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乱的比赛现场

作者:SO爱SF 更新时间:2020/3/13 0:49:03 字数:5068

“比赛已经正式开始,负责制作甜品的甜品师请离场。”

在祁时雨的话音落下后,桌子上摆放着不同的甜品的半成品,甜品师们井然有序的离开了。

“好的,现在请选手们入场,开始装饰甜品吧!”

参加活动的人们陆续到自己的位置准备好,开始了装点。

“呐,宇恒源。”

“嗯,看来她已经把这次活动当成比赛了。”

宇恒源推了推眼镜,感到无可奈何的说。

“嘛,虽说的会区分名次,但是‘选手’到底是什么鬼啊。”

宇恒源随手拿起一瓶番茄酱,把泡芙切开,然后把番茄酱挤进去。

“反正我们来这里也不是为了参加活动的,随便解决一下好了。”

墨子柚看向墨子莘和沐厌所在的地方。

“子莘……”

“现在让我们开始介绍一下选手吧!”

站在台阶上的祁时雨性质高昂的开始介绍起了活动的参与者。

“首先是来自Love Church的兄妹,莫莉和莫瑜!”

“艾莉大人,说出我们的身份真的没问题吗?”

扎克里德小声的问艾莉扎德。

“别忘了我们教会本来是孤儿院啊。”

艾莉扎德小声回答道。

“两位选择的是布丁,真是充满可能性的甜品啊,期待二位的作品哦。”

“宇恒源,Love Church……就是那个吧?传说中会为有缘人牵线的秘密组织……”

“我只知道一个名叫Love Church的孤儿院,并不了解什么传说。”

宇恒源推了推眼镜,否认道。

“十年前重建并且命名为Love Church的孤儿院,现在正坐落在市郊区的一座山顶上。”

“知道的很清楚啊,明明那个孤儿院关于为别人的恋情牵线这种传闻更出名呢。”

墨子柚揶揄道。

“那只是在我们学校而已吧。”

宇恒源一脸无语的推了推眼镜,然后提醒墨子柚道。

“而且现在你还这么悠闲好吗?接下来我们的身份可是要公布出来了。”

“公布……啊,遭了!”

墨子柚突然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他们现在正在跟踪,如果被墨子莘和沐厌发现他们在这里,他们今天的目的就打水漂了。

“这下可不妙了。”

“是啊,如果被他们发现我们是以兄妹的关系参加这个活动的话,真不知道要怎么解释……你怎么又一副惊诧的样子?”

“……”

墨子柚瞳孔放大,全身无力的趴在桌子上,仿佛力气全部都被抽走了一样。

“对啊,还有这件事……”

“还有?你刚才想到的不是这件事吗?”

墨子柚没有回答宇恒源,她用双手撑着桌子猛然站直,眼神坚定的看着远处的墨子莘和沐厌。

“呐,宇恒源。”

“啊?”

“其实我们被发现也无所谓吧?”

“没错,如果我们不是以这种关系被发现的话。但是一开始想隐藏身份的不是你吗?”

墨子柚露出自信的笑容,像是做好了某个决定一样。

“那就没问题了。”

看着墨子柚仿佛看开了一样的表情,宇恒源突然有一种非常不妙的感觉。

“总觉得会发生什么不得了的事……”

墨子柚不知从哪里拿出了一个面具戴在了宇恒源的脸上。

“唔……结果你还是想隐藏身份吗?”

宇恒源说着把脸上的面具移到一边,把歪了的眼镜重新摆正。

“不,我觉得应该闹得更大一点。”

“哈?”

墨子柚一边露出玩味的笑容,一边把面具戴在脸上。

“果然想办法什么的简直太蠢了,还是直接上吧。”

墨子柚腾空一跃,在众人的视线中降落在祁时雨所在的台阶上。

“……呃……这是什么表演吗?”

“不会是威亚之类的东西吧?”

“说起来她是参加活动的人吧?”

“刚才和她在一起的是那个那个人吧?”

