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节 雅克的酒馆(1)

作者:瑞1希希希希1 更新时间:2020/6/13 18:12:46 字数:3026

离开了地下奴隶市场的薇尔,重新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装扮,准备前去对面的酒馆。

此时已经天黑,街头巷尾里多了很多奇怪的人。在妓院门口有花枝招展的女人,酒鬼和乞丐躺在路边,还有一些衣衫破旧的小孩到处乱窜。而最让人不安的是,那些躲在暗处鬼鬼祟祟,不知道干什么的人。

“也许是小偷,也许是密探......”薇尔想到这里,整理了一下额头上的丝带,生怕印记漏出来。

薇尔来到酒馆,摘下帽子,推门而入。

里面十分喧哗吵闹,人们举着杯子,大声讲着下流的笑话。啤酒和酒杯,洒落得到处都是。有些人像是流氓,衣衫不整,坐在门口向所有女人吹口哨。

当薇尔进门的时候,一个满脸通红的醉鬼,勾着她的肩膀问道:“小姐,一起来喝一杯?”

薇尔伸手将那人推开。看在对方喝醉了的份上,原谅了他的无礼。如果那酒鬼知道薇尔刚刚才杀了四个人,也许就不会这么大胆了。

还有一些人围在桌子上,兴高采烈地赌博,另有一些人蹲在墙角,吸食着鸦片。整个酒馆里,完全就是乌烟瘴气,让人感到恶心压抑。

这里简直就是底层垃圾的聚集所,或者说,是市民们自我腐烂的最佳地点。在这里暂时逃外面的苦难生活,然后一点一点的被酒精、赌博和毒品,彻底变成城市垃圾、废物。

薇尔来到柜台,看见一个满脸络腮胡的壮汉。那人神情严肃,只是一个人默默地擦着酒杯,不跟任何人交谈。他的存在,与这烂俗的场所显得有些不协调。

“你好先生,”薇文客气礼貌地问道,“我想找雅克先生,听说他在这里。”

络腮胡听到,迟疑地放下了手里的酒杯,眼神里充满了质疑,死死地盯着眼前这个陌生人。

“你是谁?”他问道。

“我叫薇尔兰德,是特地来找雅克先生的,”薇文观察了一下四周没人注意,于是压低声音说道,“带来了弗伦先生的信。”

“弗伦?呵呵,我看是哪位长官的信吧!”说着,那络腮胡壮汉突然从柜台下拿出一把短剑,架在了薇尔的脖子上。

店里的其他人见状,也纷纷起身,有的人拔出了随身的武器,也有人拿起店里的东西当做武器,全都将目光锁定于薇尔。

鲁鲁克神色紧张的拉住薇尔的衣服,蹲在她的脚边。

“先生,你这是干什么?”薇尔不由得头冒冷汗,刚才对方速度之快,连她也没有反应过来。看来这个人并不一般。

络腮胡冷冷一笑,对薇尔说道:“你的身姿,我一看就知道是军人。而这里不欢迎军人,快滚!”

“这样做可不明智啊先生,你是承认了这里有什么不想让军队知道的秘密吗?”

“这里秘密多得很,但是你们什么也别想知道。”他的剑抵在薇尔的脖子上,已经压出了一道血红的口子。

“我希望你能好好听我说话,”说着,薇尔手伸到头顶,一把扯下额头上的丝带,“我同样讨厌军队......”

“不要动……这是!”

壮汉正要警告薇尔不要轻举妄动,但随着丝带从薇尔额头飘落,壮汉看见了那黑色印记——那个寓意明显的“叛逃印记”!

他不由得目瞪口呆。

薇尔从对方的脸上,看出他似乎暂时不会赶走自己了,于是笑着说道:“现在你……喂!干什么!”

还没等薇尔话说完,壮汉快速伸过手,一把替薇尔把斗篷的帽子戴了起来。

“先不要说话,跟我过来!”

“等一下啊先生!?”那个壮汉力量不容小觑,薇尔居然一时挣扎不开,身体任由对方胳膊夹着,直接奔上了后面的楼梯。

薇尔不明不白的被络腮胡拐上了二楼,鲁鲁克也只能赶紧跟着一起上去。

来到二楼,络腮胡推开一个单间的木门,里面有一些年轻人正在打牌、喝酒。

他们看见壮汉带着薇尔进来,嬉皮笑脸地说着:“头儿,哪里绑来的女孩儿,还不错嘛!”

“你们先出去!”

“干什么,这么急着办事?”年轻人们依旧吊儿郎当地说笑着。薇尔感到十分厌恶,伸手想要推开络腮胡壮汉。

那壮汉放开一直抱着薇尔的手,但是也同时用另一只手压住薇尔的帽子,不让那个黑色印记漏出来。

他继续对那些年轻人说道:“你们先别管了,都出去吧。”

“喂雅克!好不容易带回一个女人,难道你要一个人私吞?不够意思吧,呐你们说是吧,哈哈哈哈!”其中一个红头发的雀斑男人笑着起哄,还弯下腰,想要看看薇尔的脸。

“感觉还不错......”

