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据载入中...

新妹魔王的契約者

收藏至火袋下载电子书给本书评价
【第一卷 】第一章 義妹的攻略方法
作者:上栖綴人  上传:C810  更新时间:2012-11-2 17:58:17

——又是那個時候的惡夢。

只有意識浮游在過去的情景中,因此刃更明白自己正身處夢中。

鮮紅。寄宿著這個顏色的狂氣的眼楮,俯視著過去的刃更。

四處回響著大人們的悲鳴與怒吼。背後傳來重要的朋友的哭聲。

這中間,黑色的人影緩慢地向這邊逼近過來。

「——————」

完全達到了忘我的境界。要做點什麼——心中只是這樣想著。

但是,眼前發生的慘劇幾乎接近了刃更的精神所能承受的極限。

之後的瞬間——刃更的視野被一片白色所覆蓋。

緩緩地失去了意識。自己是不是被救了也不得而知。

只是——即便如此,最後刃更仍然听到了什麼人的喊叫聲。

那些話語,直到現在東城刃更也沒有忘記。哭喊著的女性的聲音,不斷地重復著。

好像是在念侅j亍  行瀉茫 涯歉齪 踴垢搖br />
2

「唔!哈……哈……」

刃更張開眼楮的同時,不住喘著粗氣。 看到了天井,意識到自己已經醒了過來。深呼吸,好讓有些紊亂的心跳平靜下來。

……那個時候的夢,不管做多少次也無法習慣啊……。

仰面躺著的刃更,將右手舉到面前仔細端詳著,

「……奇怪?怎麼,胸口還是很悶……」

已經從夢中甦醒,不知為何呼吸還是有些困難。那邊,

「啊——終于醒了」

的聲音傳來。視線向下移,當作被子蓋的素色的毛巾被上——刃更的腰部附近的位置,騎著一個用雙腿挾住自己身子女孩子。兩手壓在自己胸口,露出惡作劇的表情。那個少女——成瀨G┤幼湃懈br />
「早上好」「……早上好」

刃更習慣性的回應早晨的問候。咱廿O睪芮幔 偌由鮮歉餱琶 唬 懈 桓械絞裁粗亓俊5  媸檔拇跏谷懈肫鵒訟衷詰淖純觥br />
——自己和她從昨天開始了一起的生活。

拜托了搬家公司的人,再多加了錢,從打包打搬運就全部被包了下來。

而且工作既認真又迅速。在家庭餐館初次見面到現在才僅僅過了一周。

真城家和成瀨家順利地租到一幢房子並開始了同居生活。但,

「那個……你在做什麼?」

「還能是什麼,來叫你起床啊。想著男孩子被這樣叫醒一定會很高興」

對不禁提出問題的刃更,「這可是特別服務哦」鶜r糯鸕饋br />
恐怕這並非停牰ˍn饌跡  餿肥凳翹乇鴟瘛br />
在用這種方式叫人起床時,通常都是坐在對方腹部的位置。但似乎是由于毛巾被的關系而無法把握具體位置,�諏巳懈康奈恢蒙稀U餳蛑本褪瞧 宋弧br />
加之現在正是盛夏時分。也是女孩子的衣服露出度最高的時節。簡單說來就是穿得很薄。袘t縞仙澩┐氖牆羯砦瀆鍍晟潰 律澩┐氖淺 炭恪B凍隼吹拇笸染褪泳醺欣此島蓯且 郟 由掀鐫諫砩系母芯蹌羌蛑筆撬  恕br />
但比起那個來——刃更的目光不禁被其他地方吸引住了。

……真大啊。

其實自從在家庭餐館里見面以來就一直在意著這個。咧k夭康娜 渴竅嗟貝蟺摹D欠崧穆Σ鴆糠旨負躋 延蒙燜跣院芨叩牟牧現瞥傻納弦魯牌啤K坪蹩梢圓迦牒眉父種傅娜楣稻禿懿壞昧耍 弦碌牟嗝嬙耆 薹ㄊ孔〉男夭坎嗝嫻南嚀酢  饃 那咄耆 瓜至順隼矗br />
「喂,你別一直在那發呆,快起床吧」

「好,好的……」

怎麼辦。本人應該沒有意識到吧,隨著W盟 盅谷懈男乜冢 藪蟺男夭烤鴕《 鵠吹那榫笆翟誥睢H懈畝 韃揮傻耐A訟呂礎br />
「來,再不起來……誒?」

|蝗緩孟褡 獾攪聳裁矗 凍霾鏌斕謀砬欏K婧螅 檬秩啡獻拍嵌 韉母寫br />
「……喂。我好像摸到了什麼硬硬的東西?」

咦?刃更歪著頭想著,難道是因為騎在腰部才感覺到的。

「嗯……,這不會就是男人所特有的生理現象吧?」

「才、才不是呢!是什麼呢……應該是手機什麼的吧」

啊,刃更想了起來。昨晚實在睡不著,沒辦法就用手機玩起了游戲。好像玩著玩著就睡著了,恐怕是這個原因吧。說來,

「很感激你來叫我起床。但你坐的位置不是我的腹部而是腰部。被女孩子坐在那種地方,就算真發生了生理現象我也不負責啊」

听了刃更的話,囿爸勒嘎捻G淶猛  V沼謐 獾階約何薹辣傅淖純觥1疽暈 峋痛頌  謁枷胂萑牖 抑卸宰約閡煌 也齲br />
「說,說得也是……這種事也不能說不會發生。你、你、你畢竟是個男人」

令人意外的忍住了。恐怕是想在精神上壓倒刃更。但動搖著的狀態卻是顯而易見的。看來如果事情是按她自己設計好的過程進行時還好,應對意外的能力卻很弱。既然這樣,就來試著開個小玩笑吧。

「……我這就起床吧」

「誒!?你,你要起床了?」

「啊」刃更對突然開始顯得驚慌失措的犛滂�br />
「一直躺著發呆多不好意思啊。難得你來叫我起床」

「話、話是這麼說……但、但是」

刃更從下面苦笑著望著焦急的Mbr />
「感到困擾的話,下次就用普通方式叫我起床。不要再騎到別人的身上了」

本想著盡量用著溫柔的方式教育下她。但,閂K熳帕誠緣煤馨沒冢br />
「有,有什麼困擾的……那個,只,只不過是生理現象而已」

在奇怪的方向上發起了倔脾氣。在刃更做出反應之前,

「來,快起床吧!」

抓著刃更的毛巾被一把掀了起來。

于是,順著那個勢頭,什麼東西從毛巾被中蹦了出來,向咿i較蚍扇br />
「誒……?」

蓿鏤秣瞻D煽 聳種械拿 喚幼︿嵌 鰲D羌炔皇鞘只膊皇怯蝸坊5比唬 膊皇巧硐窒蟺腦 頡D嵌 骰拱倉迷詮杉洌  娣傻嬌罩心腔沽說謾D敲矗 降資鞘裁矗咳懈吹降氖且桓鏊芰系暮凶印D侵志 1揮蝸坊蠐跋裰破返娜砑褂玫摹  獠徽鞘裁慈砑稹S捎詘暗姆餉娑宰耪獗擼 懈梢鄖宄目吹剿謀晏狻br />
前方突出顯示著可愛少女的圖像的作品的名稱是

