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一 妹妹生日与血酒

作者:LOSly.Hoy 更新时间:2013/9/24 12:55:33 字数:0

个人原创轻小说

——L—O—S——

章一 节一

“Happy birthday to me~”

九月二十五号,早上八点十分,天晴。

“Happy birthday to me~”

这是个难得的星期三,每个周的第三天。太阳光会从窗帘外透射进来,照在我的脸上,然后刺进我眼皮下的双眼所以非常难受。

本想干脆转个身继续睡来着……却听到了奇怪的歌声。

不知道是谁在我的耳边大吵大闹甚至都唱起了歌,本以为是在做梦……但是果然有很强烈的真实感。

“Happy birthday to dear sister~”

这一句我完全不能理解的英文在我耳边来回来回地循环着……天啊简直就像是地狱……

“唔……”

“HAPPY BIRTHDAY TO ME!”

“你这是闹那样……”

我迷迷糊糊地说了一句,我痛苦地睁开眼看向声源……

“祝我生日快乐~”

“……”

“祝我生日快乐~”

“喂……”

“祝我生~日~快~乐~哟~”

有个嫩白皮肤的可爱女孩就蹲在我的面前,她把脸凑近在我的面前。

她头上戴着尖尖的生日礼帽,手里拿着一个一拉就会有爆炸甚至可能危及生命的聚会喷彩——而且还对着我的脸——我瞬间觉得这是要命啊,所以脑袋一下子清醒了过来。

这是怎么回事?……

这个可爱女生看起来很眼熟……她嘟起嘴来,露出坏坏的表情。

“哥哥,快起来祝我生日快乐。”

然后她的脸就离我不到五公分的距离……我能感觉到她的呼吸……我觉得我只要再凑近一点就能亲上去了,但是我怎么可能会对一个来历不明的女生做出这种事?!

等下,这家伙不是我的妹妹吗?

“啊啊,住手!别拿着喷彩对着我,好可怕的样子!”

“你不起来我就喷射你一脸。”

“停!你放下手中的武器!我们还是好兄妹!”

这是要杀人吗?我不管了,只要躲在被子里就没有问题了!

“啊,快起来啦!”

“我不想去,我想睡觉……”

她叫伊井唯恋,是我十五岁的妹妹。

而我的名字是伊井枫真,今年十七岁……实际上我和唯恋只有一年多点的年龄差,对了,今天是她十六岁的生日。

伊井是我们家的姓氏,自然她和我是听起来略残念的有血缘的兄妹……

当然我并没有想说没血缘就是好事……

因为她长发过腰,发尾上会绑着花朵的发饰,然而重点是她有一双碧蓝色的眼睛——我经常想,这或许是因为老爸说母亲的眼睛颜色是蓝色的,所以唯恋的眼睛颜色和我不一样——我却是毫无差别的黑发黑瞳。

有时候我在怀疑我们真的是亲生兄妹吗?

“不是说好我们一起出门买生日礼物吗?”

等一下,生日礼物?好像是有这回事,我的脑袋已经睡糊涂了昨天发生了什么完全记不得。

“生日礼物嘛……不是下午去买吗?”

“虽然是那样……但是坐电车到秋叶原可是很耗时间的,我们应该早点去。”

我揉了揉眼睛,唯恋在我面前笑了笑。

“话说唯恋,你没有去上学吗?”

“没有,我向学校请假了,今天可是我的生日!不起来我就要踹你了哦!”

就算生日也不是请假的理由啊!我在心里吐槽,因为刚睡醒懒得说出来这种耗精神的话。

“别、别别踹我……”

看着唯恋情绪很高涨的样子,我决定继续窝在被子里面。

“这不是挺好的吗?哥哥因为跟人打架被停学七天,正好今天是我的生日,我就请假来陪哥哥了。”

“都说了生日可不是请假的理由呀!”