雅克伸手按住那个人的肩膀,把他推开,严厉地说道:“都说了,你们先出去,我和这位小姐有要事商量!”

“她?一个女人,除了床上的事还能有什么要事?难道一起造反吗?哈哈哈哈!”

这话惹得其他青年一阵大笑,一个个嬉皮笑脸的开始说起各种下流不堪的话语。这让薇尔更加怒不可遏,她脑海里回想起之前,刚在奴隶市场干过的“生意”,也许今天要在这里二度开张了......

“都给我滚出去!”

雅克发出一阵咆哮,终于吓得那些人笑不出来了。一个个脸色无比尴尬,闭上了臭嘴。

“喂雅克,不要以为你是老大......”

“不要让我说第二次!”雅克瞪着眼睛警告着红发青年。

青年们似乎终于认识到,雅克真的发飙啦,终于开始灰溜溜的向门外移动。

“切,搞什么嘛......”

红头发的雀斑青年也只能撇了撇嘴,有些不服气的拿起外套,使劲一抖,瞪了薇尔一眼,也走了出去。

络腮胡见人都走了,让薇尔和鲁鲁克进入这个房间,然后仔细观察了没人其他人在附近,才把门关上。

“小姐,你请坐。”络腮胡对薇尔说道。

“你还没有告诉我,你是谁呢?”薇尔问道,同时拿出丝带重新盖住自己的叛逃印记。

络腮胡听见,拍了拍脑门,哈哈一笑说道:“看我这毛病——忘了自我介绍了,我就是雅克!”

“你就是雅克先生?”

“是的,我就是这家酒馆的主人雅克,你要找的联络人。”

“原来如此,”薇尔打量了一下眼前的壮汉,开口又问道:“弗伦大王说,雅克先生身上全是刀疤,不知道可不可以.....”

“验明正身?哈哈哈”雅克又大笑起来,“好,刚才我怀疑你,你当然也有权利怀疑我啦!”

说着,雅克解取上衣,露出上身结实强壮的身体。薇尔看到,雅克那粗糙的皮肤上,真是到处都是伤痕。一道一道的,像是刻意用刀子划遍了全身。如同遭受过什么酷刑一般。

“冒犯了......”薇尔低下头,感到有些惭愧。

“不妨事的,做事谨慎一点是好事啊——但是我猜小姐的真名也不是薇尔兰德吧?”雅克穿上上衣,对薇尔笑着问道。

“是的,”薇尔点了点头,“我的真名叫做薇尔。”

“薇尔!你就是那个薇尔!”

雅克惊讶地看着眼前这个年纪不大女孩,有些不敢相信。但是对方头上的印记,确实很能说明问题。

“怎么?先生听说过我的名字?”

“法斯克省谁会不知道呢?最近人们都在流传,一个女兵刺杀了青南山的将军,导致大军全军覆没——哈哈,只是没想到你居然这么年轻,哈哈哈!”

薇尔轻笑了一下,似乎不想再提这件事情。

“刚才那些人,和你都是地下义军吗?”薇尔问道。

雅克拿出烟斗,塞上烟草,漫不尽心的回答道:“刚才从房间里出去的都是,替我办了不少事。”

薇尔想起那帮人的嘴脸,和楼下酒鬼们几乎一个模样。实在不认为这样一群败类,可以掀起什么大风浪。

从一进到酒馆开始,薇尔就对这里感到恶心。对于薇尔来说,这里不过是一群蛆虫苟延残喘的地方。反抗帝国政府?也不过是腐朽枯木们的春秋大梦而已。

但是眼前这个男人却给了薇尔不一样的感觉。虽然他身处这样的环境里,但是雅克的气质总充满着坚定与自信。他很聪明,也很敏锐。居然一眼就看出了自己和军队有关系。他武功也很了得,薇尔可不会让一般人的剑碰到一根汗毛,不可能让薇尔像是只绵羊似的,就被抱上了楼。

可惜这样厉害的男人,居然要和一群垃圾为伍。薇尔想到这里,不由得感到可惜。

雅克抽了一口烟,对薇尔说道:“不过薇尔,你确实太鲁莽了,怎么能在那种地方解开丝带呢。”

“没有办法,你的刀那么快就架到了我脖子上,我必须快点取的你的信任。”

“哈哈,你是个勇敢的女孩,而且很果断。这点我很欣赏......”雅克笑了笑,愉快舒缓地吐出一团云雾。

薇尔打算快点进入正题,于是从包里拿出一封信,递给雅克说道:“我受青南山大王弗伦的委托,给你送一封信。他告诉我,希望可以和雅克先生一起谋划法斯克城。”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