『我和現實義妹的青春番外地』

是關于妹妹的游戲。

「啊——!?」

隆善蔑媢V諶懈畝親由希  慘虼聳 似膠獯喲采縴訟氯br />
「喂,沒事吧——嗯?」

落在刃更腹部的游戲盒子的背面正好朝上。也就是G嶄湛吹慕檣苡蝸紡諶蕕哪且幻妗O允咀趴砂   擁撓蝸坊 娉瀆巳饃 吐砣恕br />
——簡單說來就是黃色游戲。而且還是與一般的標題形成鮮明反差的調教系。

本該是清爽的清晨氛圍瞬間變成了世上最尷尬的氣氛。

「怎,怎麼會有這種東西在我床上……?」

刃更還只有十五歲。可不記得買過這種東西。這時,袑郩翵t牟踝潘檔潰br />
「你,你,你——不會是在與我們同居生活開始的頭天晚上就玩這種游戲吧?果然……你是想對我們做像那游戲上一樣的事情吧?」

「果然是什麼意思!再說,我怎麼可能會有這種東西——啊?」

「呀,你干什麼……啊!?」

慌慌張張的解釋著並準備下床的刃更也失去了平衡向地面倒去。

原因可能是被壇黚`擄 磧行┐  傘O衷詒涑閃搜乖紊砩系難櫻br />
「啊……」

簡直就像是被自己推倒的感覺。彼此的臉接近到了可以感覺到對方呼吸的距離。

近的連張嘴說話都不敢。可以嗅到女孩子甜美的氣息。

由于倒地時的沖擊,垢飧L牡醮鈾 縞匣 洌 藪蟺男夭扛艘恢炙媸倍加鋅贍芤緋齙母芯酢R路丫  淶攪訟招┘鴕 凍魴夭慷說奈恢謾br />
而且在從短褲中伸出的妖艷的大腳之間,刃更的一個膝蓋跪在那里,只要再向前移動一毫米的話,就有可能觸到決不能踫的地方。

雖然從時間上來說只有十幾秒,感覺確是像是永遠的沉默,一動也不敢動,

「你……」「……你?」

U沼詵 雋松簦 懈哺鷗詞鱟牛br />
「你這個變態——!」

「哇——!?」

麇y鸕南腔髦辛巳懈男乜冢  萌懈納硤邐 Σ鴆募湎洞幽搶 槌鏨砝礎聞艿椒棵趴謔畢蜃諾乖詰厴賢純嗌胍韉淖 砝矗br />
「下,下次你再敢對我做奇怪的事情,我就把你碎尸萬段」

喊叫般的說完就離開了房間。留下蹲在地上的刃更一人。

「等等,這是誤會……」

伸著手,好像呻吟般說出的話語,卻沒有人在听。

床上的可愛少女的圖像,好像是在嘲笑刃更似的向這邊看著。『我和現實義妹的青春番外地』的女主角——溫柔的笑容。

「靠……一定是老爸,把這種惡趣味的東西放進別人的被窩里」

因為還是暑假,刃更穿著睡衣就下了樓梯來到一樓。

說來,如果刃更被討厭感到困擾的應該是迅吧。再婚失敗了也沒問題嗎?

先不管再婚的事,在涉及到個人人格的這種誤會上就饒了我吧,

「總之,待會一定要把這個誤會解釋清楚……」

打開起居室的門,一陣早餐的香味迎面撲來。

特別是對烤面包的香味,空蕩蕩的胃做出了反應。

「啊,刃更。早上好」

視線的那端,在對面的廚房準備料理的萬理亞注意到了自己,打著招呼。

「啊,嗯……早上好」

刃更微微地點點頭。看來她還沒從撌m鍰礁詹諾奈蠡帷br />
起居室里並沒有迅和垢l啊J竊諳詞旨淞甦磣約旱囊僑蒞傘H懈閃絲諂虺孔呷br />
「嗯~,嘿……」

看到了身材嬌小卻熟練地操作著大煎鍋的萬理亞。

因為在家里年紀最小,而且又沒有去上學的關系吧,萬理亞自稱家務全部都很拿手。畢竟是在同居之前就說出家務就全交給我吧這樣的豪言壯語。

現在,萬理亞身上正圍著好像是新婚妻子穿的那種瓖滿褶邊的白色圍裙。

讓人困擾的是,本顯得年幼的萬理亞的這身打扮反而讓人感到很性感。

刃更一只手從架子上取了一個杯子,用另一只手打開冰箱,拿出一盒牛奶倒入杯中。

「請再稍等一會兒,馬上就好了!」

「啊,謝——噗!?」

刃更嘴里含著的牛奶不由自主的噴了出來,並在空中形成了一道小小的彩虹。

那是因為突然看到了向這邊轉過身來的萬理亞的正面。

「啊,噴的到處都是。刃更一大清早就這麼調皮」

萬理亞面帶著溫柔的笑容,向這邊小跑著過來。

「等等,等一下萬理亞!」

刃更向前伸出雙手制止著,

「誒?怎麼了?」

萬理亞有些詫異地歪著腦袋。那動作就像企鵝般非常可愛。讓人不禁想跟著她做出同樣的動作。但是,現在的重點是,

「一大清早的,這身打扮是什麼意思……?」

刃更指了出來。是啊,裸體圍裙——現實的裸體圍裙啊。這都二十一世紀了。

不好,冷靜下來。是企鵝。想成是企鵝的裸體圍裙就沒——才怪!

