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节 女巫的黎明

作者:瑞1希希希希1 更新时间:2020/7/3 18:21:09 字数:5644

法斯克的火刑场,在北岸的东边荒地。那里也属于军队衙门管辖。薇文在昨天晚上就被带到了这里,带着一身的镣铐,静静地坐在广场一边。等待太阳出现第一缕阳光时,就要开始对自己的刑。

那是一个广场,四周有坚固的高墙。一根石柱立在广场中间,下面堆满了柴火。薇文知道,那里就是行刑的地方吧。等到黎明,他们就会把自己绑在那根柱子上。在太阳发出第一缕阳光时,就会点火......

还有一个法师也坐在那边,他是今天的刽子手。按照艾米隆的要求,他会在点火以后施法,快速升高温度,将自己烧为灰烬。

“真的不会痛吗......”薇尔心里想着。

巴尔萨也在这里,像个木头人一样,默默的坐在薇文的一边。他什么也没说,薇文也没有理他。两个人就这样安静的坐着,共同等待着最后那一刻。

巴尔萨放空了自己的脑子,什么也不去想。他是坚定的执法者,而薇文只是一个罪犯。要在这里处刑,都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看到东边的天空已经蒙蒙发亮了,巴尔萨站起身来,对薇文平淡地说道:“起来吧,准备行刑了。”

薇文听见,缓缓的站起身来。她披散着棕色的头发,晚上刚刚洗过,她的头发可能从没有今天这么干净整洁过了。

她看着那根被火烧的漆黑的石柱,似乎听见了其他被处刑的犯人的哀嚎之声。这让她不由得颤抖,感到一阵气短和心跳加速。

当她向那里迈开第一步的时候,突然感觉腿脚一阵发软,向地面倒了下去。

巴尔萨见状,上前扶住了她。让薇文没有摔在地上,而是倒在了他的怀里。

“果然我还是,害怕的不得了呢......”薇尔声音颤抖着说道,嘴角挂着极其勉强的微笑,对巴尔萨说道,“巴尔萨长官,你不要一直看着啊......我不想你看见我被烧死的样子......”

“薇文,我会在这里的。”巴尔萨虽然极力想要稳定自己的情绪,但是一看到女孩的眼睛,他就忍不住的发抖。就连自己的呼吸也开始变得断断续续。

他扶着薇文一直走到柱子边,亲自为她解开了浑身的镣铐。薇文终于摆脱了这些重负,长长出了一口气。然后自己慢慢走向那根柱子。

等薇文被绑好以后,巴尔萨对那个法师说道:“等待太阳升起以后,你就可以开始了。”

法师点了点头,退到一边。大概还有半个小时,太阳就会升起。

秋风拂过,感觉有些冰凉。整个偌大的广场,只有这么几个人。安静、冷清,甚至孤独、害怕。不过现在的薇尔只感受到一阵平静。她不去想任何事情,尽量不让任何事情打扰她内心的平静。

只是有些不甘,人人认为是我的错。其实我不是那么邪恶的人对吧?只是做错了一点点事,只是有一点点倒霉,所以才会这样。

但是没有关系了已经,无所谓了。原本就仅凭我一个人也改变不了什么......

“巴尔萨长官......”被捆绑着的薇文,突然开口轻声对巴尔萨说道

“嗯?”

“你觉得我真的是女巫吗?”说着,薇文露出了一个浅浅的微笑。

“......”

巴尔萨神色一愣,但却久久不能回答。

薇文只是微笑着看着他,似乎并不期待什答案答。但是巴尔萨想要回答她,想要好好的告诉她自己内心的答案!

张开了口,但是却半天说不出一个字。就像是被谁掐住了喉咙,巴尔萨发不出声音,只能睁着绝望的眼睛望着薇文。

他感到一阵绝望和自责。他别过脸,不让对方看见自己的眼睛已经湿润。他不敢说出自己的答案,因为那会让他动摇。甚至可能让他失控,让他做出幼稚的事情。

他早就已经决定好了,送薇文上刑场,让这一切赶快结束吧......

天边的光线越来越亮,巴尔萨离开了广场。他终究还是不忍心看到薇文灰飞烟灭。

“不好了长官,有人闯了进来!”一个士兵突然跑过来,十分焦急的向巴尔萨汇报道。

“什么人!”

“一个大汉......还有一个女人,还有......”

