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节 地牢审讯(2)

作者:瑞1希希希希1 更新时间:2020/6/18 20:22:12 字数:4348

“好啊,你要问什么口供,我都配合你——但是说好的,你得帮我免除火刑!”

“看你表现,”

艾米隆说着,拿出一个羊皮本子,然后翻开一页递到薇文面前,说:“首先,你给我讲说一下这个符咒的故事吧。”

薇文抬眼一看,立刻感到眼熟的不得了!她伸手拿过来本子,又看了好几遍。然后瞪大着眼睛,惊声喊道:“这是‘传送门’符咒,你......你相信它!我是说,你认为这是真的?”

“我说过,你不要以为帝国只有你一个聪明人。”艾米隆终于露出了一个微笑。那种笑容薇文曾经很熟悉,就是在上学的时候,艾米隆胜自己一筹时,常常会露出来的笑。

不知道为什么,以前最讨厌看到的表情,现在薇文看到却感到温柔亲切。

“你还不赖,比你老师有脑子。”薇文就是忍不住,找到机会非得嘴欠一句,“但是这确实是让人难以置信的事实,特别是对于你们这种固执法师而言......你可得做好心理准备——我说的全是真话,你要相信我!”

“你少废话吧,从头到尾好好招供就是了。”艾米隆眉头一皱,冰冷的表情似乎也难以保持。有时候,他也想用本子拍烂薇文的嘴。

薇文郑重坐好,开始自己的讲述。从哉央发现了海外神秘人讲起,到自己离开帝都来到法斯克调查,在到后面和巴尔萨一起捣毁了法斯克地下教堂,自己不幸身染污秽。

艾米隆在聆听过程中,很详尽的做了记录。特别是关于祭品魔法的知识,他总是要求薇文重复。看样子他确实对这脱离自然魔法系统以外的知识感到好奇。

这让薇文逐渐有了希望,帝国虽然一塌糊涂,但是只要有明白人存在,还是有救的!

她尽量将自己收集的情报,完全告知了艾米隆。目前为止,这是第一个可以理解她的人,而且和自己一样年轻。虽然总是不喜欢艾米隆,但是看情况,自己要是被处死,只有他能接班继续想办法抵抗布道者的入侵。

艾米隆等薇文讲完,不由得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然后又无比沉重的呼了出来。他似乎也明白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和敌人的强大可怕之处。而更糟糕的是,这些事情如果直接说出来,还不会有人相信。

如果自己也像薇文一样直接跑到御前会议大呼小叫,估计下场也会和薇文一样。他在想自己到底该怎么说服人们,让他们认知到自然魔法体系已经不是完美的了,而且危险迫在眉睫。

这是对传统的颠覆。艾米隆下意识的想到,这绝对是一件意味着重大灾难的变革!

“薇文,你总是这样冒冒失失的......一不小心却就比我前进了很多,”艾米隆语气低沉,眼神中却流露着一股忧伤的味道,“你就这样冒失的,充当了世界变动的出头鸟。”

“切,还不是因为我比你厉害吗!”薇文觉得艾米隆说的不好听,一脸嫌弃的看向一边。

艾米隆看着薇文,无可奈何地微微摇头。他眼神迷离而又出神,像是思考着什么。

他神情越来越忧伤,这是薇文以前从未注意到过的样子。薇文心里想着:装模作样的家伙,今天晚上表情倒还挺丰富的。

椅子上的艾米隆,合上笔记本,从椅子上站起来,随意的在牢房里走动着。最后他背向着薇文,像是自言自语地说道:“你像以前一样不好吗,安分一点,做我的对手......你真才是,世界第一大傻瓜......”

“你说什么呢,感觉莫名其妙的!”薇文也站起身来,瞪着眼睛看着艾米隆的后背,“说这样的话,一点也不像你了混蛋!”

“我只是想起,在学校的时候,我们两个争强好胜,凡是都像一较高下......现在想来,真是幼稚可笑,不过也挺怀恋,”艾米隆语气轻松,像是闲谈一般,“不过没想到,你居然以这样的方式败给了我,真是一点成就感都没有。”

“才没败给你呢,你一直都很白痴——不过以前的事有什么好怀恋的,我最讨厌了!”薇文不习惯艾米隆现在的语气,总觉得别扭,“你总是欺负捉弄我,像个鼻涕虫似的跟在我身边,都要烦死了——谁会怀恋这些......”

