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节 薇文回到帝都(2)

作者:瑞1希希希希1 更新时间:2020/6/6 17:18:54 字数:3262

“居然她!”

“肯定是来救她的老师的!”

“真是不应该,竟敢擅闯大殿......”

大臣们开始对薇文指指点点,议论她的不是。

乌兰尔看见薇文也感到十分惊讶,没想到在她老师自身难保的情况下还敢进城。这个小姑娘真是幼稚到极点,难道以为凭借她自己还可以挽回哉央的处境吗?

二皇子看见是自己的朋友,立刻激动地迎了上去。

“薇文!能看见你真是太好了!”

“皇子殿下,祝您安康!”薇文笑着向二皇子沙法尔低头行礼。她知道,虽然二皇子沙法尔看上去莽莽撞撞的,其实为人正直可靠。他是老师难得的盟友。

沙法尔开始还是很激动地拍打着薇文的肩膀,但是很快就意识到了问题。薇文即使再聪明伶俐,也只不过是一个小女孩子,对于朝政没有任何影响力。即使她回来了,也无法挽救哉央的处境!

而这一点,刚好也是乌兰尔所认同的。乌兰尔虽然一开始为薇文的出现感到震惊,脸上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恐慌。因为他已经得到消息,薇文在法斯克做了不少大胆的事情,也知道了不少不该知道的秘密......

但是他很快就冷静了下来,因为他也通过自己的渠道掌握了薇文的弱点。而这弱点可能连薇文自己都还没有意识到!

想到这里,乌兰尔又露出了往常那副目中无人的态度,对年轻的法师厉声问道:“薇文,你好大的胆子!私闯皇宫重地,你知道犯了什么罪吗?”

但是这小女孩却感觉毫无所谓的样子,对乌兰尔挑衅般地回敬道:“我还真不知道,大人你可以告诉我呀。”

“你......你个臭毛丫头!我告诉你,擅闯大殿,是死罪,是要砍头哒!”

“哦,原来如此。那我下次一定不敢了,乌拉尔大人。”对于乌拉尔大呼小叫的声张,薇文十分讨厌。就是因为他像一个乌鸦一样到处乱叫,才害的老师入狱的。

“那么大人您能告诉我,搬弄是非,欺君罔上应该判什么罪吗?”

“当然也是......”乌兰尔一听话不对味儿,立马反应过来,更加愤怒地对薇文吼道,“你什么意思?你骂我搬弄是非,告我欺君罔上?我告诉你臭毛丫头,你师傅犯罪我可是证据确凿,你还以为能翻得了案?”

“切,谁知道呢?大人那么了不起,可谓一手遮天,您说是就是了......”薇文嘴巴一撇,吐着舌头嘲讽着眼前这个讨厌的老头。

“你......”乌兰尔看不惯薇文那副玩世不恭的模样,立马转向皇帝说道,“陛下,您瞧瞧这孩子都给惯成什么样子了,这......这必须得教训呀!必须要打板子,狠狠地打她屁股才行啊!”

“哼你个遭老头!说打谁屁股!要打也要先打你的老屁股!”薇文毫不示弱,直直白白地说着心里话。

“你你你......没大没小,反了天了!陛下,这您能不管?”

“你就会告刁状!敢打我,你怎么不自己来呀?”

“你真当我不敢!”

“有种来呀,别躲在太子后面!”

“反了天了,反了天了......”

一老一少来回骂架,惊其他大臣头冒冷汗。虽然总司令说话很难听,但是毕竟有长者的身份。而这个薇文丫头,脾气比二皇子粗爆,说话也完全没有讲究......这堂堂帝国的御前会议成了什么样子了!

坐在上面的皇帝也对这样的闹剧感到心烦意乱。他有的时候也想搬起椅子,把这些吵闹的人直接砸出去。特别是乌兰尔,总感觉他像个乌鸦一样,到处说人的不是。

不过皇帝的脾气是出了名的好,是千古难见的仁慈皇帝。他明白大臣们都是朝廷的栋梁,虽然有些小毛病但是朕不得不仰仗他们管理国家。就像那个乌兰尔,虽然嘴碎的十分惹人厌烦,但是他却最有能力做帝国军队总司令,是宰相的不二人选。

曾经,帝国军队前总司令阴谋发动叛乱,差点颠覆皇权。关键时刻,是那时还是帝国军将军的乌兰尔坚决抵抗,凭一己之力,率领手下三百士兵拼死守住宫门,等到了皇子们带援军赶回救驾。

所以皇帝信任乌兰尔,也一直坚信着帝国军队已经重新回到了自己的控制之下。

更何况如今哉央犯错下了大狱,皇帝更得依赖乌兰尔啦!

