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牍库

作者:linerx 更新时间:2020/2/28 12:36:21 字数:2356

京城的夜晚自然与小城不同,十里长街灯火马龙,画楼绣船中有歌伎舞姬招揽客人。宁朝的繁华,体现于此。

就在刚才,我收到了师妹的飞鸽传书。因为我偷偷跑掉的原因,师娘万般气恼之下只能施展易容术把师妹化妆成了我的样子。

幸亏师妹的胸没大到离谱地步,不然裹胸都藏不住身份。

如今他们正在岫玉山庄吃着晚饭,进展十分顺利。呃……这个官家小姐貌似对我师妹的感觉很好。不过也是,想我师妹落落大方,举止优雅。如果生而为男子,那也是一代青史留名的小白脸。

看完并销毁了传书,我施展轻功,将身形隐匿于夜色中。幸好辑事厂这种官方机构为保持官方威严特地没设置在这种繁华地段,不然被那花红柳绿的靡靡之像吸引,怕是我连去辑事厂办正事的心思都没有了。

什么?你们问是什么正事?

还不是今天早上在餐馆听说的那些事情。

咱们有一说一。

如果是什么寻常的花边八卦那我丁太白绝对是理都不会理睬。可对于一个生理机能健全的男人来说,那春宫秘辛谁会不感兴趣啊?

比如那些后宫嫔妃,其实好奇皇帝生活的我早就偷偷绕过皇宫禁卫溜进去看过,总结来说,姿色尚可。

并没有像民间传说中的那样如何如何国色天香,风华绝代。至少从我的审美角度来看,她们中的绝大多数还没有我师妹好看。我师妹的那双腿堪称人间至宝,远胜皇室妃子数倍。

而对于那个西域第一舞姬安诺尼……

我可是很有兴趣!

据说我最喜爱却被师妹没收的那本西域舞娘图就是中原某个流浪画师与安诺尼偶遇后绘下的。这只靠回忆绘制下来的画像就如此完美了,那真人……

还不上天了!

对安诺尼充满好奇的我是真想看看这传说中的西域第一舞姬和咱们的皇帝陛下之间到底发生了些什么!

小心地靠在辑事厂外墙上,我摒弃凝神,仔细监听起院内的情况来。

这是《焦渴录》上的方法,通过封闭五觉(听觉、嗅觉、视觉、味觉、触觉)中的一部分来特化某项知觉。自从步入巅峰境界,我愈发觉得视觉是最不可靠的。

后院有水声?是池塘?

沙沙的响声,这应该是晚风吹拂树叶的声音。

那这个整齐的咔哒咔哒脚步声是?这应该是辑事厂的巡逻明哨。

呼……

呼……

有了!

这隐藏在树上的低沉呼吸声应该就是辑事厂布置的暗哨了。话说这辑事厂的森严防范莫说是在京城,就算是在江湖草莽中也是有着赫赫的威名。

犹记得在我第一次下山的时候,恰逢《冥罗心经》现世,在江湖中那可是掀起了好一阵的血雨腥风。各门派死伤无数不说,甚至还有许多普通人受到波及死于非命。

幸好最后大内驰虎卫联合辑事厂一同出手,以雷霆手段将《冥罗心经》暂收入案牍库,这才平息了这场混乱。

为防有贼人野心不死,驰虎卫大统领张青海奉皇帝旨意镇守案牍库数日。在此期间的确有不少武林高手趁夜潜入,却无一例外地被辑事厂外围巡防发现,那一大群所谓的武林高手甚至连辑事厂的内院都没见到就已经被层层包围擒获。

可怜那张青海坐镇案牍库数天,不但一个活人没见到,还差点儿把自己给憋疯。真是呜呼哀哉。

既然已经探听到暗哨的位置,我便着手开始潜入。

《如影步》悄无声息,足不点地,我轻而易举的绕过重重暗哨,径直进入辑事厂的内院。

话说这辑事厂的人还真是谨慎,连房屋的瓦片都经过了特殊处理。露在外面的部分极为光滑,若是不多加注意很有可能在飞檐走壁的途中踩滑掉落。

费了好大的功夫,我终于在以精妙内力震落从内部锁死窗户的插销后,进入了案牍库内部。

这刚一进屋便能闻到十分浓烈的书卷香气,扫视一眼看不到尽头的排排书架,我不禁咋舌,这案牍库里到底是存了多少卷宗啊!或者说,这案牍库到底记载了多少秘辛啊。

所谓谨慎为上,我在动手找自己想要的东西之前,又探查一遍楼中状况。

果不其然,在案牍库的二楼有呼吸声悠长传来。

啧!看来只能小心翻找了,千万不能弄出响声来。

好在案牍库的资料是按年份排放的卷宗,不然逐一翻找的话就算用上我几天时间怕是也找不到自己想要到的东西。

安诺尼来访是前年的事情,那就应该是景历十二年。

按着年份找,悲剧的事情发生了。

景历十二年的卷宗貌似都在二楼,也就是有人的地方……

坑爹这是呢!

秉着来都来了,怎么能空手而归的心思,我硬着头皮上了二楼。以我的身法,想不被人发现应该不是难事。

而且听那人的气息……貌似内功修为也不怎样,应该不是什么高手。

悄无声息地上了二楼,哪曾想这里竟是一片漆黑,说好的巡夜护卫呢?

待我仔细看去,这才勉强看出在一排书架后有极其昏暗的光亮闪烁。若不是事先知晓,只怕我撞到对方脸上都够呛能发现那里有人。

这他喵的……

这人就拿这么点儿的小火苗照明?!

这是在这儿巡夜呢?还是偷东西呢?

难不成是同行?!

我心中萌生了如此想法,可转念一想又不对。案牍库严防死守,能突破层层暗哨进入这里的人当世不过寥寥五指之数且各个内功精妙,气息绵长,哪像这人这般不堪。

算了算了,想那么多干什么?正好二楼一片昏暗,干脆不惊动他,拿了自己需要的东西就撤。

心中定下主意,我开始寻找装有景历十二年卷宗的架子。

可也不知道是不是命里犯冲,装有景历十二年卷宗的架子又恰好就在那巡夜之人所处的位置。

这可真是哔了狗了。

将龟息屏气心法运用到极致,我悄悄凑了过去。躲在暗处定眼一瞧……

怎么听起来怪怪的?

躲在暗处监视对方的我定睛一看,那哪里是什么巡夜护卫?明明是个偷窥机密卷宗的小贼!

只见那人穿着一身夜行衣,脸上覆盖面罩,严密遮挡可谓是滴水不露。只可惜她实在过于雄伟的胸前规模暴露了她的性别。

怎么这么大?!我连连咋舌,这怕是比师妹大了一个罩杯都不止吧?难怪没像别的女飞贼那样裹胸行动,这么大估计裹了也藏不住。

我一边在心里调侃着,一边耐心等待。这种小飞贼总归待不了太久时间,等她取完自己想要的东西离开后自己再现身也不迟。

要不然呢?我把她打晕在这里?等明天辑事厂巡卫一来,傻子都能想到把她打晕的另有其人。我可保不齐辑事厂的人查不到我身上,这帮家伙的鼻子可好使着呢。

不出我所料,不过一炷香的功夫,那“大”飞贼便熄了火烛,将自己翻看的卷宗小心归位。

接下来只要等她离开便好了,我心中如是想着。可事实注定不会按我理想的方向发展。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