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陷害

作者:小花同学 更新时间:2013/8/17 1:07:37 字数:4703

包括我在内的所有人似乎都没有想到她会问这个问题,以至于这一刻原本嘈杂的声音戛然而止,或许这是我的心理作用也说不定,那些看着我的眼神有讥讽、有嘲笑也有鄙夷,仿佛我就是世界的罪人那般。

是,我们是在交往——我想就这样理直气壮地说出这句话,让那些冷嘲热讽的人闭嘴,同时也彻底摆脱我对露露的那份愧疚,但每每话嘴边,我便开始打起退堂鼓。

『是,或者不是,学长,这没有这么难吧。』

「……」

王妮的语气与其说是在质问,倒不如说更像是在确认着什么。

而周围自然也开始传来议论声:

『我听说林露露这几天生病了。』

『我也听说了,你看她闺蜜这样质问,估计就是那个高富帅的缘故。』

『这家伙也真不是个东西,有没有交往你好歹给别人一个准信啊,像这样玩弄感情算什么?』

『好了,你们也少说几句,人家就是不把感情当一回事我们也管不着啊。』

「我……」

我紧紧握住拳头,生怕我一时控制不住而做出一些傻事,但那些冷嘲热讽让我的气息越来越不均匀,己经崩溃的边缘。

承认了吧!快承认吧!让这些家伙统统闭嘴!——这个念头在我心里渐渐变大。

看着王妮平静的双眸,我咬紧牙关,但就在我准备大声地说:「白雪是我女朋友」的时候,周围的议论声一下子戛然而止,确切的说,所有人的目光似乎都同时移到了另一个地方。直觉告诉我这并不是好兆头,我急忙回头一看,一瞬间呼吸都快要停止了,因为不知为何,此时此刻白雪竟然就站在我的身后,依旧是熟悉的套裙,依旧是那张熟悉而又精致的脸蛋,但我总觉得她似乎憔悴了不少。

我不知道她什么时候来这里的,但从她的表情来看,她似乎已经知道了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们就这样对视了一会儿,谁都没说什么,只是她的眼神复杂却又带着一丝忧愁,偶尔闪过些许的坚定,但没过多久,我看见她像是装作与我没什么关系似的继续向前走着。

看见她如此为难,我心中那丝倔强顿时也渐渐消散,于是抢在她前面对王妮说道:

「我们没有交往,只是普通朋友,我——没有女朋友……」

我只觉得心中一阵抽搐与绞痛,以至于后来的话都无法说出口,因为我知道在所有人面前说出这句话就意味着不可能收到祝福,有的只是冷眼和偷偷摸摸,而我也不可能以男朋友的身份出现在她的身边,至少是在这个校园里。

果然周围顿时传来一阵唏嘘,而我却觉得一股复杂的视线停留在我的后背。然而王妮的气息却是突然变得有些不稳了,只见她声音低沉地可怕,甚至让我觉得有一丝怯意:

『露露都跟你表白了,你为什么要拒绝她?你不是很喜欢她吗?你不是一直都想得到她吗?你没有女朋友也不愿意跟她在一起吗?』

到最后她的声音接近于嘶吼,她眼中似乎都要喷出火来,尽管她比我整整矮了一个头,但是在这样的气势下我竟然被逼退了几步。然而但事到如今我也无法再去辩解什么了,「我喜欢她」这样的话又让我怎么可能再说出口?

既然要做坏人,那索性就做到底吧,我心中一横,随后故作漫不经心地说道:

「这些又不是我逼迫她的——」

响亮的耳光声顿时划破了空气,紧接着脸上传来火辣的刺痛感,所有的人不禁屏住呼吸,直到王妮歇斯底里一般吼道:

『我看错你了!学长你真是一个人渣!』

人渣……

是啊,某种程度上来说,我的确是一个人渣啊……

她似乎不想再看我第二眼似的转身而去,围观的人群也不断发出声讨之类的声音,我回头看了一眼白雪,她似乎停顿了一下,但还是继续向前走着。一瞬间我像是被世界抛弃了一般,望着她的背影,尽管我知道她可能只是不想再学校里和我传出什么绯闻,但心里还是有些难受,又看向身后那一栋栋熟悉的教学楼,我心长叹一声,或许这里将不再欢迎我了吧……

我双手**口袋,像是一个失败者那样从人群中穿过,周围的人不断指着我叫骂,而我则是想要快点离开这个伤心之地。

夜晚的风很凉,我不禁将衣领拉起,却依然觉得由内而外的一阵寒冷。

结果到头来今天我依然没有和她说过话,看见她打车的方向似乎并不是回公寓,我不禁地叹了口气,甚至有些恼怒,我这一天天过得窝窝囊囊地究竟是为了什么?说到底我并没有做错什么?为什么要受这份罪呢?

