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节 抓捕(2)

作者:瑞1希希希希1 更新时间:2020/6/16 22:46:24 字数:4082

艾米隆紧随着跟了上去,巴尔萨也不得不跟在后面。

特工们看到,他们的对手是一个身材弱小的女子。披着褐色的斗篷,一条木制的法杖横在身前。看来这就是传说中的那个法师——薇文了。

特工们为军队服务,多少也了解一些关于薇文的消息。政府说她是十恶不赦的女巫,而民间却称赞她为救苦救难的伟大法师。

此时的薇文,像是一跳受惊的小猫,神色惶恐,一副紧张不安的样子。她半低俯着身子,摆开架势,用魔杖阻隔着对手们。

艾米隆走到人们的最前面,仔细打量着薇文。看见她的眼睛从斗篷下面露了出来,是一双一直亮着可怕红光的眼睛。

其他人也注意到了那诡异的色彩。

巴尔萨曾经见过薇文施法的模样,但绝不是这幅样子。薇文眼睛里的邪气,就连巴尔萨这样的普通人也可以明显感受到。那种地狱的色彩,令人毛骨悚然的压迫感,全部蕴含在薇文的眼神之中。

“看来就是薇文本人无疑了,”艾米隆淡定无比的说着,脸上没有一丝表情,“我知道,‘虹膜刻符’只有你和哉央法师会使用......那么,你已经无处可逃了——我的老同学!”

薇文听见来人的声音,感到有些吃惊,神色中的紧迫感也消失了很多。她呆呆地望着眼前的少年,惊讶道:“居然是你,艾米隆!”

同时,她也看到了特工后面的巴尔萨,薇文有些抱怨地瞪着他。而巴尔萨注意到薇文的目光,也只能无奈地低下了头。

艾米隆轻轻摇了摇头,语气冰冷,“哉央的弟子,人们最期待的女学徒,竟然变成这幅德行......薇文,你就知罪伏法吧。”

“艾米隆,你不是我的对手,快让这些人滚开!”薇文厉声喝道,同时示威般地挥舞着法杖,怒视着那些特工们,迫使对方后退了几步。

薇文确实没有说错。她和艾米隆是同学,知道对方也是一个天才。如果只是自然魔法的较量的话,他们谁胜谁负还不一定。

但是薇文体内蕴含着强大、可怕的“祭品魔法”,再加“虹膜刻符”的应用。她可以随时随地的,将任何生命祭献,瞬间就可以将所有对手化为白骨——就像伊利一样。

想到这里,薇文对艾米隆感到了一丝愧疚。她知道自己杀死了艾米隆的老师,即使对方脸上没有任何表示,但是心里一定恨死自己了。

“你认为我不是你的对手?”艾米隆语气平淡,对薇文说道:“你总是这样自以为是,令人讨厌......但这也是为什么,你沦落到这副境地的原因。”

“让他们滚开艾米隆!你......你应该知道你老师的下场......”薇文感受到了内心涌起的愤怒,正在想要控制她的思维。薇文眼中红光突然增强,时刻都能施展祭品魔法。

但是当她回想起伊利惨死的画面时,一阵恶心感袭来,让她瞬间平复了一些。自己怎么能忍心再犯下同样的错误......

“投降吧薇文,你应该受到审判。”

“不......我只会得到一个审判结果!”薇文的神色惶恐不已,颤抖着声音低声说道,“还不能死,我还不想那样死去......”

薇文挥舞着法杖,准备卷起狂风,趁机逃走。

但是艾米隆抢先一步,迅速向薇文伸出法杖。一道复杂的符咒闪着蓝色光芒,出现在薇文脚下的地面上。

他向薇文施加了一个控制法术,企图以此制服薇文。

“不!”

身体瞬间脱离了薇文自己的控制,她感到浑身像是被烈火溶解了一般,剧痛无比。她倒在艾米隆阵法之中,痛苦地喊叫着。显然,艾米隆还施加了精神法术,让薇文也体验到了伊利死亡时的感受。

“啊艾米隆!求求你......”薇文呻吟着,表情痛苦的扭曲着。

一旁的巴尔萨,看到这一幕,不由得伸手捂住嘴巴,目光也躲到了一边。他不忍心看到薇文受苦,但是那一声声惨叫依旧折磨着他。

“巴尔萨长官......救我......”地上挣扎的薇文,看向自己的老朋友,拼劲全力的向巴尔萨呼喊着,“长官......好难受......放过我吧......”