“呵呵,你那时不也挺讨厌的——应该说我一直讨厌你。”

薇文对这句话反而不在乎,她从来没有期望过艾米隆不讨厌自己。

但是一想起以前的种种,学校里的各种生活场景,居然一会儿觉得熟悉,又一会儿觉得陌生。在法斯克的城镇,自己在学校度过了年少时光,我是否怀恋呢?

学校高耸的门廊,灰白的大理石阶。记忆里的石柱长廊,在昏黄的夕阳下,一片安静祥和。学校很美的,只是自己从来没有在意和仔细欣赏。就像自己的存在,也不被其他学生在意和喜欢。

现在想想,那时唯一会和自己说话的学生,不就是艾米隆吗!就是这个讨厌鬼,这个跟屁虫......居然只有他会和自己说话......

嘴上说着讨厌自己,却又喜欢和自己比个没完没了的家伙——薇文低头思考着艾米隆这个人,突然像是领悟了什么一般,脸上一下子红了起来。

薇文慢慢靠近艾米隆的身后,低着头,结结巴巴地问道:“我说你......是不是,那个......喜欢我呀?”

“什么!?”

艾米隆听到这里,被吓得立马转身,一脸复杂的表情盯着薇文。但是薇文却注意到艾米隆的脸颊上泛着红晕,让她不由得抬头笑了起来。

“真的吗?你喜欢我?”

“你是白痴吗!”艾米隆长出一口气,避开薇文的目光,重新坐回椅子上。

他沉默了一会儿,重新用淡定的口吻说道,“我说过了,我讨厌你——就当我是嫉妒你吧。反正只有你这种白痴,居然会得出‘我看上你’的结论?”

薇文却权当没听到,还是自顾自的,直接表露着内心所想:“少来,我已经看出来了!”

艾米隆的尴尬表现,反而更加印证了薇文的猜想,“你如果喜欢我的话,能不能救我出去。既然你相信我说的话,那我们一起努力,也许一切都还有所转机!”

薇文感觉又有了一丝希望,如果能活下去,当然不能放过啊!

艾米隆不愿意看薇文的眼睛,依旧冰冷的开口说道:“你总是这样自以为是,总以为自己想的就是正确的吗......我想这确实是你失败的重要原因。”

“我说,你能不能救我出去,你有办法的吧!”薇文不依不饶,完全不理会艾米隆的话语。反正他再怎么狡辩,心里话已经写在他自己脸上了,“不是不可以考虑交往的,你挺聪明的......总之你得先救我出去,我还活着一切好说嘛......”

“开什么玩笑!”艾米隆终于忍受不了,大声咆哮道,“你就断了活下去的念头,安心去死吧!”

“我说你......”薇文被艾米隆突如其来的大声吓到,一时说不出话来。

艾米隆站起身来,焦躁不安的在房间里来回走来走去。他一直知道薇文幼稚——自己也曾经和她一样。但是没想到过了这么多年,薇文还是和当初一样幼稚!

“你有脸活着吗?你杀了我的老师,你有脸叫我救你吗!”艾米隆怒目圆睁,语气凶狠严肃,“哪怕我真的在乎你,我也得送你上刑场......回不去了薇文,犯下重罪的是你!不是谁高兴了、谁想通了就可以放了你的。你杀的人是无辜的,你这是死罪呀,你怎么活!你让其他人怎么接受你还活着!”

“你什么意思嘛,”薇文一直感受到的委屈,在这一刻又被激发了出来,眼眶里泪水又开始打转,“我也不愿意杀伊利呀,我也不知道体内有那么危险的东西......都是运气不好,偏偏是我和伊利撞上了,我又能怪谁!”

艾米隆一把抓住薇文的衣领,瞪着薇文那可怜的双眼,狠狠说道:“所以,就当是不小心掉进了河里好吗——接受命运吧薇文,好好去死行吗?”

“......”

“命运之神有这样的安排,薇文。”艾米隆推开薇文,再次坐回椅子上,但这次却显得十分无力。

他继续对薇文说道,“你已经做了很多事情,剩下的交给我来办吧。你放心,我会像你一样不择手段的去做,只是肯定会比你做的聪明一点。你和哉央法师的志愿,我会好好去完成的。”

薇文渐渐收回眼泪,重新坐回原地,神色失望的盯着地面。看来一切真的尘埃落定了。人生,已经完蛋了......

