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节 叛逃印记

作者:瑞1希希希希1 更新时间:2020/5/23 20:23:26 字数:4623

烈日正浓,一个山丘下的小树林里,一个独行的商人正陷入了大麻烦之中。

他本来是要前往下一个村庄的。路过这个树林时,准备找个阴凉处休息一下。谁知突然从四面杀出几个悍匪,要打劫他!

带头那个人,身强体壮,脸上还留有一道大疤痕。他挥舞着钢刀,对那商人厉声问道:“你明白现在自己的处境吧?”

“哦?你们这是要抢我的东西吗?”商人腰间也挎着一把剑,他握着剑柄瞪着那个强盗头子。

一个瘦瘦的光头在商人面前长牙舞爪。他走上前,极其嚣张地说:“你最好识相点,老实交了东西滚蛋。也许可以留你一条小命!”

“哼!那也得瞧瞧到底谁留谁一命!”说完,商人一脚把那瘦光头踹飞,同时快速拔出自己的利剑,背靠大树准备战斗。

“你他妈的,还敢踹我!”瘦光头摸摸屁股又从地上爬了起来,对自己老大说道:“这个不能留啊老大,必须快刀斩乱麻!”

“你说的对!”老大一挥手,对同伙们命令道:“给我干死他!”

“那就来吧......”

“住手!”

正当双方剑拔弩张之时,突然一声干脆的吼声传来,震彻整个树林。所有人都被吸引着向声音来源处看去。

只见一个骑着一匹棕马,手执长枪的人出现在树林那头。那是个女兵,身上还穿着一身步兵甲。女兵相当年轻,一头棕红的头发用麻绳简单的绑在一边。但她脸上却是杀气腾腾,怒目圆睁,表情严肃吓人。

那个瘦光头眯着眼睛仔细看了两眼,然后笑嘻嘻地对首领说道:“老大,是个小姑娘,长得还不错!”

“我知道,”首领白了一眼光头,对那女孩儿说道:“这里没你什么事,快滚!今天放你一马!”

“呵,对付你们我一个人就够了。”

“谁说要对付你了,叫你滚你就滚!”首领见对方气度不凡,心里也拿捏不准。这个女孩似乎并不好惹......

“少废话,去死吧!”说完,女孩策马狂奔而来。

“你有毛病吧!”首领被这架势吓出一身冷汗,手里的钢刀也掉在了地上,“小的们快撤!真是到了霉了......”

“老大,不打劫了?”瘦光头还一时理解不了自己首领的意思,而他老大已经开溜了好远。

女兵迅速冲了过来,长枪一挥。那光头只见银光一闪,自己脸上就被枪杆狠狠地抽中,身体被打飞了好几米远。

“怎么又是打我呀......老大等等我!”

此时其他强盗早就消失在了树林里。

还没等光头再次起身,女兵已经翻身下马,一脚把他踩了下去。冰冷的枪头往地上一插,直接横在了他的鼻子前面。

“女侠......”光头颤抖着趴在地上,恐惧地盯着那稍稍一动就可以要他狗命的物件,“女大侠......我错了......你把我卖了吧,买的钱给您赔不是.......”

“你能卖几个钱?老实点儿,回答我的问题......”

而在一边的商人此时也回过神来,包围自己的强盗瞬间被赶跑了,面前只剩下一个骁勇的女战士和一个发抖的俘虏。他收回自己的剑,正准备上前道谢。当他仔细看清了女兵的脸后,惊呼道:“你是薇尔......薇尔小姐吗?”

听见这个声音,薇尔也回头看去,眼前这个男人不就是南国商人巴尔萨吗!

“原来是你,还好吗先生?”相较巴尔萨惊喜地语气,薇尔则显得有些冰冷。她确认了巴尔萨没什么大碍以后,就自顾自地把趴在地上的光头结结实实地绑了起来。

“真是太巧了,没有想到会在这种时候和你相遇呀!”巴尔萨上前帮助薇尔捆绑犯人。而他更好奇的是薇尔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现在的她,和之前在马车上的样子简直反差太大了。

绑好了光头,薇尔才对巴尔萨问道:“先生是经商路过这里吗?”

“嗯差不多吧......谁知会遇见土匪。真的太感谢你啦,要不是你我可能已经命丧黄泉了,”巴尔萨依旧是之前那副礼貌绅士的样子,他笑着对薇尔说,“你的伸手真是让我大开眼界,这么快就击退了强盗。不亏是帝国女军人出身。”

“这没什么,”薇尔对巴尔萨的赞扬似乎并不在意,甚至并不在意他整个人。而是一直盯着眼前的那个光头强盗。

巴尔萨之前知道薇尔是个女兵,但是这次亲眼看见她作战,还是觉得震撼不小。一挥手就把人击飞那么远!毕竟之前坐在马车里的薇尔,穿着农村妇女的裙子,表现得那么胆小害羞。难道仅仅是换上了铠甲就可以完全改变一个人了吗?

