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节 再遇巴尔萨

作者:瑞1希希希希1 更新时间:2020/6/9 20:42:29 字数:3310

九月二十五日

正是傍晚,雨雾朦胧,天地浑然一片。

一家不是很大的旅店,孤独的坐落于驿道旁。这个季节,南方时常会有这样的大雨。雨水瓢泼,灰蒙蒙的雾气笼罩四野。唯有旅店微弱的灯光,勉强让旅行的路人找到了今晚的归宿。

也许正是因为这糟糕的天气,这家店里客人比以往要多。这家旅店坐落于南方前往法斯克城的交通要道上,所以也不会为生意发愁。

店老板一个人在柜台前打着算盘记账。不少南来北往的客人正在里面吵吵闹闹地喧哗着。一个穿着富贵的南国商人,正独自坐在角落里边,一个人喝着酒。他时不时注意着门口的动静,似乎正在等什么人。

突然,老板听见了门上的铃铛响了起来。走进来的是一高一矮两个人。矮的那个被一身斗篷包的严严实实,只漏出一双大的吓人的眼睛。而高的那个,让老板感到更加不安。

那是一个穿着轻骑兵甲的女兵,头上缠着一圈布带。浑身被雨水打湿,湿漉漉的走进店里,留下很多水渍。

老板从柜台迎了出来,弓着背十分客气地对女兵问道:“长官,您是要住店吗?”

“正是,请给我们准备一个房间。”

“这......”店老板有些犹豫,满脸怀疑地侧过脸。

“怎么了,老板?”

店老板低头想了一下,最后笑着脸对女兵说道:“长官您也知道,现在兵荒马乱的......您大人来投店,小的还是有点担心呀……您听说了青南山兵营的事吗?”

“......”

“得罪您了长官,但是请问......能不能把头巾摘下......”

听到这里,女兵薇尔不由得头冒冷汗。看样子自己刺杀南顿的事情已经到处走漏,自己很可能正被通缉。她没想到消息传得这么快!现在已经人人都开始警惕起自己了。

她犹犹豫豫的神情很快就引起了老板的怀疑。对方的笑容逐渐凝固,慢慢向后退去。

“老板,那是我的朋友,请你放心让他们住吧!”

这时,一个沉稳的男声传来。正是之前坐在角落里的南国商人。

薇尔寻声望去,不由得睁大了眼睛。那商人不正是很早就相识的巴尔萨先生吗!

“小姐,好久不见!”巴尔萨向薇尔挥了挥手,露出优雅大方的笑容。

“您好,巴尔萨先生。”薇尔也赶忙点头行礼。

店老板看到这样的情景,也顿时放松了一些。因为巴尔萨经常外出做生意,所以和老板很熟悉。既然是他的朋友,那么应该就没有问题了吧。

“既然如此,我马上吩咐人给您准备房间,”老板鞠躬道歉道,“刚才多有得罪了,长官。”

趁着老板去收拾房间,准备饭菜。薇尔在巴尔萨的邀请下和他坐到了一桌。

对于巴尔萨来说,眼前这个还很年轻的女孩已经大变模样。记得初见面时,她总是紧张害羞。面对作为富商的自己,也表现的极为尊敬。但是现在的薇尔,看上去则显得有些冷漠,让人难以靠近。

“小姐,您还好吧,”巴尔萨语气和蔼,但是马上又放低了声音问道,“我现在应该如何称呼您呢?”

薇尔明白巴尔萨在暗示自己的确已被通缉。真没想到,这个消息会传播得如此迅速。离她离开青南山寨也不过两天时间,但是消息已经走得到处都是了。

“您可以叫我薇尔兰德,但是希望您能为我的身份保密。”

薇尔低声嘱咐着,同时眼里闪现出一丝冷酷的寒光。她现在还不能完全信任巴尔萨。

而巴尔萨确实对薇尔有所隐瞒,对方还不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其实是帝国密探。

“当然了薇尔兰德小姐。如果我不是想要帮助您的话,是不会给您打掩护的。”

“谢谢您为我做的一切,”薇尔再次点头行礼,然后向巴尔萨介绍自己的朋友鲁鲁克。

“鲁鲁克先生,不是人类吧?”巴尔萨望着那双诡异无比的大眼睛,额头不由得冒出冷汗。

“我是山妖哦,先生!”鲁鲁克用自己独特的桑音回答道。

“啊,这真是......薇尔兰德小姐这一路肯定有很丰富的故事吧。不知道和人们传说的有没有什么区别呢。”

“人们是怎么说我的?”薇尔好奇地问道。

“还能怎么说呢——一个叛逃的女兵,残忍的杀害南顿将军。导致了青南山驻军被一伙山贼击溃了。”

“这消息倒是没有哪里说错。”

“您叛逃了军队,我是知道您的苦衷的。但是为什么要刺杀南顿呢?这和青南山土匪有关系吗?”

“那是我和南顿的私人恩怨,那伙土匪只是找准了机会而已。”薇尔必须要撇亲自己和土匪的关系,她不能暴露了她要给义军送信的任务。

“至于我为什么要杀南顿,那是因为他就是抢劫南谷村庄的强盗。”

“有这样的事?”

巴尔萨闻言大吃一惊。军队变成强盗,这要是被传出去,可还了得!

