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小恶魔的逆袭

作者:小花同学 更新时间:2012/12/22 21:14:49 字数:3000

不得不说,这回碰到一个难缠的学生。以前做家教时也遇到过一些问题学生,但像这么极品的,这还是头一次遇到。不过幸好我是有备而来,这之前我准备了自己出的一套综合水平测试题,之所以这么认真,是因为我得对得起这份工资,不然我良心难安。

我从随身带的皮包中拿出精心准备的一份试卷,题目不多但各个领域都很全面,足以判断出学生的综合水平。虽然我很用心,但她不一定买账,看到我拿卷子出来,她开始抱怨起来:

“啊,我最讨厌做卷子了!”

“这是我出的,不难。”

“不做不做!”

我狠狠地瞪了她一眼,然后狠声道:

“你做不做?”

“哼……就知道欺负人……”

迫于我的**,她不得不拿起笔,然后像是即将赴死的壮士那样开始答题。当然,这期间我可不会像傻子一样监考,因为我出的题目书上是没答案的,况且她连书都没翻过。

于是我起身走到她的书柜前看看能找到什么好书,但我刚起来没多久,她就摔笔大喊一声:

“都不会!我不想做了!”

我一个箭步回来按住想要逃走的她,另一只手拿起卷子一看,只见上面画了个猪头,然后题目是一片空白。

这下我可火大了,我这么用心地准备试题,去图书馆,上网查,可没少费工夫,结果就这样被画了个猪头上去?这丫头不给她点颜色瞧瞧她不知道什么叫做鸡毛掸炒肉丝!

没理会一直试图想要挣脱我魔手的刘星语,我直接抄起一旁的鸡毛掸准备收拾她一顿。

她见状立刻知道大事不好,急忙改口道:

“别!别!我错了!我错了!我写!”

但是她一边叫,挣扎地却越厉害,我心想这次不给你立威,以后还让我怎么当家教?于是我索性狠下心,直接将她抡起面朝下驾在我的腿上,然后对着她那翘臀啪啪挥了两鸡毛掸。

当然我自有轻重,虽然痛但伤皮不伤肉。而且果然如我所料的那样,她哇地一声哭了出来,终于乖乖地不再挣扎。这一刻我有些心软,但是我知道这时候心软就前功尽弃了。

“你再哭我就再给你两下。”

一听到我的话她立刻安静下来,我将她放下让她坐好。宽大的领口使里面的内衣时隐时现,漂亮的长腿似乎光滑细腻,再加上这泪眼婆娑的摸样,一瞬间让我不知该看哪是好。

她像是看着仇人一样看着我,却又害怕地不敢做声,我没理这些,指着卷子说道:

“你不是恨我吗,那我告诉你,这是个弱肉强食的世界,想报仇得看你自己的本事了。”

或许是我的话激起了她内心的叛逆和自尊心,她一声没吭地拿起笔便开始做题目。我心里暗叹,这丫头还算是有骨气,不像其他富二代那样软弱无能只会把他们的爹坑上,虽然平时娇蛮任性,但施教方法得当,有朝一日必成大器。

这次我没再去闲逛,而是坐在她旁边静静陪她做题,而且我发现,她认真的一面比之前更美。在她身上有一种天生的王者的品质,那就是忍。

虽然比规定的时间要超出一些,当她写完最后一题的瞬间,她露出骄傲的表情,不过很快她又恢复了那种不满和愤怒的神情。我接过她递给我的卷子,说了句“不错”,不过她冷哼了一下,像是在向我抗议。刹那间我们之间原本缓和的关系一下子又回到的刚见面的时候。

我有些无奈地苦笑了一下,然后拿起卷子仔细地看了看。虽然错误有很多,但还是超出了我之前的想象,这丫头一定是平时不用功,而不是没能力学好,而对于一个高二的学生来说,这已经很难能可贵了。

我将卷子放在她面前的桌上,一一指出其中的错误,并用通俗易懂的语言将类似地错误进行总结并且详细讲了一遍。开始她嗤之以鼻,不过后来渐渐被我带到我设下的情境中去,开始一点点试着反驳我,直到最后跟我争论。

最终得分是65分,比想象中的好,但是她还是一脸不服气的样子。我将带来的那盒德芙打开,递给她几个说道:

“来,算是犒劳你的。”

“哼,谁要你假装好人,你刚才打我不会忘的,而且这本来就是给我的。”

“哦,是吗?你要是之前就乖乖做,我会动手吗?还没做就说不会,态度问题,该揍!”