唯恋肯定不会听我的,以及因为打架被停学七天这事,说实话是经常发生的……

自从初中开始我就经常卷入斗殴事件……所以给身边的人的印象都不怎么好,后来学校把我当作「绝对的问题学生」来对待,然后因为一些过分的流言,身边同学也避开了我。

后来这问题越来越严重,导致我的人际关系十分的糟糕……

我觉得这和我的妹妹的性格有点关系……唯恋温柔乐于助人,平时聊天的时候竟然能带起话题,而且她的蓝色眼睛能让人一眼看出来她是混血儿,因为母亲就是外国人嘛。

唯恋长相可爱所以应该属于那种“在班级里被评为最可爱的女生,也是收到情书最多的女生!”,然后这种事情之后的结果就是我得帮忙处理她那些麻烦的追随者!特别是有些过分的家伙我没办法控制住自己!

我渐渐就变成不良少年了。

这是真的……

“快起来快起来!”

突然我的被子被唯恋抢走了,一阵阵冷风从窗外吹来……

“好冷……快把被子还给我!”

唯恋抱着我的被子跑到了门边上,对我吐了吐舌头,接着在周围打转就是不靠近我。

“不还!笨蛋哥哥怎么能连妹妹的生日上都那么懒洋洋的,绝对不行!”

“好啦,唯恋,生日快乐!能把被子还给我了吗?”

“走吧我们出门买礼物去!”

她满足后高兴地跑出来了我的房间,连着我的被子也一起拿走了。

“喂我的被子啊!”

大早上就要接受冷风的洗礼,这真不是一个好预兆……

——L—O—S——

“小唯,你说我看上去到底是个好人还是坏人?”

我转身对着自己的妹妹做了个正义的姿势,就是双手叉腰。

“因为哥哥总是被停课,标准的坏人、坏学生喽。”

“我看上去真有那么坏?不至于吧?我觉得我一脸正义好不好……”

我觉得唯恋她的心中肯定正在使劲地吐槽我,因为她一句话也没说,背对着我正在做什么。

我们买完礼物回来后,正在自家宅中放轻松……难得的星期三(被停课)当然要好好用来休息娱乐。因为没事做所以在原地打转,而妹妹正在厨房里摆弄着晚餐。

这个时候玄关的门铃响了,小唯很快地对我挥了挥手连头也没回,她的意思是让我去开门。

“竟然这么命令你的兄长……而且连话都不说……”

我从客厅走出来,一边嘴里在抱怨,一边靠近玄关,穿上拖鞋把杉木门给打了开来。

门外站着的是个带着红色棒球帽的年轻小哥,身穿快递的制服。

“你好,您的快递。”

“快递?”

我接过邮递员递过来的一个不大不小的正方体纸箱,签收单上写着我的名字。

我在签收单上签了字之后,让邮递员把门关了上。

“啊喂,小唯,这是你买的东西吗?”

“哎?”

妹妹好像很忙的样子,没有时间回头看我。但是依她的那个反应,估计小唯这段时间并没有用我的名义买什么奇怪的东西。

说起来,她总会买些装饰小玩意,以我的名义,比如她绑着头发的蓝色百合装饰。

“阿枫你比起坏人更像是总想成为好人的超级伪善者。”

我把纸盒放在台桌上的时候,唯恋头也没回的就重启了刚才的傻瓜话题。

“阿枫?那又是什么称呼?”

“之前那个叫腻了所以换个口味……那叫傻枫好了?”

我把抽屉里的剪刀拿了出来,准备剪开那个十五厘米宽的纸盒。

“傻吗……哼,是因为我的灾血之赤瞳能看清你们人类的愚昧,而对我的嫉妒吗?”

