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节 复仇——突围之战(2)

作者:瑞1希希希希1 更新时间:2020/6/3 21:26:58 字数:2978

“就凭你?现在你想逃走都不可能了,安心去死......”

“呵,”薇尔冷笑一声打断了南顿的话,“可惜这里不是悬崖......”

“你说什么?”

“可惜这里不是悬崖!”说着薇尔眼中寒光一闪,一个箭步向前冲了过去。

“快!快给我宰了她!”

在南顿的命令下,弓手开始放箭。但是在薇尔快速旋转的银枪之下,没有一支可以接近她身。其他剑士见状,纷纷举剑,想要拦住向大帐靠拢的薇尔。但是没有一个人可以触碰到薇尔哪怕一根头发。

薇尔身姿灵活,躲过所有人的攻击。手里的银枪,被她用的出神入化,像是一道闪电,快速精准地捅进每一个敌人的胸膛。

“你们这群饭桶,快给我挡住她!”南顿的脸上渐渐失去了笑容。眼前这个家伙完全不是人类,简直是地狱来的杀人机器。

瞬间,将军大帐之外已经到处横尸,血流一片。薇尔也从头到脚,染得血红。鲜血从她的眼角、下巴持续不断的滴落着。

开始还一副嚣张模样的南顿,此时已经头冒冷汗,慢慢向大帐里面退去。手里也抽出宝剑,生怕薇尔飞到自己面前。

本来是来伏击敌人的士兵,这下成了来送死的韭菜。众人看见薇尔那势不可挡的架势,终于心理崩溃。剩下的士兵全像见了鬼似的,纷纷丢盔弃甲,四散而逃。

南顿见势不妙,慌忙转身想要逃走。

已经没有人阻挡的薇尔,扔掉手里的银枪,抽出腰间一直悬挂的佩剑......

根本不敢回头的南顿,突然感到背后一阵寒意。还没来得及回头,只觉右腿一凉,自己被斩下了一条腿!四溅的鲜血散落在毛绒地毯上。

“啊!我的腿......我的腿呀!”

南顿发出一阵惨叫,失去平衡的他跌倒在地。因为恐慌和疼痛,南顿已经满头大汗,浑身颤抖不止。

“薇尔......薇尔小姐,”南顿趴在地上转过身来,对大步走来的薇尔央求道,“饶我一命,求您饶我——啊!”

话还没说完,他眼前又是寒光一闪,自己的一只手臂也被砍了下来。然后薇尔马上又是一脚狠狠地踹在了他的脸上。被踹的的鼻青脸肿的南顿,在地上滚了好几圈。几颗牙齿也掉在了美丽的地毯上。

“饶我一命,我有话说,我可以告......”

话还没说完的他,再也说不了任何一个字了。

因为他的人头已经被薇尔提着,快步走出了将军大帐。他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离身体越离越远,整个世界都在剧烈地晃动。视线逐渐模糊,他永远的失去了意识。

黎明就在眼前,大营外的战事也还在继续。不过青南山的战士们已经疲惫不堪。他们总是注意着东边的动静,那里渐渐散射出微弱的阳光。天就要亮了,但是却没有任何迹象表明有援军到来。

而他们的首领坐在包围圈的正中,也已经很久没有说话。他只是闭着眼睛,像是睡着一般。这让人感到更加不安。

突然的,他们发现敌人慢慢停止了进攻,而是都向军营大门口望了过去。不明真相的青南山战士,也随着他们的视线看去......

只见一个满身是血,批头散发的女兵,正提着一颗人头缓缓走了出来。

“那是之前那个女兵?”

士兵们开始不安的吵闹了起来,之前一直维持得很好的进攻队形也慢慢散乱。

“她怎么在我们军营里面?”

“手里提的是......南顿将军!”

“南顿将军......南顿被杀了!”

听到这个消息,所有士兵开始乱做一团,也彻底放松了自己的包围圈。

弗伦见此状况,终于再次睁开双眼,重新骑上他的战马,高声呼喊道:“帝国士兵们!我们的援军已经攻破了你们的军寨!你们已经被我们包围啦!弟兄们给我杀!”

“杀呀!”

瞬时战局彻底翻转。帝国士兵开始四处逃窜,被自己的人被踩死踏死无数。惨叫声、逃命声立刻成了他们的主旋律。而青南山的人则一涌而出,如摧枯拉朽一般横扫战场。

直到太阳完全从山的那面显现出来,这里已经没有活着的帝国士兵了。军营外面横七竖八的躺着无数尸体,不少秃鹫也开始不停的起起落落,盘旋不止。军营里面被青南山清理干净之后,他们就放了一把火。在外面,人们也仔细扫荡了战场,然后在山沟里挖起大坑,准备烧掉无数的尸体。

这支帝国军队,逃走了一部分,俘虏了一部分,自己人踩死了另一部分。而真正被杀死的只有小部分。在一夜之间青南山解围,而青南山帝国驻军就不复存在了......

