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节 圣河桥上(2)

作者:瑞1希希希希1 更新时间:2020/6/20 18:16:45 字数:3457

希尔顿一边慢慢向桥边走去,一边故意大声说道:“惹怒了我家小姐,后果可是很严重的!你就到河里反省一下吧!”

“什么!从这里?我会被淹死的!”男孩变得更加恐慌了起来,在希尔手里奋力挥舞着四肢,想要挣脱下来。但是瘦弱的他完全没有一点办法,“该死的贵族——你们这群该死的贵族!只准你们逼死我的母亲,不准我拿你们一点东西吗!该死!”

索菲亚听闻这幅情景,刚才还一副不可饶恕的表情,也顿时动摇了许多。

她看着希尔顿的后背,有些紧张地说道:“你不是开玩笑的吧......这不过还是一个孩子......”

“当然了,小姐你自己说让我好好教训他的,可不能反悔哦。”希尔顿戏谑般的回头对索菲亚笑了笑,然后继续向桥边走去。

“这......哼,那是当然的了!”索菲亚似乎不喜欢希尔的话语,再次摆出生气的表情,插着双手转向了一边。

“好,既然您这么说,那我数到三!”希尔顿说着伸出手,让皮特悬在了河面之上。

“哼,随便你!”

此时的皮特,已经吓得叫不出来。俯视着脚下金光荡漾的河面,只是一个劲的流着眼泪,嘴里嘟嘟啷啷地说着:“真是该死......妈妈,救救我妈妈......”

“三!”

索菲亚仍然无动于衷。

“二!”

索菲亚还是背对着希尔顿。但是一旁的薇尔,明显注意到索菲亚的额头上挂上了细汗。而且她的表情,也因为紧张和担忧变得怪异。

“一......”

“等一下你个大混蛋!”索菲亚终于忍无可忍,在最后一刻转身叫喊道,“希尔顿,你真是一个让人恶心的家伙!”

希尔顿听见只是哈哈一笑,然后缩回了胳膊,把已经吓傻的皮特放回了地面。

“小姐,可是你自己说让我教训他的。现在你这么说,我很为难啊。”

“笨蛋,你就不能求求情嘛。真是的,非要逼我这样......”索菲亚红着脸,皱着眉头怒视着希尔顿,“真是讨厌!”

“小姐,我只是想让你改一改脾气,”希尔顿轻快地说道,然后看了看惊魂未定的皮特,对索菲亚问道,“那么,可以放了他吗?”

“这......”

正当索菲亚小姐还没来得及决定之时,一旁的薇尔突然出现在了男孩的身后。

她用手按住男孩的肩膀,语气冰冷的开口对索菲亚讲道:“这位尊贵的小姐。其实我和这个男孩相识,如果可以的话,请让我来处理他。”

男孩听见这熟悉的声音,立刻感到身后一阵寒意入骨。他紧张地回头看去,当目光与薇尔冷若冰霜的视线相交,刚回过神的皮特,再次感觉魂归西天!

“大、大小姐......”男孩颤颤巍巍,说不出话。

索菲亚大打量了一下薇尔,似乎没有想起来她们曾经见过,只是傲慢的向薇尔问道:“你?你想怎么处置他?”

“我之前和他有过约定,如果再让我逮到他行窃,就剁了他的手。”薇尔冷声说道。

“什么!?”

这句话把索菲亚吓了一跳,瞪着她大大的眼睛,不可思议的看向薇尔。而一边的希尔顿只是很有兴趣的笑着。

薇尔话音刚落,就从腰间拔出佩剑,似乎马上就要行刑。

“大小姐,我......”男孩从薇尔坚定的目光中,感受到了绝望。他浑身发抖,但是做不出任何动作。

他无力抵抗。对方虽然是个女人,但是散发着不可抗拒的力量。皮特明白对方给过自己机会,做错事的是他自己。他就像认命了一般,放弃了抵抗和挣扎,闭上眼睛,等待着薇尔砍断自己犯错的双手。

薇尔举起剑来,作势要砍。

“阻止她希尔顿!”

希尔顿听见主人的命令,飞快拔出自己的利剑,上前挥剑挡住了薇尔!

他轻声说道:“这位小姐,是不是做的有点过分啊。女孩子家的,还是温柔一点好吧。”

“像......你一样吗?”薇尔瞪向对方,突然剑锋一转,指向了希尔顿的脖子,冰冷异常的低声说道:“我也很讨厌这样做,但我更讨厌你!”

“......”

希尔顿无言,因为他在这一刻,立马感受到了对手实力的强劲。他的剑被薇尔死死压住,毫无还手之力。而且对方的剑锋已经贴到了他的脖子,只要薇尔稍微动动手腕,他就要一命呜呼了!

“你们这是在干什么!”

索菲亚被此情此景搞昏了头脑,只意识到自己的人正处于危险之中。她不顾一切地跑了过来,拼尽全力的想要分开他们。而之前的皮特,也因此感到不知所措,呆坐在地上不敢动弹。

薇尔只是对刚才贵族们的做法感到恶心,她不能忍受他们那副高高在上的模样。

之前她一直坐在一边观望着,就算他们把皮特打一顿或者送到衙门,她都不打算插手。只是看到希尔顿像是开玩笑一样的威胁着皮特生命时,让她感受到了无比的愤怒!

两个贵族就像在演戏一般,你一句我一句的说的不亦乐乎。但丝毫没有真正在意男孩的感受。

希尔顿那样放肆的戏弄着男孩,只是为了让自己的主子虚伪地表达善意,只为了让主子说出一句“放他一马”的话!