薇尔端起酒杯,轻轻抿了一口。低声说道:“我也曾是帝国士兵。如果可以,我也希望不会有这样的事情。”

“是吗?让人难以置信......如果真是那样,南顿就应该千刀万剐。”巴尔萨紧紧攥着拳头,恶狠狠地说道。

这也是巴尔萨的真心话。他自己本来就是帝国军人,是帝国秩序的维护者。而如今军队却出了这样的败类,就算是巴尔萨也会想要杀了他。

“我已经给了南顿足够的惩罚,相信他已经学会后悔了。”薇尔语气冷淡,但是目光之中却是难以遮掩的怒火。

天色越来越晚,大厅里的人越来越少。巴尔萨先生和薇尔聊了一会儿后,也就告别回房去了。

薇尔坐在大厅里吃饭的时候,那里吵吵闹闹地人们谈着天南地北的闲话。但是却有一点引起了她的注意,他们很多次提到了法师薇文怎么怎么样。

因为实在过于吵闹,薇尔没有听清。碍于自己的身份也不好和人过多交流。但还是使得她满腹疑问。

在旅店的大厅里,和鲁鲁克享用了晚餐以后,他们便回到了自己二楼的房间。

这是一个灯光昏暗的简陋客房,摆了两张单人床以外,居然连个桌子都没有,只有一个衣架。

鲁鲁克是妖怪,不喜欢睡在床上。虽然薇尔称他为自己的朋友,但鲁鲁克更像是作为薇尔的仆人,很乐意为薇尔睡着时在门口站岗。

薇尔一直在意刚才人们的交谈,回到房间里也咬着嘴唇来回踱步。

“夫人,您这是怎么了?”鲁鲁克关切的问道。

“我在想我妹妹的事情......你刚才也听到了吧,有人提起我的妹妹薇文。”

“是的夫人,”鲁鲁克作为妖怪,听力异于常人。所以他其实比薇尔听得更加清楚,“人们在说薇文法师的事迹。”

“什么事迹?”

“这......当时太吵闹了,我虽然听见了但是不敢确定。你需要我再去打探一下吗?”

“好,鲁鲁克!那就拜托你了!”

鲁鲁克之前也听说过了薇尔有个妹妹是法师,叫做薇文。而且作为妖怪他的听力和观察力很好,做这些打探消息的任务再合适不过了。

他从窗户翻了出去,准备到处偷听一些情报,薇尔则在房间里焦急的等待着。

自己的妹妹薇文,似乎并不太受人欢迎。自己最后一次和她见面的时候,目睹了人们对她的排挤。但是薇尔一直知道,自己的妹妹是个善良单纯的女孩,她学成以后,曾经为南谷村庄做了不少好事,来回报乡亲。

现在又是出了什么事呢,引得人们议论?

终于不知等了多久,鲁鲁克从窗户又回来了。

“怎么样鲁鲁克,我妹妹是不是出了什么事?”薇尔焦急地问道。

鲁鲁克转着他的眼珠子,露出为难的表情。

“到底怎么回事,你就说吧。”

鲁鲁克想了一下,开口讲道:“夫人,您的妹妹被当成女巫通缉了!而且我还听说......她杀了人!”

“杀人!”

薇尔被吓了一跳。虽然现在对于薇尔来说,杀人什么的根本就没什么。但是她很难把这个词和自己那个妹妹联系起来。

薇文怎么会杀人呢!

“她杀了谁?”

“我听到人们在说,薇文法师返回京城,然后杀掉了大法师伊利,”鲁鲁克表情夸张,对薇尔说道,“听说是因为伊利法师在京城作恶多端,薇文法师看不下去,一怒之下,将其用魔法化成了一滩血水!”

“这......这怎么可能......”

“我还听说了很多其他薇文法师的故事,听说她为了帮助人民得罪了很多大官员大法师。所以被帝国污蔑成女巫打压。不过,普通人好像都很喜欢她......”

“我妹妹现在安危如何?”

“这个嘛,听说是在被通缉——应该还在逃亡吧!”鲁鲁克能感受到薇尔心里面的担忧与不安。

他想起了刚才还听说的其他事情,也许能改变薇尔的心情,于是开口对薇尔讲道:“在逃亡的过程中,薇文也做了很多了不起的事情哦!听说她惩罚了很多邪恶的法师,救了很多人,还......”

“行了鲁鲁克,我知道的已经够多了。”

薇尔摆了摆手,心神不宁的坐在窗边,望着外面灰蒙的天气发愁。

她对妹妹做了多少好事完全不感兴趣,也从来没有期待她能做出什么了不起的事来。她只是一想到妹妹被当成了女巫通缉,就感到一阵困惑和内心的无比剧痛。

人们好像一直排斥着薇文,所有人都不喜欢她。但是,自己的妹妹怎么可能是真的是女巫呢?

薇尔虽然不懂魔法,但是她知道薇文是自然魔法的坚定拥护者。妹妹很崇拜自己的老师哉央,一心想要成为老师哉央那样的人。而且薇文是个忠诚的人,不可能背叛自己的魔法和帝国。

这样的她到了最后,怎么可能让自己变成女巫呢?

但是如果这些都是事实,自已又该怎么办呢?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