只见薇尔揪住那个光头的领子,使劲往树上一靠,然后厉声问道:“给我说实话,你们有没有洗劫南谷的村庄?”

那个光头早就被眼前的女孩儿吓得浑身发软,慌忙开口讲道:“没有没有,从没去过那里……”

薇尔继续威胁道:“真的没有?说假话我就割了你的舌头!”

“不敢呀大小姐!我真的没有去过南谷......老实说,小的今天第一次抢劫,结果就碰见大侠你了......真是倒了大霉啦,我真的不敢啦。”光头的表情因为害怕显得滑稽可笑,眼泪水也止不住地流了起来,“大侠,我都听你的,你可千万不要剐了我,我全都说得是实话......”

薇尔见他那副可怜兮兮的样子,似乎确实没有说假话。于是放开光头,有些失望地陷入了沉思。

一旁的巴尔萨终于忍不住,好奇地向薇尔问道:“到底怎么回事儿呢薇尔小姐,这是军队的任务吗?”

她摇了摇头说道:“不是的,我现在也不是士兵。我要杀了那帮强盗,这一切都是为了我自己......”

薇尔把村子被强盗烧毁,自己收养的儿女被抢走的事情简单的告诉了巴尔萨。自己已经旅行了两天,一路打探情报。但是得到的可靠消息非常之少,只知道确实有强盗向南逃窜。

不出门不知道,一出门吓一跳,现在整个南方到处都是横行的匪盗,到处都有饥荒和叛乱。她路过的村子就没有不被强盗骚扰过的。

听到这些的巴尔萨,叹息地摇了摇头,神情也马上变得悲伤起来,“真是太可怜了,这一切都是因这世道没落的缘由啊。”

“我不管是什么的缘由,我只要找回自己的孩子,然后再杀了那些强盗。”

“所以你才到处寻找强盗,打算问出绑架你孩子的那伙的踪迹吗?”

“正是如此。”

“这样的话,”巴尔萨想了想,转身对那个被绑在地上的光头问道:“那你有没有见过哪伙强盗绑着两个孩子呢?”

“这个......”光头想了想,然后两眼放光地对他们说,“这个我还真的见到过。”

“真的!”这下薇尔的神情再次狰狞了起来,又上前抓住光头的衣领,瞪着他问道,“那他们往哪里去了?”

“额......我说了你是不是能饶我一命呀?”光头小心翼翼地向薇尔询问着。

“你不说我就马上宰了你!”

“大侠我说我说......那伙强盗来自青南山,就在南边。我上次亲眼看见他们押着两个孩子往回走呢!”

“孩子多大年纪,是不是一男一女?”

“没错没错,一男一女......大概十岁左右吧。具体的我就真的不清楚了。”

“你是说他们往青南山去了?”

得到光头肯定的回答之后,薇尔随即扔下他。转身牵过自己那匹棕马,骑上就准备离开了。

一旁的巴尔萨见状立刻上前拉住薇尔的马头,提醒道:“薇尔小姐,青南山强盗我有所耳闻,实在不是你一个人可以对付得了的。你不要冲动!”

“谢谢你的好意,不过我非去不可!”

薇尔调转马头挣脱了巴尔萨的阻拦,然后马鞭一挥,还没等巴尔萨再说什么,就已经奔出了树林。

“薇......”巴尔萨见人已走远,也就毫无办法了。只能也牵过自己的马,准备离开。

“大人,大人我呢?”光头还被捆在地上动弹不得,他努力仰着脖子冲巴尔萨喊叫着,希望他能解开自己。

而巴尔萨没有理会光头的呼喊,自顾自地骑上马。只是在经过光头的身边时,拔出利剑,十分利索娴熟地切断了他的脖子。

-------

薇尔一路狂奔,直到自己的马也开始抗议才停下来休息了一下。她在路途中打听过,所谓青南山就在南部的山脉里。那里有一伙臭名昭著的山匪,附件的村庄都被欺负了个边。而最近更是直接跑到南谷去抢劫了。政府也早就派来一只帝国军队去剿匪,但是直到现在都还是没有平定。

相比较于这些情报,她更在意的还是自己的儿女。按照之前那个光头所说的,他们可能还活着。强盗似乎在路上还没有杀掉他们,那么就很有可能是把他们带回了山寨。这样的话,再杀掉的可能性也会低很多。

不管如何,自己的孩子还是处于危险之中......