在薇尔看来,这一切都像是贵族们微不足道的一场游戏——就像是贵族再用一个穷苦少年的生命,来开着无关紧要的玩笑......这让薇尔忍无可忍。

“快放手啊,你这个疯女人!”索菲亚拼命拉住薇尔的手,甚至用牙去咬。但是薇尔却没有一丝动摇。而希尔也因为对方的压迫,完全不能在自主,动弹不得。

当薇尔看到,自己的剑锋已经没进对方的脖子,留下了一道鲜红的血痕时,终于决定放过他们。

她收回利剑,推开了希尔顿和他年幼的小主人,冷眼看了他们一眼后。薇尔侧过身,扶起地上的皮特。

男孩儿站起身来,看到薇尔的眼神依旧那么冷峻,马上明白了,对方对自己的惩罚还没有作废。无法反抗的他,低着头不敢言语。

“把手伸出来。”薇尔对皮特说道。

男孩犹豫着,豆大的泪水不断涌出。但是他最后还是咬了咬牙,终于决定担负起自己的责任。他乖乖地抬起自己的双手,然后紧紧闭上眼睛,等待着薇尔挥剑砍下。

“不是吧......你这个疯子!”索菲亚拿着手绢,一边帮自己的仆人擦拭着脖子上的伤口,一边对薇尔愤怒不安的叫喊着。

薇尔不做理会,坚决的举起利剑,然后狠狠的挥了下去......

“啊!”男孩发出一声惨叫。在那瞬间,他清晰明了的感受到了剑刃的冰冷,以及一种火辣般地疼痛。他可以想象,自己已经没有了双手的惨状,鲜血流个不停,滴答滴答地掉落在碎石路上......

但是奇怪的是,他似乎还能感受到手的存在,还能感受到自己小小手指的活动!

皮特惊讶的睁开眼睛,看向自己的双手——还在!

他的手没有掉在地上,也没有滴答滴答的流血不停。那是剑的侧面,正拍在自己的手心里,留下了一道鲜红的印记。

他大睁着眼睛,久久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皮特呆呆地抬头看向身前的女人,对方依旧是一副冷若冰霜的严厉表情。但不同的是,皮特从女人的眼神里,看出了“惩罚结束”的信息!

惊喜若狂的男孩刚要露出一个笑容,却又马上止住了。他的眼角,不知怎的流下了一滴眼泪。他望着薇尔的面孔,胸口也不由自主的剧烈起伏。那女人的面孔让他开始流泪、开始哭泣。

怎么回事?对方明明是自己从未见过的女人,但是却有那样熟悉的感觉。皮特感到自己的内心正在融化,那是很多年前的感觉......

“妈妈......”

男孩低声喃喃着,抬头望着薇尔的双眼彻底湿润,清澈的眼泪一涌而出,模糊了自己的视野。眼前的女人身影也跟着模糊了,似乎正慢慢变成了一个他曾熟悉的模样。

那是皮特久违的温暖。那是夕阳下,曾经只有一个女人才会有的,严厉的温柔。

“妈妈......妈妈!”

男孩痛哭不已,撕心裂肺的呐喊着、哭泣着。颗颗明亮泪珠,在夕阳的最后光辉下,闪着动人的光彩。

薇尔从皮特手里抬起自己的剑刃,重新收入腰间的剑鞘内。

她用自己的手掌擦了擦男孩的脸颊,终于露出温柔的表情,对皮特轻声说道:“回家吧,孩子。”

男孩自己用肮脏的袖口胡乱的在脸上抹了抹,努力坚强的收住了自己的眼泪。

他仔仔细细地看了看薇尔的脸,似乎感到还有些留念不舍。最后,他瞪了那两个贵族一眼,终于飞似的向南边逃走了。

桥上只剩下薇尔和两个贵族。索菲亚见薇尔没有真的砍断男孩的手,也长长的呼了一口气。然后十分不满地对薇尔说道:“你真是个奇怪的家伙,干嘛吓唬我们!而且还打伤了我的人,你要怎么赔我......”

薇尔笑了笑,低声说道:“尊贵的小姐,也请原谅我。我只是一时冲动,并无意伤害你们的性命——我想那位先生应该已经知道,差点被杀是什么感觉了吧。”

“......”

索菲亚似乎还不能完全理解薇尔的意思,但是也知道,自己手下开的玩笑有些过分。所以抱着双臂,嘟着嘴巴不愿理会薇尔。

但一旁的希尔顿,仔细打量了一下薇尔,然后笑着问道:“请问小姐,你叫什么名字?”

“薇尔兰德。”

“原来如此,幸会了薇尔兰德小姐!”希尔顿笑了笑,然后站直身姿,对薇尔礼貌地说道:“我叫希尔顿,和我的主人索菲亚小姐很荣幸认识你。碍于一些理由,原谅我不能透露家族的姓氏——但你给我的教诲,我会珍惜铭记的。”

这样的态度,不由得让薇尔对这两个贵族的看法有了一点改善。不愧是贵族,虽然薇尔不认为他们会重新审视人民的生命。但是这起码礼貌的态度,果然很能平息她心里的愤懑。

“谈不上什么教诲,只是我的一时冲动,”薇尔面对对方的礼貌也转过身,正对着贵族低头行礼,表示平民对贵族的礼仪,“您也许是一位绅士,能得到你们的原谅我很感激。”

希尔顿礼貌周全,但是那个小贵族索菲亚却还是不能释怀,一直充满怀疑和厌恶地盯着薇尔。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