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节 老兵薇尔

作者:瑞1希希希希1 更新时间:2020/5/18 6:48:34 字数:3323

早晨,木屋前的院子仍然雾气沉沉。但薇尔已经开始到处忙活了,拿着扫把站在院子里,准备好好整理一番。还要做足一天的粮食给自己的孩子。因为她决定上午就出发,进城去看看自己的妹妹薇文,这一走可能就要一整天时间。

她的一对儿女,哥哥洛克和妹妹小塔,正在马路上玩着石子。他们和母亲一起起床,此时已经玩得满脸通红。

“洛克,你不要总是玩了,也来帮我收拾一下吧。”薇尔站在门口对孩子们喊道。

“来了妈妈!”这个十岁的小男孩马上跑了过来。乖巧地递给母亲要整理的东西,然后冲她狡猾地一笑,“这次我和小塔可以和你一起进城吗?”

“当然不行。还是和以前一样,你们到阿兰大婶家等我回来。”

“为什么妈妈?我和妹妹还从来没有进过城呢......我可以帮你提东西呀!”

薇尔依旧是摇了摇头,伸手轻轻抚顺了男孩儿乱糟糟头发:“不行洛克,太远了。”

“至少、至少让我和你一起去。我都十岁了,走再远也不会哭闹的。”洛克嘟着嘴,仍旧不依不饶。

也许是听见了哥哥要丢下自己的话,屋外的小塔也赶紧跑到门口对哥哥教训道:“你不要烦妈妈了,你总是这样,一点也不懂事。”

洛克毫不在意小女孩的指责,轻蔑地说:“你个七岁的家伙不配说我不懂事。还不是因为你走远了会大吵大闹,我们才进不了城。”

“等我们都长大一点,就可以和妈妈一起去了。哥哥我们再等等就可以啦。”

“我才懒得等你呢!”

“总之你一定要等我.....对吧妈妈,你也不能丢下我只带哥哥进城吧?”小塔仰起满是雀斑的脸,眨着她那明亮的大眼睛望着妈妈。

作为母亲的薇尔,笑看着两个孩子吵来吵去,自己心里却满是欣慰。转眼五年过去了,孩子们已经长大,而且都很健康活泼。这两个孩子是自己参军三年来唯一宝贵的收获。

这两个孩子是亲兄妹,但却不是她的亲生孩子。毕竟薇尔自己也才二十岁,没有结过婚,更没有生育过。当然,孩子们也还不会怀疑自己的母亲怎么会这么年轻,也没意识到自己并不是她的亲生子。

薇尔十四岁加入帝国军队,服役了三年后退伍。因为她是女兵,所以她比男兵还要能打,否则队伍里一个女孩子怎能有尊严的生存下去呢?帝国的女兵大多是这样的。

虽然是士兵,但是她所在的部队主要负责的是城邦的治安,还从没有进入过血腥的战场,也没杀死过任何人。但就算是这样,也仍旧存在着牺牲。和她一个队的老兵在任务中阵亡,那是她的队长,也是薇尔在军营中唯一战死的战友。而她现在的两个孩子,其实也就是她队长的孩子。

薇尔也曾想过,如果自己是那些沙场前线的士兵,可能会对死亡渐渐麻木吧。那样自己也许不会去抚养谁的遗孤。听说战争很恐怖,她庆幸自己哪怕当了一回兵,也没有亲身经历那些事,没有变的麻木不仁,也没有变得对孤儿们无情。

整理好东西,晨雾也早就散去了。她牵着两个孩子走在大路上,向北走去。两个孩子会被送到不远处的阿兰大婶家。

路上坑坑洼洼的,还因为早上的雾变得有点泥泞。孩子们在路上跳来跳去的,玩着只有他们才懂的游戏。孩子不管是什么都能玩得很开心,哪怕是这条让他们母亲感到深深不安的路。

她知道这条路变得这么糟糕是因为有大队骑兵往来,马蹄印清晰可见,有些还是昨晚留下的。这几个月总是有不知道从哪里开来的部队从村庄路过,有的时候还会在离村庄不远处驻扎。士兵们也总是提到关于起义、叛乱这类事情。

村里的人们也感到很不安,常常听说哪里又开始叛乱了,哪里又被敌国进攻了。当然也会听到谁家的孩子要应征入伍了,谁家的孩子已经战死……

作为退伍士兵的薇尔则更加担心,因为一旦战事吃紧,她就会被立刻征召回部队,也许还会被送上前线。如果到那时,自己的孩子们可怎么办呢?