「那個……有什麼不妥的地方嗎?」

在刃更做出反應前,萬理亞身子已經在原地轉了一圈。

「……啊,咦?」

萬理亞可是好好的穿著衣服的。由于是無袖上衣和超短裙的組合,所以從正面看來誤以為是裸體圍裙。這時萬理亞,

「……哈哈,原來是這麼回事啊」

可能是低頭看了自己的樣子後,理解了刃更為什麼那樣焦急吧,萬理亞笑道,

「對刃更這個年紀的男孩子……刺激是不是有些太強了?興奮起來了吧?」

確實是刺激太強了。主要是痛苦的方向。

「……有幻想失禮的事情嗎?」「沒有沒有」「請好好的興奮起來」「哈哈哈」

兄妹之間這種對話是不是太奇怪了,刃更不禁這樣想著,

「對了。剛才倆馱萶E鶇擦稅桑 趺囪俊br />
「……托她的福完全清醒了」

果然早餐前吃了一膝蓋是說不出口的。但,

「不不,不是說那個」

萬理亞揮著手,一臉認真的,

「我往刃更的被窩里塞的游戲里的事情——對饕m寺穡俊br />
「那是你搞的鬼啊————!」

刃更忍不住喊了起來。犯人找到了。沒想到居然是萬理亞。

「到底打什麼主意,把那種惡趣味的東西……」

「打什麼主意……還不是因為刃更好像對義妹的調教不是太熟悉」

「怎麼可能熟悉!再說,我為什麼非得對那家伙進行調教啊?」

「誒!但是……」

萬理亞突然顯得有些不知所措和困惑起來,

「義妹什麼的,除了調教以外還有什麼使用方法嗎?」

「當然有!我說,使用方法是什麼意思?使用方法」

真不可小視。最近的初中生這種事情都知道啊,這個蘿莉妹妹,到底把自己的姐姐想成什麼了。這時萬理亞揮舞著攥著的拳頭,

「但,但是……那個游戲好像很厲害。最後完全俘獲義妹,只用語言攻擊她就會露出很爽的表情,甚至還會噴水。所以刃更你可要好好學學啊」

「我才不管呢!為什麼我非得學那種事啊!」

「但,但是……義妹什麼的,除了露出很爽的表情和噴水以外還有什麼存在價值——」

「當然有!要多少有多少!」

馬上向所有三次元和二次元在義妹道歉。對,說這些之前,

「那個,萬理亞小姐……?」

刃更用著敬語問道。雖然覺得不可能,

「那個游戲……不會是你自己的吧?」

如果是的話,該如何是好,刃更咽了一口口水,

「刃更還真壞呢,這怎麼可能啊。我可是初中生哦?」

啊哈哈,萬理亞邊笑邊揮著手。

「那是因為今後要受到刃更照顧,特別準備的搬家後的見面禮似的東西」

「沒有比這更糟的見面禮了。真有這心的話,就準備更好些的吧」

「……也就是說『游戲無法讓我滿足,我需要活生生的』這個意思吧?」

「誒……?」

「知,知道了。雖然很害臊,但又不是外人的刃更需要的話……」

在目瞪口呆的刃更面前,萬理亞忽然把圍裙脫了下來。害羞地把手伸進短裙,將裙邊撩起後裝作很扭捏的樣子,

「那,那個……我對調教並不是很了解,但第一次就在這明朗的早晨做是不是等級太高了點?」

「誰做啊,再說,調教本身就已經不是中學生所能達到的等級了!」

「這是在吵什麼啊?」

就在此時,從起居室的入口處傳來說話聲。來人是穿著睡衣腋下夾著報紙的迅。正當刃更慌忙想要解釋時,萬理亞紅著臉先說道,

「那個……其實刃更正準備對我進行首次的調教」

「我都說了不會做的——」

「——哦,原來是這樣啊」

跟著進到起居室來的Q孟窨吹攪飼菔薨愕目醋湃懈br />
「你……剛剛才把我推倒,這就和萬理亞開始了青春番外地了。誒」

「別淨說些讓人誤解的話,那只是因為我的腿麻了而造成的!」

這時,「對了」刃更想了起來,

「你听我說。剛才那個游戲是萬理亞——」

「誒?你在說什麼呀?」

突然裝起傻來,

「雖然不知道你在說什麼。關于刃更趣味的責任請不要推到我身上」

「靠……只有在這種才擺出一副清純的表情」

長年生活在一起的父子二人,一定可以相互理解的。正想著,坐在桌邊的迅從報紙上揚起臉來,「嗯」用手摸著下巴。

「突然有了兩個可愛妹妹的興奮心情可以理解,但不要做出犯罪事情哦」

「完全沒有理解!」

真不講道理,刃更想著。明明是在自己家里,這種疏遠感究竟是怎麼回事啊。



要開始新的生活自然而然會需要買些東西。

這天,上午把搬家時還剩下的一些包裹整理好,下午大家去了家具店買回窗簾、床單之類需要新買的東西。在寬廣的店內逛一圈意外的花時間,回到家時太陽已經偏西了。

——而現在,東城刃更正踩著自行車。

為了早點兒熟悉新家周圍的環境,而特意到周圍來逛逛。

「到了傍晚,天氣涼快多了」

聲音雖小卻不是自然自語。後面的架子上還坐著Mbr />
「為什麼找我……」

摟著自己的腰的同時不滿地嘟囔著。和女孩子兩個人騎行。而且還是超巨乳。

這對男人來說本該是心跳加速的展開,實際卻是這種不和睦的騎行。

「別這麼說嘛……我對這附近不熟,但你可是經常來這一帶的啊」

�系母咧芯馱諦錄業母澆R虼耍 雒攀筆宰叛肓巍H綣獎愕幕翱剎豢梢願雎貳K淙幻靼琢嗽縞系撓蝸肥峭蚶硌塹畝褡 紓  限蔚鈉杖次薹 虻蝸猿雎豆塹難岫癖砬椋 煌7 爬紊  鈧棧故牆郵芰搜搿br />
「喂……刃更,你真的要轉到我的學校來?」

「應該是吧」

對背後的提問刃更做出了肯定的回答。

——轉校提案是迅做出的。雖然從新家也可以繼續上以前的學校,但如果是姻齱@W唄肪涂梢緣健6倚7繅埠芎茫 謔親齔鱟 5木齠 I 咧猩乓桓鱍  5比徊 敲揮幸 玫耐 嗤   閱撬 5牧裊禱共皇嗆萇睢br />
……而且。

以前,儢o泄幌 木 H綣懈諭 凰 5幕埃 茄氖慮楹臀;涂梢員 猓  SΩ檬歉霾淮淼難≡瘛br />
身後的猺t摺溝囊簧 此黨鍪欠裼惺裁床宦br />
在被夕陽映紅的街道上,乘著刃更和幽鴷正蚚宥q旱那靶凶擰︰鋈唬br />
「……喂。可以問問你今早做的是什麼夢嗎?」

「…………啊」

對這個好象很隨意的問話,刃更撓了撓臉頰。被蛈璅晙钀z峙率怯泄薌業厴胍鰲>衛此擔 饈歉隼硭比壞奈侍狻br />
……是在為我著想吧。

對于嚏@幻闈孔約夯卮鸕奶 齲 懈胱鷗迷躚Χ浴br />
遺憾的是,自己的事情是不可能對普通人的靺冱悻閛身Abr />
「以前……還在鄉下住著的時候,發生了一些事情。因為留下了一些心理陰影吧……到現在還時不時的會夢到當時的事情」

