的一個村民哭喊著說。黑髮男子露出嘲諷的微笑。

「你不能為別人去死,卻要別人為你們而死?別把我當傻瓜了,你們這群自私的傢伙!對我而言,被狼吃掉也比為你們而死要好得多!」

「你是要激怒我們嗎?」

村長激動起來,可是黑髮男子根本不去理他。

「你們終於知道我的意思啦?別擔心,你們是很自私,不過比起那個威脅你們向你們下令的卑鄙存在,你們要好得多了。它只會躲在小木屋後面發抖。」

「唔……你知道我在這裡……」

一個聲音從木屋附近,離村民有一點距離的地方傳了過來。拿著火把的人都害怕起來。

「路佐魯大人……」村長叫出了那個東西的名字。

黑髮男子轉向聲音的方向。

「我的小女兒在研究魔法。她在出去旅行之前,告訴我許多與魔法有關的事情。我聽說你們一族吞食人類的恐懼和敵意。很可能,你知道這個村子沒有守護者,就來到這裡威脅村民殺死旅行者,對嗎?」

「……想像力不錯……」

木屋的陰影處伸出了一個黑色的人形影子。

……人影……高里想。

……這個人影的頭很大,身體很小,手臂非常長……

所有的村民都開始發抖,向後退。

高里在微光下看到了那個東西。 那個東西的頭比人的頭大兩倍。頭上沒有頭髮、耳朵、鼻子和嘴,可是長滿了嬰兒拳頭般大小的眼睛。

它,不可能是人類。

「不可能!」高里驚訝地大叫,「沒有嘴,它是怎麼說話的?」

「為什麼你不對它的樣子吃驚,反而去在意它說話的方式呢?」黑髮男子抱怨著。「它是魔族。小心點,這是個棘手的敵人。」

「你知道在這兒的是個魔族,還把我稱作是『棘手敵人』。那麼你一定覺得你能夠應付得了我。」

魔族──路佐魯向人類靠近了一點,走起來像在飄一樣。

它用瘦骨嶙峋的手指指向那些村民,像一個瘦小的老人一樣。

「是的,你說的沒錯。這些人很自私。我殺了幾個人之後就對他們下令。我命令他們殺掉留在村裡的旅人,否則我就殺死更多的村民。我本來還期待能有幾個人來反 抗我的,可是沒有人這麼做。他們反而還拿走了被害者的錢和財產,私下分掉了。他們自私到利用我的命令當作理由,去做搶匪。」

這些話使村民憤怒而尷尬。

魔族所有的眼睛都彎曲成笑的樣子。

「這就是我喜歡這個村子的原因。我不會讓外面的人來干擾我的。如果你想要來破壞我的地盤……」

「你就會像殺死那個搜山的人一樣殺死我嗎?」

「是的,我會的。現在我要讓你知道魔族的恐怖!」

路佐魯的眼睛一下子睜得很大。

黑髮男子和高里迅速遠遠地跳開。

Booom!!

下一瞬間,他們原來站的地方炸了開來。

沒有一個村民能看到發生了什麼。

可是黑髮男子和高里看到了那次攻擊。

黑色的魔力球從空中劃過。

魔族制造出了這個球,它在夜色中飛過,一旦碰到什麼東西就會爆炸。

黑髮男子直接朝魔族衝去。

路佐魯一個接一個地扔出黑球,可是男人全都躲過了。他衝到魔族面前,然後……

「你要做什麼?」

魔族笑道。無視這笑聲,男人揮出右手,用釣桿擊中了魔族的頭。

「嗚……?!」路佐魯悶哼了一聲,向後跳開。

「不可能的?!」魔族的叫聲充滿了不可思議。

高里和村民都不明白出了什麼事。沒能躲開攻擊的魔族,叫著「不可能」。看起來真像是一個拙劣的笑話。

「……你想說一件普通的武器不可能傷得了你。而我用釣桿打中了你。」黑髮男子朝魔族冷笑著說,「你想說對一個純粹的魔族來說,只有魔法或是意志的精神攻 擊,才能起效。是的,我知道這些。不過這也就是說,要是一個人類把他的意志力注入到手中的某樣東西中──就像我做的這樣,一根釣桿對魔族的攻擊力和一把充 滿意志力的劍沒有兩樣。啊,這都是我從我女兒那兒學來的。」

「我明白了……可是……你並沒有強到只用這一擊就除掉我,而你還這麼喜歡說話……說不定,你無法對我使出致命的一擊……」

「哇,你發現啦?」一滴汗從男子的臉上流了下來。

「現在,你要以死來對你的無禮謝罪!」路佐魯製造出大量的黑球,一個接一個地朝男人扔去。黑髮男子飛快地移動,躲開了它們。

可是……

其中一個黑球在飛到男子那兒之前,爆炸成了許多小黑球。

「什麼?」

男人叫道,接著……

Booom!!!