我狠狠地将地上的石子踢飞,心中也下定决心,无论如何,明天一定要跟她说个清楚,照这样下去我连正常的生活都无法继续,这样对谁都不好。

第二天,我早早地来到公司,但却发现竟然还没有人来,这让我觉得有些疑惑,虽然还没到上班时间,但平日里这个点儿已经都有很多人到了。

难道发生什么事情了?还是说今天放假?我急忙给排骨和王哥打了个电话,结果都传来关机的生意。我不由得停下了脚步,一般这种全员手机关机的情况只会出现在非常重要的会议中,难道他们还在开会?这么早开什么会?还是说,今天全体放假?

我赶紧坐电梯到一楼前台,却发现她们看我的眼神有些奇怪,但我也没管这么多,直接问道:

「今天放假?」

『没有啊……』

「那怎么连个鬼影都没有?」

两位前台面面相觑了一下,一反常态变得支支吾吾起来,这让我觉得有些纳闷,难不成公司出了什么事情?

我越想越不对劲,索性没有继续在这里浪费时间,急忙转身朝电梯口走去,而等我到了会议楼层,我顿时看到所有的员工似乎都在议论着什么,整层楼都回响着议论声,这种近乎于失控的场面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他们竟然还真的这么早来开会了,怎么我没接到通知呢?正当我准备上前询问的时候,不知是谁说了句:『高总监来了!』

人群便仿佛被施了什么魔法似的一下子变得鸦雀无声,所有人都齐齐地将目光投向我,这不禁让我全身打了个寒颤。

怎么回事?这些人怎么了?怎么都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

从他们的眼神之中我似乎能感到愤怒、鄙视甚至还有厌恶,尽管我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但似乎是有什么事情跟我有关系,而且惹怒了众人。我不禁咽了下口水,这些人仿佛想将我活吞了似的,但我究竟做了什么事情让所有人都如此愤怒呢?

正当场面僵持着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叮的一声响,我急忙回头一看,只见电梯门缓缓打开,里面的人个个面色铁青,而为首的正是白雪。

我像是抓住救命稻草一样向她投去求助和询问的目光,但她却像是什么都没看见似的扫了我一眼,然后看着那些跟我对峙的员工:

『都回到自己的岗位上去。』

她的话声音不大,却充满了威慑,像是一个发怒的母狮子那样充满了危险的气息,而她身后那些人并没多做停留,随着电梯继续下降,只不过当我回过头来的时候,却发现她仿佛把我当成空气那边不存在似的径直朝办公室走去。

尴尬的气息让我有些喘不过来气,即使是这样我也只有如同做贼一般跟在她的身后,而每每经过那些员工的时候,我似乎都能感觉到刺人的视线,以及那轻蔑的啐声,这让我脸上顿时火辣辣的。

然而当我厚着脸皮跟着她走进办公室之后,一瞬间我有点不敢相信眼前的画面,我甚至还痴痴地认为我依然置身于梦境之中。

因为此时此刻,原本不大的办公室突然变得宽敞了不少,并不是因为扩建了,而是因为我的办公桌此时已经不见了踪影。

我有些不相信地四周找寻着,却发现只要是跟我有关的东西,竟然都不复存在了,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看着一脸阴沉坐在办公桌前的白雪,此时此刻我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愤怒,因为不管怎么说,几天前还是好好的,怎么他妈的一个个突然跟吃错药似的把我当成了仇人?难道就因为我请了几次假?说到底这还不是白雪她自己硬逼着我不可以过去的吗?

结果现在一个招呼都不打,一个理由都不给我,就擅自把我的桌子和东西全都给清理出去了?我又不是猴子!

砰!

我丝毫没有听信医生的嘱咐说什么狗屁不能动怒,一拳砸在白雪的办公桌上,或许是我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又或者是莫名其妙受了一肚子窝囊气让我极度不爽,我的拳头硬是将那实木办公桌砸凹下去了一块儿,不过我的手也因此传来阵阵疼痛。

白雪似乎也被我的这一拳吓了一跳,整个人微微颤了一下,我咬了咬牙,然后低声吼道:

「你们这是在搞什么飞机?你们想要做什么?」

出乎意料的是,白雪抬起头不甘示弱地盯着我,就像是要看穿我的灵魂似的,美眸瞬间变得锋利起来。

『高先生,你自己做了什么事情你自己心里清楚。』

「我做了什么事情?你倒是说来听听!」

这几天我一直待在公寓里,为了她的破事拒绝了林露露,得罪了王妮,在学校里成了臭狗屎一样人人喊打,最重要的是还要处处小心谨慎地不能让别人发现我在和她交往,这一切都是我的错?