“那是什么啊,灾血的赤瞳……恶魔的新技能吗?明明听起来就像是什么白痴小说电影里的吸血鬼才会使用的能力。”

妹妹还是没回头看我。

“哦哦,不愧是我的妹妹,马上就看出来蹊跷。果然小唯和那些愚蠢的人类不一样。”

我摸着下巴,一边用另一只手把剪开的纸箱打了开来。

着眼一看,里面装着基本上都是泡沫塑料,估计是什么易碎物品。这么想的时候突然想起之前妹妹说我坏话来着。

“那什么,我可不是什么伪善者!像我这样善良的年轻人不会有第二个了!”

“呜哇,傻枫的特技,厚脸皮战士!”

你好歹看我一眼再损我啊!

“那是什么?”

“看起来像是一瓶酒。”

小唯终于是放下了手中的事情,慢慢悠悠地走了过来。

我把泡沫塑料拆开后,里面包装着的是一瓶红酒,看上去很是名贵,并用大红色的缎带包扎,一张礼物卡放在酒瓶上。好似是从外国进口的陈酒,我爸经常对我说陈酒颜色更深,实际上我从来没尝过。

“还是红酒。”

“不,等下,不要妄下结论。”

我拿起那张礼物卡,上面一排用工整的字体写着——

「祝我可爱的女儿!唯恋酱生日快乐!这瓶果酒(你们是可以喝的)就当做是这次生日的开幕礼吧!」

看完后这段话后我直接把卡片丢给了一边的妹妹,接着把酒瓶从泡沫塑料里拿出来的时候看见酒瓶下还压着一封信。

小唯在看礼物卡一时没注意到这封信件,而我发现信封上还很正式地写着我的名字,这么正式是闹哪样?

难不成有什么惊人的秘密要单独跟我讲吗?比如其实我们一家都不是人类而是怪物吗?

不,果然我的爸爸终于要承认灾血的赤眼是我们家族独有的力量了吧!真不愧是我,在这封寄来的前一天便领悟了我们家族的独特力量!哈、哈、哈!

“喔哦,也就是说父亲要跟我准备一份特大的生日礼物吗?”

“啧,那家伙还是一如既往的女儿控啊!我生日那天竟然什么都没有送我……弄得我生日那天超级不爽。”

我拆开了信封,而妹妹也没有看我便开始拆开果酒的缎带包装了。

“笨蛋阿枫,你生日那天我明明特别做了超级豪华的巧克力蛋糕,还是不高兴吗?”

“那明明是两码事。”

唯恋似乎有点不高兴了。

“那我下次不和你一起洗澡了。”

我拿起信正准备读,结果这句话让我差点从凳子上摔下去。

“啊喂怎么能这样?!”

“……啊、啊?!哎?!等一下我刚刚——”

“虽然老爸他什么都没送我,但是那天的蛋糕真的超级好吃的,所以今天晚上一起——”

我们的对话被互相打断中。

“笨蛋!我刚刚明明是在开玩笑!别说得好像是真的一样!我和哥哥明明有好几年没有一起洗了!”

“小唯你可是我的妹妹,我有义务帮你擦洗身体。”

“呜哇!这种程度就算了啦!”

妹妹在我面前惊慌失措,终于开始手舞足蹈了,有种今天晚上要成功的感觉。

“虽然我不讨厌……但是被看到**感觉好害羞!”

这家伙捂着自己没有发育的胸部,红着脸冲着我喊着,不过这样的对话让我很担心或许会吵到邻居。

“哼哼,**什么的,其实我早就可以用我的灾血之赤眼一眼看穿你的衣服……对,就比如现在……”

我做出了我觉得肯定很帅的动作,凸显出自己的右眼并紧盯着妹妹的身体——特别是胸部那一块,因为那一块几乎没有什么,每次都会觉得有那么一点残念……

从她买的A胸罩来看,已经有一年没有发育过了。

我叹了一口气。

“啊!你个变态!”