解除了自己仇恨的薇尔依旧心如死灰,按照约定的主动回到了青南山匪寨内。

弗伦他们缴获了军营里的所有物资。这次大胜帝国军队,不知相当于他们以往抢劫获利的多少倍!

天空大亮之际,满面红光的弗伦坐在山寨大堂的椅子上,堂下是主动归来的老兵薇尔。她还是穿着已经被染得殷红了战袍,眼中没有一丝光彩。

弗伦对于薇尔的诚实守信感到很满意,对薇尔点了点头说道:“我没想到你真的会回来......怎么样?知道你孩子的下落了吗?”

“......”薇尔听到这个问题,不由得悲从心起。眼泪瞬间占据了自己的眼眶,不断的从脸颊滚落。她颤抖着双唇,低声回答道,“他们......他们已经遇害了......”

“是吗?”弗伦又开始捋着自己的胡子,思考了一下对薇尔提议道:“既然如此,你不如留在我身边吧孩子。”

薇尔闭着眼睛,艰难痛苦地喘息着。

自己儿女的大仇已报,但是他们却永远也不可能再回到她的身边,不可能对着她微笑了。洛克也不会再央求自己带他进城去看看啦,小塔也等不到自己长大......永远也等不到长大那天,全家一起进城的时候了......

她不能留在这里,只在乎家庭的她还有妹妹。她现在要尽她最大的努力去保护好自己的妹妹。而她的孩子们......她的孩子们只能任由着随风而去了。

“你真的不愿意留下?”

“大王,如果你肯发发善心,请看在我帮您作战的份上,请你放过我吧,我不得不回到自己的家人身边。”

弗伦慢慢从椅子上站起来,托着魁梧的身体在地板上走来走去,像是思考着什么。然后对薇尔微微一笑,开口说道:“你真是一个重情重义的好孩子,我非常欣赏你。但是我知道你不可能为我所用,你的心不会再忠于任何人了——除了你的家人。”

说着,弗伦从口袋里拿出一个牛皮本子,递到薇尔面前,“你看看这是什么?”

薇尔接过这个本子,好奇地翻看了两页,“这是......这是账本吗?”

“正是!”弗伦帮着薇尔在账本上又翻了几页,然后指着其中一行对薇尔说道:“你看这里记着什么......”

“得南谷儿童两人,卖给诺伊,得钱银币五十......”看到这里,薇尔终于意识到了事情出现了转机!她的脸上大写着惊喜。

“我的孩子......我的孩子们还活着!他们还活着!”

“是的小姑娘,”弗伦看见欣喜若狂的薇尔,自己也笑了出来,他的胡子也跟着一起抖动,“那个诺伊是个奴隶贩子,他得到的“货”全部会带回法斯克城的奴隶市场,在那里进行转手。”

薇尔破涕而笑,突然想起了南顿被杀时的情景。那时他说自己有话要讲,原来是真的!

“也就是说,我可以去法斯克获得线索吗?”

“是的......但是已经过了这么久了,你的孩子估计已经被卖掉了吧。”

“至少我又找到线索去追寻了,这已经足够啦!谢谢您大王!”薇尔激动地看着弗伦,脸上再次露出了笑容。

“薇尔,我给你看这个,也就是说我同意放你下山,”弗伦一边向自己的位置走去,一边对薇尔说道,“不过孩子,你还得再帮我一个忙......”

“您请讲,只要我能办到的。”

“很好薇尔,”弗伦重新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下,然后沉默了一会儿后,用更加严肃的声音说道,“得罪了帝国军队的我们,可能好日子也到头了。他们会再次派人来剿灭我们,而且可能会更加难以对付......”

薇尔站在一边安静地听着。

“你已经看到的,帝国军队到底有多腐败。”说道这里弗伦叹息地摇了摇头,“也许因为我帮助了你打败他们,你忘记了我以前也是一个打家劫舍的强盗而已。像你这样的惨案,或者比你还惨的,我不知道搞出来了多少......”

“说得也是,那是不能被原谅的。”薇尔侧过脸,再次重新审视着弗伦。

“你说得对,那是不能原谅的。我不奢求谁原谅我......当然我也不是那种会忏悔到自我了断的人。我只是在想,我闷在这个山里已经半辈子了,也许应该换个方式过下半辈子。”

“你想怎么办?”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