参加活动的人就刚才看到的情景开始议论纷纷,并且还有一部分目光集中在了宇恒源身上。

“……”

宇恒源沉默着把头偏向一边,装作不认识墨子柚。

“这位……客人?”

祁时雨也十分疑惑的看着墨子柚。

“我的弟弟啊!现在时刻已经到了!”

墨子柚突然以十分庞大的气势对宇恒源喊到。

“弟弟?”

祁时雨看了一眼宇恒源,然后又确认了一遍手中的名单。

“奇怪……这里参加活动的人里没有姐弟啊……你们不是兄妹吗?”

“这只是隐藏的假象而已!只是为了隐藏在人类社会中所制造的假象!”

墨子柚再次用强势而庞大的气势说道。

“沐厌……姐姐在干嘛呢?”

看着台阶上表现怪异的墨子柚,墨子莘不禁露出迷惑的表情。

“看来是一点也不想让那个偏执狂占到便宜啊。”

沐厌看着正一副不可一世的样子站在台阶上的墨子柚自言自语道。

宇恒源沉默着看着墨子柚,思考着自己接下来要怎么行动。

宇恒源也没想到墨子柚会这么闹,别说被发现了,现在根本就是成为焦点了。

其实按照之前的发展,宇恒源他们也不一定会被发现。

因为“介绍选手”什么的,都只是祁时雨再次做出的奇怪举动。

只要放着不管,很快就会有人来收拾。

宇恒源也明白这一点,所以他刚才提醒墨子柚只是想让她赶紧完成自己的目的。

但是现在,因为墨子柚的举动,本来正想到台阶上修理一下祁时雨的游理也楞在原地,思考现在的状况。

“这怎么回事?难道是汐凛前辈想要加上点新元素?”

游理低头思考一会儿,决定向本人求证,于是小步跑到了家庭餐厅的休息室。

“汐凛前辈,关于今天活动的事……”

……

虽然宇恒源并不知道墨子柚到底想干什么,但是他仔细的衡量了一下现在能做出的两种行动,决定暂时先顺着墨子柚的行动。

如果这时候不配合她的话,恐怕这场活动会被破坏,而且之后说不定这家伙还会拿我撒气。

而现在配合她的话,虽说不知道她想干什么,但是只要事后找个机会把情况向那些店员说明清楚就行了。

宇恒源推了推眼镜,看着祁时雨。

接下来就要看这个人怎么办了。

这是最重要的一个要素,如果这个人理解了现状——准确的说是理解成了她以为的情况——比如说把这次事件当成活动效果的话就没问题了。

只是……

宇恒源屏息静气,牙齿磨合的吱吱响。

接下来对墨子柚的称呼,对宇恒源来说是最艰难的部分。

“怎么了,我可爱的弟弟?难道你忘记了吗?今天就是我们的复仇之战!”

丝毫不在意正在自尊的边缘挣扎的宇恒源,墨子柚的语气更加变本加厉。

“真不知道前辈到底想干什么,那个偏执狂可是自尊心很强的,竟然这么挑衅他……”

“姐……姐姐……我怎么可能会忘掉……呢……?”

沐厌愣了一下,刚才听到的声音的确是来自宇恒源。

也就是说宇恒源即使自尊心被践踏,也还是忍着配合墨子柚。

“呵……哼哼哼哼……”

不管怎么样,宇恒源现在这种糗样子可是非常难得的,不好好保存下来可是罪过。

意识到这一点的沐厌露出了非常阴险邪恶的笑容。

这下子就能找到报复他的方式了。

这么想着的沐厌拿出手机,把摄像头对准宇恒源的方向聚焦。

“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

“沐……厌?”

看着旁边邪笑着的沐厌,墨子莘不禁发颤。

虽然这次没有什么黑色的东西从沐厌身后跑出来,但是墨子莘感觉这是另一种可怕的情况。

“哼,不愧是我的弟弟,你果然没有忘记那次的屈辱……”

墨子柚说着从怀中拿出一把叉子,并把它举到高空中。

“这是复仇!为了当年在这里惨败的我们,绝对要装点出让所有人都哑口无言的甜品!”