还没等到我的双眼发挥出功效并看穿她的衣服,我所坐着的椅子就招受到了无法挽回的冲击。小唯狠狠地往我这踹了一脚,一阵悬浮的感觉之后,我的视线逐渐移到了天花板上。

噗通!背部受到了致命的冲击,眼前一花,天花板上的吊灯瞬间多出了三个!

“痛、痛痛……啊啊……”

“虽然是刻意在犯中二病……但是也不能以此为由来对自己的亲妹妹性骚扰!”

我没办法看到小唯的脸,但是我能想象得出来她肯定一脸不高兴。

我叹了一口气,便干脆把手中的信件举在了自己的眼前,饶有兴趣地开始读了起来。而另一边,我也听见了小唯把果酒瓶盖打开的声音,不知道她什么时候已经拿好了开瓶器。

这是老爸的字体,不过完全没有刚才那个礼物卡上的字工整。

不如说这封信写得完全就是在敷衍,他到底有没有把我当做儿子来看……

「看到这封信,鉴于你多年放弃治疗,想必你肯定会心想:这肯定是事关家族存亡并且包含惊人的秘密的重要信件,我伟大的爸爸肯定要在信中告诉我一个让我无法相信但却能让我兴奋一生的真相。」

这算是什么陈述方式?你到底哪里伟大了?

小唯也给我倒了一杯果酒。

「没错,虽然我不想承认,这次你算是对了一半……」

真是太蠢了,蠢到我都想直接把信给撕掉。

「因为你父亲我马上要跟你讲的事情,的确是事关家族存亡并且包含惊人秘密的重要事情。而且如果我突然告诉你,你肯定不会相信的,就是那么惊人并且不可思议!」

“这果酒的味道真的很好呀……”

“很好喝吗?”

我站了起来,干脆地把手上的信扔在了桌子上,喝了一口唯恋给我倒的果酒,也顺便嫖了一下下面一行字:

「说了那么多但是要暂停向你解释一下,我在那瓶酒里面加了特殊的血。」

“噗?!”

“啊啊!好脏!笨蛋你在干什么啊!”

面对突然奇怪的字眼出现在信封中,我怀疑自己的眼睛,揉了揉双眼后却发现我没有看错。

「浓度大概有百分之十,是特别给你准备的。」

“到底加了什么玩意?!”

“啊啊笨蛋笨蛋,喷的桌子上全都是的。”

唯恋急急忙忙地拿来了抹布把我刚才喷出来的果酒擦了擦,我对唯恋做出了道歉,但是她却鼓着脸狠狠地盯着我。

“呼、呼哈……啊、哈……哎?”

我苦笑了一下之后,小唯突然喘起气来,我慌张地看见她的脸颊非常的红并出了许多汗。

“唔……怎么感觉突然变热了……”

“难道穿太多了?”

“笨蛋,我就穿了一件T恤现在……怎么会是穿太多了。”

我递给了妹妹几张擦汗用的餐巾纸之后,我继续拿起信纸往下读。

「我在酒里加了吸血鬼的血,就是我的血。」

我刚才……好像也喝进去了一些。

「你喝了之后应该能激活你体内的吸血鬼的“死血”。」

“好、好热……”

小唯留着汗,她大口喘着气。她的汗水流过了她的身躯——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吸引力——小唯在家里,会穿上T恤扎起高马尾,她的肌肤便毫无防备地暴露在外面。

从刚才开始,就有点口干舌燥的感觉,这是怎么回事?……

接着我感觉到了头晕,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刚才那杯酒的原因。

唯恋看起来要好了一点,但是我却感觉身体越来越冷。

「最后,你必须要帮我办一件事。不过在那之前,你得先回到那个本属于你的异世界……」

紧接着我的眼睛看着小唯的身体,手中的信封掉在了地上,最后那几行字我并没有看见。自己的身体仿佛不受控制,缓缓地走向妹妹的身边——

“啊、哎……?哥、哥哥……?等、等,呀?!”

「用吸血鬼的天赋去诱骗向人类进军的恶魔吧!」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