而这次进城看往自己的妹妹,也正是因为考虑到这件事情。她打算和妹妹商量,自己被征召后,只能请求妹妹来继续照看孩子们了。

而妹妹名叫薇文,比自己要小五岁,现在其实也还算是一个孩子。

小的时候,那时薇文才十岁,而村里教堂的法师认为她非常有学习魔法的天赋,于是向全村人筹了点钱,把妹妹送到法斯克城去学习魔法。而妹妹也不负众望,学习很努力,后来还成了帝国首席大法师哉央的弟子。

学有所成的妹妹确实攒了很多钱,在几年前为村子里做了不少事情。不过后来却突然又没落了,甚至母亲重病的时候都拿不出钱来买药。就算姐姐问她到底出了什么事,薇文也总是避而不谈。薇尔想,这一切大概跟妹妹的老师哉央法师被政敌迫害有关吧。

自己的妹妹现在生活的可能还没有自己好过,这样去麻烦她照顾两个孩子会不会太勉强她了?实在没有办法,只能卖掉老家的房子和田地,来给他们做生活费啦。

正想着那些麻烦事呢,他们已经走到阿兰大婶家门前。

一个瘦瘦矮矮的中老年妇女站在门口,热情和蔼地接过薇尔的儿女们,对孩子们露出夸张滑稽的笑脸。

“阿兰奶奶,今天你也会给我做南瓜馅饼吗?”小塔早就跑到了屋子前,牵着老人的手,满怀期待着望着她。

“当然啦,那些南瓜可不就是专门留给你们的吗......”

孩子们笑着跑进了阿兰大婶身后那看上去有些破旧的木屋子里。

薇尔知道,而这个老妇人是个生活艰苦的女人。老伴儿多年前去世,男孩在外地当兵,本来有个守着她的女儿也在去年死于瘟疫。她的木屋是薇尔去年帮她修补的,要不然现在早就垮掉了。

“真是兵荒马乱的年代啊,昨晚那些过路的骑兵吵得我睡不着觉,”阿兰大婶看着眼前年轻的母亲叹了口气,似乎薇尔的辛苦她已经感受到了,“世道越来越混乱了,你这么年轻又守着两个孩子可怎么办呢。”

听闻此言,薇尔只得苦笑一声,神情忧伤但依旧保持着微笑。她牵过阿兰婶粗糙干枯的手,说道:“没什么办法,日子再苦也得慢慢过嘛。”

“不过薇尔啊,”阿兰把孩子赶到屋里去后,轻声对这年轻的母亲讲道:“你收养了孩子们,也不能总是不成家嘛。日子越来越难过了,还是得找个......”

“阿兰婶你又来了!我可是有家的,有哪些孩子就够了。”薇尔甩开阿兰的手准备离开,免得她又要给推荐谁家的男孩儿,“你现在怎么还喜欢做这媒婆的生意?”

“我可不就这点生意吗?活在世上总得爱干点什么嘛,我就喜欢给人牵线搭桥啊,”阿兰说到这里有些得意地眯了眯眼睛,“看着我促成对的两口子把日子过好,我比他们还高兴,哈哈!”

薇尔无奈得叹了口气,懒得再理会这个老太婆,招呼了一声就离开了。小塔跑出来和妈妈说再见,而洛克则似乎是因为之前的事情还在生气,闷在屋里没有出来看一眼。

独自走在乡间的道路上,她刻意不去注意地上惹人讨厌的马蹄印,希望可以借由乡间早晨的风景让自己舒心。现在这个时候,路上没有什么人,只有时不时的几只麻雀叽叽喳喳地飞过来又飞过去。

身上穿着乡下女人们常见的长裙,薇尔还刻意在肩膀上披了条坎肩。毕竟是要进城去,也不好太寒酸。想起刚刚退伍的时候,她已经穿不惯裙子了,怎么穿怎么别扭。不过在乡下生活久了,慢慢又变回了乡下人。

在半路上,一个赶着运货马车的男人从她身边路过。薇尔认识他,这是往来法斯克城镇和这个村庄的小商贩马克大伯。

“大伯你早呀!”

“喔这不是薇尔吗?”车夫停下来看向她,“老兵薇尔,你是要去法斯克镇吗?”

“大伯,你不要总叫我老兵啦......我还没那么老啊。”薇尔露出了有点难堪的表情,让马克哈哈笑了起来。

“上来吧,我搭你一程。”

这是乡下人特有的热情,薇尔当然也会安心接受。但坐上马克的车,就得听他抱怨不停,这就是代价啦。

“真是没落的时代呀!士兵们变得很不像话,总是想让我们这些小商贩嘴里吐点什么出来......简直全是强盗啊,但那些当兵的比强盗都不如。毕竟强盗只抢有钱人,可当兵的却只爱抢我们这些穷人,”马克抓了抓自己灰白的胡子,然后笑眯眯的看向薇尔说道,“当然,我们知道你是个好兵,和那些人不一样。”

薇尔尴尬地笑了笑,她也知道最近的军队很是霸道无礼,也听闻了有些士兵做出了禽兽不如的事情。不过当年自己当兵的时候部队风气还是很不错的,至少不会被人骂成强盗。只能说时代变了,人心也变了吧。

“在这样下去,我们就反了它!”马克大伯越说越激动,竟然开始胡言乱语,“让那群当兵的知道我们也不是好惹的!”

“大伯,你好歹注意一下,我也是帝国退伍军人啊......”

“没关系,要是造了反,你肯定和我们是一伙的,哈哈哈哈!”

马克开的玩笑总是没轻没重,弄得薇尔想笑也笑不出来。而且他还喜欢一直说个不停,过了一会儿话题就转到了其他方面,但都是在说帝国政府的坏话。

“皇帝也许是个好皇帝,不过可能眼神不太好,因为他看不见手下人在做什么......”

“不要说了!”薇尔突然小声制止到。

“怎么了薇尔?”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