……

现场陷入一阵沉默。

“这是复仇!为了当年在这里惨败的我们,绝对要装点出让所有人哑口无言的甜品!”

墨子柚再次重复了一遍。

“没错,这次我们将击败这里的所有人!到达装点技术的顶端!”

察觉到是想让自己想办法编出下一句话的宇恒源连忙回应到。

果然是这样……

宇恒源推了推眼镜,这是刚才他想到的可能性之一。

做出炒热活动气氛的行为,这样一来也能煽动参加活动的人的热情。

墨子柚也能趁机想办法测试沐厌和墨子莘以达成她的目的。

不过宇恒源认为,墨子柚一开始的打算应该不是这个,应该是编着编着突然想到的。

毕竟墨子柚说了,她是在想办法之前,先上去的。

更重要的是,因为在宇恒源眼中,墨子柚就是个莽夫。

而事实也的确如此。

如果祁时雨没有把墨子柚的行为当成活动效果的话,那结果只能适得其反。

“原来是内部人员啊……”

“是为了炒热活动气氛吗?”

“说起来装饰甜品的确是有种冷清的感觉……”

“但是有必要加上这种设定吗?”

活动的参加者们开始议论纷纷,但是他们基本上都接受了这种突兀的设定。

“呃……这个……”

祁时雨看起来依然对目前的状况感到很迷茫。

怎……怎么办?!难道是理理姐或者汐凛姐加进来的设定吗?还是店长?

如果是让我自己随便发挥的话还可以,但是看起来设定都已经成型了,是不是一定要按照这种设定走下去啊?

在脑内拼命思考该怎么办的祁时雨急的左顾右盼,焦躁不堪。

突然,她的视线停在了一块白板上。

不会有人拦你了,尽情发挥吧。

——白板上工工整整的写着这样一句话。

祁时雨目光下移,看着对着她点头的游理,眼眶里充满了感动的泪花。

我就知道……理理姐一定会理解我……

但是如果搞砸了,汐凛前辈就会和你进行一次亲密的交流。

——游理举起的一个新的白板上这么写道。

看到白板上的内容,祁时雨不禁打了个寒颤,心想绝对要全力以赴保全性命。

“噢……哎呀——!真的是出现大危机了,没想到上一届比赛牺牲的选手如今竟然变成了恶鬼来复仇了!”

很好。

宇恒源松了口气。

他刚才也注意到了游理举起的白板,不过并看不清白板上写了什么。

虽然如此,宇恒源想,只要店里的人没有把墨子柚和他视为捣乱的对象就行了。

“虽然……”

宇恒源环视了一下周围。

“妈妈,“恶鬼”是什么?是坏人吗?好可怕……”

“爸爸,我们会被吃掉吗?”

“没事的哦,只要我们做出了漂亮的点心,就能打败他们了。”

“放心吧维多利亚,爸爸不会让她吃掉你的。”

现场陷入了父母哄孩子的氛围。

不过这也在意料之中。

宇恒源摘下自己脸上的面具,看着上面狰狞的鬼脸,不禁叹了口气。

明明这种设定只对小孩子有用,用的竟然是这种可怕的面具,也难怪那个服务生会称我们为恶鬼了。

宇恒源摇了摇头,把眼镜摘了下来,小心的放进上衣的口袋里,然后重新把面具戴好。

“呼……”

缓缓呼出一口气让自己放松下来之后,宇恒源一边向台阶上走去,一边开始进入角色。

“我们无法忘记那次耻辱,那对我们来说是最大的失败,因为无法从耻辱中逃脱,所以我们才用面具来伪装自己,所以请记住!此刻我们的化身并非恶鬼,而是为了让自己能够摘下这代表耻辱的面具,让自己能成为坦然面对世界的人!”