薇尔已经来到了密林附近,这里在往前走就是森林了。有一条小溪从密林里流淌而出,四面除了一家破旧的旅店就再没有人烟。

离那青南山也不知还有多远。而现在天色已晚,而森林看上去又充满危机。现在不如找个地方歇息一晚,刚好自己的马也已经精疲力尽。

牵着马来那家小旅店旁,这里虽然显得有些破旧,不过方圆几十里可能都不会有第二家了。

这家店似乎只有一个老板独自在经营着,那是个瘦小但是看上去很精明的老头。他看见薇尔要来住店,立马热情地迎了过来。

“长官晚上好呀!您是要住店吗?”老板看着薇尔身着铠甲,似乎误以为她是士兵。而薇尔不打算纠正这一点。

“是的,我住一晚上。能帮我喂下我的马吗?”

老板笑着接过薇尔递过来的缰绳,但是半天没有动,只是一脸微笑地看着她。

“怎么了?”薇尔开始有些不解,但是当她看到老板脸上的那种笑容后立刻就明白了。于是拿出几个钱币递到老板的手里,对他笑着说,“你辛苦了,这点小费你先收着。”

“长官您真是客气......您去先坐着,我拴好你的马就给您上菜,您里面请!”老板收好钱,非常感激地走开了。

进到店里面,薇尔发现里面没有一个客人。桌子椅子虽然破旧但是擦得很干净。太阳即将下山,店里显得有些昏暗,但是老板还没有点灯。

她找了个离柜台近的位置坐下。老板也很快就端来了饭菜,不过并不怎么新鲜就是了。

随便吃了几口饭菜,她就对柜台前的老板问道:“老板,我些事情想请教你一下。”然后顺手又放了几个钱在柜台上。

“您说,只要我知道的一定如实禀报!”说着,老板把钱用袖子收了起来。然后点起一盏油灯放在柜台上面。

“这里离青南山还有多远。”

“大概一天的路程,不过到处都是山匪。”听到这个问题,老板似乎感到有些奇怪,“您是当军人的应该清楚......莫非您不是山下军营里的兵?”

“山下军营?那是什么?”

“您不知道?看来您不是本地的军人啊”老板似乎很奇怪薇尔居然会不知道,“就是法斯克派来剿匪的军队,他们驻扎在青南山下。可是都过了一年,匪患没除,反而更猖獗了!”

“原来如此,”薇尔无奈地笑了笑,又继续问道,“如果我要去青南山匪寨,你知道路吗?”

“这谁知道呀,除了山匪没人知道。进了密林的人,不是被强盗宰了,就是给妖怪们吃了......”老板说到这里,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对薇尔小声问道,“长官你打听这个干嘛呀?是不是政府终于准备去剿匪啦?这真是太好了,我们真的是被那帮强盗欺负惨啦......”

薇尔笑而不语,没有再理会老板的话。目前也许应该去军营里问一下,也许里面的士兵知道怎么上山。不过就算知道了路径,自己又应该怎么打败山匪,解救自己的孩子呢?

正当她思考着这些问题的时候,突然感觉一阵剧烈的头痛。这种感觉就像是有人拿着斧子,一斧一斧地劈在自己的脑袋上一般——简直生不如死!

“怎么回事......好痛!”

薇尔发出一声惨叫。失去理智的她,双手抱着头使劲的在桌子上反复撞击。

“长官?长官您这是......”

一边的老板被吓了一大跳,赶紧从柜台里跑出来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不过老板还没有靠过来,薇尔的疼痛感又瞬间消失了。

她扶着脑袋抬起头来,正不知道是这么回事儿呢。老板已经先惊叫了出来。他指着薇尔的额头,颤抖着嘴唇说道:“叛......叛逃印记!”

“你说什么?”听到这个词,薇尔立马反应过来。自己终于被军队判定为逃兵了啊......自己犯罪的报应,已经开始了!

“客人,可能小店没法再招待你了.......你好自为之吧!”老板被吓退到了厨房,从里面拿出了一把菜刀,颤颤巍巍地挡在身前。

他知道,一切被打上叛逃印记的人,不管走到哪里都会直接被处决掉。所以,这些人全部都是亡命之徒!

薇尔也知道自己带着这个标记是再无法住店的,于是就干脆拿好自己的东西,去马棚牵上自己的马,快速离开了这里。

无处可去的她决定今晚先去密林里度过一宿。叛逃标记出现的真不是时候,居然在人前显现了出来。薇尔从衣袍的下摆用剑割下一条布带,然后将它绑在额头上,这样就可以遮挡住那个标记啦。这真是不幸中的万幸,如果出现在脸颊上的话,不仅难看,还不好遮挡。

带上这样的标记,自己以后会怎么办呢?虽然已经不顾一切的踏上了追寻的旅程,但是自己会成功吗?内心的不安,让她忧愁万分。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