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节 地下教堂(1)

作者:瑞1希希希希1 更新时间:2020/5/25 19:09:08 字数:3226

午夜时分,云层很厚,挡住了月亮。法斯克城的街道上也因此显得比平时黑暗很多。不过借助道路两旁民宅的昏黄灯光,还是可以看清脚下的路。

看似平静的夜晚,却暗流涌动。街角隐蔽的灯光,那里有站街的妓女,也有吸食毒品的瘾君子。无家可归的老人小孩,占据的其他黑暗之处,利用一些破木板,搭建了自己的容身之处。

老鼠与害虫,在即将饿死的人身上,到处攀爬寻觅着。一旦灵魂消散,那么剩下的就是一顿大餐。

法师薇文披着黑色的斗篷,手里握着一根木制的法杖,在街道的阴暗中穿行。她走得十分迅速,斗篷随风向后飘了起来。那些麻木的人,似乎完全看不见她。

而在她身后,那个一直跟踪薇文的男人,也不得不加快了脚步。他从没见到过薇文会走得这么匆忙,而且去的方向也不是图书馆或者哪家学校了。她到底要去哪?女巫终于要开始行动了吗?

也许今天晚上,他就可以解开薇文的神秘面纱!

在一个阴暗的路口,只见薇文突然左拐,钻进了狭窄的小巷子不见了踪影。男人见此大吃一惊,但是他不忍心今晚就这样放过了他的猎物。他调查薇文已经很久了,也一直对这个神出鬼没的女孩很好奇。她虽然是大法师哉央的弟子,但是一直有消息说薇文其实是个女巫。为此,这个男人到处收集证据情报,但是一直没有找到决定性的东西。

也许就在今晚,就在这个不一样的晚上就可以得到判定薇文有罪的证物呢!

男人咬了咬牙,他终于决定从阴影里走了出来,小心翼翼地向那个小巷子靠拢。

可当他一只脚刚要踏进去的时候,一根棍子突然闪出,狠狠地抽在了他的脑门上。

“啊!”

男人被一击倒地。而薇文法师也慢慢从小巷子的阴影里走了出来。正是她用自己的法杖偷袭了自己。

男人见状不妙,赶紧向后爬去,准备逃走。

“巴尔萨长官,请你等一下!”

听见薇文居然叫出了自己的名字,倒在地上的巴尔萨停止了逃跑的举动,转过身震惊地看向她,“你......你一直都知道?”

“当然了长官,你每次跟踪我我都知道。毕竟我可是大法师哉央的弟子,你这点伎俩早被我发现了。”薇文说着露出一个微笑,并向地上的巴尔萨伸出一只手。

巴尔萨虽然不信任薇文,但是他既然已经暴露,似乎只能再瞧瞧薇文到底想要干什么了。而且这个女孩似乎有什么话要告诉自己。

他握住薇文的小手,让她把自己拉了起来。他可是绅士,怎么会拒绝女孩儿的好意呢?

看薇文的意思,似乎是邀请自己和她一起行动。巴尔萨终于可以正大光明的跟在薇文身后了。

薇文一开始什么也没说,只是示意巴尔萨跟上自己,而她却尽走些阴暗潮湿的小路。巴尔萨知道这就是她的风格。这个女孩儿见不得光,几乎所有人都怀疑她绝对在干些不为人知的坏事。

巴尔萨本来是军队的密探,伪装成南国商人。自以为自己的伪装天衣无缝,还骗过了薇文的姐姐薇尔。但他没想到薇文会这么机警,自己居然早就被发现了!而且明显薇文还反过来调查了他,要不然怎么会称呼自己为“巴尔萨长官”呢?真是个神秘而又可怕的家伙呀。

跟着薇文穿过了好几个小巷子,巴尔萨还是没有猜出她到底要去哪。但是薇文似乎还没有要解释什么的样子。

“长官,你最近还在调查其他案子吧?”走在前面的薇文冷不丁问了一句。

“嗯,你是指城里的人口失踪案吧,”巴尔萨知道眼前的女孩并不简单,所以干脆直接实话实说了,“案子里全是女人和小孩失踪被拐......怎么?这和你要做的事情有关系吗?”

“有关系,也许今天晚上你就可以一口气查清所有失踪案了。”

“你说什么?”巴尔萨不太敢相信薇文所说的话。

城里一时间失踪案多了起来,巴尔萨一直怀疑是有组织的拐卖,所以派人一直盯着奴隶市场和各个出城口,结果还是一无所获。这说明人口都被关押在了城市里面。但是非法拐卖这么多人不可能就在当地卖掉吧。除非是杀人案,然后藏尸!

“你发现了藏尸地点?”巴尔萨突然扯住薇文的肩膀,神情变得有些紧张,“还是说......都是你干的!”