艾米隆没有再说话,双方沉默了很久。

但最后还是薇文再次开口,她低声问道:“那你能不能告诉我......亲口告诉我,你到底喜不喜欢我?”

“你怎么还纠结这个!”

“我都是快死的人了,也许就想听到有个男生向自己表白嘛,”薇文噘着嘴巴,再次转动着她那明亮的眼睛,耍赖般的说道:“就当是我死前愿望,让我知道我想的到底对不对。”

艾米隆面无表情地瞥了一眼她,忍不住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沉默了很久,终于经受不住薇文那可怜兮兮又一副好奇的模样。

他轻描淡写的回答道:“谁知道呢,也许吧。”

“不否认,也就是承认咯?”

“......”

“你这人真是不爽快,”就算艾米隆不说,也已经无所谓了——答案已经明明白白了,薇文就知道自己不会猜错的。她继续说道,“如果你早点告诉我,早点和我表白,也许我们会在一起也说不定哦,可能孩子都有了!”

“白痴,说什么胡话!”艾米隆别过脸,实在是听到了不得了的玩笑,让他不好意思的脸红起来。心里暗骂薇文真是一个口无遮拦的大白痴!

忍不住幻想,但是艾米隆自己知道,那无论如何都是一个玩笑,自己永远也不会向薇文真正告白的。

他回想当初,其实最开始他就是单纯的嫉妒薇文。薇文作为学校最厉害的学生,吹捧她的人,在意她的人不少。当然了,嫉妒讨厌她的人也许更多。但是薇文那时清高的模样,最终让所有人都讨厌了她。

艾米隆也是这样,因为嫉妒而在意薇文,而受不了她。而更受不了的是,薇文难以接近的态度。久而久之,他也不明白自己那么拼命的想要超越薇文,到底是因为嫉妒她,还是想要引起薇文的注意。

但那时的他,一心说服自己是讨厌薇文的。毕竟学校最好的学生只有一个,而他想要那个位置。他想告诉高高在上的薇文:你没什么了不起的,你能做到的我同样能做到!

可最后,哉央的选择给这莫名其妙的竞争,划上了中止符——薇文获胜,他沦为次品。

而这,让艾米隆坚定了自己讨厌薇文的决心,再也不怀疑自己是否喜欢过薇文,他一心只想要打败薇文。

击败她,把她踩在脚底,让她感受失败的感受,让她的成就化为乌有......

直到薇文真的被击败了。

开始是她沦为女巫的谣言,他莫名担心起薇文。再到薇文杀死伊利,艾米隆都完全不敢相信这是真的,甚至犹豫是不是应该采取行动去报仇。

薇文的存在折磨着他,甚至会让他陷入疯狂错误的幻想。他也想过帮助薇文,但是老师的死,是世人不能接受的,自己也不能不顾一切,不为老师报仇。

也许自己真正的感情已经浮出水面,但却为时已晚。薇文已经永远的站在了对立面,从她杀死伊利开始。一切都是不能饶恕、不能再做选择。

还有机会让自己选择爱上她吗?那样的自已,只会沦为薇文的陪葬品。

所以他只能再次说服自己讨厌薇文,麻痹自己一定要讨厌薇文,要尽一切的恨她!要判处她,要真的让她化为乌有......

而现在,他觉得终于解脱了。虽然内心很难受很煎熬,但是他只能接受。

薇文去死,带着自己多年的思念,去死吧!

“我也就说说,”薇文神情惆怅,轻声说道,“不过我知道,不可能对吧?我活不成了。”

艾米隆从回忆里苏醒过来,也准备结束对薇文的审问。想要的情报已经获取。自己对薇文的感情,也最终得以传达。似乎没有什么遗憾的,一切都可以结束了。

“我不是女巫,至少在一切尘埃落定以后,人们会知道这一点。”薇文最后笑着说道,“我其实也算英雄对吧,至少以后的人们也许会说‘那个女法师如果活着就好了’之类的话......哈哈,这样已经很不错了吧——你说呢,艾米隆?”

艾米隆站起身,嘴角挂着温柔的微笑。他眼中的忧伤一闪而过,却没有让薇文发现。

“但愿如此。”他轻声回答道。

艾米隆转身离开牢房,再关上牢门的最后一刻,他犹豫了一下,再次回头看了一眼薇文。对方只是安静地坐在那里,手里握着什么东西,正放在胸前,低声祷告着。

终于,她终于可以接受这绝望的事实了。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