「……這樣啊」

繾j拇鸕潰  缶筒輝僮肺氏氯恕5 純梢願械獎舜思淶鈉沼辛誦┬淼幕漢汀D且歡ㄊ臥諼 約鶴畔氚傘br />
感激不盡。

如果如實說了——恐怕刃更就無法與Q屯蚶硌且黃鶘盍恕br />
因為被要求閑逛的同時買些食材回來,刃更和癟j攪順 小br />
「買了不少啊……」

因為剛搬入新居,最終除了食材,調味料之類的東西也買了不少。

「我先去把自行車推過來。這些東西看起來挺重,你就直接用手推車推到門口來吧」

「嗯,好的」

姥牰∟宏@ 懈認虻暉庾叱觥br />
來到了停車場,把鑰匙插入車鎖時。

『——可以問問你今早做的是什麼夢嗎?』

突然想起咿`駛埃  匾淦鸞裨緄畝衩巍br />
「…………——啊!」

一瞬,忘記了呼吸,心砰砰地跳著。刃更按住自己的胸口。

——如果能夠忘記,那將會多麼輕松啊。但,那是不可能忘記的。

五年前的事件,刃更既是被害者,也是加害者。

因此,東城刃更今後,也將一生背負著這痛苦生活下去。

「……啊,不好」

想起�茸拋約海 懈譜拋孕諧迪虺 械娜 詿ψ呷T謨導返娜舜災辛 捶 至巍br />
靠,刃更皺起了眉頭。�凰母魷袷塹仄Φ那嗄晡擰br />
一青年嬉皮笑臉地伸向肩頭的手被嚏@  勺哦苑劍br />
「——沒踫我。敢踫我一下,我就把你碎尸萬段!是吧,刃更!」

真強硬,普通的高中男孩子的話說不定就嚇跑了。但很遺憾,對眼前的四人卻沒有什麼太大的作用。仍然嬉皮笑臉地圍著M 耆 揮欣  囊饉肌br />
「……那個,找我同伙有什麼事嗎?」

因此,就先試試不會惹麻煩的搭話吧。

「——嗯?你是誰啊?」

「我是那個女孩的同伙」

「哼……那就怎麼樣?」

奇怪了?在這種情況下,通常知道有男同伙後不是就會離開嗎?

這展開稍稍有些不妙啊,姪旂粨~┬駁乜戳斯礎br />
……這事該怎麼處理呢?

刃更就想著,離他最近的一個青年嚼著口香糖,歪著腦袋向他走了過來。也不知是威嚇還是挑釁,做出讓人不爽的表情的水平倒是相當的高。

「刃更?哈,這名字也太土了吧——」

「——怎麼著也比你那張臉強」

刃更生氣的說著,同時拎著自行車的把手向上一揚。自行車的前輪隨之高高揚起,

「咦——?」

面前青年的注意被吸引而抬起頭來時,落下的前輪重重的砸在了他的臉上。

正中目標。青年哼了一聲就向後倒了下去。

——事出突然,在場在人都呆在了那兒。

刃更用流暢的動作立起自行車的支架,快步穿過剩下的三個青年來到垢蹎P= 稚烊敕旁謔滯瞥瞪系幕繁4小br />
「你這混蛋——!」

已經理解了事態的青年們摩拳擦掌地走了過來。刃更迅速打開才買來的調味料的瓶蓋,向著他們撒去。

「啊!?」「你這……阿嚏!」「我的眼楮,眼楮好疼……阿嚏!」

那是當然了,這可是價值298日元的物美價廉的胡椒啊。

「——喂,別發呆啊,快逃吧!」「誒?誒?」

一手牽著困惑的M 皇至嗥鴰繁4蜃拋孕諧蹬莧br />
當務之急是趕快離開這里。將環保袋硬塞進車前的籃子里,

「抓好了,這就出發了!」

袙堛\帽憧 既 僨敖M 保br />
「啊——!?」

自行車壓到了什麼軟軟的東西。大概是被用車前輪打倒的青年吧。但是,抱歉,現在可沒工夫管你。

東城刃更站著身子全力地踩著踏板,想要迅速從這里撤離。

自行車載著兩人在街道上爆走著。

正想著應該沒有在追了吧時正好遇上紅燈,于是就停了下來。

「都來到這兒了,應該沒問題了吧……」

在全力騎行後,呼吸的頻率稍稍有些加快,額頭上也滲出了汗水。這時,

「……對不起。因為我的原因」

從背後傳來的垢�糝邪 徘張濉偉訊鍆房吭諏巳懈謀成稀H懈毓罰 腹繽房吹攪蔚牧場?贍蓯且蛭 約喝搶吹穆櫸橙窗訝懈 私炊械僥誥偉桑 酉呦螄碌蔚謀砬橄緣煤芡純唷br />
……居然露出這樣的表情……。

從未見過的囿芳豸袼窖插@ 僑懈床幌胊偃盟凍瞿茄謀砬欏5 從質翟諳氬懷齦盟敵┤裁礎 ﹤幢閎鞜耍br />
「那個,這樣吧,就稍微繞點遠路再回去吧」

信號燈變綠的同時,刃更開始騎行並將車把手向另一個方向打去。

「……誒?」

發現自己正向著與家不同的方向行進的@鼉 羯br />
但刃更並沒有停下來。此時正是黃昏。現在去的話應該正是時候。

刃更帶著癟j降氖且桓 蠣婊艽蠖琶墓 啊br />
里面有個被稱作夕陽之丘的風景點,且在當地很有名,在這附近上學的睇擗騑圾[彌 饋R虼耍 懈衛吹攪撕萇儆腥死吹牡胤健br />
雖然不是公開的觀景台,但從這里整個街區的風景仍可一覽無遺。

「哇……!」

俯瞰著街道的@鼉 駁暮羯U縟懈希 醬 氖奔湔鮮省J瀾綺 鵲厝境閃巳岷偷暮焐  硐嫉姆緹霸諮矍罷箍 br />
「真美啊……但是明明才剛搬來,你怎麼會知道這里?」

「老爸租那個房子的時候我也跟著一起來了。因為這個公園很有名,在他簽租房合同的時候我就一個人來這兒逛了逛,偶然發現了這個地方」

站到縑@緣娜懈檔饋br />
「這兒相當不錯吧」

「嗯,居然有這樣的地方……我之前完全不知道」

「下次晚上來吧,這個公園的夜景也很有名。我想從這里看也一定很美」

提出了不久的將來的約定。

「嗯……說的也是。……下次吧」

垢L楹鋈槐淶撓怯羝鵠礎4誘飫錕梢鑰吹礁詹諾某 小?贍蓯竅肫鵒爍詹瘧磺嗄昝薔啦氖隆!改歉觥谷懈檬種改幼帕臣眨br />
「今天……早上,你來叫我起床是吧」

听到這話,諛掉x 斯礎R虼耍 懈沒郝目諼撬檔潰br />
「所謂家人——我想大概就是彼此間無論多麻煩、煩人都能容忍吧」

「誒……?」

「對你來說,現在與我就是那種早上來叫起床也沒問題那種程度的親密關系吧?當然我老爸和你們的母親是否在婚還沒有完全定下來……就算這樣,我想只要今後一起生活,隨著在即使很小的事情上也互相幫助、互相認可,就會漸漸地變得像家人了」

因為,

「至少對于我來說,剛剛在超市所做的是理所當然的事。大概,我老爸也是這麼想的。如果你或是萬理亞再遇到那樣的麻煩,我或老爸無論多少次都一定會幫助你們的。所以,就不要把這事太過放在心上了。因為,這就像是你早上來叫我起床一樣,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姑且把想要表達的想法勉強說了出來,