“薇尔!”巴尔萨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立刻拿起自己的剑,跟着士兵跑了过去。

此时的刑场外的走廊,雅克他们被人发现,陷入了苦战之中。而且麻烦的是,这里虽然归军队管,但是行刑的时候会有法院骑士保护。

而现在薇尔他们面对的是五个法院骑士!对方简直就是战斗的机器,根本不可能越过他们。

“这个怎么办!”尼奥看着骑士那夸张而又充满震慑力的铠甲,不由的头冒冷汗,“我们三个能打过这些?”

他还没有忘记不久前,自己被人追着砍的惨样。

“可恶,都走到这里了!我今天必须要进入刑场!”薇尔见来者不好对付。她手里拿着长枪,横过枪头,准备不顾一切的拼死一搏。

薇尔一个箭步冲杀了上去。但是对方也毫不客气,几杆巨斧一齐抡下。巨大的威力破开了地板,让整个长廊犹如地震一般颤抖,阻止了薇尔的进攻。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雅克对薇尔喊道,“你从外面走,我和尼奥替你拖着他们!”

“可......”薇尔本想反对,但脑子里迅速思考了一下,立刻接受了雅克的建议。为了能赶在行刑之前去到刑场,只能这样!

“好,你们小心一点!”

说着,薇尔向后退去,然后从窗户一跃而出。其他人想追,也被雅克和尼奥堵在了狭窄的长廊内。

“要死了要死了,两个人打五个法院骑士,肯定会被剁成肉泥的!”尼奥感到绝望无比,拿着长枪的手也开始颤抖。

雅克回头笑了笑,拍着尼奥的肩膀说道:“没关系小子,我们只要拖住他们就行了......越是害怕死的越快嘛,哈哈!”

“啊!真是有些后悔呀!”

薇尔离开长廊以后,从房顶上走。很快就看见了远处的广场,也看见了行刑现场。薇文被绑在柱子上,旁边站着一个法师。

离天亮还有一会儿,现在过去一定能救下薇文!

她正要越过去的时候,突然有人从侧面杀出,一把将其撞到了地面上。

薇尔掉了下去,但很快重新捡起长枪摆好架势,看向来犯之人。

“又是你,巴尔萨!”

“薇尔,你不要胡来!”巴尔萨拔出利剑,指着薇尔厉声说道,“你想干什么?薇文犯了死罪,就要承担后果!”

薇尔根本不理会他,横过枪头直取巴尔萨人头。同时大喊道:“让我过去,巴尔萨!”

“别做梦了,已经无可挽回了!”巴尔萨虽然理解薇尔的心情,但是违法的就是违法的,他已经下定决心,一定要阻止对方!

他拿剑抵挡住薇尔的进攻,但是明显感觉到了压力。拿枪的薇尔似乎武功在他之上。相比上次交锋,这次薇尔的动作更加迅速,力量也提升了很多。

薇尔对巴尔萨的阻拦感到无比的着急。自己的妹妹就在那一墙之隔,就差一点点就到那里了!

要快点,一定要快点!薇文不会有事,一定可以救下她......

“你给我让开!”薇尔挥舞着长枪,毫不留情地疯狂刺向对手。

“薇尔,你本身也是罪犯,不要一错再错!”巴尔萨向后退去。他不能击败对方,只能想办法拖延时间,等待薇文行刑的开始。

薇尔的进攻一刻没有停歇,犹如饥饿的猛虎。她的招式也越来越混乱,破绽也越来越多。巴尔萨找准机会,一脚踹在其胸口上,让薇尔倒在了地上。

天色越来越亮,不知道什么时候太阳就会露出来。而到那时,薇文就死定了!

“巴尔萨......”

薇尔咬牙切齿的从地上重新站了起来。她扔掉长枪,拔出自己的利剑。眼中闪着可怕的杀戮之光,表情狰狞地说道:“算我求求你了,快让我过去!”

她再抬头时,眼角挂着泪水,奋不顾身地再次向巴尔萨发起进攻......

而就在这时,一缕划破天际的阳光从东方跃出,直直地照射进薇尔的眼中。那一瞬间,巴尔萨清晰地看到了薇尔眼中的绝望。

“不!”