我们互不示弱地对视着,至始至终我都在努力地控制着自己的怒火,看着她的表情由坚定再到些许的犹豫,紧接着传来她那充满失望的声音:

『……你走吧,我不想再见到你了。』

她说完这句话之后便按了下桌上的红色按钮,我当然知道那是呼叫保安的装置,但我怎么也没想到早上还对我温柔体贴的她此时竟然会做出这样的举动。

我愣愣地站在原地,这种感觉就像是从天堂突然跌进了地狱,也就在这时,门毫无征兆地被打开了,紧接着传来一阵刺耳的声音。

『你这个混蛋还真敢回来这里啊?』

我心中一惊,这声音竟然是李学涯。

他似乎不想给我任何辩解的机会,自顾自地说道:

『我们的努力就因为你这个间谍而前功尽弃,你竟然还有脸回来!』

「你说什么?」

我心中那一惊,我什么时候成了间谍了?

似乎是看到我现在这般下场他很高兴,李学涯大喊一声:

『把他抓起来,这笔账不能就这么算了!』

然而他话音刚落,白雪那充满威严的声音再次传来:

『把他给我赶出公司,不要让我再见到这个人,你的东西我全部放在了保洁处,三天之内,从这里消失。』

她说完很是疲惫地坐回椅子上,而李学涯则是突然叫道:

『小雪,你就这样把他放了?这样也太便宜他了吧!依我看把他送到检察院——』

『闭嘴!』

白雪怒吼一声,李学涯顿时吓得大气都不敢出,而我似乎也明白了什么,但我扪心自问我绝对没有做过什么对不起公司的事情,所以挣脱掉那几个保安的束缚,我大步走到白雪的桌前,然后看着她那美丽却又有些憔悴的脸。

「你说我是商业间谍?证据呢?」

我极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但胃里早已翻江倒海起来,而白雪却冷笑了一下,然后气势凌人地反问道:

『你要证据?』

说完便从包里拿出一个录音笔,和一叠照片,像是扔垃圾一样丢在我面前。

我咬了咬牙按下了播放键:

『高总监,你来了,请坐。』

「这是你要的东西,废话不多说了,我要的东西呢?」

『这么多我想应该够了吧?』

「那说出你要的条件吧?」

『这是互惠互利的事情,你说呢?』

『那么,我先告辞了,高总监你是个聪明人,所以我们见面的事情不要声张。』

『合作愉快。』

一瞬间我脑海一片空白,先前埋下的巨大阴谋似乎在这一刻瞬间将我吞噬,我有些颤抖地将那叠照片拿起来,和我想象的一样,上面是我和那个中年人见面的照片。

『王长田昨天被刘氏辞退,你还有什么话好说的?我们公司带你不薄,你就为了钱出卖了我们?我想相信你,但请高总监你解释一下,我亲自放你桌上的策划案为什么会在王长田手上?』

啪!

白雪将一个牛皮纸袋仍在桌上,而散落出来的部分我分明看到,那正是我那天看到的策划案。

我明明将他带走的!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突然觉得眼前一片漆黑,但我还是努力地让自己站稳,急忙打开自己的包,将里面的牛皮纸文件拿出来一看,却发现都成了复印件。

「哈哈哈哈哈……」

此时的我却莫名的有种悲愤,看了一眼李学涯,又看了看白雪,事到如今我知道自己解释也没什么用了,因为在这些人眼里看来,已经是『铁证如山』了。但我不甘,为了公司我勤勤恳恳,忠心耿耿,结果到头来反而被莫名其妙地质疑叛变。看着周围同事愤怒的眼神,以及自己最信任的『女朋友』那冰冷的目光,我顿时觉得喉咙有些哽咽。

「原来在你心中我就是这样一个人,还是说你打从一开始就从没喜欢过我信任过我,你自己问问你自己,我要是商业间谍的话,我有多少次机会可以去窃取资料?三年前公司的数据库防火墙重新编写又是谁做的?难道我还真的会厚颜无耻地在跑到这里被你们一个个当猴耍像是欠了你们祖宗十八代钱一样怒目围观?」

『……』

我从她眼中读取到了一丝犹豫,不过此时的我心却是凉到彻底,我将这几天晚上熬夜写的一些策划书扔到桌上:

「不劳你们动手了,我也不想解释什么,真相总有一天会大白天下,三天内我会递交辞职信。一个连自己忠心耿耿的员工都不信任的公司,不留也行。」

我扫视了在场的所有人,然后看着白雪说道:

「一个连自己男朋友都不信任的女朋友,不要也罢。」

我转过身,挺直身板大步朝楼梯走去。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