「………………」

但乘l兆拋煲謊圓環 J遣皇潛澩 奶 脹淠 橇恕br />
……我果然是笨嘴笨舌啊。

這種時候,要是迅的話肯定會用更加簡單明快的語言來表達吧,無奈刃更無法做到像父親那樣充滿自信地表達自己。

「那個,所以說」

雙眼盯著地面,正想著怎麼把話繼續下去時。

「……臭美」

忽然听到囿d潔焐 懈 鵒送貳W約旱納 裕蔚牧成下凍雋誦θ藎br />
「剛才的刃更有一點點像個哥哥」

「……是嗎?」

「嗯。有一點點」

哦哦。這感覺真不錯。

「那今早和在家庭餐飲洗手間的事就既往不咎——」「那可不行」

瑱U櫚拇鸕潰  幽巧糝腥錘械攪嗣骼實母芯酢8詹諾某林仄站禿孟窀靜輝嬖詮頻摹H懈胱牛 頤且 晌 嬲募胰說穆吠疽歡 購芤T丁br />
但自己與M 衷冢 擋歡ㄒ丫 蚯奧踅艘徊健R虼耍br />
「差不多該回去了吧。肚子也餓的快受不了了」

共同的家——像家人一樣。刃更轉過身,向停著的自行車走去。

「……說的也是。萬理亞和迅叔叔一定正等著我們呢」

隨著從背後傳來的噬旭蝴鶦秮h 挪繳哺斯礎br />
兩人的身影緩緩著向著同一個方向走著。

——但是。

「——————」

背對著垣R懈荒芸吹剿撓白櫻 薹 吹未聳鋇謀砬欏br />
E成夏潛雀詹嘔掛  恕純嗟謀砬欏br />


從同居生活開始,已經過了一周的時間。

當然還無法從『熟人以上,家族未滿』的領域中脫離出來。

即便如此和最初比起來,彼此的相處也已經融洽了許多——正在此時。

「——明天,因為工作的關系我要去海外幾天」

「誒……?」

剛一進門,就在玄關听到迅突然說出的話,刃更不由反問道。

Q屯蚶硌遣 揮刑健A礁鋈訟衷謖誄孔急缸磐聿汀br />
「意大利的客人想要阿拉伯的照片。要去迪拜一段時間」

迅的職業是自由攝影師。也就是以拍照片為職業的專業人士。

因此,偶爾會到海外去拍些照片。

「等,等一下!」

刃更慌忙向拍拍自己的肩就後就向樓上走去的迅追去。

「搞什麼嘛,突然要去迪拜!」

跟著迅一起進了他的房間的刃更問道。迅淡淡地答到,

「老客戶,沒辦法」

是在為明天的工作作準備吧,迅給相機裝著鏡頭。

在全世界都有顧客的迅是比較特殊的攝影師。業界中『JIN』的大名在一部分人是非常有名,所拍的照片也被評價為擁有像繪畫一樣的藝術性。有著大量粉絲的他的年收入也比同行的攝影師要多個一兩人位數。

「顧客就是上帝這我也知道……但就不能回絕嗎?」

現在,可是與Q屯蚶硌歉嶄湛 紀 由畹鬧匾 椅 畹氖逼詘 br />
這時,唯一的大人迅要是不在了,可就連精神支柱也沒了。

「而且我們也有足夠過普通的生活的存款……」

「自由職業者的信用可是最重要的。拒絕一次後,那個客人下次就不回再來找我了」

「但是……、你可是這個家的家長。保護家人也是工作吧」

「所以才要去呀。听好了,老爸不在的時候,保護家人就是長子的工作了」

「話是這麼說……」

這套理論一出,刃更再也想不出更多反駁的理由了。迅輕輕將手放在他的肩頭。

笑著。

「不用擔心,你一定可以做到的——你可是令我驕傲的兒了啊」

——第二天晚上。

「我不在家這段時間就拜托你了」

輕松地留下這句話後,迅便坐著出租車走了。

「誒……」

刃更低頭望著自己手中的東西——迅給他的一張照片。昨天,在家的前面四人一起拍的紀念照。當然,刃更的臉上現出的是有些抽搐的表情。

「……嗯?」

刃更忽然從正看著的照片中感到了些不對勁的地方。

照片中的Q屯蚶硌僑肥凳敲媧判θ蕁5 br />
……是錯覺嗎?

是光線的問題吧。姪旂睆k雌鵠此坪醺艘恢趾薌拍 母芯酢SΩ檬且蛭 剛飧齟筧瞬輝諏碩械講話舶傘br />
「——好吧」

刃更打定主意走出了自己的房間。邊下樓梯邊想著,今天就叫壽司或鰻魚之類的外賣吧。反正也有迅的信用卡,這種時候為了活躍氣氛美美地吃上一頓是最好不過的了。因此,刃更打開了起居室的門,