“好啊!那现在我做好了,你不是说可以报仇吗?”

她这话到令我愣住了,仔细一想,之前到是没有说做了多少分就可以报仇,不过我又不能失信与她,这该怎么办呢?我真在思考,不过她误读了我脸上的表情,以为我在生气,于是赶紧收声,嘟囔着:“哼…骗子。”

被人说成骗子自然不是件好事,我一咬牙再次抄起鸡毛掸,她以为我又要动手打人急忙抬手护着头。随着啪地一声脆响,她惊叫了一声,不过很快又十分奇怪似的移开手臂。此时鸡毛掸已经断成了两节,而被打中的当然不是她。

一阵剧痛从我的手臂传来,而我也后悔没有估计好那鸡毛掸的坚韧程度,但是既然已经做了,那就不能叫痛,不然会被这丫头看不起的。此时她十分惊讶地看着我,我的手臂上一道醒目的红色印痕此时正渐渐扩大。我忍住痛然后对她说:

“你这下满意了?”

“……”

我们就这样对视了许久,她眼中的仇恨变成惊讶,然后一点点变成歉意。

不知过了多久,她起身从床边的柜子里取出了小药箱,然后来到我身边小心翼翼地帮我上药。在这期间我们谁都没说话,但是这样的气氛却是从一开始的充满火药味变得极为温馨。看着她变得这么乖巧的样子,我心想这丫头其实还是挺温柔的,只是给宠坏了。

“那个……”

“嗯?”

最终她还是先开口说话,我看似随意地回应她,但内心还是有点想知道她想说啥。

“对不起,老师……”

老师?天啊!她叫我老师?她终于叫我老师了?!

一瞬间我以为我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这丫头是吃错药了还是被我吓傻了?

“啊,嗯……我也有错。”

总觉得这样有些尴尬,可是却又有一种莫名的喜悦,是那种被人认可的喜悦。

见她依旧低着头,我伸手拂过她的脸让她抬头,这才发现她的脸红扑扑的,在与那仿佛能说话的眼睛对上时,一瞬间我也愣住了,甚至忘了收回手。

大概是这个姿势太难为情,她逃也似的匆匆收起药品,然后想起身送回柜子里。不过就在这个时候,她惊叫了一声,似乎是重心不稳,整个人都朝后倒去。我本能地起身去接,虽然有些紧迫但还算是有惊无险地接住她了,可是现在这个姿势似乎是公主抱吧?

柔软而又温暖的身体令人心跳加速,再加上她本能地搂着我的脖子,让我的呼吸也变得不自然了。

“啊…啊……那个……”

此时她的脸早已红透,而我估计也好不到哪去。她很轻,毫不费力地就可以抱起她,望着她有些凌乱的发丝,以及时隐时现的领口,一瞬间一种邪恶的念头浮现在脑海里,靠在我胸口的她呼吸似乎有些错乱,而且身体渐渐开始发热。

我看着她那微微抖动的睫毛,不由地吞了下口水。而她也在不安地回视着我,最后索性将眼睛闭上。我心里一惊,难道这就是传说中可以推到的信号吗?这一刻我已经考虑不了这么多了,迎着那温热的气息我渐渐将脸靠了过去。

“老、老师……”

“啊……”

听见这个称呼,仿佛一道电流通过我身体,原本还在混乱中的我立刻清醒过来。她终于肯叫我老师,这就说明她对我的信任和认可,而如今我却企图对她做出这种事,这又和人渣有什么区别?

我暗骂自己根本不配被称作老师,不过幸好我没有将错就错。

大概感觉到没有等到该来的东西,她像是迷途的羔羊那般有些迷茫地睁开眼。这一刻我恢复了正常,对她微微一笑,然后走到她的公主床前,小心地将她移动到上面:

“今天就到此为止吧。”

“嗯……”

她将一旁的被子拉过来遮住红透了的脸,露出黑漆漆的大眼睛看着我。我心想这丫头也有这么可爱的一面,刚才真的不知道是该庆幸还是后悔。但是此地不宜久留我还是知道的,草草地收拾一下我匆匆离开刘氏庄园。临走的时候小丫头还有些羞涩地叫住我,支支吾吾地找我要手机号码,我当然想都没想告诉她了。

一想到刚才那令人心跳不止的一幕,我就有些口干舌燥。毕竟这是这些年来第一次和女性这样如此亲密地接触。虽然之前和林露露也有过类似举动,但都因为我有贼心没贼胆而停留在表面阶段,而且现在我也不想再提起她。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