薇文回头给了他一个白眼,“你太悲观了长官。首先我不是杀人犯,其次这次的失踪案也不是简单的拐卖人口,也不是简单的杀人案。”

“不是拐卖又不是杀人......那是什么案子?”巴尔萨猜测薇文可能已经把事情都查清楚了,至少知道的比自己要多,“还有,我们到底要去哪?”

“我们要去军队衙署。所有失踪的人口都关在那里。”

“你说什么?你的意思是军队干的吗?”巴尔萨听到薇文这么说,一时接受不了。他自己就是军人,也是受到军队的命令来调查案子的,怎么能说是军队所为呢?

巴尔萨现在才发现,他们现在的位置其实就在军队衙署附近,穿过一个小巷就到了衙署的大门口。

衙署位于一座城堡里面,除了大门口,其他地方也都设有守卫。这里是军队首脑的办公处,也是负责治安的公安部所在地。巴尔萨心想:要是受害人真的就被关在这里,那就太可笑了!

薇文终于停止了行动,和巴尔萨躲在暗处,然后静静地观察着军队衙署的动静。

“巴尔萨长官,你在查案子,我也在查案子,”薇文似乎要开始解释她的计划了,“我一直在调查从大洋来的那些神秘人,他们其实是个传教组织,自称布道者。我发现他们在法斯克设置了秘密教堂,他们可能在全国各地都设有秘密教堂。而法斯克城的,就在军队衙门里!”

“怎么可能呢?我也经常来这里,从来没有看出这是个教堂。而且设在军队衙署?这太荒谬了!”

薇文对巴尔萨吐了吐舌头,耸着肩膀说:“反正根据我的调查就是如此......到时候你就知道了长官。”

“薇文,你想说是布道者拐走了那些人。可这是为什么?”

“是因为,那些人是他们发动神秘魔法的祭品,”薇文提到“祭品”这个词的时候,眼中闪过一丝阴冷和愤怒。而巴尔萨听到更多的感觉是荒唐可笑。

现在这个年代还会有人相信用牺牲的方式可以完成什么魔法吗?连江湖巫师都不会这么说。因为根据自然魔法系统的证明,所谓“牺牲祭品”是毫无价值的。

巴尔萨轻叹了一口气,对薇文说道:“原来如此,你是说一群愚昧的巫师搞出了这么一场闹剧。好吧,我也明白你为什么要去翻阅禁书了。那群巫师也是从禁书里获得了可笑的灵感吧。”

“并不是这样,巴尔萨长官!”薇文眉头一皱,看上去十分着急。她不由得放快了说话的语速,“那个宗教使用了一套不同于自然魔法的魔法体系,他们的体系可以使用“祭品”,可以说他们的魔法就是“祭品魔法”,大部分施法都需要生命的献祭,那是不折不扣的黑魔法!”

“荒唐!”

“你可以不相信我,但是我想告诉你,这个魔法体系产生的威力可能远远胜于自然魔法......我和老师一直在研究它,他们将会是帝国未来最大的威胁!”

巴尔萨听得云里雾里。虽然他是帝国军队优秀的特工密探,但是终究也是普通人。普通人是完全没有办法理解魔法知识的。

但是巴尔萨知道一点,这个世界上只有自然魔法体系是合理的,所有法师都是这样说的,人们也是这样理解的。而且所谓祭品,那是远古时代的迷信行为了。

“好吧好吧,不管怎么说,他们也还是一群违法分子。”巴尔萨似乎并不在意薇文的口若悬河,一门心思放在案子本身上面,“如果你说的是真的,那么我们就得进去看看......你说被害人都关在了哪?这个你知道吗?”

薇文见他几乎没有听进自己的话,只能撇了撇嘴表示无奈。

她也懒得再和巴尔萨解释那么多。反正这次带着巴尔萨来,只是希望利用他军人的身份,让自己进入军队衙署而已。虽然她自己也可以利用魔法潜入,不过那样被人追查起来,自己又要惹麻烦了。所以不如让军人把自己堂堂正正地带进去。

按照计划,巴尔萨像是押解犯人似的按着薇文的肩膀,还把薇文的手臂反扣在身后。然后径直通过了城堡的大门。守卫们见巴尔萨出示了自己的证件,便一路放行。

“长官,终于把她追到手了(捉拿归案)?”一个穿着便服的军人看见巴尔萨押着薇文,打趣地说道。看样子像是巴尔萨的同事,那应该也是个密探。

巴尔萨笑着敷衍道:“没有,只是拉回来审问一下。”

他们两个装模作样,一直走到城堡的一个塔楼里面。这里位于城堡偏远的角落,而且不会有人经过。这里的蜡烛也没有因为到了晚上而被人点燃,更印证了这里几乎不会有人来的事实。

“好啦,你不要按我的胳膊了......好痛的!”

“薇文你对这里挺熟的嘛,私闯军队衙署也是要蹲大牢的。”巴尔萨开着玩笑,但只换回来薇文的一个白眼。

他看着这里的塔楼的结构,感觉有点阴森。地面上有一个下水道井盖,想必这里就是入口了。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