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节 审判日(2)

作者:瑞1希希希希1 更新时间:2020/6/28 18:02:34 字数:3601

-----

而法庭以外,是艾德蒙将军的士兵守卫。他们战战兢兢,身着铠甲,手执长枪和盾牌,把守着法院的各个角落。不仅是法院,他们的部署一直延伸到圣河大桥边,严防着任何可能从南岸过来的人。

而在圣河桥边的堤岸上,艾德蒙将军的下属,米洛长官无精打采地坐在岸边发呆。他知道法庭现在审理的是谁,那个女孩儿是自己老战友薇尔的妹妹。

和薇尔一起当兵的第一年,他们执行野外行军训练,那会儿就见过那孩子一面。那时应该是九岁的模样,长得瘦瘦小小的女孩儿。头发乱糟糟的,衣服也因为满山乱跑而显得肮脏不堪。

但那是一个可爱机灵的小家伙,总笑嘻嘻地喊自己米洛哥哥。薇文还总是以为米洛以后会和自己姐姐结婚呢。

“米洛哥哥,你如果娶了我姐姐,会把她从我身边带走吗?”

那时小薇文歪着她小脑袋,用担忧的眼神这样问着自己。自己怎么回答她的已经记不清了,但不过后来,薇尔离开了军队,自己留下来升了军官。而薇文则被送去了学校。

自己到底有没有想过要娶薇尔呢?到现在,他自己也想不明白。

命运不如人意。两个姐妹,一个马上就要被判处,一个正在亡命天涯......

米洛看着平静的河水,默默思考着、回忆着过去。水面泛着一圈圈涟漪,但却变得越来越急促。米洛突然听见一股嘈杂的声音从远方传来!

他抬头向南岸望去,是那边传来的声音,而且越来越大声,越来越混杂。

“怎么回事!?”

米洛起身,拿起自己新的佩剑。一个士兵匆匆忙忙地跑了过来,慌张地汇报道:“长官,是暴动!”

“什么!”

米洛迈开腿,大步向圣河桥跑去。上午阳光不错,对岸可以看得很清楚。那边风尘滚滚,无数人影紧密攒动着。人们喊的口号声,也随风飘荡了过来。

“女巫无罪!贵族该死!”

“公开审判,释放薇文!”

米洛意识到,是密审薇文的消息走漏,而这激起了人民的反抗。

他立刻下令道:“所有士兵全部汇集圣河桥上,不能让他们通过这里!”

“是!”

北岸的士兵们,全部涌到桥上,一直跑到桥的中间,穿过玫瑰广场。他们排成长长的队列,紧密相挨。他们手执长盾,上面摆上长矛,以此阻断人们继续前进的道路。

米洛站在他们的最前面,举起自己的利剑,对士兵们命令道:“守住这里一步不准后退!注意你们的枪头,没有我的命令不许伤害百姓!”

然后对传令兵说道:“给我把骑兵营调来,然后快去通知艾德蒙将军,!”

士兵们耳朵里听着人民的怒吼,望着人民一步步向自己靠拢过来。虽然明显在装备上不会输给对方,但是在人数上、在气势上,不由得让他们头冒冷汗。

城里原本安静的鸟雀,也因为这不同寻常的喧闹而四处飞舞、盘旋。那边是千千万万的人民,他们穿着破旧的衣服,但是眼神中是被点燃的怒火。不只是桥上,整个河的对岸也全都挤满了愤怒的平民。

他们手挽着手,每个人手里拿着象征法斯克的玫瑰花,不过这次,每朵花都是血红的颜色。他们的身后是无数面大大小小的红色旗帜,还有人举着横幅,当面书写着帝国的各项罪行,控诉着法斯克人民的疾苦。

“释放薇文!只有薇文是人民的法师,却被帝国说成女巫!”一个热血青年爬到一座雕像的最上面,对市民们大声疾呼着,“什么是女巫?帝国说研习黑魔法的就是女巫,但什么又是黑魔法呢!你能说清楚吗?只有帝国的走狗法师知道什么是黑魔法,但那是帝国对我们的愚弄,欺骗我们这些不能理解魔法的普通人民!今天他们说薇文是女巫,明天就会说我们也是女巫、男巫,小狗小猫也会成为女巫、男巫!”

低下的人们听着,发出了对帝国政府的阵阵嘲笑。

“听着同胞们!世界上没有什么巫师,只有得罪帝国的法师!所以他们才编造了女巫的谎言,不信你们可以去翻看卷宗,所有被审判被烧死的巫师们都是对抗帝国政府的人,都是站在人民这边的人!我们不能再沉默了,不能在让我们的英雄白白牺牲!要让世界知道,女巫无罪!”

人民高举着双手,向那个青年抛去血红的玫瑰花瓣。同时和他一起呐喊起来:“女巫无罪!女巫无罪!”

“看桥对面的走狗们,我们不要害怕!他们没有烈火可怕。我们只是面对恶心的走狗,但是我们的英雄薇文,将会面对的是真正的烈火!同胞们,让我们走过去吧!让我进到法庭,这次该我们去拯救薇文了!”

在那人的号召下,勇敢的市民开始带头走上圣河桥,其他人也紧紧跟随着。他们踏着坚定沉重的脚步,口中不停发出拼命的呐喊。让整座桥面都为之震动,河面上也泛起更大的波纹。两岸的树木也在惊天的呐喊声中,随风颤抖,落叶纷纷飘落飞舞起来。

米洛看着越来越靠近的人群,焦躁地在士兵的队列前来回踱步。再靠近一点该怎么办,如果不用武器的话,这些士兵人数太少,根本无法阻挡愤怒激动的人群们。

他也听见了那个青年的呐喊声,感到气愤而又无奈。因为对方说得话没什么道理,全部是煽动性的鬼话。仔细思考就能发现漏洞,但是这对于被压迫已久的市民来说全无所谓。

他们要的不是合理的理由,而紧紧就是一个借口,不管是什么样的借口。这次人民心中的火药桶被人点燃了,这肯定是有人蓄谋已久,有意颠覆政权!