多次爆炸衝擊著大地,激起了大量的塵土飛揚。

路佐魯看著黑髮男子原來站的地方。

「……那個人死了嗎?即使他沒死,也一定在爆炸中受了傷……」

可是,就在這個時候……

高里從另一個方向衝出煙霧,跑向魔族。

他拔出了劍,揮舞著。可是劍身碰到魔族之前就從劍柄上飛了出去。

是劍柄上的釘子掉了或是崩斷了嗎?

「……你認為你也能使用那個男人所用的技巧嗎?愚蠢的人類!你的劍身已經掉了!」

下一個瞬間,路佐魯的笑聲消失了。

「……光之劍!」高里大叫。

空空的劍柄之上冒出了一道亮光。

這道亮光利用使用者的意志力制造出了一個充滿魔力的劍身,把路佐魯的身體從一側的肩膀到腰際砍成了兩半。

「呃啊啊啊~~呀!」

魔族的叫聲就像野獸一樣。

雖然被砍掉了身體,路佐魯還是站在那裡。

它的實體是它的頭。它的頭和胸部飄向空中,留下的下身在地上化為了塵土,以躲開高里的劍的攻擊範圍。

在此同時…

「烈閃槍!」一個聲音和一道光從塵埃中衝了出來,耀眼的白光直接命中了路佐魯的頭部。

這個魔族一聲不吭地在空中掙扎著。

路佐魯的眼角瞥到了一個身影。

是高里,他利用劍鞘跳了起來!揮舞著那把發出亮光的劍。

路佐魯的雙眼映照出劍身的光芒……

鏘!

這一擊切開了魔族的腦袋。

風給這片荒原帶來了海的氣息。
路佐魯化為黑色的塵埃,在落地之前消失在了空中。


灰塵散去之後,高里和黑髮男子毫髮無傷地站在那裡。
高里轉向那個人,「你會使用攻擊魔法。」

「我從我小女兒那兒學來的。我拿這個作為我的底牌,不過……」
黑髮男子帶著一點微笑看著高里的劍。

「你說這是一把有來歷的劍,而我以為這是一把廉價的魔法劍……可是實際上,這是傳說中的光之劍!」

他靠近高里,還是帶著一點微笑,拍了拍他的肩膀,「要是你真要把它扔掉的話,就請把它給我吧。」

「你說過你不會要它的!」

「白癡!它要是一把便宜的魔法劍,我當然不會要。可是這是光之劍!給我吧,現在就給我吧,拜託了!把這把劍給我吧!」

「不要,我才不給!」

「……那個……被消滅了嗎?」一個聲音從爭論中的人們的一旁插了進來。
這兩個人看到村長從村民中走了出來。

「那個……魔族路佐魯被消滅了,是嗎?」

「……沒錯……」黑髮男子不太高興地點著頭。他抽出了一根香煙,放到嘴裡。
不過還是沒有點燃。

「非常感謝。你們救了我們……」

「別這麼滑稽了,」這個男人冷淡地說,「我幹掉了這個魔族只是因為我厭惡他的做法。就是這樣。我也討厭你們,殺了旅行者還若無其事地裝作受害者!我知道你 們受到了那個魔族的脅迫,可還是不能忍受你們的做法!我要把發生的事情告訴其它城鎮裡的官員。你們應該為你們所做的付出代價,明白嗎?」

「……噢……不……」

「別說什麼『不』的。官方的人到這裡來的時候,別裝做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別想要欺騙他們,要誠實以告。要是你們沒有這麼做的話,我會回來,毀掉這個村子。」黑髮男子轉身。

「我們走吧,高里。」

「呃?哦。」高里撿起劍鞘和飛掉的劍身,小跑步跟上男人。

「喂……這裡已經沒有魔族了。為什麼不在這個村子裡過夜呢?」

「這麼做太蠢了。我不能再呆下去了。他們會為了要守住他們的秘密,來殺我們滅口。」

「哦,我明白了。」

「我們睡在樹林裡要好得多……可是……要是我的妻子發現我的衣服弄髒了,會罵我的。」

「嗯,你怕你的妻子嗎?」

「白癡,我愛我的妻子。」

月亮的微光照射著兩人的後背,漸漸遠離了那個村子。


最後……

四天之後,高里才想起來他不知道那個黑髮男子的名字。

這個年輕人還是不知道他帶著他的劍能做些什麼。

他不確定。

而且有時候,他想他什麼也做不了。

可是,

有一些事,

他覺得有一些事是他能夠做的。

然後在那一天……

他在小跑著穿過森林的時候,在路上發現了『那一些事』。

一個年輕的女孩被盜賊包圍了。

那個女孩的穿著像是個魔導士,她非常自信,一點都不害怕。

……沒有必要去插手幫忙……高里想著。

……只是,用這把劍,嘗試著去做一些事也不壞。

高里拔出了他的劍,大聲說。

「好了,你們這些傢伙。夠了!」


然後……劍士遇見了……女孩。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快捷键[右箭头:下一页][左箭头:上一页][回车:返回目录]

免责声明 | 版权隐私 | 联系方式 | 粤ICP备10062407号 | 粤网文[2012]0726-109号 [C] 2005-2012 SFAC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