没有完美的计划,只有坚信这一点的人,才算是真正明白计划的意义。

无论任何事情都会出现“意外”这种情况,这是属于“计划之外”的事。

说到底,计划只是为了能够将意外的发生压缩到最小,而不是消除意外。

所以意外情况的发生是必须要考虑的事。

宇恒源非常清楚这一点,所以“考虑到计划外会发生的所有情况并制定相应对策”对宇恒源来说是必须的。

所以为了能够解决任何超出预想之外的事,就必须要有能接受任何事情的适应力。

而适应一件事最简单的方式,无非就是成为能适应这件事的人。

为此,“迅速进入各种类型的角色”也是宇恒源认为必须要磨炼出的基本。

虽然刚才所说的“耻辱”,宇恒源说的是真心话。

这次的角色扮演真是能铭刻一生的耻辱。

宇恒源想着,站在台阶上,对着台下的人们真挚的说道。

“所以请帮助我们摘下这耻辱的面具,来一场全力以赴的比赛吧!”

维多利亚的眼睛直直的盯着宇恒源,用小手拉了拉艾伦贝特的衣袖。

“爸爸,虽然维多利亚不知道‘齿乳’是什么东西,但是是因为那个东西他们才不能摘下面具的吧?”

艾伦贝特奇怪的看着维多利亚,他看到维多利亚眼神有点难过。

“好可怜啊,这样不就吃不了糖果了吗,明明糖果那么好吃……”

“呃……不是啦,维多利亚……”

“爸爸,我们帮帮他们吧!”

维多利亚用孩童真挚而清澈的的眼神恳求着艾伦贝特。

“维多利亚……”

艾伦贝特微笑着摸了摸维多利亚的头。

“嗯,当然了,和爸爸一起努力把甜品装饰好,帮他们把面具摘下来,让他们也能吃到糖果。”

“嗯!”

看到维多利亚高兴的笑容,艾伦贝特欣慰的笑了笑,然后看着台上的宇恒源和墨子柚。

他们到底在干什么呢……我还以为活动会终止呢。

艾伦贝特不禁叹了口气。

没错,艾伦贝特目睹了全部的过程,毕竟宇恒源和墨子柚是他这次任务的协助对象。

虽然没有听清楚他们在说什么,但是这绝对不是店里一开始就计划好的。

艾伦贝特肯定的想。

随后艾伦贝特又皱起眉头,虽说这次的协助对象他知道是哪几个人,但是他并不知道他们之间的关系。

也就是说,艾伦贝特并不知道宇恒源和墨子柚到这里来的目的,也不知道墨子莘和沐厌来这里的目的。

起初艾伦贝特还以为能一起来参加这种活动的人,他们的关系可能只差了一层纸。

可是在观察了之后,艾伦贝特甚至没有发现多少这些人对对方的恋爱的感觉。

果然不会那么简单,毕竟是那种从没见过的波动啊。

不过,关于检测到的第三条波动……虽说之前也有猜想过,不过真的很难以置信啊,甚至现在我也不是很相信,难道真的是……

“爸爸,不要发呆了!我们要快点做好才行!”

维多利亚的喊声把艾伦贝特从脑海中拉了回来。

“啊,抱歉,维多利亚。”

站在台上的墨子柚一时沉默了起来,看起来像是自己的设定被别人搬进了其他东西而不能立刻做出回应。

“是这样啊。”

就在即将冷场之时,祁时雨突然一副大彻大悟的样子感慨道。

“二位是前世的恋人,今生转世却为兄妹,实在造物弄人。”

……哈?

宇恒源听了祁时雨的话以后就愣住了,虽然被面具遮住了脸,但墨子柚也是一样的表情。

其他活动的参加者也被祁时雨的话搞得晕头转向。

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祁时雨就开始带着略显悲伤的表情述说起来。

“他们为续姻缘,不断轮回转生,在上一世,他们虽相遇相知,但是缘分未到,终归殊途。”

“那是身为一个普通的甜品师的他,和贵为公主的她的相遇。”

祁时雨说着分别看向宇恒源和墨子柚,深情的说。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