薇尔崩溃呐喊的同时,他们身后的院墙里,一道蓝色火焰冲破云霄,盖过了刚刚露头的太阳光辉。薇尔看到那恐怖的景象,幽蓝的火焰在空中舞蹈,像是黑色雪花的灰烬开始从天上缓缓飘落,四散各处。

她表情因为突如其来的痛苦而扭曲。大睁着无神的双眼,两行眼泪闪着绝望的色彩,从她脸颊划过。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薇文!”

没有听见任何惨叫声。就像艾米隆说的,犯人还没来得及呼喊,就会被烈火烧为了灰烬......

“终于……结束了,薇尔……”

巴尔萨低声说着,也回头看向那蓝色的火焰。他看了很久,一直呆呆凝视着那跃出院墙的火焰。那是死亡的烈焰,像是一朵在天边绽放的蓝色花朵。他甚至看得有些入迷,眼神有些迷离,甚至开始模糊。他嘴角流下了一束鲜红的血液。

他看着那景象出神,似乎也看见了薇文的身影随风飘散。而自己的神思也正随她而去。

“果然,自己还是放心不下那孩子啊......”

巴尔萨没有意识到自己流下了眼泪,也没有意识到嘴角的鲜血。就像他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心脏已经被薇尔刺穿......

-----

黎明已过,现在的阳光足够照亮这个广场。寒风轻抚,慢慢吹散了漫天的灰烬。

薇尔站在广场之上。这里除了她已经没有其他任何活人。地上躺着好几具尸体,门口处也有好几具其他士兵的死尸。都是薇尔一并杀死的。

本来还有一个行刑的法师,但对方利用法术逃走了。薇尔也并没有心情去追杀他。

广场的中央是一根被烧得漆黑的柱子,下面是没有烧完的柴草。

薇尔向那边缓缓靠近,一直来到那根行刑的石柱旁。什么也不剩,哪怕一块骨头,一根头发……薇文的一切都化为灰烬,被风吹散了。

薇尔蹲下身子,用手触摸着那个还保持着余热的柱子。那温度不是薇文留下的,那是让薇文痛苦的温度。

“难道就真的这样消失了吗!”

就像做梦一样,薇尔一瞬间甚至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有过一个妹妹。脑海中的回忆也变得模糊而又陌生。那个总是脏兮兮的女孩儿真的存在吗?

儿时,是谁和自己在山丘上打闹,是谁在叫自己姐姐?

我的妹妹有棕色的乱糟糟的头发,穿着破旧的法师斗篷,还有那双眼睛......都是真的吗。

什么能证明你的存在,薇文?

太阳逐渐升高,整个广场也开始处于秋日的阳光之中。薇尔迟迟不肯离开,因为她害怕......害怕一旦离开了这里,就再也找不到任何妹妹的踪迹了。

一旦离开,薇文就彻底消失了.......

突然,在阳光的照射下,地上出现了一个细小的反光!

薇尔惊讶地蹲下身子,用手指轻轻拨开那层灰烬。一个银色的坠饰浮现了出来。

“这是......”

薇尔小心翼翼地将那东西拿出来,那是一个项链,一个银色的菱形吊坠。这是薇尔再熟悉不过的东西——那是两姐妹共同宝物,那是......那是自己妹妹活过的证据!

薇尔的眼角再度湿润,身体因为哽咽而抽搐着。她将项链攥在手里,让它紧贴着自己的胸口。

“薇文,我的妹妹......”

-----

十月三十日

下午时分,战事已经步入尾声。在青南山义军、法斯克地下义军和艾德蒙将军的三方攻势下,法斯克失陷。总督大人在自己的府邸自杀。

看来这场战役即将结束。但不管是哪一方都明白,这不过是一场序幕。往后的历史究竟还会怎么发展,没有人能预测。

薇尔在雅克的帮助下,从东边逃出了法斯克城,来到了郊外。

同时被送来的,还有妖怪鲁鲁克和南国公主索菲亚。按照接下来的计划,她将护送公主回国。而公主原来的侍卫希尔顿却仍旧下落不明。

“谁要你护送啊!快把我放啦,我要找我的希尔顿!”索菲亚骑在马上叫嚷着,表情了充满了愤怒。

雅克笑了笑,对公主说道:“我奉劝公主在路上跟紧一点薇尔。要是不小心走散了,可有的是人想抢走你呢!”

“抢走我?”

“嗯,有的人贪图你家的财产,有的人想利用你的政治身份,还有人......”

“还有人怎样?”

“你长得怎么可爱,肯定还有人想要你当他们的压寨夫人啊,哈哈哈!”