巴尔萨终于无法忍受,快步走到艾米隆的身边,伸手按住了他的法杖,这让地上的符咒失去了光芒,慢慢消失掉了。而薇文也得以暂时脱离苦海。

“这样做不合适吧,巴尔萨长官。”艾米隆略有不满地对他说道。

“已经够了,只要抓住她,回去再慢慢审问就是了。”

艾米隆听了只是冷冷一笑,然后对特工们命令道:“现在,抓住薇文。”

“是!”

众人闻言,立刻向倒在地上薇文靠拢过去。

薇文被刚才折磨得满头大汗,眼神迷离,喘着粗气。但是马上意识到危险的她,立刻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

“不行,我不能被抓走......”

薇文手里紧紧攥着姐姐给她的吊坠,放在胸口。自己还没有见到她,自己答应过姐姐,一定会回到南谷的——一定要和她在一起......

“你没得选薇文——还想再来一次吗?”艾米隆警告着她。

“我一定要......回去......”像是在说梦话,薇文低声自语着,“我要活着......我要回去......”

她步履蹒跚,像个浑身是伤的病患。她不管不顾的转过身去,艰难前进着。她似乎失去理智一般,只想离开这里。

“薇文!”

艾米隆见状,语气终于变得更加严厉高亢,厉声喝道:“你以为逃得掉吗!士兵,拦住她!”

特工挡在薇文面前,但是一个个都不敢再靠拢。因为此时的薇文,眼中又出现了可怕的红色光芒,甚至比之前还要瘆人。

溢散的邪气,从她眼中飘荡而出,弥漫在空气之中。这让人感觉犹如身处地狱,即使面对的只有薇文一人。

“快,快快停下!”特工们一边吞咽着口水,一边警告着向后退去。

“停下薇文!”巴尔萨生怕再出什么状况,也高声呼喊道。

一个胆子稍微大的特工,一把擦掉头上的冷汗,拔出随身携带的利剑,挺身挡在薇文的面前。

“你被逮捕了,”特工尽量看着薇文的眼睛,看着那地狱的光芒,“你,你......你被逮捕了......”

“让开。”薇文低着头,声音低沉地警告着。她周身颤抖,浑身散发出肉眼可见的邪气。她的身体像是被一圈红黑色的迷雾笼罩一般,犹如恐怖的亡魂。

“您就投降吧薇文......薇文法师,我们听说过您的,请你配合......”特工像是请求般地低声说道,终于忍受不了眼前的怪物,腿一软,跪在了地上,“求您配合一下工作......求您......”

“让开!”

这一声咆哮,已经不似人语。巴尔萨从薇文身上感受到强烈的异样。那模样和气势,简直和底下教堂的教主一模一样!

“薇文,你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巴尔萨内心紧张到了极点,头上的冷汗不停的从额头滑落。

而一旁的艾米隆似乎只是好奇的看着,嘴角还诡异的上扬,低声说道:“让我见识一下吧老同学——你所谓的祭品魔法,究竟有多厉害!”

薇文神志尽失,黑暗魔法完全主宰了她的神志。她脑海里再次浮现出伊利死后的惨状。但这次,她完全感受不到恶心与罪恶。而更多的是**,释放魔法的**,她希望再次重现那副场景!

“去死吧!”

邪气四溢,迅速笼罩了那个倒在地上的特工。

“这是——啊!”那人发出惨烈的尖叫声,他感受到皮肉融化的痛苦,像是掉进了钢铁熔炉一般。

其他人见状纷纷后退,惊恐的躲避着四散的邪气。唯有薇文发出一阵阵骇人的笑声。

天空密布的乌云,伴随着一阵阵雷鸣,似乎正好奇地期待着一场好戏。

而城墙之上,马上就要再次发生一段惨案。而没有任何人能够阻止。

“有意思,这就是所谓祭品魔法吗?”艾米隆感受到了强烈的邪气,不得不施展法术,对其进行有限的屏蔽。但是薇文散发出的强大力量,还是让他暂时拿不出什么办法,只能静静地看着。

“住手薇文!”巴尔萨不敢相信,薇文居然真的会做这种事。曾经那个善良聪明的女孩,那个牺牲自己拯救其他人的女孩......怎么会变成这幅模样!