「你們兩個,關于自天的晚餐——」

話說到一半,刃更忽然感覺到了房間內沉重的氣氛。

「……………………」「……………………」

對刃更的話,無論是坐在沙發上的M 故親誆妥瑯砸巫由系耐蚶鋂嵌急ㄒ猿聊 br />
但反應還是有的。就是向這邊射來幾乎能把人凍僵的冰冷視線。

——因此,刃更無奈地嘆了口氣。

啊來了。看吧真的來了。就想著突然有了兩個雖然性格有些不太好應付,但這麼可愛的妹妹,絕對有問題。對之前幸運的報應終于還是來了。

也沒辦法。不僅是唯一的大人不在了,今後留下的年輕男女還要生活在一個屋檐下。突然變成這麼個狀態,提高警惕也是當然的。但是,

「……………………………………」「……………………………………」

這沉默也太長了點兒吧。這級別,要放電視或收音機上完全可以認定為事故了。

「那個,我打算叫外賣……壽司或鰻魚什麼的」

選最高級的也沒問題哦,刃更用非常客氣的口吻說著。終于,

「……刃更,我想拜托你個事」

予萷T禱傲恕br />
「啊,什麼事?有什麼想要的就說吧」

刃更立刻向觼E8宜禱傲恕>退閌欽餉錘魴 亂哺械椒淺8 恕br />
東城刃更听到了Ⅶ秺秝噯戚u萃心恪埂S米爬涑剮牡椎納簦br />
「——離開這個家」

刃更瞬時僵在了那兒,不知該說什麼才好。

「那個……」

嗯。稍稍被嚇到了。對,稍稍被嚇到了。明明是問要叫什麼外賣的,卻來了句離開這個家。這對話對不上號的程度也太過了吧。

「……抱歉,你能再說一遍嗎?」

刃更嘗試著給自己听錯了的可能性找點根據——雖然希望渺茫。

「——————」

這時,萬理亞向著自己抬起了手。是有什麼意見要表達而舉手——看來不是。用小小的手掌的掌心對著刃更。

「誒——?」

萬理亞的手在發光——剛這麼想時。

突然,刃更被一陣狂風吹起重重地撞在了牆壁上。

「咳——!?」

後背受到劇烈的沖擊。瞬間連呼吸都無法進行,不禁激烈地咳了起來。這時,

「——刃更,你沒有听到撓c慫檔幕奧穡俊br />
眨眼間,萬理亞已經站在了眼前。

整個像換了個人似的,臉上露出冷酷的表情。

「剛才的……那是什麼,你們是……?」

當然——不,是必然的問題,刃更問道。

「嘿……你還很冷靜嘛」

萬理亞稍稍有些吃驚的說出了,徹底改變東城刃更日常生活的話來。

「第一次見到魔法的人類,可基本都是會陷入混亂狀態的」

「魔法……?」

對著皺著眉頭的刃更,「對」萬理亞做出了肯定的回到。

「你曾經認為那是杜撰或幻想的產物吧?魔法是真實存在的——不,不僅是魔法。還存在著人類以外的種族」

說話的同時,萬理亞的背後開始泛起青光,與此同時有什麼東西展了開來。那是人類絕不會有的東西——黑色的翅膀。耳朵的樣子也與以前不同了,變成了尖尖的形狀。不是人類的種族。人們就算不相信他們的存在,卻都知道他們的名稱。

「你們是——惡魔啊」

「正是如此」

對這邊低聲的嘟囔,立刻就做出了應答。

斷言。雖事出突然讓人難以置信,但看來是真的。

「因此,你要離開這里。這個家就由撓c聳障鋁恕br />
與態度高傲地說著的萬理亞相對照,鉾s恕咐  飧黽搖怪 缶鴕恢背聊 揮鎩br />
……撓c恕 br />
從萬理亞對型Y坪羯系謀浠  懈梢醞撇獬雋餃說墓叵怠R虼宋實潰br />
「……這是什麼意思,煍搯J謖飧鱟純鍪悄愕鬧甘韭穡俊br />
「刃更,說話小心點。區區人類,你這態度對未來的魔王也太不敬了」

對刃更的問話,萬理亞在一旁說道。

「魔王……,這家伙?」

「既然有一個叫惡魔的種族,統領那個種族的王的存在不是當然的事嗎。就像我們最初的宿敵——神族里存在著相當于王一樣的上位神一樣。順便說一聲,你們所稱的勇者其實也是存在的。不過,他們為了掩藏自己的身份,基本都是住在隱蔽的山村里,普通人對他們的存在是不可能知道的」

「…………………………」

對萬理亞若無其事地說出的這些話,刃更一言不發。就算突然被告知了一切,還是無法完全相信自己所處的狀況。

「……魔王為什麼想要這種家?魔王的話,在魔界不是有巨大的城堡什麼的嗎」

「發生了一些事情。具體情況,我們也沒義務向你說明。總而言之。這個家,是屬于撓c撕臀業牧恕  魑 諶思浣緄木蕕恪!br />
所有的一切都是為了把這個家變成據點的演技。那麼,

「這麼說,老爸和你們的母親的再婚——」

「那是根本不存在的事情。我們和迅叔叔是在街上偶然認識的。看他人很豪爽,真是好人啊……因此就用我夢魔(Succubus)的魔法對他的記憶進行了操作」

(注︰Succubus——女性夢魔,也稱淫魔,在男子睡覺的時候降臨並與之交媾的女妖,源自中世紀的傳說,一般形象為有翼有尾的妖艷女子,會吸取男人的精氣。)

Succubus。女性夢魔及淫魔。如果這是萬理亞的真實身份的話,會把她制造的夢境當成現實也就很正常了。

「老爸受魔法的影響,相信了從與你們的母親相遇到準備再婚的全部虛假記憶嗎……」

「對。現在輪到刃更你了」

說著,萬理亞的手向著刃更擺好。

「父親去了海外,刃更因無法忍受和兩個女孩子一起的生活,決定在父親回到之前離開這個家——給你這個記憶沒問題吧」

刃更沒有回答,默默地看了看萬理亞,接著向|br />
蛘壒犍挹M險酒鶘恚 酉咧沼謨肴懈嘍隕狹恕br />
「抱歉,這個家我們收下了」

冰冷地說道。用著幾天前與地痞們對峙時相同的目光,

「老老實實受了萬理亞的魔法,馬上離開這個家。不這樣做的話,我就要大叫了。之後,在你腦中輸入對我們施暴後不得不自首的記憶,再把警察叫來。你也不想背著對未來的妹妹施暴的罪名進局子吧?」

「……這樣啊」

對姘鶖J 懈┬派磣櫻 皇欽庋蚨糖儀嶸廝底擰br />
這時,對著這邊的萬里亞的手開始發出光芒來。

「撓c嗽趺磁 冒。克淥凳竅奶歟  盟端藿滯芬燦行┤ 閃 恕;氐階約撼鏨淼南鞜澹 角灼菁依鍶葑   庋募且湓趺囪 br />
「……說的也是。這樣比較好」

靺朼Xbr />
「再見了哥哥……雖然在一起的時間不長但我過得很快樂」

隨著契o餼浠埃 蚶硌鞘種械墓庀蜃湃懈懦觥br />
萬理亞放出的是產生夢境並操縱記憶的夢魔的魔法。

因此,刃更的記憶應該已經被操縱,並自己從這個家離去。但,

「…………咦?」

雖然記憶操縱的魔法確確實實地命中了刃更,但刃更並沒有動。

……奇怪了。

萬理亞歪了歪腦袋,準備再對刃更施放一次魔法,

「誒……?」

萬理亞眨了眨眼。本該就在眼前的刃更消失了。

不會吧,這樣想著同時,萬理亞向背後——自己的死角轉過身去。

起居室的中央——東城刃東就站在那里。

瞬間對方就到了自己的背後。這個事實令萬理亞不禁咽了口口水,

「想、想反抗嗎……可別後悔啊」

向刃更射去嚴厲的視線。本不想傷害他,但看來是沒辦法了。萬理亞再次詠唱起剛才把刃更吹飛的風的魔法並放了出去。生出的風筆直的向刃更飛去——在那瞬間。鏘——,隨著一聲刺耳的鳴動聲,魔法的風消失了。

「啊……?」

一瞬,好像看到一條白線向側面劃過——緊接著自己的魔法就消失了。

感到驚愕的同時,萬理亞看到了眼前的刃更不知何時手里多出了一把巨大的劍。覆蓋手的金屬裝甲一直延伸到肘部,那是與劍訂下契約的證明。

因為訂下契約的武器所擁有的力量,會回饋到使用者的肉體上。

「……有什麼可吃驚的」

刃更緩緩地抬起頭。像換了一個人似的向這邊射過銳利的目光。

「不正是你說的嗎。有著像你們這樣的魔族,還有你們的敵人神族」

吸了口氣。

「以及——勇者一族存在著」

「騙人……為什麼」

一旁的撅d煽詿艫廝底擰br />
「勇者的一族不是都生活在隱蔽的山村里嗎……為什麼在這種地方,過著普通人的生活……」

「那我可沒有向你們說明的義務」

萬理亞驚訝地望著冷冷地打斷了姘黦t娜懈br />
……沒想到,還有這種事……。

難怪記憶操縱的魔法沒有效果。夢魔的使對方產生夢境從而操縱記憶的魔法僅對比自己魔力低的存在——對魔力沒有防備的普通的人類這些有限的對象有效。像勇者一族這種對付魔族的行家是不起作用的。