“你说什么......”索菲亚虽然表情强硬,但是语气却不安了起来。她神色傲慢地说道,“南国公主只能嫁给贵族......我才不要做什么压寨夫人!”

“那你就乖乖跟着薇尔,她会负责送你回国的。你要相信她,毕竟这也是为了她自己的孩子。”雅克说道。

索菲亚很不情愿地看了看为她牵着马的薇尔,然后红着生气的脸蛋,瞥向了一边不再说话。

见公主闭了嘴,雅克暂时也不再管她。转而一脸歉意的对薇尔说道:“对不起了薇尔,我没能帮助你救出你的妹妹。”

薇尔听了只是摇了摇头,语气平淡的问道:“薇文她杀死了伊利法师,这是真的吗?”

“根据我的情报,确有此事”雅克点了点头,“虽然不知道原因,但是薇文使用的手段极其残忍。”

“薇文她到底还是因为这件事而被判处死刑的。如果是在和平年代,我可能就会乖乖服从这样的判决吧。”薇尔从胸前掏出那个银色项链,放在手心了仔细端详着。

“可因为是乱世,因为存在机会,所以我才会拼了命的去救她。还杀死了很多无辜的人。不管是巴尔萨,还是之前的那些法院骑士们,还有刑场的士兵......他们其实也都是无辜的对吧。”

薇尔低下了头,轻声说道:“其实就像巴尔萨说的,一错再错的是我......就算是要取走薇文的性命,也是经过那么多人的调查和审判。而我杀死那些人,只是因为自己的一己私利。说到底,还是我错了吧......”

雅克听着薇文自责的话语,只能轻轻拍了拍薇尔肩膀。两人沉默了良久,雅克才开口问道:“薇尔,你认为你的妹妹是女巫吗?”

“......”

“是或者不是,我想你的答案是‘不是’对吧?”

薇尔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既然你不认为她是,那至少有一个人为她的死刑投了反对票。不管是出于正义也好,偏心也好。你做出了自己的选择——为了家人不顾一切!”

“这样是错误的......”

“那就继续错下去吧,薇尔。就像你以前曾经说过的,做出了选择就要承担相应的代价!你的代价就是被帝国所不容,还要背负杀人的罪孽!”雅克看着对方的眼睛,严肃地说道,“没有退路了薇尔,你只能继续走下去啦。没什么大不了的,你的心里不需要装着什么正义、法律呀之类的莫名其妙的东西。你就是一个单纯的小人,心里只够装下自己的家人。但这无所谓,对你和你的家人来说没什么不好。”

“可是我......”

“你不要想太多了,薇尔。我说过在乱世,人人为己。你是一个伟大的姐姐,但是可能真的就是一个坏人也说不定。不过无所谓了,做一千个人的英雄和做一个人的英雄,之间又有什么本质区别呢?”

薇尔不知道雅克说得是什么歪理。但是有一点她承认,自己是个小人,心里能装下的东西太少。她不能像那些民主义军一样,为了众人牺牲自己。

自己没有退路,而前面的路也会越来越难走。薇文已经永远的离自己而去,但是她还有其他的家人等着她去拯救。

这么大的世界,最后自己容身于哪儿?

城里的战斗还没结束,雅克也要赶紧回去。他没有什么好送给薇尔的,只能给了她一匹马和一些干粮,最后是一柄雅克自己的短剑。

“好自为之吧,薇尔——再会了南国公主。祝你们一路顺风!”

“再见,雅克!”

“对了还有一句话……”雅克再次转过身来,对薇尔说道,“如果你能回来,我们一定会欢迎你。”

薇尔听着这话,微笑着点了点头,然后牵起马的缰绳,再次上路了。

告别了雅克。薇尔系好头上的白色丝带,用斗篷遮住自己的轻骑兵甲。不过这次,马匹只能让给索菲亚公主骑了。自己则牵着马,和鲁鲁克一起步行。

帝国末路的薇尔,她知道自己旅途还远远没有结束。前路漫漫,还会有怎样的灾难和挑战呢……薇尔向命运的女神祷告,但求不要再有这样的惨痛离别。

但不管女神怎么安排,薇尔相信那都是自己的选择。她要见到自己的家人,不顾一切的去和家人重聚。

无论如何,现在她都要离开这灾难的帝国了。下一个目的地是,南方最富饶的王国——提拉尔!

第二卷完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