他什么也顾不得,直接冲进邪气之中,想要阻止薇文。

但是浑浊的邪气瞬间将他吞噬,巴尔萨感受到了烈火灼烧般地痛苦。这让他的腿脚一时不听使唤,倒在了地上!

“你疯了吗,巴尔萨长官!”

艾米隆见状,马上施展防御法术,进入邪气之中,将巴尔萨保护起来,“这是在干什么呀长官,快跟我出去!”

但稍得喘息之机的巴尔萨,完全不顾艾米隆的劝告,再次起身,冲了出去。

这次,他忽视了疼痛,忽视了对死亡的恐惧,坚定不移的前进着。

“薇文——你怎么可能是这样的人呢!”

拼劲全力,几乎要崩溃的巴尔萨,终于来到了薇文身边!他从背后,一把将薇文抱住,揽入自己怀中。

“孩子,快住手吧——我会救你的......”巴尔萨双手紧紧拥抱着薇文,贴在她的耳边低语着,“快停下吧!”

巴尔萨触碰到自己的瞬间,薇文感到一阵莫名震撼的冲击。就像是身体一下子掉进了冰窟窿。她的意识,被这紧拥的触感唤醒。

曾经也有人焦急的想要拯救自己,那时他也是这样拥抱着自己。

这些回忆,犹如一点点变大的雨水,正亲润着自己的内心。薇文体内的怒火,被一点点熄灭,让她重新回归于平静之中。

四散的邪气渐渐失去了温度,慢慢停止了扩散。

薇文感受着耳边的话语,那轻声的吐息,让她感受到了久违的温柔。

她心里一直承受的委屈,也在那一瞬间涌上心头。自己已经不知受了多久的苦难,不知道被多少人讨厌着......但是,自己也不过是,一直在做对的事情啊!

那么拼命的,不顾一切的独自进行着......仅此而已......

“你会救我......”薇文睁大的眼睛,里面骇人的红光慢慢飘散,重新露出了她原本的眼眸。一滴滴泪水,从眼角滑落,掉在巴尔萨拥抱她的手上。

为什么,为什么会得到这样的后果。薇文看见眼前那个士兵,他还活着,还没有化成一滩血水。薇文再次为自己差点要酿成灾祸,感到无比后悔,无比恶心!

这样的怪事,自己就没有办法逃开吗?

夜晚寒风呼啸,从人们身边游走而过。天上的乌云在此刻正慢慢散去,银白的月亮从中跃出,为城墙撒上一片惨淡的光辉。

四周的邪气,也因为薇文内心的平静,消失不见。地上的特工从痛苦中解脱,相比伊利,他幸运了很多,起码还活着,虽然身体已被烧伤。他的战友立刻上前,将他从从薇文身边救走。

在场的所有人,也终于松了一口气。

而被紧紧拥抱着的薇文,很快就因体力不止,腿脚一软,彻底瘫倒了在巴尔萨的怀里。

“薇文,你还好吗?”巴尔萨扶着薇文,慢慢低下身子,尽量舒适的依靠着自己。

薇文脸色苍白,眼神游离失神,但是却抑制不住泪水涌出。她的头发和脸颊被汗水覆盖,鼻翼艰难的收缩,缓慢喘息着。

她恢复了意识,再次战胜了内心的邪气,尽管是在巴尔萨的帮助之下。原本就已经下定决心,永远不使用魔法的,自己的魔法被严重污染,只要使用它,就会唤醒体内不安分的邪能。

薇文扬起头,出神地望着巴尔萨的脸。她嘴角微微上扬,用尽最后的力气,对巴尔萨低声问道:“长官......谢谢你来救我......”

“薇文......”

巴尔萨嘴唇微微颤抖,想要说些什么,但是女孩已经昏迷了过去。他最终只能无奈地叹息了一声,痛苦的别过脸去,尽量不让眼泪落下。

他完成了今晚的任务,逮捕薇文。但这是他办过最难以接受的案子。

巴尔萨将指挥权再次交给了艾米隆,由他带回、审问女孩。而他自己准备提前离开,这里他一分钟也不想多待。

巴尔萨最后回头张望了一眼。此刻,已经昏睡的女孩,她摊开的手心里,是一个金属的菱形吊坠。在月光的照耀下,正闪着晶莹的光辉。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