但——相比這個事實,萬理亞卻驚訝于另一件事,並因此思考發生了混亂。

並產生出這是不可能的,這樣的想法。這是關于剛剛刃更的行為的想法。

確實,萬理亞剛才所用的並非攻擊用風系魔法。只是想把他吹飛,稍微吃點苦頭,而選擇了飛行用魔法。既沒有殺傷力也沒有什麼太大的威力。因此對勇者來說,被彈開或是劈開都沒什麼好驚訝的。

——但,刃更剛才,卻揮劍把萬理亞的魔法消除了。不,不止這樣。

一旦魔法發動,無論用什麼防護方法至少也會剩下魔力的殘骸那樣的東西。但,被刃更劈到的魔法,連一丁點的殘渣都沒剩下。完全消失了。就好像從來不曾存在過一樣。

「我已經……跟勇者和魔族什麼的沒有任何關系了」

刃更緩緩向前邁出一步。

「但不巧,也不想就這麼束手就擒」

說著,刃更彈射般地動了起來。

與這邊之間的距離,一瞬就已不存在的神速。

「————啊!」

不好。在萬理亞為了保護E 痰駁狡瀋砬暗耐 薄br />
刃更的劍向著萬理亞和黕樕C呂礎br />
「————————」

東城刃更看著自已揮刀劈去的緊閉雙目的兩個少女。

手里的劍——在距她們僅差一張紙的距離停了下來。

「…………啊」

發現自己沒事的萬理亞和M 鋇乖詰厴稀br />
看來是被嚇軟了。因此,刃更也就解除了自己的魔劍——布倫希爾德的具現化。

(注︰在北歐神話中,布倫希爾德(Brynhild)是一名女武神(Valkyries)。她是北歐英雄傳說《沃爾松格傳》(Volsunga saga)和冰島史詩《埃達》中的主要角色。)

「為什麼……」

AH壞匚實潰 懈謊圓環 乇徹砣br />
刃更對她們有著無法遏制的憤怒。她們的所作所為是決對不可饒恕的。但,

「……滾出去」

刃更孤寂地說道。

「你們是什麼魔族了也好,魔王也罷,都跟我沒關系。但是,對想要欺騙我……甚至老爸的家伙,我們家可沒善良到還能收養的程度。今天我就放你們一馬。你們的東西之後會給你們送去。所以——馬上給我滾出去」

幾分鐘後——東城家的起居室被寂靜所籠罩著。

癱軟的雙腿恢復以後,Q屯蚶硌薔屠  思搖R尋涯2悸紫6祿指吹攪訟盍吹拇翁 娜懈諫撤希br />
「…………」

緊咬著牙關,按著抖個不停右手。

……沒問題的。

刃更拼命地對自己說著。久違的戰斗。感覺並沒有恢復。

因此,那個技能的發出只是完全的偶然。

——五年前,還住在勇者一族的山村的時候。東城刃更惹出了重大的麻煩。

『某個事件』為的起因,引發了自己的能力的暴走。

就當時所造成的傷害的程度,說實話是不太可能允許自己像現在這個樣子過日子的。

但在綜合考慮了各種方面的事情之後,結果變成是和迅一起離開山村。也就是說被趕了出來。

之後來到了東京,父子二人開始了並不習慣都市生活。

「…………媽的」

刃更惡狠狠地說道。但,這並不是對Q屯蚶硌撬檔摹br />
當然,東城刃更並不打算原諒Q屯蚶硌恰A餃訟胍 燮 懈脫剛饈率嗆廖摶晌實氖率怠5 米約號 鷸猩棧褂辛硪桓鋈恕br />
——那是,曾經被稱作最強勇者的男人。

就勇者所具有的能力來說,比刃更強很多的父親——迅。

那個男人,不可能沒有察覺到Q屯蚶硌塹鈉笸肌K淙煌蚶硌撬滌昧四 僮菅傅募且淅雌燮   縛隙 揮惺艿接跋 br />
因此,刃更拿起家里電話的听筒,按下了快捷撥號鍵里迅手機的號碼。

『——喂,有什麼事啊?』

數秒的撥號音後,從听筒傳來熟悉的聲音。刃聲低聲說道,

「老爸……現在說話方便嗎?」

『沒問題,出租車司機不愛說話,我正閑著沒事呢』

伴隨著迅輕松的話語,可以微微听到風低鳴的聲音。恐怕現在,迅坐的出租車正在高速路上奔馳著。對話可能被出租車司機听到,但迅一定會有辦法糊弄過去的。所以,

「——你到底是打著什麼算盤啊?」

刃更提出了自己的疑問。雖然想著要冷靜的說話,但聲音中還是夾雜進了怒火。

『真快啊……已經發現了啊。照我的預想,還要再晚點的』

迅連絲毫的歉意都沒有,若無其事地說道。

「果然知道他們是魔族啊——什麼時候?」

刃更緊緊攥著听筒,語氣平靜地問道。

『一開始就知道了。那兩個人的事情,在街上找到她們之前就知道了』

「……找到?這是怎麼回事啊……?」

听了迅的話刃更皺緊了眉頭。萬理亞說的是「和迅在街上偶然認識的」。

『不過,那兩人一定認為是偶然相遇吧』

迅輕快地說著,「但」接著道,

『我在前段時間收到《山村》里有絕秘的動作的情報。我和你離開山村已經將近五年了。現在來找麻煩的可能性應該不大,所以我也就決定先看看再說……但不久前事態突然開始急速發展。地點在都內離得也比較近,為慎重起見我這邊也調查了一下到底是什麼人』

吸了口氣。

『畢竟——是眾長老認定的準S級監視對象啊』

「準S級監視對象?那兩個人?」

刃更他們一族會按魔族的威脅級別給他們進行排位。準S級別在那中間幾乎是最上位了。再往上就只有S級和特S級了。

……真的嗎。

魔族是通常生活在與這個人間界所不同的別一個被稱作——魔界的異世界的種族。

當然,偶然會有一些來到這邊的世界惹麻煩的家伙,但這些全都是下級的惡魔。原則上他們是不會離開自己的世界的。

——以這個世界為舞台,勇者一族與魔族之間展開著不為人知漫長的戰爭。但這一切,大約在刃更出生的時候——父親的迅他們那一代上劃上了句號。新任的魔王終止了與神族和勇者一族的戰爭,把人間界中魔族撤了回去。