皇帝对下面的人扬了扬手,示意他们安静下来。然后看向不速之客薇文,用缓慢温和的语气说道:“薇文呐,擅闯皇宫确实是你不对。但是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暂且不治你的罪了。但下不为例,孩子。”

“学生知罪!”薇文对皇帝低头行礼。看似恭敬,却又找准机会对乌兰尔做了一个鬼脸。而这次乌兰尔只能故意装作没有看见,把脸撇到一边。

皇帝继续说道:“你这次回来,肯定是和你老师有关吧。有什么你就在这儿直说吧。”

“陛下圣明!”薇文面对皇帝再次单膝跪下行礼,郑重说道,“陛下,我这次来就是为了洗清我老师的冤屈,为他平反的!”

二皇子听到这里,感到十分惊讶。虽然他支持哉央,但是正如乌兰尔所说,哉央研究黑魔法证据确凿,不容辩驳。

就连哉央自己也承认是研究了黑魔法。

虽然他的理由是为了抵御什么神秘巫师的强大系外魔法。可是谁都知道世界上除了自然魔法之外,全都是江湖巫术。沙法尔也曾因此怀疑过哉央是不是老糊涂了。

“陛下,我老师所说并非虚言。”薇文继续说道,“根据我的调查,海外来的那些法师确实会使用一套自然魔法以外魔法体系,而且学生以为其实力远在自然魔法体系之上。但那是污浊不堪的,他们称为“祭品魔法”!”

“祭品魔法?”

所有人都对这个名词感到陌生。但是听到“祭品”这个词的时候更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有的人叹息摇头,有的人嘲笑私语。

皇帝也是沉默地思考了良久,才继续问道:“何为“祭品魔法”呀,薇文?”

“这是一种邪恶污秽的魔法系统。简单来说,是通过牺牲献祭,残害生命的方式获取强大的魔法力量。这是对万物生灵的践踏,是对自然魔法体系的最大亵渎!”

“荒唐!这是原始人的说辞!”有的大臣已经忍不住开始批评薇文。

“什么祭品魔法,编谎话也不打草稿,世人早已证明了自然魔法的唯一合理性!”

“薇文,你的脑子和你师傅一样坏掉了吗!”

这次基本都不用乌兰尔来说话,其他大臣们纷纷开始斥责薇文大言不惭。连皇帝听了都无奈地摇了摇头,“薇文,我曾经也认为你是最聪明最年轻的学者,但是为什么也要说出这么幼稚的话呢?”

薇文理解这些人为什么会这么肯定的否定她,因为就算是薇文,要不是研究了那么久,再加上亲眼所见,也不会相信这件事的。更何况这些不懂魔法的凡人呢?他们只知道重复权威法师的话而已。

让人们相信会存在自然魔法以外的魔法体系,就好比是突然告诉人们太阳会从西边升起一样。

自古以来,人们信奉自然魔法,也使用自然魔法。千百年以来,从没有法师可以脱离自然魔法的系统框架。也不可能脱离。这是世界共识。

所谓自然魔法,其实就是利用自然界的五种基本元素进行各种组合和运动,达到各种人为目的的过程。而调和元素的方法就是使用各种魔法符咒。能使用理解符咒的,就是法师。虽然元素只有五种,但是他们可以有各种运动、组合,所以通过法师研究出来的魔法符咒,可以达到各种效果。

历代先贤们都已经验证了魔法使用的基本原理,成为了不可更改的世界定律。

而古代蛮荒人所采取的什么牺牲献祭来获取魔法力量,是从未成功过的。后面也在自然魔法的严密论证下,被证明是无效的。

就连江湖术士,在宣称自己的巫术时,也会说自己的原理完全基于自然魔法的框架之下。

而过了一千多年,突然跳出个薇文,居然宣称什么献祭是有用的!这着实只会让人认为她连江湖术士都不如了。

薇文也预见了这种情况,但是这次她确实有备而来。

她从身上背着的布袋子里,掏出一个羊皮卷轴。然后双手向皇帝献上。一旁的侍卫官接过,交给了皇帝。

“这是什么,薇文?”皇帝问道。

“陛下,这正是那群神秘法师所使用的的符咒。我从他们的秘密教堂抄录而来,里面记录的魔法符咒是我们前所未见的“传送门”魔法!”

“传送门?你是说可以用来穿越距离的那个传送们?”

“正是。”

二皇子听到这里,也已经忍不住了。上前急躁地对薇文讲道:“薇文呐,虽然我理解你想要解救老师的想法。但是你也不能编什么魔幻故事吧。”

“这不是魔幻!”薇文斩钉截铁反对了沙法尔,然后继续面向皇帝说道,“陛下,学生所言绝非魔幻。而是实实在在的黑暗魔法。这样的魔法不仅污浊,更可怕的是它的破坏力!”

“如果真的如你所说,那确实是相当可怕。毕竟谁也受不了敌人被直接传送到自己家院子里,呵呵......”皇帝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然后很随意地把羊皮卷轴递回给了侍卫官。

其他大臣也哈哈大笑着的附和着皇帝。而那边的乌兰尔则确实脸色阴沉地死盯着薇文。

果然如情报所说,薇文已经掌握的太多了!如果真的再任由其失去控制,那么乌兰尔的计划必定失败......不过好在,这个傻丫头自己送上门来啦。那就不会再让你跑掉了!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