“士兵们守住这里,不能放任何人过去!他们会害怕你们的枪尖,他们不过是乌合之众!”

人群终于靠了过来,米洛也不得不退到兵墙的后面指挥。

双方相聚只有不到五米时,士兵用盾牌整齐而又卖力地敲击着地面,发出震天刺耳声音,震慑着对方。人群确实也因此而停止了脚步,双方隔着一条缝隙对峙着。

人群的声音也渐渐变小,全部瞪着眼睛望着面前的军队。

米洛对人群喊道:“全部离开圣河桥,全部后退!”

“你们是艾德蒙将军的士兵吧!”有人从人群里问道,“我们知道艾德蒙将军是个好人,你们一定要放我们过去!”

“我们奉命把守,你们既然信任艾德蒙将军,就立刻离开这里!”

有人继续喊道:“帝国士兵都是一个德行,他们全部都是一伙的!让我们过去!”

说着,一块石头向士兵们砸了过来。撞击着士兵们的盾牌,发出一声混响。

“大胆狂徒,你们再不听劝,一律按谋反罪论处!”米洛威胁道。

但回应他的是更多的石子,像是下冰雹一样,从人群里不断的飞来。

“给我滚开,该死的士兵!”

“如果艾德蒙将军站在人民这边,那就赶快闪开!”

在人们的怒骂声中,米洛和士兵们只能躲在盾牌后面,不敢轻易反击。一来不能使艾德蒙将军蒙羞,对人民出手。二来,确实人数不占优势,贸然动武可能会激起惨烈的流血事件,导致彻底暴动。

正当米洛不知所措的时候,身后传来了阵阵马蹄之声。

“骑兵来了!”米洛看见了救星,激动的对士兵们喊道:“坚持住,一步也不能后退!”

人群也望见了士兵身后的动静,那是扛着总督旗帜的骑兵队伍。法斯克的总督是个不折不扣的强硬分子,对待百姓麻木不仁,只会使用各种禁令来约束人们。

“骑兵来了......”

人们见事不妙,开始有所动摇,停止了所有的动作,也不再呐喊口号。

米洛命令士兵闪开,让骑兵冲出去,驱散人群。

人群出于本能,见到急速冲撞的骑兵,立马乱做一团,四散开来。原本紧密的人群,为骑兵闪开了一条道路。不少人因为躲避,发生踩踏和碰撞。还有人被推到一边,甚至从桥上掉了下去。

人们原本的怒喊声,此时也变成了惊慌失措的尖叫。骑兵们到是显得肆无忌惮,这是驱散人群的惯用手段,帝国士兵屡试不爽。现场一片混乱,唯有士兵们越发整齐。他们越是整齐,人们就越是失去了信心,向后退散的速度也越快速。

就在人们的越发后退,即将离开圣河大桥的时候,一个壮汉从人群中显现出来。他没有被其他后退的人流撞开,也没有向后推开一步。

两个开路的骑兵向前不断前进着,似乎还没有注意到那个特殊的人。

“退散!退散!”

步兵们跟在骑兵后面,协助驱散着人群。同时拿着棍棒殴打、逮捕来不及逃走的人。

就当骑兵冲向那个壮汉的时候,那人突然自己上前,一手抓住一匹马的笼头!竟径直停下了两匹开路的骑兵!

后退的人群见状,无不瞪大了眼睛,望向那个壮汉。只见他,双手同时用力,向两边猛地拧去,两匹高头大马被直接撂翻在地!

“天呐!”

“他居然能放到两匹马!”人们发出一阵惊呼。

身躯庞大健壮的马儿重重的摔在桥面上,吓得其他马匹纷纷受惊,高举着前蹄,停了下来。被吓傻的不止是马,后面的士兵们也被这猛汉的怪力惊出一身冷汗。

“居然有这种人!”米洛差异不已。他仔细大量着那个壮汉,那是一个满脸络腮胡的中年男人,身材高大,像是一个巨人。

其他平民见骑兵停了下来,混乱的场面也一时稳定,重新开始往桥上涌来。他们目睹了这个男人的强大力量,内心原本恐慌的情绪很快平静。

壮汉怒视着前面的所有士兵,大吼一声:“同胞们,跟我一起冲过去,冲到法庭去!”

“冲啊!冲到法庭去!”

人们重新热血沸腾,将之前的惶恐忘得一干二净。没有人不回应着那个男人的呼声。大声呼喊着,骇人的声浪像是比箭雨还要可怕,对面骑兵的马匹被吓得后退,其他士兵也只能跟着后退。

“这下惨了!”米洛心里想着,事情马上就不受控制了。他为了不发生更多的伤亡,只能命令道:“士兵收起武器,不能用枪指人!”

人们只顾向前,和士兵们撞成一团。对方凭借着盾牌艰难地抵挡着人群。

米洛立刻对一个士兵命令道:“快通知艾德蒙将军,让他派人从南岸反包围!”

他的命令还没有下达完毕,之前那个通信兵骑着快马从北面飞奔而来。一边挥舞着令旗,一边高声呼喊道:“传艾德蒙将军命令,放行!”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