因此,隨後來到這個人間界的魔族都是散兵游勇的惡魔,盡是E級或D級的低級別監視對象或消滅對象。但,

「那兩個人,準S級……」

刃更用仍然無法相信般的口吻低聲說著。接著,盯看自己右手的手掌。

雖然是準——居然一生中會遭遇兩次S級的存在。

『準確地說,準S級監視對象只是煍蛦F硌侵皇且蛭 謁諫叨環婪兜摹br />
「煄@ br />
這時,刃更突然萬理亞的話來,剛才在起居室里的戰斗。雖然不知道自己是勇者一族而有些大意,但從諜漭契屁荓髀捏V辭苛業耐哺小R虼訟胱磐蚶硌撬檔幕耙慘歡ㄊ俏 訟嘔W約憾貢嗟模br />
「那家伙……難道真的是未來的魔王?」

這麼說著,刃更馬上否定了那個可能性。那是不可能的。因為,

「可是魔王從來都是男的啊……現在的也是」

威爾伯特——這是以穩健派而聞名,把魔族從人間界撤出的現在的魔王的名子。

本來,魔族的敵人是被萬理亞所稱作『最初的宿敵』的神族。所以,此前魔族一直把人類視作螻蟻般在存在,可能的話,更是企圖把這個世界當作攻陷神界的墊腳石而徹底把人類消滅。在那樣的魔族中,以威爾伯特為首的穩健派魔族終止了向神族的復仇,帶著魔族走上了沒有爭斗的,過著平穩生活的魔界的道路。最重要的是他禁止了對人類的無謂傷害。

因此,這十六年來人間界才可能保持著平穩。

但,刃更的話語和思緒卻被電話那端的迅的聲音顛覆了。

『魔王威爾伯特已經死了——好象是大約一年前』

「誒——?」

被告知的事實的沖擊,令刃更突然之間無法完全接受。

「這事,完全……」

『因為我們和《山村》的緣份已經徹底斷絕了。我也是最近才知道的』

迅接著道。

『給你說了——弄不好你又要做那個惡夢了』

「那個……」

刃更不禁閉上了嘴。因為前幾天才剛做了那個時候惡夢。

「但是……這麼說來繼任魔王就是E耍俊br />
『不。現在,代替前任威爾伯特統治魔界的好像是其他上位的魔族。听說是相當激進的鷹派……是這些家伙盯上了煍�峭 氐畝郎   廝賴氖焙潁 α咳 看 慫br />
在魔族中,魔王威爾伯特雖是以穩健派而聞名,但他的力量在歷代魔王中也是出類拔萃的。也正因為如此才有能力讓好戰的魔族接受停戰,並從人間界撤出。如果,藶穡砲|親釙康哪 醯牧α俊br />
想要成為新的魔王君臨天下的人對她一定是垂涎欲滴。

「等等……」

但還是有件事無法理解。

「事情的原委大概知道了……但,為什麼老爸要接納那兩個人啊?」

而且——還是在事先知道的情況下。做了這種事情,不光是魔族,山村里的一族說不定也要變成敵人。這與為刃更著想而隱瞞前任魔王的死也是矛盾的。

『我不是說了我也做了一些調查嗎?』

這時,雖然還是用著和剛才相同的輕快口吻,但迅的言語中已夾雜了嚴肅。

『穩健派的威爾伯特在魔界中有很多的敵人。對這些人來說他們討厭的魔王的獨生女豈不是最好的人質。這種事威爾伯特自己應該是最清楚了。因此,女兒一生下來就被送到人間界,並派手下扮作父母,秘密地當作人類撫養長大……』

雖然與女兒骨肉分離——但這也是為了深愛的女兒的幸福。

做出這樣的決斷時一定是悲痛到極點吧。

『但諷刺的是威爾伯特死後——他強大的力量被為遠離爭斗而在其他的地方生活的成瀨�壇小R恢憊牌脹ㄅ  擁納睿 筆被故淺踔猩哪歉齪 印   蠡岊涑墑裁醋純瞿悴荒嚴胂癜傘br />
「還有……還有這種事啊」

刃更的話語好像是硬擠出來似的,

『魔族或我們一族之所以可以使用異能力,是因為知道了人類世界之外的原理。半年前,那孩子還是對其一無所知的普通人。現在對力量的使用恐怕是知道了一些吧,但她所繼承的魔王的力量,現在還應該處在未覺醒狀態。也正因為如此,山村的人才未把她定為消滅對象,而只是設為監視對象』

再加上,迅接著道。

『威爾伯特死後,穩健派的勢力正在急速地消失。護衛只有萬理亞一個人就是最好的證明。很遺憾,只有那兩個人是無法對抗現魔王派的人的。就那樣放著不管,她們倆遲早會丟了性命』

「所以,故意裝做被騙……」

終于理解了迅的真意。

刃更嘆了口氣,緊接著對著听筒大聲吼道。

「混蛋老爸——這種事你早說啊!」

如果那樣的話,刃更也就會采用其他的應對方法了。

『抱歉。我最初就決定了要讓你和那兩人處在對等的地位上』

迅笑著說道。

『她們隱瞞了魔族的身份,而我們也隱瞞了勇者一族的身份。如果只有一方知道對方的情況,另一方會認為自己被欺騙,這樣一來就無法建立起信賴關系了。但如果雙方彼此隱瞞,那就不難相互理解了吧?既然欺騙是相互的,你們的關系就還有修復的余地——全都知道的我就做回惡人吧』

「……那麼,你這次的工作也是騙人的了?」

如果要保護Q屯蚶硌牽 諫呤親詈玫摹5 溉叢謖庵腫純魷呂 ﹤遙 且歡ㄊ怯脅壞貌徽餉醋齙睦磧傘br />
『嗯,確實如此。抱歉,有個無論如何也要調查的事情——得去魔界跑一趟』

也就是說要進入敵人的腹地。當然,曾听說過過去想要獲得最強勇者稱號的迅,在大戰中曾多次前往魔界,但,

「這……沒問題吧?」

『嗯,不用擔心。詳細情況還不能告訴你,只是有個要聯系的家伙。如果一切順利,說不定不會再有打U饕獾募一 魷至恕br />
原來如此,迅在想辦法解決魔族那邊的問題。這樣的話,

「知道了……那邊的事就拜托你了。這邊的事我會想辦法解決」

『拜托了長子。說來,那兩人怎麼樣了?看這樣子大概——』

雖然迅還在說著什麼,但刃更已經重重地掛斷了電話。

緊接著便沖了出去,向著玄關的方向。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快捷键[右箭头:下一页][左箭头:上一页][回车:返回目录]
作者其他作品 同类型小说排行
01. 精灵使的剑舞(6819753)
02. DATE·..(3929146)
03. No game No..(986408)
04. 龙骑士的我目标就是推..(1256154)
05. 弑魔者的简单生活(778816)
06. 魔法纪元·..(403903)
07. 吾命骑士(5848508)
08. 老师,求你放过我!(176337)
09. Sword Art ..(16616048)
10. 魔弹之王与战姬(1483195)
11. 少年阴阳师(9656285)
12. 风之佣兵团(956215)
13. 加速世界(8175371)
最新轻小说排行

免责声明 | 版权隐私 | 联系方式 | 粤ICP备10062407号 | 粤网文[2012]0726-109号 [C] 2005-2012 SFAC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